S-21集中營

標籤: 暫無標籤

10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S-21集中營改造前是Tuol Svay Prey高中,名稱來自西哈努克親王,學校共有五棟建築。1975年,被紅色高棉改造成恐怖監獄和集體處決中心,此地被重新命名為「第21號安全監獄」(Security Prison 21;S-21)。

S-21集中營 -概述
S-21集中營S-21集中營

S-21集中營在被改造前是Tuol Svay Prey高中,名稱來自前皇家西哈努克親王,學校共有五棟建築。1975年,被改造成恐怖監獄和集體處決中心,將此地重新命名為「第21號安全監獄」(Security Prison 21;S-21)。柬埔寨共產黨也改造了此建築以適應囚禁犯人:建築物周圍繞起了帶高壓電的帶刺鐵絲網,原先的教室變成了一個個狹窄的拷問所,所有的窗戶都被用鐵條覆蓋並繞上電線以防止犯人逃脫。

1975年至1979年間,估計有14000至15000人被囚禁在S-21集中營(部分人相信總數超過20000人)。該集中營的犯人從柬埔寨全國選送來,他們通常曾經是紅色高棉政權的黨員或士兵,罪名通常是叛國或通敵。大部分犧牲者是柬埔寨人,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人在此地被殺害,已知的包括中國人、越南人、泰國人、巴基斯坦人、寮國人、印度人、美國人、英國人、加拿大人,紐西蘭人和澳大利亞人。犯人的全家(包括婦女、兒童和嬰兒)經常是被一起審問然後被帶往瓊邑克(Choeung Ek)滅絕中心加以殺害。

廣告

1979年,該集中營在越南人的進攻中被發現並被揭露。1980年,作為「赤柬大屠殺博物館」而重新開放,用於紀念被紅色高棉政權有計劃殺害的人。目前,該紀念館對公眾開放,平均每天接受50次訪問。

S-21集中營 -歷史
S-21集中營S-21集中營

密密麻麻的集中營受害者照片S-21集中營的生活是極端血腥恐怖的。犯人們到達集中營后,先要照像存檔。之後,他們被強制脫去所有衣服,並去除所有可能自殺的物品。然後,他們被帶去沒人的小房。被帶往小牢房的犯人被人用手銬銬在牆上。而那些被帶往稍大的牢房的,則是所有人被銬在一根大長鐵條上。犯人必須睡在冰冷的地面,沒有被褥,連睡覺時也是被銬著的。

集中營的生活非常嚴格,任何犯人不服從會遭到毒打,犯人的每個行動都必須由守衛批准。同樣地,集中營的健康問題也很嚴重,犯人極易患上皮膚病、虱和其他疾病,而犯人基本上不會得到任何治療;因為,集中營的醫生並不會替人治病,醫生的任務是讓犯人能夠繼續接受審問。

廣告

鞭打犯人S-21集中營的審問系統是讓抓獲的犯人承認罪行的(極其類似中世紀的宗教審判所)。犯人們會被電擊、熱烙、懸挂或用其他可怕的工具折磨。雖然,很多犯人因為受不住酷刑而死亡,但過快的殺死犯人卻是不被鼓勵的,因為紅色高棉需要他們招供集團頭目。

據估計在S-21集中營中的犯人中,絕大部分都是無罪的。犯人會招認完全是酷刑的效果。即使是意志最堅強的犯人,讓其招供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犯人中,僅有7人從該集中營倖存。1979年,越南人民軍進攻柬埔寨,勢如破竹,直撲金邊。波爾布特鑒於這種狀況,要求集中營的赤柬人員儘快處決此七人。處決日期定於該年的一月七日下午二時。但在當日上午八時,越軍士兵已攻入金邊,此七人亦得到解救。七人當中,有一人是畫家。由於他在S-21集中營度過了一段時間,所以知道集中營內的赤柬人員是如何折磨囚犯。在他移民別國后,就畫了不少關於赤柬人員折磨囚犯的油畫,並將此批油畫送回S-21博物館內。博物館內的油畫,都是出自此畫家之手。

廣告

S-21集中營 -集中營工作人員
S-21集中營康克由

Tuol Sleng監獄直屬柬共中央和國防部的S-21管轄,由紅色高棉軍事最高負責人宋先一手建立,並委任康克由擔任S-21主任。

康克由不負柬共中央厚望。他把Tuol Sleng監獄管理得井井有條。他建立了全套的犯人管理體系,收押的每個犯人從此有了檔案、編號、審訊記錄、自我交代材料,還要照片;他設計的「物流系統 」,按時按量地把犧牲者送到殺人場,從來不會出錯或誤點;他甚至把衛兵隨時強姦女犯的慣例「整改」為制度性強姦。他從本該消滅的10到15歲的「革命敵人的子女」中,甄別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將他們訓練成自己的鷹犬和折磨犯人的惡魔。

該集中營還有1720工作人員。他們當中大約300人是官員,內部勞力和審問員,其餘的1400人是一般工作人員。

廣告

康克由,他先前是一名數學教師,也是赤柬一號領導人波爾布特的貼身工作人員。臭名昭著的S-21負責人康克由在紅色高棉倒台以後,杜赫(康克由的化名)逃到柬泰邊境。他先在一個美國救援組織工作,學了一口流利的英文。后他重操舊業,當了老師。1999年皈依基督教,成為一個虔誠的教徒。因曾協助赤柬政權的屠殺,他於1999年被捕待審。現在他自稱是重生的基督徒。

2008年聯合國與柬埔寨共同組建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開庭,康克由面臨種族滅絕罪指控。

S-21集中營 -發現S-21的經過
S-21集中營受害者

1979年1月7日,一群手持少量武器的柬軍同盟,隨著一群全副武裝的越軍到達金邊(Phom Penh,柬埔寨首都)的外圍地區…… 1月8日,在Tuol Svay Prey的南部,兩個隨著入侵而來的越南攝影記者,被一股腐爛屍體所散發出來的臭味引到一個場地。

廣告

那地方,被上方有有刺鐵絲網的波紋式錫柵欄圍著。越過大門是一個寫有黃色柬文標語的招貼:「加強革命精神!要提防敵人的策略和計謀,以保衛國家、人民及黨。」除此之外,那地方沒有別的特徵。擠了進去,那兩個攝影記者發現自己站在曾經是一所高校的地方。那寬敞而破爛的空地,從東到西約400公尺,而從北到南約有600方公尺。它有4座用石灰水粉刷的建築物,各3層樓高,沿著頂樓邊都有走廊。第5座是單層樓的木板建築,向西。

在最南邊那座建築物一樓的房間里,兩個越南攝記走過幾具剛被殺死的囚犯的屍體。當中有些屍體被鎖在鐵床上。死者的喉都被割斷了,留在地上的血還是濕的。在那場地里被發現的屍體共14具,看起來像是幾天前才被殺的。

接下來的幾天,那些越南和柬埔寨助理在附近的屋子裡,早找到無數以柬文書寫的文件、人頭照和未沖洗的底片,上百本的筆記本和一疊關於紅高棉的刊物。

這些越南人不知覺地走進了一個紅高棉邪惡而重要的營地。在現場找到的文件顯示,這個營地在紅高棉時期被標上「S-21」的代號。「S」似乎代表 「Sala」,或「廳」的意思,而「21」是給「Santebal」的代碼,一個結合「Santisuk」(保衛)及「Nokorbal」(警察)的柬文 複詞。「S-21」和Santebal都是紅高棉警察部隊或特別幹部的稱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