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929這個團名是源自樂團草創時期,團員們很少練習音樂,反倒是每天齊聚在一間名為「929」的撞球店兼網咖,團名自是由此而來,而這段時間的無謂消磨,雖然令人感嘆,卻也成為929日後創作的動力與靈感。

929樂團 -簡介
929樂團929樂團

929這個團名是源自樂團草創時期,團員們很少練習音樂,反倒是每天齊聚在一間名為「929」的撞球店兼網咖,團名自是由此而來,而這段時間的無謂消磨,雖然令人感嘆,卻也成為929日後創作的動力與靈感。兩年多以來,在團員歷經更迭的情況下,主唱志寧始終以詩般的人文詞作搭配民謠風格的動人旋律,建立了929的靈魂與骨幹。 之後,有了Bass手嘟嘟的加入,他自由奔放的Bass聲線和手鼓節奏,為929的人文氣息更添神采。 

2004年底風和日麗宣布將要推出929的專輯,2005年3月底唱片的正式推出,929的唱片好像並沒有經歷什麼前期製作的大風大浪。唱片的製作人邀請的是同門樂隊自然卷里的奇哥,唱片封面設計則找來的是曾經給自然卷設計過唱片封面,設計師蕭青陽。

廣告

929組團初期的時候,團員們並不勤奮排練,倒是經常聚到一間名叫929的撞球廳去打撞球,後來撞球廳拆了,樂團卻把撞球廳的名字作為了團名。

929首張同名專輯由「自然卷」的奇哥負責製作錄音,精準掌握質樸自然的音樂風味,以木吉他為主導的編曲,聽來特別清新。聆聽專輯時,能從當中感受到才華洋溢而深沉敏感的青年,感嘆地吟唱時光的流逝,當然之中也聽得見他的夢想和希望。他們也許一點也不前衛,但聆聽的當下,心裡的感動如同恆春的出火般,汩汩地冒出,每聽一次,感覺就越燃越烈。

929樂團 -專輯介紹
929樂團相逢專輯

從第一張專輯里我們就聽見了,尋求安身立命答案的「渺小」,描寫八掌溪事件的「下游的老人」,以及晦澀中仍充滿希望的「飛翔」。他們不只關注自身發生的變化無常,更關懷社會發生的各種事件。

廣告

929陸續加入兩位新團員,吉他兼直笛手黃玠(創作歌手)與鍵盤手小龜(樂團「絲襪小姐」的主唱),四位在獨立樂界頗具知名度的好友攜手合作,兩度受台北之音Hit Fm之邀,完成「找不到」與「也許像星星」兩首精彩作品,這兩首歌曲不只在電台大受好評,更成為929現場演出時備受期待的重點歌曲,四人組合的929於是成形。

主唱志寧在退伍后,全力投入父親詩人吳晟「甜蜜的負荷—吳晟詩誦與詩歌」專輯製作及宣傳工作,之後,才啟動929新專輯的錄製工作,由於「也許像星星」單曲合作愉快,新專輯仍交由黃小楨錄音製作。專輯中當然收錄了 「也許像星星「和「找不到」這兩首歌曲,前者是全新完整樂團編製搖滾版,後者則是重新錄製混音版本,新的版本賦予歌曲更為憾人的情緒與能量。

相較於第一張專輯的內省沉靜,第二張專輯則加入了更多青春明亮的愉悅色彩,像是「生活炸彈」、「早起去爬山」和「胖胖女生三部曲之大學荒唐時」三首歌曲,就算是「也許像星星」、「找不到」和「花花世界」這樣檢視自身與世界關連的歌曲,編曲也是精彩豐富,毫不沉悶。志寧常坦言很少情歌創作,但這次我們一共收錄了「圓圈圈」、「棉花糖」和「漩渦」三首情歌,黃小楨出色的製作功力讓向來內向含蓄的志寧終於可以放聲大唱情歌,非常感人。對於環境議題特別關注的929,在新專輯中藉由「貢寮你好嗎?

廣告

「這首歌曲,清楚表達了他們反核四的立場,沒有哭天搶地的煽情吶喊,但你一定可以在音樂中清楚聽見他們對於美好環境與家園的渴望。

929樂團 -成員簡介

志寧:主唱、吉他

嘟嘟:Bass、手鼓

小龜:鍵盤、和音(同時也為絲襪小姐主唱)

黃玠:吉他、直笛 (同時也為獨立創作歌手)

929樂團 -作品風格

2008年半年前,父親發表專輯;半年後,兒子發表專輯。2008年4月,台灣著名詩人吳晟發表他的詩歌合輯《甜蜜的負荷》,胡德夫、羅大佑、濁水溪公社、陳珊妮、林生祥、張懸、黃小禎、黃玠四個時代的重量級音樂人友情客串,在文藝界引起強大的反響。專輯中,吳晟的兒子吳志寧也演唱了兩首。半年後,吳志寧率領著他的929樂團發表了三年來第二張專輯。這時候,929樂團已增加了2位新成員,民謠創作歌手黃玠和「絲襪小姐」樂團主唱小龜。

如第一張專輯一樣,929的歌唱重心依然在情歌之外。《生活炸彈》、《早起去爬山》、《胖胖女生三部曲之大學荒唐時》當然是生活中除了愛情還要做的事。929樂團的歌不是纏綿的,儘管不像蘇打綠那麼華麗,也不如自然卷那麼酷,但一樣有輕快中的奔騰和熾烈。他們的歌中沒有強烈的情慾挑逗,更多的是清純少年對世界好奇的張望。

廣告

吳志寧的聲音是溫柔的,他在《圓圈圈》里用平靜的聲音回憶著一個雨夜的畫面,一對戀人在電話里進行著一場無聲而艱難的考驗,就是這樣優柔的心情和平凡的旋律,卻蕩漾著一圈圈越來越沉甸的感動。《貢寮你好嗎》是反核四運動紀錄片一次歌聲的延伸。

929樂團 -專輯點評
929樂團成員

第一次知道這張專輯,是有人 MSN 傳過來,淡淡的說,「有空去聽聽看吧。」我確實也點進每首歌,清新乾淨的歌喉,單純樸實的配樂,一張可以在海邊騎摩托車聽的專輯。

接下來是易叡筆中的吳志寧,看到的是一份屬於寫者與創作者長期互動后對於志寧的感受,夾帶著一些欣賞與私密情感。 「你說他書生,我覺得他叛逆;你說他清新,我覺得他有點小複雜。」別人對志寧普遍的感受,易叡有自己的見解,多了一層關係與牽連,也多了一份觀察與穿透。

廣告

正式坐在現場聆聽929,是在台大迴廊咖啡廳。凹了orbis陪我去,年輕的他果真夠義氣的陪著中年女子在昏暗的廊中,聽了同一天第二場929演唱。因為是主唱,焦點理所當然集中在志寧身上,但Bass伴奏的小鬍子投入的表情也很讓人感覺是個跟音樂很親近的人,我跟orbis開玩笑說:
「吳志寧一直帶著那頂毛帽,老了馬上就會禿頭。」
那當然是玩笑,我只是覺得志寧可以越來越鮮明罷了。他的Vocal與CD上有些不同,現場多了些熱鬧即興並略為低沉沙啞,而CD顯得明朗乾淨些,歌曲聽來流暢優美。我覺得志寧的孤獨特彆強烈,生存的獨立感來的也特別早,跟他說話時,他流露著一股真實而誠懇的生命狀態,我覺得這是難得的資產,我相信大多數的生命在不同的階段必定承受著不同的磨難,能夠把無情的事件用節奏與語言鋪陳出來是格外幸運的,不僅要真的喜歡音樂,還必須有足夠的表達能力。

廣告

「他們相信有了完全的自然,才會有惟一能夠存在的最大的幸福。」濁水溪公社小柯在專輯封面透明塑膠套的黑標籤上這麼推薦著929。
人生總有轉折的階段,偶爾會對社會及自我感到愁悶與幽黯的迷惑,吳志寧生存的時代複雜又多元,面臨的是過度膨脹的媒體、社會民意啟蒙與詭異的公共政策拍案,這些自身處境造就了《929 首張同名專輯》的血肉。

靜靜涼爽的夜裡,月亮高旋在台大體育館屋頂,剛走進咖啡廳時,帶著一點期待的心情,離去咖啡館后,視野變得十分遼闊,還殘留著志寧真實的眼神,那些歌中傳述的影像,從他居住的城市帶到每個有他們歌聲的境地,我們在歌聲中俯視他出入的世情,綠色森林與觸動他的複雜,交錯在夜色中相互映照,我想,批判不會只有一種存在的形式,壓抑也未必是相同口吻,演唱中的志寧跟對你說話的吳志寧所流露外的表現,並不讓人覺得在生活上有遭逢太多艱辛,他所寫的歌詞,散發著寂靜與雪白,充斥著一些衝突與某種近乎真空的失落,像是完全沒有任何物質存在的空間,聽著聽著,有些人、事物、權力就出現了一些停擺的現象,也因為詞意清晰,豐富了本身的創作,那些遺失在潮流的物質,好像輕輕的被挑了出來。

我一直覺得從事創作的人要有夠強的心臟,足夠的勇氣才能讓人承受批判的結果,對創作者而言,音樂寫完了就是一個段落,卻也是一個剛開始,我們把誠實攤出來,人們檢視我們的脆弱,越愛寫的越是易感越是易傷,怎樣保有自我並將外在過渡到歌曲里,就是一條或漫長或艱辛或愉悅的路途。

衷心希望志寧能持續的創作屬於自己的聲音,我想在這些宣傳的道路里,他必定能四處張望,繼續巡索著周遭的一切,然後將天際驀出的一道雲,或地底伸出一抹無奈恐懼,還是世間受害的遭遇或與人肉搏的打擊,發出自然而然的聲音,他有一顆習於觀察的雙眼,應該常在剎那凝神到自己湧上的不安,這個外表看起來青澀美好的少年,有著潛藏於內在的批判才能,如果沒有意外,人生的路還漫長遙遠,但願他能不斷地開拓自己的本能,或魯莽點,或怎麼樣一點,別太快崩壞與顯出老態。
即使人人說他懷抱「美麗的夢想和希望」或是「天真」追求內心純潔,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沒有夢不抱希望的人會在乎什麼,對於一個敏感的青年,什麼都不在乎了,人生就太寂寞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