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更新時間: 2013-08-26

廣告

廣告

1中國紀年

646年,唐太宗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貞觀二十年

2歷史大事

張亮被斬
貞觀二十年(六四六)三月,常德玄揭發刑部尚書張亮私養假子五百人,與術士公孫常、程公穎等謀反。太宗命馬周審問,張亮不服。李道裕也認為張亮罪不當死。太宗曰:「亮有假子五百人,養此輩何為?正欲反耳!」太宗命長孫無忌、房玄齡至獄中與亮訣別,然後斬張亮等,籍沒其家。
西突厥請婚
貞觀二十年(六四六)六月,西突厥乙毗射匱可汗遣使向唐進貢,且請婚,太宗許之。但命西突厥割龜茲、于闐、疏勒、朱俱波、蔥嶺五國作為聘禮。
薛延陀多彌可汗被殺
薛延陀多彌可汗暴虐無道,誅殺大臣,人不自安。回紇酋長吐迷度與仆骨、同羅進攻薛延陀,大敗多彌。貞觀二十年(六四六)六月,唐朝也趁機派執失思力、契苾何力、張儉等人分頭並進,攻打薛延陀。宇文法奉太宗之命到烏羅護、靺鞨,遇薛延陀阿波設的軍隊。宇文法率靺鞨大敗阿波設,薛延陀大驚,諸部落混亂。多彌可汗逃奔阿史德時健部落,后被回紇軍隊攻殺。
薛廷陀咄摩支降唐
貞觀二十年(六四六)六月,薛延陀多彌可汗被回紇殺死,其地亦被佔據。薛延陀余部,七萬多人西奔,共推舉真珠可汗哥哥的兒子咄摩支為伊特勿失可汗。后咄摩支自去可汗之號,遣使到唐朝。崔敦禮奉命對他們進行安集。李世勣與敕勒諸部共圖咄摩支,唐軍一到,咄摩支來降。薛延陀有的部落還在觀望,李世勣縱兵奮擊,殲敵五千多人,俘獲三萬口。次月,咄摩支到達長安,被太宗任為右武衛大將軍。
敕勒諸部朝唐
貞觀二十年(六四六)八月,李道宗率唐兵擊敗薛延陀阿波達官數萬軍隊,殲敵千餘人。他和薛萬徹招諭敕勒諸部,諸部酋長如回紇、拔野古、同羅、仆骨等十一姓各遣使入貢。次月,唐太宗到達靈州,敕勒諸部首領或酋長數千人到靈州拜謁,奉太宗為天可汗。
停高麗朝貢
唐太宗自高麗退兵后,高麗權臣蓋蘇文更加傲慢,不禮待唐使,常窺探邊境,侵擾新羅。貞觀二十年(六四六)九月,太宗下令停止接受高麗的朝貢,更議征討高麗。
房玄齡等撰《晉書》
《晉書》共一百三十卷,是紀傳體的晉代史。修於貞觀十八年到二十年間(六四四至六四六)。修撰者凡二十一人,此外唐太宗也寫了宣帝、武帝兩紀和陸機、王羲之兩傳后論,故舊本亦題「御撰」。唐以前人撰《晉書》頗多,唐初流傳的有臧榮緒等十八家。房玄齡以臧著為主,參考各家,撰成本書。本書增立「載記」,十六國中的前趙、後趙等十四國,皆入「載記」,僅前涼、後涼入列傳。本書詞藻綺麗,多記異聞,對史料的鑒別取捨不甚注意是本書的缺點,但諸家晉書已不存,仍有一定參考價值。

3通鑒記載

太宗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下之上貞觀二十年(丙午,公元六四六年)
春,正月,辛未,夏州都督喬師望、右領軍大將軍執失思力等擊薛延陀,大破之,虜獲二千餘人。多彌可汗輕騎遁走,部內騷然矣。
丁丑,遣大理卿孫伏伽等二十二人以六條巡察四方,刺史、縣令以下多所貶黜,其人詣闕稱冤者,前後相屬。上令褚遂良類狀以聞,上親臨決,以能進擢者二十人,以罪死者七人,流以下除免者數百千人。
二月,乙未,上發并州。三月,己巳,車駕還京師。上謂李靖曰:「吾以天下之眾困於小夷,何也?」靖曰:「此道宗所解。」上顧問江夏王道宗,具陳在駐驊時乘虛取平壤之言。上悵然曰:「當時匆匆,吾不憶也。」
上疾未全平,欲專保養,庚午,詔軍國機務並委皇太子處決。於是太子間日聽政於東宮,既罷,則入侍葯膳,不離左右。上命太子暫出遊觀,太子辭不願出;上乃置別院於寢殿側,使太子居之。褚遂良請遣太子旬日一還東宮,與師傅講道義;從之。
上嘗幸未央宮,辟仗已過,忽於草中見一人帶橫刀,詰之,曰:「聞辟仗至,懼不敢出,辟仗者不見,遂伏不敢動。」上遽引還,顧謂太子:「茲事行之,則數人當死,汝於後速縱遣之。」又嘗乘腰輿,有三衛誤拂御衣,其人懼,色變。上曰:「此間無御史,吾不汝罪也。」
陝人常德玄告刑部尚書張亮養假子五百人,與術士公孫常語,雲「名應圖讖」,又問術士程公穎云:「吾臂有龍鱗起,欲舉大事,可乎?」上命馬周等按其事,亮辭不服。上曰:「亮有假子五百人,養此輩何為?正欲反耳!」命百官議其獄,皆言亮反,當誅。獨將作少匠李道裕言:「亮反形未具,罪不當死。」上遣長孫無忌、房玄齡就獄與亮訣曰:「法者天下之平,與公共之。公自不謹,與凶人往還,陷入於法,今將奈何!公好去。」己丑,亮與公穎俱斬西市,籍沒其家。
歲餘,刑部侍郎缺,上命執政妙擇其人,擬數人,皆不稱旨,既而曰:「朕得其人矣。往者李道裕議張亮獄雲『反形未具』,此言當矣,朕雖不從,至今悔之。」遂以道裕為刑部侍郎。
閏月,癸巳朔,日有食之。
戊戌,罷遼州都督府及岩州。
夏,四月,甲子,太子太保蕭瑀解太保,乃同中書門下三品。
五月,甲寅,高麗王藏及莫離支蓋金遣使謝罪,並獻二美女,上還之。金,即蘇文也。
六月,丁卯,西突闕乙毘射匱可汗遣使入貢,且請婚;上許之,且使割龜茲、于闐、疏勒、朱俱波、蔥嶺五國以為聘禮。
薛延陀多彌可汗,性褊急,猜忌無恩,廢棄父時貴臣,專用己所親昵,國人不附。多彌多所誅殺,人不自安。回紇酋長吐迷度與仆骨、同羅共擊之,多彌大敗。乙亥,詔以江夏王道宗、左衛大將軍阿史那社爾為瀚海安撫大使;又遣右領衛大將軍執失思力將突厥兵,右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將涼州及胡兵,代州都督薛萬徹、營州都督張儉各將所部兵,分道並進,以擊薛延陀。
上遣校尉宇文法詣烏羅護、靺鞨,遇薛延陀阿波設之兵於東境,法帥靺鞨擊破之。薛延陀國中驚擾,曰:「唐兵至矣!」諸部大亂。多彌引數千騎奔阿史德時健部落,回紇攻而殺之,並其宗族殆盡,遂據其地。諸俟斤互相攻擊,爭遣使來歸命。
薛延陀餘眾西走,猶七萬餘口,共立真珠可汗兄子咄摩支為伊特勿失可汗,歸其故地。尋去可汗之號,遣使奉表,請居郁督軍山之北;使兵部尚書崔敦禮就安集之。
敕勒九姓酋長,以其部落素服薛延陀種,聞咄摩支來,皆恐懼,朝議恐其為磧北之患,乃更遣李世勣與九姓敕勒共圖之。上戒世勣曰:「降則撫之,叛則討之。」己丑,上手詔,以「薛延陀破滅,其敕勒諸部,或來降附,或未歸服,今不乘機,恐貽後悔,朕當自詣靈州招撫。其去歲征遼東兵,皆不調發。」
時太子當從行,少詹事張行成上疏,以為:「皇太子從幸靈州,不若使之監國,接對百寮,明習庶政,既為京師重鎮,且示四方盛德。宜割私愛,俯從公道。」上以為忠,進位銀青光祿大夫。
李世勣至郁督軍山,其酋長梯真達官帥眾來降。薛延陀咄摩支南奔荒谷,世勣遣通事舍人蕭嗣業往招慰,咄摩支詣嗣業降。其部落猶持兩端,世勣縱兵追擊,前後斬五千餘級,虜男女三萬餘人。秋,七月,咄摩支至京師,拜右武衛大將軍。
八月,甲子,立皇孫忠為陳王。
己巳,上行幸靈州。江夏王道宗兵既渡磧,遇薛延陀阿波達官眾數萬拒戰,道宗擊破之,斬首千餘級,追奔二百里。道宗與薛萬徹各遣使招諭敕勒諸部,其酋長皆喜,頓首請入朝。庚午,車駕至浮陽。回紇、拔野古、同羅、仆骨、多濫葛、思結、阿跌、契苾、跌結、渾、斛薛等十一姓各遣使入貢,稱:「薛延陀不事大國,暴虐無道,不能與奴等為主,自取敗死,部落鳥散,不知所之。奴等各有分地,不從薛延陀去,歸命天子。願賜哀憐,乞置官司,養育奴等。」上大喜。辛未,詔回紇等使者宴樂,頒賚拜官,賜其酋長璽書;遣右領軍中郎將安永壽報使。
壬申,上幸漢故甘泉宮,詔以「戎、狄與天地俱生,上皇並列,流殃構禍,乃自運初。朕聊命偏師,遂擒頡利;始弘廟略,已滅延陀。鐵勒百餘萬戶,散處北溟,遠遣使人,委身內屬,請同編列,並為州郡;混元以降,殊未前聞,宜備禮告廟,仍頒示普天。」
庚辰,至涇州;丙戌,逾隴山,至西瓦亭,觀馬牧。九月,上至靈州,敕勒諸部俟斤遣使相繼詣靈州者數千人,咸云:「願得天至尊為奴等天可汗,子子孫孫常為天至尊奴,死無所恨。」甲辰,上為詩序其事曰:「雪恥酬百王,除凶報千古。」公卿請勒石於靈州;從之。
特進同中書門下三品宋公蕭瑀,性狷介,與同寮多不合,嘗言於上曰:「房玄齡與中書門下眾臣,朋黨不忠,執權膠固。陛下不詳知,但未反耳。」上曰:「卿言得無太甚!人君選賢才以為股肱心膂,當推誠任之。人不可以求備,必舍其所短,取其所長。朕雖不能聰明,何至頓迷臧否,乃至於是!」瑀內不自得,既數忤旨,上亦銜之,但以其忠直居多,未忍廢也。
上嘗謂張亮曰:「卿既事佛,何不出家?」瑀因自請出家。上曰:「亦知公雅好桑門,今不違公意。」瑀須臾復進曰:「臣適思之,不能出家。」上以瑀對群臣發言反覆,尤不能平;會稱足疾不朝,或至朝堂而不入見。上知瑀意終怏怏,冬,十月,手詔數其罪曰:「朕於佛教,非意所遵。求其道者未驗福於將來,修其教者翻受辜於既往。至若梁武窮心於釋氏,簡文銳意於法門,傾帑藏以給僧礻氐,殫人力以供塔廟。及乎三淮沸浪,五嶺騰煙,假餘息於熊蹯,引殘魂於雀鷇,子孫覆亡而不暇,社稷俄頃而為墟,報施之徵,何其謬也!瑀踐覆車之餘軌,襲亡國之遺風;棄公就私,未明隱顯之際;身俗口道,莫辨邪正之心。修累葉之殃源,祈一躬之福本,上以違忤君主,下則扇習浮華。自請出家,尋復違異。一回一惑,在乎瞬息之間;自可自否,變於帷扆之所。乖棟樑之體,豈具瞻之量乎!朕隱忍至今,瑀全無悛改。可商州刺史,仍除其封。」上自高麗還,蓋蘇文益驕恣,雖遣使奉表,其言率皆詭誕;又待唐使者倨慢,常窺伺邊隙。屢敕令勿攻新羅,而侵陵不止。壬申,詔勿受其朝貢,更議討之。
丙戌,車駕還京師。
冬,十月,己丑,上以幸靈州往還,冒寒疲頓,欲於歲前專事保攝。十一月,己丑,詔祭祀、表疏、胡客、兵馬、宿衛,行魚契給驛、授五品以上官及除解、決死罪皆以聞,餘並取皇太子處分。
十二月,己丑,群臣累請封禪;從之。詔造羽衛送洛陽宮。
戊寅,回紇俟利發吐迷度、仆骨俟利發歌濫拔延、多濫葛俟斤末、拔野古俟利發屈利失、同羅俟利發時健啜、思結酋長烏碎及渾、斛薛、奚結、阿跌、契苾、白?酋長皆來朝。庚辰,上賜宴於芳蘭殿,命有司厚加給待,每五日一會。
癸未,上謂長孫無忌等曰:「今日吾生日,世俗皆為樂,在朕翻成傷感。今君臨天下,富有四海,而承歡膝下,永不可得,此子路所以有負米之恨也。《詩》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奈何以劬勞之日更為宴樂乎!」因泣數行下,左右皆悲。
房玄齡嘗以微譴歸第,褚遂良上疏,以為:「玄齡自義旗之始翼贊聖功,武德之季冒死決策,貞觀之初選賢立政,人臣之勤,玄齡為最。自非有罪在不赦,搢紳同尤,不可遐棄。陛下若以其衰老,亦當諷諭使之致仕,退之以禮;不可以淺鮮之過,棄數十年之勛舊。」上遽召出之。頃之,玄齡復避位還家。久之,上幸芙蓉園,玄齡敕子弟汛掃門庭,曰:「乘輿且至!」有頃,上果幸其第,因載玄齡還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