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的媽媽

標籤: 暫無標籤

13

更新時間: 2013-09-02

廣告

《14歲的媽媽》(或稱《14歲的母親》等;日文全名譯名:14歲的母親 ~為愛而生~)是2006年10月11日起、(日本時間)逢星期三22:00~22:54於日本電視台及其附屬電視台播放的電視連續劇。日本地面數碼電視(ISDB-T)作高清廣播。首集加長至23:09;大結局加長至23:14。香港無線電視明珠台於2007年7月30日起逢星期一晚上9:30播出此劇。該劇首播后隨即打破明珠台外購影集收視紀錄,觀眾人數最高達55萬。台灣緯來日本台自2008年9月23日起,於周一至周五每晚八點播出此劇。

14歲的媽媽 -【影片信息】

  片名:14歲的媽媽


  監製:佐藤東彌、佐久間紀佳


  編 劇:井上由美子


  製作人:村瀨健 淺井千瑞


  導 演:佐藤東彌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首 播:2006年10月11日


  類型: 連續劇


  地區: 日本


  語言: 日語


  時長: 10集


  顏色: 彩色


  更多中文名: 14歲的母親


  演員列表:


  志田未來 飾 一之瀨未希


  三浦春馬 飾 桐野智志


  田中美佐子 飾 一之瀨加奈子


  生瀨勝久 飾 一之瀨忠彥


  小清水一揮 飾 一之瀨健太


  室井滋 飾 桐野靜香


  山口紗彌加 飾 遠藤香子


  井坂俊哉 飾 原口和明


  長谷川穩世 飾 豬原光江


  小野寺昭 飾 中谷榮三


  谷村月美 飾 柳澤真由那


  北乃紀伊 飾 久保田惠


  高田淳子 飾 的場春子


  大澤逸美 飾 松本理佳


  出口結美子 飾 奧村美子


  北村一輝 飾 波多野卓


  宮下雄也 飾 稻葉真也


  海東健 飾 山崎光陽


  金子紗也佳 飾 三井日奈子


  河本准一 飾 三井誠

廣告

14歲的媽媽 -【劇情介紹】

  本劇是因為參演備受爭議的《女王的教室》,一舉成名的天才童星志田未來,首次擔綱主演的連續劇,而本劇不僅比《女王的教室》更受爭議,更是一部挑戰人類社會底限的作品。年僅14歲的初中女生未希,本來就象所有同齡人一樣,不過是個普通的女孩。但她居然懷孕了,這遭到了周圍所有人的非難,她變成了孤獨一人。沒有任何人認為承認她將成為一個母親,因為她還這麼小,還不過是個初中學生。這讓未希肉體上和精神上都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折磨……但她卻在這種痛苦中不斷堅強了起來。


  「我並不是孤獨一人。我還有一個夥伴,那就是這個孩子!」未希選擇把孩子生下來,一個14歲的小女孩居然就下定決心要做一個母親了。但這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她即將面對難以想象的嚴苛現實。然而未希無論如何也不會被困難打到。

廣告

14歲的媽媽 -【人物介紹】

  一之瀨未希(14歲)——志田未來 飾


  名門初中的學生,出身在一個平凡的四口之家,原本性格開朗活潑且朋友眾多,愛上了在同一個補習班大一歲的智志,並意外懷孕。


  桐野智志(15歲)——三浦春馬 飾


  未希的男朋友。被單親家庭的母親一手帶大,但始終不滿什麼都被母親控制。


  一之瀨加奈子(43歲)——田中美佐子 飾


  未希的母親,一心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幸福,為了供女兒讀名牌私立初中,不僅要作家庭主婦,還要出去打工賺錢。


  一之瀨忠彥(45歲)——生瀨勝久 飾


  在一家建築公司上班的小職員,儘管在外沒什麼大面子,但卻是一之瀨家的支柱。雖然每天都很忙,但其實非常疼愛女兒。


  遠藤香子(25歲)——山口紗彌加 飾


  未希的班主任,是個非常有責任感的老師,但卻屢次遇到學生懷孕的事情。

14歲的媽媽 -【分集介紹】

  第一集 中學生懷孕……對不起,媽媽


  一之瀨家是典型的四口之家,一家之主忠彥是某建築公司的小職員,其妻加奈子為了女兒昂貴的學費,白天在外打工晚上回家做家務,女兒未希在著名的私立女中念初二,兒子健太目前還在讀小學。


  忠彥對自己的家感到非常滿足,加奈子則因為女兒入讀名門中學感到開心。雖然並不特別富裕,但一之瀨家總是充滿了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未希同時也是學校廣播站的主持人,每天定時為同學們送上廣播節目,這天她照常做著節目,突然發現外面陽光明媚天氣大好,一時興起居然很不淑女地翻越校門逃課而去。


  未希遇到了跟自己同一個補習班的男校初三學生桐野智志,兩人更協力救了一隻要掉下河的小狗,並把小狗送到未希的舅舅三井誠的小店裡寄養,他們因此一起度過了快樂而充實的一天。


  和未希平凡而快樂的一家相反,智志一家住在昂貴的高級公寓,其母靜香是出名的女強人,更由於智志的父親拋棄兩母子而從小就對智志管教得非常嚴格,雖然在金錢上供給很足,但智志一點自由也沒有,這是一個富足卻冷漠的家庭。


  某天傍晚本該去補習班的未希,遇到了不想去上課的智志,於是兩人一起在街上閑逛,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一群不良少年。


  瘋狂逃掉的兩人飛奔到了一間沒人的舊木屋,明知是錯卻仍然做出了不該做的事情……


  兩個月後的一節體育課上,未希身體不適回到教室休息,忍不住拿出生理衛生課本來看。曾經休學過一年剛轉到班上,更被同學們傳聞是因為打胎才休學的柳澤真由那,此時恰巧也在教室休息,她發現未希竟然在看妊娠的章節。


  原來未希自那次之後月事一直沒有來,這讓她心裡充滿了不安,甚至找個人商量的勇氣都沒有。


  經過多番掙扎,未希終於跑到便利超市偷了一根驗孕棒回家做檢測,得出的結果讓她如同墜入地獄。本來這種事情無論如何應該找母親商量,但她卻始終說不出口,忍不住在舅舅的店裡痛哭了起來。


  第二集 你不是我女兒


  通過驗孕棒確定自己懷孕的未希,終於下定決心獨自來到婦產科,但感到害怕的她還是選擇了逃避。


  雖然打電話給智志想告訴他自己懷了他的骨肉,卻始終無法開口,只能在電話里說些有的沒的,讓未希尤其感到難過的是,不知是否因為後悔做過那樣的事情,智志在電話里明顯對自己很冷淡。


  另一方面,母親加奈子則留意到最近女兒變得很奇怪且很難溝通,當然她怎麼都想不到自己年僅14歲的女兒居然懷孕了。不僅如此,未希在學校也經常心不在焉,雖然好朋友小惠注意到了,但未希卻什麼都不肯說。


  這天又在主持學校的廣播節目時,未希無意中選中播出的歌曲,卻遭到了真由那的攻擊,兩人居然就這麼在廣播室里打了起來,要不是班主任遠藤香子趕來,兩人不知道要弄到什麼地步。


  出了這樣的事情學校當然通知了加奈子,但把未希接出學校之後,未希的態度仍然相當惡劣。不過加奈子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她現在有更大的難題需要未希來解決。原來白天在家收拾房間的時候,加奈子居然在未希的書桌抽屜里發現了驗孕棒,難以置信的加奈子渾渾噩噩了一整天,現在終於有機會拉著放學的女兒回家問個清楚,沒想到未希竟然直認不諱。未希今年才14歲不過是個孩子,居然說出自己愛上一個男性,並且為那個人懷了孩子這樣的話,這怎能不讓加奈子感到震驚。


  經過前思後想,加奈子帶著未希去自己當年生未希的婦產科醫院,讓醫生來給未希作正式檢查。。醫生春子認出了未希就是自己接生的第100個孩子。加奈子感到難以啟齒,反而是未希勇敢地說出希望醫生為自己檢查的事情,雖然非常吃驚,春子仍然表現出了可貴的職業道德。


  而檢查的結果……證實未希已經懷孕三個月了。


  雖然很痛苦,加奈子和未希仍然把這件事告訴了一家之主忠彥,更令父母難以置信的是,未希不僅包庇只比自己大一歲的智志,還說出希望為了愛人生下孩子的荒謬言論。


  為了女兒的人生,即使是自己受辱也不要緊,忠彥和加奈子選擇去找智志的母親靜香,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個名叫桐野靜香的女人,不僅不為自己兒子的劣行道歉,甚至出言侮辱他們的寶貝女兒。


  此時的未希則已經去找智志打算攤牌。


  第三集 別了……我的孩子


  為了女兒,加奈子和忠彥去找智志的母親靜香攤牌,沒想到靜香不僅不肯承認,還出言侮辱未希的人格,誣衊她是個不檢點的小女孩,這讓加奈子和忠彥都大動肝火卻也無可奈何,只能不斷嚴詞指責靜香不該誣衊未希。


  與此同時,未希正在確認智志是否也如同自己喜歡他那樣喜歡自己,當得知智志的確和自己一樣的時候,未希高興地把自己懷孕的消息告訴了對方,可惜換來的卻是智志的沉默和不知所措。


  回到家的智志更不敢在母親面前承認未希的孩子的確是自己的,只是悶不吭聲地默認母親對未希的輕蔑,更謊稱自己感冒了不肯出家門。


  為了勸服女兒去打胎,加奈子和忠彥不停告訴未希小小年紀生孩子會如何艱辛,但未希仍然拿不定主意該怎麼做。不知如何是好的未希第二天來到學校上課,更把自己懷孕的事情告訴了好朋友小惠,小惠當然也像未希的父母那樣,勸她把孩子打掉,得不到絲毫支持的未希更加不知所措。


  本來和智志說好在在同一個地方見面的未希,等來的卻不過是一通不願見面的電話,智志更在電話中不停勸未希去打掉孩子,因為他們兩個也都還是孩子,根本不可能有能力養育生下來的小寶寶,還會嚴重影響兩人的未來。這番話讓未希對智志徹底感到失望,更在電話里說出以後再也不會喜歡智志的話。


  反感自己行為的智志,終於對母親靜香說出了真相,同時承認了自己的懦弱,表示自己沒有勇氣讓未希生下孩子,甚至還慫恿她去把孩子打掉,智志為此感到自責,同時也更加不滿母親的所作所為。


  得知真相的靜香做出了應變的行動,當她拿到之前接受雜誌訪問的完成稿時,立刻跑到雜誌社去找總編輯波多野,給了他們一筆錢並勒令他們不準刊登出來,兩邊因此搞得不歡而散。但一向敏銳的波多野卻看出靜香會有這種蠻橫的行為,應該是周圍發生了什麼意想不到的大事造成的影響。


  另一方面,終於被周圍所有人勸服的未希,這天在父母的陪同下前往的場婦產科醫院接受打胎手術。當未希被母親帶進手術室的時候,父親忠彥則跑去找智志,卻被不遠處的波多野撞個正著,認定其中一定有什麼不能為人知的內情,勢要查個清楚。


  在醫院裡聽著醫生慢慢解說的未希,這才知道決定打胎的決定多麼正確,原來14歲的少女懷孕其實很容易危及生命,因為年齡太小了器官也還沒有發育完全。


  隨後未希和加奈子一起躺在床上等待手術,加奈子忍不住細細對女兒傾訴當初有了她的喜悅和各種心情,更告訴未希,自己就彷彿是為了見這個寶貝女兒才來到這個世界上的。誰知這番話反而讓未希下定決心不打胎了,更為了不接受手術,冒著大雨跑了出去。


  第四集


  忠彥把智志拉到一家餐廳,並鄭重地告訴他再也不用煩惱了,未希已經去醫院決定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了,但交換條件就是今後智志再也不準見未希,這番話讓智志大感失落,也深感自己很對不起未希。然而他們沒想到的是,波多野及其助手就坐在他們旁邊,把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而逃出醫院的未希一時不知該去哪裡,為了躲避馬路對面飛奔而來的母親,未希居然不顧車輛橫穿馬路,結果被一輛摩托車撞倒。


  被母親緊急送到的場醫院的未希,卻一點不擔心自己的傷勢,反而很擔心因此沒了孩子,在醫生的保證下才終於放下了心。但這卻引起了忠彥的震驚,他沒想到女兒明明已經答應了怎麼又反悔要留下孩子,更祈求醫生趕緊給未希做手術拿掉孩子,可惜醫生卻表示沒有本人的同意是不能動手術的。


  為了安撫丈夫,加奈子決定自己來說服未希,並把她帶到醫院的嬰兒房,告訴她要照顧一個小孩並順利把其養大是多麼艱辛的事情,同時指出自己其實也絕對不支持未希生孩子,更嚴厲地要求她思考清楚,引得未希淚流滿面卻也無言以對,終於因為內心的矛盾跑掉了。


  此時的靜香回到家把已經申請好的護照丟給兒子,並告訴智志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國外留學的學校,她想讓兒子離開日本忘掉未希和發生的一起。


  由於波多野曾經作過戰地記者,因此對戰爭地區的兒童總是充滿了同情,但相對地,也對日本過著富裕生活不知人間疾苦的小孩子大為不滿,於是準備借未希這件事情大肆炒作,更認定未希是個隨便和男孩上床,然後有了孩子就隨便地打掉非常不負責任的女孩子。這一決定引起其助手的不滿,更表示自己也沒辦法在波多野手下幹下去了,正式提出了辭職。


  回到家的未希和加奈子,並不知道未希的好朋友小惠,認定未希已經失去了理智,把她懷孕的事情告訴了學校,學校更通知家長第二天無論如何要去一趟。


  決定接受母親的安排去國外留學的智志,跑到未希叔叔的店裡,拜託他們轉達對未希的歉意,這番話很快就被帶給了未希,卻也讓她下定決心要留下孩子。


  加奈子為了女兒不斷哀求學校不要開除未希,更對自己教養女兒的不善猛力向老師們道歉,同時保證未希一定會打掉孩子,希望學校可以網開一面。


  未希的好朋友小惠已經背叛了未希,把她的事情都告訴了大家,更指責未希會害得全校師生名譽掃地。沒想到未希突然來到並站上講台,不顧眾人的指責,坦白自己準備退學並把孩子生下來。


  第五集 再見……初戀逝去之日


  聽了未希雖然有些幼稚但發自肺腑的一番話,加奈子終於改變主意不再阻止女兒把孩子生下來了。不過要如何說服過分疼愛女兒的父親忠彥,則要靠未希自己的努力了。


  忠彥帶著老婆和女兒來到的場婦產科醫院,原以為未希是來接受人流手術,沒想到卻是想要把孩子生下來,這讓忠彥大吃一驚,甚至想要強迫未希接受手術,已經想開的加奈子卻勸說忠彥,無論如何最重要的是未希自己的意願和她的幸福。未希更向父母和醫生保證,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要學會堅強,要把過去愛哭的毛病改掉。這番話讓忠彥也終於接受未希想把孩子生下來的事實。


  雖然得到了父母的諒解,學校方面卻完全不容樂觀。由於全校師生都知道了這件事情,一瞬間在學生之間炸開了鍋,儘管不少人同情並體諒未希的行為,但害怕自己以及學校的名譽受損的心態卻佔了絕對上風。為了學校的聲譽,校方決定強迫未希退學,班主任香子卻冷靜地表示會嘗試說服未希自動退學。


  然而當香子來到一之瀨家拜訪時,卻碰到了坐在門口的健太,健太因為姐姐小小年紀就要生子感到不知所措,他認為殺人是錯,但生育一個生命有什麼錯呢,這番話也讓香子的心境有些轉變。


  不過香子仍然向未希和加奈子傳達了學校的決定,希望未希能自動退學。不希望因為自己影響整個學校的未希也答應了。另一方面,原本接受母親的安排準備去國外讀書的智志,來到機場卻反悔了,並告訴阻止自己的靜香,無論如何都放不下未希。


  智志竟然就此失蹤了,焦急萬分的靜香認為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未希,跑到一之瀨家來要人,但智志根本沒有來過。


  未希的舅舅打電話來告訴未希,智志正在他的店裡,未希立刻就希望去見智志,卻遭到父親忠彥的阻止,忠彥告訴未希,既然想要生下孩子就要有獨自面對的覺悟,且永遠也不會承認智志是孩子的父親。然而此時加奈子卻站到了女兒那邊,並開著車送未希去見智志。


  這對飽經磨難的小情侶終於見面了,智志更告訴未希自己心中的彷徨和不安,然而已經為了孩子堅強起來的未希,卻選擇努力鼓勵智志,並決定從今以後再也不見智志,也不會讓智志承擔孩子父親的責任。


  終於智志被靜香帶走了,但其實噩夢現在才真正開始。原來八卦雜誌總編輯波多野,已經把未希和智志的事情撰寫出來,並已經給靜香看過了,儘管靜香強硬地表示一定會起訴波多野,但對未希和智志存有偏見,並始終想借靜香的身份曝大新聞的波多野,對此根本不予理會。


  下定決心的未希周日來到學校打算正式告別,迎接她的當然只有班主任香子,為了紀念最後一次來學校,未希跑到廣播室作了最後一次的廣播主持,並坦然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第六集 我也能領母子手冊嗎


  雖然香子良心大發希望幫未希留住學籍,卻遭到了未希的拒絕,未希已經不希望帶給學校任何麻煩了。


  然而未希的行為始終沒有獲得父親和弟弟的諒解,兩人更用自己的行動來表示沉默的抗議。


  此時波多野撰寫的稿子已經刊登在雜誌上了,給未希和智志周圍都造成了軒然大波。首先是智志的母親靜香因此名譽掃地,工作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儘管她不斷否認報道的內容,工作上的合作企業仍然考慮到影響問題與她中止了合作。


  為了履行和未希的約定,智志每天都專心到學校上學,但卻遭到了同學們的恥笑和欺侮,但智志仍然堅持每天上學,更不願接受母親的安排遠走他國,智志決定留在日本戰鬥下去。


  這天加奈子帶著未希去做產檢,的場醫生告訴未希其它大型醫院並不肯接收未希,因為年齡太小生命安全很難保障,但的場醫院決定接收未希。看著安心地進去檢查的未希,的場醫生把雜誌拿出來給加奈子看,並提出他們一家將面對更艱巨的難題。


  回到咖啡廳上班的加奈子遇到了波多野,波多野更親口告訴加奈子,那篇文章的作者就是自己,大為震驚的加奈子忍不住追出咖啡廳,反駁波多野荒謬的報道,指責他不該捏造事實把未希寫成一個隨隨便便的女孩,更指出未希並沒有如他的文章所言打掉孩子,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決定把孩子生下來。


  在公司上班的忠彥也終於看到了那份雜誌,忍不住擔心地和妻子聯絡,沒想到加奈子反而表現得很鎮定,更決定由自己親口把這件事告訴未希。忠彥很擔心未希因此動胎氣到流產,面對妻子的打趣,他才表示重要的是女兒的幸福,所以決定支持未希把孩子生下來。


  然而他們沒想到的是,此時的未希已經看到雜誌了。氣急敗壞的靜香跑來找未希,並把雜誌給她看,再一次試圖說服她把孩子打掉,可惜意志堅決的未希始終不為所動。無可奈何的靜香最終仍然只能選擇離開。


  此時香子來找未希希望能幫她,卻悔恨不能為未希做什麼。在一旁聽到兩人對話的健太,終於表示支持姐姐把孩子生下來。


  可惜無論香子怎麼努力,學校方面仍然不原意再接受未希,只有校長鬆了口,表示這必須看未希自己的意願。


  因為這次雜誌給家人帶來了困擾,弟弟健太在學校還受到了同學的欺負。未希決定住到舅舅家去,卻遭到了父母的嚴厲反對,加奈子更用巧妙的方法告訴未希,如果要生孩子就一定要在家裡生。獲得家人支持的未希終於完全成熟了,每天都根據的場醫生的囑咐在家安心養胎。


  這天未希終於自己單獨去領母子手冊,且絲毫不避諱他人詫異的目光,把自己懷孕的事情說了出來。


  第七集 金錢能買到未來嗎?


  懷孕已經三個月了,逐漸因為這件事情成熟起來的未希終於能正面自己,更獨自去領取了每個母親都必須領取的母子手冊,不僅是教導她如何養育一個寶寶,也是為了將來孩子生下來能有一個身份的重要手冊。


  看著這樣的未希,作為父母的忠彥和加奈子也不一樣了,他們更加積極努力地工作,下定決心要把即將到來的小生命,以及正在懷育寶寶的未希照顧到最好,


  經過班主任香子的努力,學校終於決定讓未希暫時休學一年,雖然未希原本並不希望再給校方增加任何麻煩,但香子卻表示未希畢竟還在接受義務教育,不能就這麼放棄學業,終於說服未希答應一年後回學校上課。


  與此同時,加奈子和忠彥收到了靜香寄來的一封通知表,要求他們自動放棄將來孩子生下來要智志承認其是自己孩子,如果簽字就會給兩千萬日元的賠償金。這份表格讓忠彥怒火中燒,和加奈子商量的結果是對錶格置之不理,更不能告訴正處於危險期的未希。


  在的場醫生的安排下,未希開始在一家母親輔導中心上課,雖然由於年紀太小引起所有人的震驚,但大家都很善良地沒有說什麼。負責給大家上課的老師更好心地提點未希,告訴她應該開始考慮將來孩子生下來后的生活費問題了。於是未希找到舅舅阿誠,表示希望在店裡打工賺生活費。


  另一方面,靜香主持的公司瀕臨破產,為了儘早解決一之瀨家的事情,親自跑去找加奈子,要求他們儘快在表格上簽字,並指責作為父母的他們管教不善,居然讓只有14歲的女兒生孩子。加奈子卻認真地反駁,並指出即使是未成年人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未希決定生孩子更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於是靜香表示既然如此就該把表格拿給未希看。


  香子告訴班上的同學,未希將休學一年,以後就算回到學校當然也不可能再跟大家同班了,並為未希轉達了對同學們的歉意。聽到這番話的小惠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並不討厭未希,甚至很想她,但卻放不下身段去找未希。


  善解人意的真由娜於是把當初找未希借的書拿給小惠,為她找去見未希的借口。小惠見到了未希突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並表示將來未希肚子大起來的時候,希望自己也能摸一摸,這對好朋友總算和解了。


  回到家沉重的氣氛卻等待著未希,加奈子和忠彥終於把表格的事情告訴了未希,並表示只要未希不願意甚至遠未鬧上法庭。但當得知這並不是智志本人的意思,且他仍然依照約定在努力讀書的時候,未希決定在表格上簽字,並表示即使沒有這份表格也會這麼做。忠彥則表示無論如何不會接受兩千萬的賠償金,更答應未希會教導她如何工作、養育孩子,未希終於含著眼淚在表格上籤上了名字。


  可惜經歷此事對未希心理上造成的傷害比想象的大,她因此子宮收縮昏倒在地,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失去意識的時候也一直在流淚。


  第八集 兩條命……該如何抉擇?


  昏倒的未希被緊急送到的場醫院接受治療,原來她由於懷孕引起了高血壓,的場醫生建議未希住院接受治療。


  加奈子和忠彥從報紙上看到了靜香公司破產的消息,靜香的公司負債高達82億日元,害怕債主們都找上門來,無可奈何的靜香只好帶著智志逃走,目前兩人都已失蹤。


  為了不讓未希擔心以致動到胎氣,加奈子和忠彥一致決定把這件事情瞞著未希,但未希的舅舅和嬸嬸來看未希時,因不知道兩人的決定,差點說漏了嘴,讓未希大感疑惑。


  滿肚子疑問的未希終於忍不住詢問父母關於智志的近況,得知靜香的情況非常擔心,卻遭到了忠彥的訓斥,忠彥告訴未希,現在的她已經和智志一點關係也沒有了,無論桐野一家如何,也跟未希一家沒有任何關係,未希不應該為他引起自己的情緒。


  而此時的智志則眼看著自己的母親靜香,每天為了求那些大商家們幫助自己渡過難關而努力,甚至在眾人面前下跪磕頭也在所不惜。覺得母親已經走火入魔為此感到很心疼的智志,希望自己能有辦法幫助母親。


  於是跑去找波多野,希望他能幫自己的母親,智志眼看著靜香越來越不像自己,為了錢甚至連尊嚴都不要了,感到萬分難過,希望藉助波多野的力量來讓她找回自我。


  智志回到家卻發現靜香又在清理行李打算繼續逃亡,這一次智志選擇勸阻母親繼續瘋狂的舉動,可惜已經泥足深陷,且由於單身撫育智志長大的艱苦,讓靜香早已變得一切都朝錢看。無論智志怎麼勸說表示錢不重要,重要的是母子間的感情,自己也會努力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對靜香來說都不過是裝飾漂亮的表面話,沒有一點實際用處,深知沒有金錢有多痛苦的她,仍然決定帶著智志逃到神奈川去暫避風頭。


  智志和靜香就這麼消失了,本來就孤單的未希不得不繼續面對一切。


  這天未希的病房住進了一位待產的產婦,大著肚子的她即將臨盆,這已是34歲的她的第三胎了。看著這家人其樂融融地在病房裡聊天,未希卻感到渾身不自在,趕緊跑出了病房,被迎面而來的加奈子看到,卻被加奈子指出,這本來就是未希自己選擇的路。


  這天晚上這名孕婦正躺在病床上和未希聊天,和別人不同的是,年紀已經不小的她對未希小小年紀就懷孕沒有一點驚訝,甚至說出真好這樣的話,讓未希很感動。發生陣痛的時候,她更告訴未希,無論孩子有沒有父親,陣痛這種事情,都沒有人能代替本人,只能自己默默一個人承受,這番話讓未希更進一步領悟到作為一個母親的艱難和偉大。


  轉眼間五個月過去了,肚子已經大如皮球的未希每天都在為了孩子而努力,雖然看得出是兒是女,未希卻選擇不知道地去期待。班主任香子和好朋友小惠也經常來看未希。


  這天未希獨自去給孩子買小衣服,雖然周圍的人表示難以理解,但快樂的未希根本不在意,路過正好看到這番情景的波多野忍不住跟蹤未希,卻正好遇上未希似乎馬上要臨盆了。


  第九集 生育·懸命24小時


  未希突然因為陣痛倒在車站長椅上,儘管她冷靜地通知了母親坐在那裡等救護車,卻終於讓一旁的波多野看不過去了,波多野不由分說就招來計程車把未希送去了的場婦產科醫院。


  隨後當未希被的場醫生接收,詢問波多野的姓名和聯絡方式時,他隱瞞了一切一走了之。但回到車上的波多野,才發現未希把記事本落在了車上。


  當未希在病床上痛得死去活來的時候,家人都匆匆趕來,弟弟健太更哭著鼓勵姐姐,表示已經給小侄子取好了名字叫健一。醫生髮現未希的情況有點不妙,不過暫時還沒有什麼大問題於是決定讓她順產,並離開病房準備產房去了,三個家人則在病房不斷鼓勵在病床上痛得臉色發白的未希。


  可惜雖然家人的鼓勵讓未希感到很安慰,然而她的情形卻越來越糟糕,臉色越來越難看。經過忠彥的提醒,加奈子終於發現女兒不對勁了,趕緊衝去找醫生。


  經過的場醫生的診斷,發現未希胎盤脫落,肚子里的孩子已經越來越衰弱很可能保不住,於是決定送未希到設備齊全的大型醫院去進行剖腹產。


  其實未希一直希望智志能在自己身邊,但已經和父親約定過的她不能再提起這個人,只好拜託母親把自己即將臨盆的消息告訴班主任香子。


  得到消息的香子建議校長,把未希馬上就要生產的消息告訴學校其他同學,卻遭到了大多數老師的反對,他們希望學生們能徹底淡忘這件事情。由於教師們分成了兩派,校長決定開全校老師大會來投票決定,沒想到大部分老師都反對把此事告訴學生們,言談之間更大有譴責未希的味道。


  正在雙方爭持不下的時候,未希班上的同學全部都跑來了辦公室,他們都很關心即將臨盆的未希,希望得知具體情況。


  與此同時,被頑強的未希感動的波多野,正在四處奔走尋找智志母子的下落。在他的心目中,未希已經不再是他討厭的那種不負責任不知愁苦的日本小孩,而是如同非洲難民小孩那樣值得憐惜。


  波多野借還記事本為名來到醫院,並把智志的地址告訴了忠彥,看著忠彥飛奔出醫院,波多野發現自己沒辦法挪動腳步,在不知道未希是否平安的情況下離開醫院。


  手術室內的未希正在接受的場醫生的剖腹手術,手術室外的加奈子正在心急如焚地等待女兒平安生產。此時香子帶著真由那來了,把全班理解未希的那部分同學的集體祝福卡交給了加奈子。而真由那則表示希望在外等到未希生出小孩為止。


  第十集 再笑一次……


  忠彥終於找到了智志和他的母親靜香,請求智志無論如何去醫院看看未希,因為孩子很可能保不住。可惜智志卻冷漠地拒絕了忠彥的要求,不願意去醫院看看未希,更指責忠彥不該一味把責任推給自己。


  醫院方面,經過眾多醫生一起的努力,未希終於生下一個女兒,但只有1680克,比正常嬰兒小了一倍多,且呈現出了假死狀態,負責救治孩子的士田醫生(反町隆史 特別客串),把她帶進了加護病房。而未希則因為產後大出血,手術后12小時仍然未醒。


  的場醫生告訴加奈子和忠彥,未希很可能就這樣永遠昏迷下去,這讓一之瀨一家都大為恐慌,健太更不斷在病床前大叫著呼喚姐姐。


  香子給學生們上課的時候,同學們卻不肯繼續聽課,不斷詢問未希的情況,當得知未希仍然昏迷的時候,更吵著要到醫院探望未希。


  也在醫院默默守候了一晚上,並等到未希把孩子生下來才離開的波多野,此時已經回到出版社繼續動筆寫他的小說了,他準備把未希的事情創作成小說出版,讓社會大眾看到這個孩子的成長,以及不輕易放棄生命的感人事迹。


  智志終於來到了醫院,當他踏進病房的時候,看著病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未希,忍不住慌亂地開始道歉,為自己內心深處一直希望未希不要生下孩子而懺悔。智志這番話讓未希慢慢有了知覺,被嚇到的智志慌忙飛奔出了病房,但忠彥怎麼可能這麼簡單放他離開,他帶著智志來到了嬰兒加護病房看孩子,看著保育箱里努力呼吸的堅強小生命,士田醫生和忠彥都忍不住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智志卻驚慌地奪門而出。


  回到家的智志變得堅強了起來,試圖說服頹廢不振的靜香面對現實,更堅決表示打算放棄升高中,要出去找工作,依靠自己的雙手養育孩子。


  由於智志的到來,未希終於醒過來了,為了去看孩子,她拖著還沒復原疼痛不已的身體一步步走去加護病房,小嬰兒過小的體積讓未希嚇了一大跳,但在士田醫生的解說下,未希知道孩子很努力地在生存,於是她摸了摸孩子,神奇的是,小嬰兒似乎知道這是自己的媽媽,主動握住了未希的手指。


  雖然醒過來了,接下來問題又出現了,未希沒有奶,這就不能讓自己的女兒享受到最健康的母乳,於是未希每天都努力忍痛用催奶器,卻仍然一點效果都沒有。


  靜香跑來找加奈子,並給了她一筆錢,雖然加奈子不肯收,靜香卻說出了智志的決定,並冷笑著表示儘管大家都看對方不順眼,但畢竟成了親家。


  下定決心的智志去請求波多野幫自己找工作,卻遭到了波多野的冷嘲,指責他過於大少爺,明明四肢健全身體健康,居然央求別人幫忙,有本事就靠自己去找工作。


  大結局 淚之最終……生命是什麼?


  仰望著藍天的未希終於為自己的孩子想出了名字——一之瀨 空,並繼續為了讓小空喝到母乳而忍痛努力擠自己的奶,原本以為會再次失望的未希,這次終於擠出了一點奶,雖然很少,畢竟是珍貴的母乳。


  當她興高采烈地把裝著母乳的奶瓶拿給士田醫生的時候,卻碰到了難題,小空至今仍然不能自己喝奶,必須用醫院的餵奶器幫忙,原以為是母乳所以應該沒問題,結果小空仍然沒辦法自己喝。


  看著艱難到需要器械幫助才能吃東西,出生到現在也沒哭過的小空,未希突然產生了很悲觀的心態,害怕她長不大,似乎是為了讓母親安心,小空終於開始哭起來了。


  加奈子把靜香送錢來的事情告訴了忠彥,忠彥對此很不以為然,但加奈子卻擔心靜香會出什麼事,要求忠彥把靜香和智志住的地方告訴她。


  當加奈子找到地方的時候,來開門的智志一臉呆怔,發現不對的加奈子趕緊衝到浴室,很多安眠藥的靜香正躺在地上,旁邊更有靜香留下的遺書,她希望借自殺來擺脫欠下的巨額債款,也希望兒子能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


  當加奈子果斷地讓智志振作起來,把靜香送到醫院急救之後,靜香終於蘇醒,並指責加奈子不該多管閑事,結果被加奈子一頓狠狠的教訓。智志也不斷說服母親宣布公司破產,一切從零開始,至此靜香終於大徹大悟。


  香子跑來轉告未希校方的決定,希望她來年復學最好能在家裡讀書,考試的時候再去學校,卻遭到了拒絕。未希正式向學校提出自動退學,理由是希望節省開支,把更多的錢給自己的女兒小空,自己只要能上能接受她的公立學校就好。這項決定帶給香子很大的衝擊,學校方面得知此事後,原本並不贊同繼續留下未希的老師,也認為其實她應該繼續留在學校,畢竟老師始終希望學生好,可惜未希本人的意志堅決,學校只能根據她的要求安排轉校的事宜。


  另一方面,世情也並不如一之瀨一家人以為的那樣美好,由於未希只有14歲就產子,周圍的鄰居總是在議論紛紛,更有人乾脆找到加奈子,提出希望他們能搬家,因為害怕自己同齡的孩子受到未希的不良影響。這番話讓加奈子首次感到了不知所措。


  但現在並沒有時間讓加奈子煩惱這些問題,未希通過電話告訴母親,小空突然停止了呼吸。多虧士田醫生不放棄地急救,小空終於保住了一條命。


  正當未希鬆了一口氣,卻發現智志來到了醫院,未希在智志面前自責不是個好媽媽,智志安慰她的同時也坦率承認自己多麼不負責任,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和自己的骨肉,智志終於下定了某種決心。


  經過深思熟慮,智志和未希對雙方家長提出,等三年後智志滿18歲就結婚的要求,遭到了靜香的極力反對,但兩人真誠的態度終於讓她勉為其難地答應,但卻嘴硬地表示沒有被未希說服之前,絕對不會接受小空這個孫女。


  經過士田醫生不懈的努力和悉心照顧,小空的體重終於達到了2580克,可以出院回家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