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和線

標籤: 暫無標籤

3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取材於作家自己的戰前30年代的學生生活。那是個黑暗的年代,日本帝國主義不斷地擴大對外侵略戰爭,1931年武裝侵佔中國東北,1932年1月28日進攻上海。在對外擴大侵略的同時,對內加強法西斯統治,殘酷鎮壓共產黨和一切進步力量,白色恐怖籠罩著全國。關於國內這種險惡的政治形勢,小說中也有形象的描寫,「在大學院子里,學生們在重重包圍中,抓起石塊投向警察,做著無濟於事的反抗。學生一個接一個地被抓,我也被人追趕著。我本來沒有什麼原因要逃,但我還是逃走了。

點和線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點和線   
創作年代:現代   
作者:松本清張   
作品體裁:小說
點和線 -內容概要
機械工具商安田辰雄常去赤權的一家名叫「小雪」的日本餐館,他在這裡請客談生意。每當客人走後,他總邀小雪餐館的女招待員們一起吃飯。1月14日,安田去銀座一帶閑逛,並在一家西餐館用餐。飯後,女招待員們把他送出來,直送到東京車站的第十三站台,從那裡乘去橫須賀的電車。安田隔著一道站台,見第十五沾台上,小雪餐館女招待員阿時行裝非常整齊,她正同一個穿黑色大衣的年輕男人一起乘上去博多的晨鳳號高級特快列車。   
一周以後,即1月21日清晨,乳白色的晨霧籠罩著博多灣。在香椎海濱湖畔,發現了一對男女的屍體,死者衣著整潔,像是一對殉情而死的男女。從死者身上找到了名片,男人是一個科長助理,名叫佐山憲一,女人是小雪餐館的女招待員阿時。死者臉色潮紅,從身旁的飲料瓶中,化驗出了氰酸鉀,因此斷定為服毒而死,是單純的殉情事件,與正在調查中的貪污案件沒有任何聯繫。但是老刑警鳥飼重太郎發現佐山在列車餐車內用飯的傳票上,記載的是「一份」,並且殉情死亡之前,佐山是一人住在福岡市丹波旅館內,他曾等候過可能是阿時等什麼女人的電話,於是鳥飼重新調查了現場。結果發現,出事當天夜裡9時30分,在國鐵的香椎站和西日本鐵路的香椎站,有兩個像是佐山和阿時的男女下車。   
在老刑警鳥飼重太郎有了新發現的時侯,警視廳搜查二科侯補警部三原紀一從東京來到這裡,他是為偵破貪污案件而來。三原紀一聽取了鳥飼的彙報之後,作了如下的推理:是不是阿時乘上晨風號后,中途在熱海或靜岡下了車,而在博多下車的只剩佐山一人。因此,三原紀一對十三站台上的目擊者安田辰雄的證詞產生了懷疑,便親自去東京車站進行觀察。他在東京車站弄清楚了,站在第十三站台上能看到晨風號開進第十五道站台的時間,前後只有4分鐘,即從17時57分至18時1分,因此他感到目擊者安田辰雄的證詞是偽證。於是,三原紀一立即訊問了安田辰雄,懷疑這個目擊者與那男女殉情事件是否有什麼聯繫。他問安田:「1月21日你在哪裡?」安田回答說:「我不在博多,這期間我去北海道出差,19時15分,乘十和田號快車,從上野出發,中途換乘青函輪船,20時34分是乘爸藻號列車到達扎幌的,扎幌有人到車站接站。」三原紀一還訊問了安田的妻室亮子,亮子正在鎌倉抱病卧床,她同安田一樣,也是精通時刻表的,這一點令三原吃驚。為弄清安田辰雄在不在現場的問題,三原乘飛機去了北海道,按照安田所說的旅行路線,一步步地核實。安田是去雙葉商會辦事的,三原訊問了雙葉商會的河西先生。之後,三原仍覺得安田有作偽證的痕迹,便去了函館。在青函輪船的乘客名單中,發現了不該有的「安田辰雄」的名字,並且接著就是石田部長的名字。三原痛感自己這次調查的失敗。但他還是去找了石田部長,向他核實。石田部長回答說,他是去北海道出差,在列車上遇到安田辰雄的,並且在同一車廂內還見到了北海道地方政府的職員稻村先生。為此,三原紀一又訊問了稻村,稻村回答說:「直到小樽,我來見到過安田。」   
至此,三原紀一感到有了一線光明,他確信:21日清晨,安田辰雄胄定在博多的香椎海濱湖畔。並斷定,安田是在小樽乘上楢藻號列車的,安田所說的旅行路線是偽造的,他可能乘飛機到了小樽。安田巧妙地耍了時刻表的把戲,這是三原所夫曾料到的由飛機和鐵路構成的路線。於是,三原紀一馬上訊問了日航事務所,然而在乘客名單中,未發現任何安田辰雄可能偽報的名字。三原的調查又一次受挫。在三原四處碰壁的情況下,老刑警鳥飼重太郎給他來了一封信,鼓勵他繼續調查下去。三原紀一深受鼓舞,經過一段頑強的努力,整個案件的全貌終於真相大白。以石田部長為首有個貪污集團,石田部長為了滅口,指使經常來往於該機關的安田辰雄殺死佐山憲一和石田部長的情婦阿時。石田部長不僅指使安困作偽證,而且為庇護安田,親自提供安田不在現場的偽證。安田的妻室亮子抱病卧床是假象,實際她是殺人的共犯。   
三原紀一在寫給老刑警鳥飼重太郎的信中,關於香椎海濱湖畔系人現場的情景,是這樣描述的:安田在毒死阿時后,喊道:「喂,亮子。」「哎,在這裡。」亮子在黑暗中回答。這表明亮子那裡也得了手,她也毒死了佐山憲一,佐山已經倒下去了。於是,安田便抱起阿時的屍體,把她放到佐山的身邊。
點和線 -作品賞析
長篇小說《點和線》是日本推理小說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的里程碑。推理小說即偵探小說。日本偵探小說的創作始於1889年黑岩淚香的《殘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已有相當大的發展,1935年前後出現了以甲賀三郎為代表的推理小說本格派,主張推理小說要排除文學因素。關於推理小說的定義,江戶川亂步解釋為「用推理的手段,層層解開案件的難解之謎」。因此,本格派推理小說總是按照陳舊的套路,故布疑團,循序釋謎,缺乏生活實在感和社會現實性。戰後的推理小說,基本上按本格派的路數發展起來的。而《點和線》則把小說的重點移到人物犯罪的動機及其社會原因上來。日本著名評論家平野謙說:「松本清張的作品給推理小說吹進了新風。」   
《點和線》致力於老刑警鳥飼重太郎和他的後繼者年輕搜查官三原紀一勤干職守的頑強性格的刻畫,頌揚他們崇高的職業道德觀念。老刑警在給年輕搜查官的一封信中說:「搜查官的信念就是決不放棄案件,要堅持到底。」這兩個人物外表是平凡質樸的,他們總在默默無聞地工作,但在他們身上,卻閃射出並不外露的內在的精神風采。小說通過這種頑強形象的塑造,有力地揭露和批判了官廳中腐敗的人際關係和官商勾結所犯下的無恥罪行。   
為了表現這一鮮明的主題思想,小說主要採取了下述藝術手段,而這些也是《點和線》所取得的主要藝術成就:首先,結構嚴謹,表現了作家高超的藝術概括能力。小說以機械工具商安田辰雄1月21日晨在不在香椎海濱湖畔殺人現場為縱線,展開情節,突出偵破與反偵破這一主要矛盾衝突。這不僅是表現主題,加深思想內容的需要,而且也造成了小說的懸念,激發讀者的閱讀興趣。佐山、阿時被害,本來已按單純的殉情事件處理了,但老刑警又發現了新的疑端。三原紀一按照老刑警的線索追查下去,第一次碰壁便是石田部長為安田作了偽證,證明安田是在去小樽的列車上,而不在湖畔現場。三原紀一第二次碰壁是安田雖然是乘飛機去的小樽,但在乘客名單中找不到安田的名字,連一個偽造的名字也沒有,因此也證明不了安田是在殺人後,馬上飛去小樽的。設置懸念以引起讀者的興趣,本來是文藝作品所必須的。然而那些結構鬆散、情節弛緩、內容平庸之作便做不到這一點。這裡可見作者藝術概括能力之高下。關於這一點,松本清張本人也說:「所謂趣味,並不是一味盤算著讀者所好而寫出來的,它來源於作家充實的內在思想,把這種內在思想反映給讀者,使讀者有所感受。就是說,必須是作家和讀者能共同享受的本質上的東西。」這段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只有經過藝術概括,才能寫出事物的本質,只有本質上的東西,才能引起讀者的興趣。其次,生活氣良濃厚,給人以現實感。小說在敘述老刑警鳥飼二次勘察香椎海濱湖畔殉情現場時作了細膩的景物和心理描寫。小說寫道:「在西日本鐵路的香椎車站下車后,十幾分鐘便到了湖畔現場。從車站走來,路旁的房屋廖廖無幾,再往前便是松林,這林間小路也很短,前邊便是亂石磷峋的海邊,並有一塊填海造成的土地。海面雖已泛出春色,但春寒未過,涼風陣陣,習習襲人。志賀島躲在濃重的霧靄中。鳥飼站在現場,心中突然泛起疑團,他想,殉情者大多都選個風景優美的地方,溫泉賓館或是旅遊盛地。這個地方看上去,海面雖還優美,但在這亂石嶙峋的海邊還不如選一塊嫩草如茵的地方呢。」這段描寫給人以景物的實在感和生活的現實感。再次,語言簡練樸實,通俗易懂。基本語言格調是盡量使用日常語言。同嚴謹的結構一致,使文章具有了緊湊感。 松本清張自己說:「文學作品應以擁有廣泛的讀者為目的。」這正是松本清張小說的出發點,也是他形成自己的語言格調的根本原因。
點和線 -作者簡介
松本清張,日本推理小說「社會派」代表作家,1909年生於福岡縣小倉市筏崎區。父親是飲食店業主,在松本清張16歲那年飲食店倒閉,因此他小學畢業后便在川北電氣公司工作。1927年該公司又倒閉,松本清張靠街頭賣食品度日,后入小倉市印刷工廠做廣告描圖工。他曾因訂閱無產階級文藝雜誌而被捕,1937年入朝日新聞西部本社,1943年應徵入伍,二戰結束后回到新聞社。1951年去東京,同年發表處女作《西鄉市》。1952年發表推理小說《記憶》。同年9月發表《某〈小倉日記〉傳》,獲芥川文學獎。1957年出版短篇小說集《顏》,收入的均是推理小說,獲第十屆日本偵探小說作傢俱樂部獎。1957年發表長篇小說《點和線》,把日本的推理小說推上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從此在文壇上形成了推理小說的「社會派」。其他作品還有《眼壁》(1957)、《零的焦點》(1958—1960)、《黑色的畫集》(1958—1960)、《時間的習俗》(1961—1962)、《砂器》(1960)、《深層海流》(1960)、《黑色的福音》(1961)、《日本的黑霧》(1964)、《昭和史發掘》(1964—197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