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更新時間: 2018-12-30

廣告

黑鏡[電視劇]

《黑鏡》(Black Mirror)是英國電視4台(Channel 4)及美國NetFlix公司出品的迷你電視劇。由英國製片人查理·布洛克編劇及製作,包括第一季、第二季、聖誕特輯和第三季構成。該劇分別以多個建構於現代科技背景的獨立故事,表達了當代科技對人性的利用、重構與破壞。該劇第一季於2011年12月播出,第二季於2013年2月13日播出,聖誕特輯於2014年12月6日在英國首播。第三季於2016年10月21日開播。第四季於2017年年末開播。

中文名:黑鏡外文名:Black Mirror
別名:黑鏡子主要演員:丹尼爾·卡盧亞,托比·凱貝爾,海莉·阿特維爾,多姆納爾·格利森,丹尼爾·里格比,喬·漢姆,拉菲·斯波
導演:Otto Bathurst、尤洛斯·林、Brian Wels編劇:查理·布魯克、傑西·阿姆斯特朗、Kanak Huq
類別:劇情 驚悚 恐怖全部集數:9集
每集長度:45分鐘播出平台:優酷,搜狐
拍攝地點:英國顏色:彩色
首播時間:2011-12-04豆瓣評分:9.3
製片地區:英國出品公司:Zeppotron Ltd
出品時間:2011年第一季開播:2011年12月4日
第二季開播:2013年2月11日第三季開播:2014年12月18日

劇情簡介/黑鏡[電視劇]編輯

第一季
黑鏡[電視劇]黑鏡
《黑鏡第一季》是一部3集的迷你劇,每集都是一個獨立的故事,不同的演員、不同的故事背景、甚至是不同的現實社會,但都圍繞當今的生活展開。在過去10年間,科技就已經改變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每個家庭、每張桌子、每個手掌之間都有一個屏幕、一個監視器、一部智能手機都是一面反映時下現實的黑鏡子。人們膜拜谷歌和蘋果、Facebook等,認為它們比父母更了解自己。人們能夠訪問全球所有的資訊,但腦子裡卻裝不下超過140字的微博。[1]
第二季
《黑鏡第二季》由3個故事組成,向觀眾展現了一個殘酷而又現實的未來世界。
《馬上回來》:一次車禍奪走了瑪莎(海莉·阿特維爾飾)的男友艾什(多姆納爾·格利森飾)的生命。在朋友的推薦下,瑪莎利用艾什在社交網路上留下的信息塑造了一個具有人工智慧的假艾什。剛開始瑪莎只能通過手機聽到合成的艾什的聲音,不久之後,那個聲音告訴瑪莎,有一個方法可以讓艾什「真正」的回到她的身邊。
《白熊》:托尼(勒諾拉·克里奇洛飾)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在一間陌生的房間里並且失去了記憶。在她昏迷的這段時間中,世界顯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街道上充斥著無情的看客,而她竟然成為了殺人狂追殺的獵物。
《沃爾多一刻》:沃爾多是一隻虛擬的藍熊,出現在深夜的喜劇節目中,而站在它背後的,是配音演員傑米(丹尼爾·里格比飾)。沃爾多極高的人氣讓節目組產生了以它的形象參加國會競選,而傑米發現自己逐漸變成了被操控的傀儡。
聖誕特輯
七十分鐘的特別版用類似《一千零一夜 》的方式展開劇情,馬特·特蘭特和喬·波特在聖誕節被困在冰天雪地中一座小木屋裡,他們各自分享了自己的故事。馬特·特蘭特(喬·漢姆飾)白天是一個人工智慧訓練師,他所在的公司為客戶創建一個虛擬的自我,讓這個虛擬人幫助客戶安排每天的工作、生活行程,馬特負責訓練虛擬人服從實體人的命令;晚上,馬特是一個泡妞社區的諮詢師,在線為客戶提供泡妞建議。但這個夜間工作給他惹來了極大的麻煩,讓他嚴重觸犯了網路時代的法律準則。喬·波特(拉菲·斯波飾)是個心事重重的人,他被自己的女朋友屏蔽了多年。這裡所謂的屏蔽並不僅僅只是網路中的拉黑,劇中背景設定在近未來的某個時間,每個人都被安裝上了智能眼,只要你不喜歡一個人,你可以直接屏蔽他,自此以後他就會在你面前變成灰白色的人影輪廓,你雖然聽得到他的聲音,但是並不知道他具體說了什麼。
第三季
《急轉直下》:社交評分系統主導了人們的生活。獲得高評分,例如 4.8 分的人受人尊重;而低評分,例如 3.2 分的人則被眾人排擠。女主角為了搬到心儀的公寓,需要短時間獲得更多「點贊」……
《遊戲測試》:男主角應聘某遊戲測試員,進入了一個VR 升級版的恐怖生存遊戲中。電腦所製造的恐怖,全部來自你自己的記憶。
《閉嘴跳舞》:男主的電腦攝像頭被黑客入侵,一個神秘組織以此要挾他。
《聖朱尼佩羅》:聖朱尼佩羅是一座「城市」。
《人與武器的對抗》:士兵在體內植入「感知封閉系統」來增強作戰能力。
《為國所恨》:一系列謀殺案發生了,警察發現兇手的靈感來自一系列推特的標籤。隨著調查的深入,女主角發現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分集劇情/黑鏡[電視劇]編輯

S101 國歌
清晨,妻子身邊的英國首相被電話吵醒。英國首相得知,Facebook和Twitter紅人、廣受公眾歡迎的英國公主Susannah被綁架,綁匪的要求居然是首相必須在當天下午四點和一頭豬做愛,並現場直播給全世界,否則公主就將被殺害。由於Youtube和Facebook、Twitter的廣泛傳播,公眾很快知曉了這一切,雖然政府下了禁止媒體報道的命令,精明的媒體仍然通過賄賂色誘內閣官員推出了突發新聞。另一方面,首相辦公室則策劃找人代替,卻被一名在場工作人員發的推特攪黃。由於綁匪向媒體又提供了一盤錄像帶和一根斷指,錄像帶的內容顯示公主的手指被綁匪割去,就連原來支持首相不要干出這等蠢事的公眾也因擔心公主的安危轉而希望首相就範。而反恐部隊所謂的營救公主,不過是綁匪的迷魂陣而已。在一切努力均告失敗之後,英國首相不顧妻子的反對,只好就範;而公眾也發現自己所圍觀的笑話,其實更像一場悲劇。諷刺的是,在首相最後被直播前半小時,公主就被釋放,而當時大家都在圍觀首相的笑話,居然無人發現。最後那根斷指被發現是綁匪的手指,綁匪已經上吊自殺。事後被譽為藝術家的綁匪備受爭議,一年後,電視台對此事件做了回顧,公主仍然在人前風光無限,首相依舊正常任職,但回到家中卻是寂寞一人,他的妻子再也不願同一個與豬做過愛的人相愛。
S102 一千五百萬
影片描述的世界中,衣著統一的人們都單獨居住在一個個被黑玻璃包圍的虛擬屋子中,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固定的自行車架上騎車賺取點數,交流則通過強大的虛擬網路,人們有自己的虛擬形象,只需要動動幾個手指頭就可以給自己的虛擬形象換裝,而每日的活動比如刷牙漱口,買食物,玩遊戲等活動都會消耗點數。一日,男主角無意中聽到女主角唱歌,被她的真實所打動。他決定拿出自己的全部一千五百萬點數幫女主角買一張類似於達人秀的選秀入場券,讓女主角實現唱歌的夢想。但女主角被賽前的飲料亂了心智,在海量的虛擬觀眾面前她迷茫了,在評委的威逼利誘下背離了自己的夢想,成為了艷星。男主角悲痛欲絕,男主角回到自己的房間后,因為沒有了足夠的點數跳過節目而只能觀看女主角主演的色情節目。男主角氣得發瘋,開始砸玻璃屏幕。後來他冷靜下來,從玻璃碎片中挑了一片藏了起來。然後他重新努力地省吃儉用賺取點數,終於給自己也買了一張入場券。在演出前用女主角在參演節目前喝的飲料的空盒混過了節目組人員,隨後他上台表演。在表演過程中突然掏出那塊碎玻璃以死相逼,瘋狂地宣洩著自己的憤怒,痛斥體制。然而,評委們巧妙地化解了他的批判,把他的批判當做「表演」,並提出給他開辦一個評論節目,在節目里他可以繼續控訴現實。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妥協了。那些虛擬的觀眾再度陷入狂歡,為一個新節目的誕生而欣喜若狂。結尾,男主角有了自己的節目,再也不用踩自行車了。那片碎玻璃被他收進盒子。他走到房間的邊緣,看到了更大的虛擬屏幕上投射出的森林。以前吃的天然蘋果被果汁取代,而女主角送給他的企鵝摺紙也被批量生產的企鵝雕像取代了。
S103 你的人生
這一個時代的人依舊是被高科技操縱著的玩偶。每一個人都在耳朵後面植入了晶元,可以把過去的記憶通過晶元記錄進去。想看的時候就可以拿著「遙控器」把記憶的畫面調出來看,無論哪一天,哪一年,關於哪個人的記憶,隨時都可以翻出來場面再現。當男主角在朋友聚會發現蛛絲馬跡,懷疑自己的妻子和她的前男友還有染的時候,他便拚命的詢問妻子他們倆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交往了多久。妻子告訴他那早就是很早以前一段荒唐的戀愛,可是他還是懷疑,一個人不斷地反覆地看著他和妻子共同參加晚宴時的片段。第二天,男主角上門要挾這個男人,要求他刪除他晶元里關於她妻子的所有回憶片段。但是當這個男人刪除記憶的時候,男主角意外地發現在這個男人18個月以前的記憶里竟然還有他妻子的存在,那時他和他妻子已經結婚。他回到家裡逼著妻子把她18個月以前和這個男人的記憶畫面調出來給他看。她和丹出軌在先,和自己老公吵架,男的受不了離家出走,女的喝酒買醉找前男人不說,還留下記憶,男的走了5天,她跟情人睡了4天,男主角麻木的目睹著她妻子和這個男人18個月以前的性愛畫面。女主的出軌已經把他逼到了絕路。最後妻子帶著和情人的孩子離開了他。男主角一個人在家裡反覆的播放著他和他前妻在一起時的美好畫面,最後出現她得笑容等畫面,只能說男主是愛女主的,才傷的那麼深,才真的想知道事實,最後又愛又恨受不了才撒氣在記憶晶元上,也受不了現實把所有記憶刪除了。於是最後他選擇劃開皮膚,把耳朵後面的晶元取了出來。
S201 馬上回來
瑪莎她的男友艾什是個社會媒體迷,幾乎天天泡在Twitter、Facebook這類網站上。在瑪莎的勸說下,艾什同意和她搬到一個偏僻的小屋去住。糟糕的是,艾什在第二天就不幸遇難。在艾什的葬禮上,瑪莎的朋友Sarah稱她們可以利用艾什生前在社會媒體上留下的「生活軌跡」再造一個「真實」的、具有「人工智慧」的艾什。一開始瑪莎認為這個想法太不可思議,馬上拒絕並離開了。然而sarah沒經過瑪莎的同意就幫她註冊了服務並建立了一個虛擬的艾什。瑪莎起初不能接受,但她漸漸適應了。當她發現自己懷孕后,她打電話告訴「艾什」時不小心把電話摔壞了,這時艾什告訴她他可以擁有一個尚處於實驗階段的,有人造軀體的艾什。
再次「擁有」了艾什后,瑪莎努力適應,但她還是不能容忍這個艾什與真正的艾什的不同(性生活除外)。
故事最後艾什被瑪莎鎖在家裡的閣樓上。在艾什和瑪莎的女兒的生日上,小姑娘要求多帶一塊蛋糕給艾什。當女兒在閣樓上和艾什談笑時,瑪莎在下面幾乎落淚。
S202 白熊世界
一種古怪的聲音背後大有玄機。托尼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待在一間陌生的屋子裡。當她走出屋外,每個人都用手中的智能手機拍攝她,除了一個人。那人用槍指著她,想要殺死她。後來托尼遇到另兩個人,Damien和Jem,他們正躲在加油站里。托尼得知這種情況已經發生數月之久,種奇怪信號將多數人變成了沒有思想的「偷窺者」,只有少數人能抵抗信號的侵襲並自主思考。當然,這意味著這些人有能力獵殺托尼、Damien和Jem。托尼決定找到信號源,在自己被謀殺之前徹底關閉它。
S203 瓦爾多的時刻
一個事業失敗的喜劇演員傑米為一隻虛擬的藍熊配音,這隻名叫Waldo的藍熊專門對名人和政客進行電視訪談。表面上看起來這是一個兒童節目,事實上它是一個午夜喜劇節目。藍熊Waldo越來越火,最後得到了屬於自己的電視試映集。一個製片人想出一個大膽的主意:讓Waldo參與國會競選,與一名他想對付的政客過招。在競選辯論上政客嘲笑傑米,但傑米卻反駁稱藍熊Waldo比任何一個真正的政客都要真誠真實——它不知道「虛偽」為何物。相關視頻很快成為Youtube上的病毒視頻,令藍熊Waldo贏得國會議員選舉的希望大增。後來,哈里斯讓傑米認識到Waldo如果當選議員,它根本毫無立場,才是最糟糕的。於是,傑米在演講時讓民眾不要向沃爾多投票,並且當眾辭職,可傑克卻代替他繼續沃爾多的精彩旅程,傑米向公眾坦言藍熊並不能代替生活中真正的東西,可是無人聽。在片尾,藍熊佔據了各行各業的版塊,屏幕上處處都是藍熊的宣傳語,無處不在,傑米不喜歡那種刻意、政治一類的勾心鬥角的東西二遠離,流浪街頭,無家可歸。他討厭藍熊,拿瓶子砸向廣告屏幕,卻被兩個治安人員打,真實存在的人還不如屏幕里的虛擬的一頭藍熊嗎,引人深思。
聖誕特輯 白色聖誕節
七十分鐘的特別版用類似《一千零一夜》的方式展開劇情,漢姆和斯波飾演聖誕節被困在冰天雪地中一座小木屋裡的兩個人,他們各自分享了自己的故事。漢姆飾演的馬特-特蘭特白天是一個人工智慧訓練師,他所在的公司為客戶創建一個虛擬的自我,讓這個虛擬人幫助客戶安排每天的工作、生活行程,馬特負責訓練虛擬人服從實體人的命令,奧娜在劇中便飾演特蘭特的一個客戶葛麗泰;晚上,馬特是一個泡妞社區的諮詢師,在線為客戶提供泡妞建議。但這個夜間工作給他惹來了極大的麻煩,讓他嚴重觸犯了網路時代的法律準則。斯波飾演的喬-波特是個心事重重的人,他被自己的女朋友屏蔽了多年。這裡所謂的屏蔽並不僅僅只是網路中的拉黑,劇中背景設定在近未來的某個時間,每個人都被安裝上了智能眼,只要你不喜歡一個人,你可以直接屏蔽他,自此以後他就會在你面前變成灰白色的人影輪廓,你雖然聽得到他的聲音,但是並不知道他具體說了什麼。泡妞搭檔早已不是新鮮的事,劇中賦予這個職業充滿科技感的新意義。因為有了智能眼,馬特可以看到他的客戶所看到的一切,並通過內置耳機向他傳達指示。聽起來一切都這麼美好,世界上似乎再也不會有戀愛的失敗者,但是高科技無法控制的是你所遇到的人下一步究竟想要對你做出什麼事,因此意外的發生也是在所難免的。
S301 Nosedive
這是個看評分的世界。只要是合法公民,眼睛里都會植入特殊晶片,用於實時查看視野範圍內各人的評分。手機上都裝有評分系統,對其他人的任何事都可以給一到五星的評價。從分享朋友照片到與陌生人打招呼,都可以給對方評分。這些分數綜合起來就成了對每個人的評價,4分以上受人尊重,3分以上普普通通,2分以上倍受鄙視,1分以上就舉步維艱了。房子的租期馬上就要到了,房東無意再出租。蕾茜和她那個3分檔的弟弟萊恩必須找地方搬。萊恩可以和同學合租,蕾茜則想搬到高檔社區。她看中了一幢公寓,只是租金超出了預算。正在她猶豫時,房產公司給出個優惠條件,對大四分的人可以八折優惠。蕾茜心動了,可怎樣把分數快速提高到大四分,成了個難題。她特地諮詢專家,得到的答案是開拓社交範圍,盡量爭取更多的大四分人士給她五分評價。蕾茜平時兩點一線,接觸的人就是些路人、服務生和同事,去哪找那麼多大四分的人,讓她犯了愁。這時一個多年不見的老同學娜奧米點擊了她的社交網頁,那個4.8分的標誌讓蕾茜一愣。娜奧米是個富家女,為人刻薄,以前沒少欺負過蕾茜,甚至還搶過蕾茜的男友。可她的社交圈裡都是高分人士,這讓蕾茜羨慕不已。為了能得到娜奧米的五分,她給自己桌上的破布娃娃拍了照,上傳到網路。這個破布娃娃是以前娜奧米送的,嘲諷蕾茜是個老好人。這張照片還真引起了娜奧米的注意,給了五分評價。事情並沒就此結束。當天晚上,娜奧米出人意料的主動聯繫了蕾茜,一堆沒用的客套話之後,她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娜奧米馬上就要結婚了,所以她希望蕾茜以老同學的身份當伴娘,並在婚禮上發表演講。參加婚禮的都是名流,分數都在大四分以上,如果能博得他們的好感,4.5分馬上就能實現。於是蕾茜欣然答應,還為婚禮準備了一份催人淚下的發言稿。婚禮在一個私人島嶼舉行,蕾茜必須提前乘飛機抵達海港,才能趕得上參加婚禮綵排。臨出發時,她和弟弟萊恩發生了爭吵。萊恩認為姐姐這樣迎奉並不友好的「閨蜜」太過虛偽,姐弟倆為此賭氣相互評給對方1分。蕾茜怒氣沖沖從家出來,正撞到一個高分人士的身上,連聲抱歉都沒換來對方的原諒,她的分數從4.2降到了4.1。這導致了之後的一連串噩夢。在機場,蕾茜要搭乘的航班取消,另一架航班保留的座位只能提供給4.2分以上人士。蕾茜急得大吼幾聲,招來了機場保安。保安給予的處罰是暫扣1分,24小時后恢復,在此期間所有低分評價雙倍計算。不能坐飛機,蕾茜就決定租車。在低分窗口長長隊伍里好不容易排到她,可她的低分只能租老式車,等開到沒電才發現現在的充電樁與老式介面不般配。在路邊攔車,也被無緣無故評低分。這段時間裡娜奧米多次打電話來催促,還為她不能參加綵排大發脾氣。蕾茜疲憊的拖著行李箱,在高速路邊走著,終於有輛卡車停在她身邊。蕾茜抬頭一看,嚇了一跳,司機的評價是1.4。可別無他法,只能坐上卡車。卡車司機是年近五十的蘇珊。從聊天中蕾茜得知,蘇珊也曾是高分人士。幾年前蘇珊的丈夫得了胰腺癌晚期,一個本來很有希望的治療項目卻給了另一名比蘇珊丈夫分數高的病人。在丈夫死後,蘇珊看透了這虛偽的評分系統,開始隨心所欲的講出自己想說的話,因此得罪了很多人,分數也就直線下降。不過蘇珊現在活得很開心,不用像其他人一樣為了分數做自己明明不喜歡的事。在卡車上睡了幾小時的蕾茜在離海港只有一小時路程時,不得不與蘇珊分道揚鑣。蘇珊在她的行李箱里放了一瓶酒,讓她在路上提神。這是蕾茜有生以來第一次碰到有人不是為了分數,而無私的幫助別人。蕾茜感覺被欺騙,心中的憤怒無處發泄,對著那些打扮得光怪陸離的粉絲大喊她從沒看過那破電視劇。這些話幾乎是脫口而出,她不僅被趕下了車,還得到了一堆低分。蕾茜沒有氣餒,把蘇珊的酒喝光后,從路邊借了輛摩托車,帶著行李箱一路狂奔,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婚禮現場。此時的蕾茜渾身泥水,狼狽不堪。她顧不上這些,換上粉紅的伴娘服就到了婚禮大廳。這是她最後的機會,可想討好娜奧米的心情和憎恨娜奧米的怒火交織在一起,讓她一會讚揚一會怒斥毫無邏輯可言,把整個婚禮攪得雞犬不寧。她手機上的分數直降為零。在警局裡,蕾茜被摘除了眼睛里的晶體。她坐在監室的床上,心中五味雜陣。看著對面監室里西裝筆挺的男人,她越看越不順眼,隔著走廊對罵了起來。蕾茜也沒想到自己會罵出這些話,兩人一邊肆無忌憚的罵著,一邊放聲大笑著,能罵人的感覺真不錯。
S302 Playtest
庫珀照顧患有老年痴獃的父親多年。從小庫珀就與父親無話不談,與母親則比較疏遠。在父親走後,他身心俱疲,面對母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這種尷尬的氛圍下,庫珀決定出門週遊世界。旅程之初非常順利,世界各地的名勝都留下了庫珀的足跡。他生性喜歡冒險,愛好嘗試新鮮事物,對其中潛在的風險也能泰然處之。大半年後,當他在倫敦稍作停留時,通過約會軟體見到了本地人索尼婭。索尼婭是名科技記者,工作之餘會找個男友放鬆一下。在一夜激情后,兩人本沒打算再見面。可這時庫珀發現自己的銀行卡被盜用,餘額不足。銀行調查處理需要幾周的時間,庫珀只好再次借住在索尼婭的公寓。庫珀不願坐等銀行的處理結果,他打算通過兼職應用找份差事,賺取回國的機票錢。這個應用庫珀用過幾次,這次正好有個大單子,齋藤遊戲公司在招募喜歡刺激的遊戲測試員。對這個遊戲公司,庫珀不陌生,小時候就玩過其出品的恐怖遊戲。這份工作正符合庫珀的胃口。索尼婭在一旁也極力鼓動庫珀參加遊戲測試,最好能在測試過程中發些圖片過來,讓她有獨家報道的材料。齋藤遊戲公司位於倫敦遠郊的古堡中。它致力於開發恐怖遊戲,在業界有很大知名度。庫珀的申請很快就得到了通過,公司主管凱蒂領著他穿過一群工作人員,來到一間單獨封閉的小房間。在進門前,凱蒂特地關照庫珀關閉手機,讓庫珀更感覺到神秘。屋裡只有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桌上放著一個小箱子。在測試前,庫珀須簽署保密協議。因工作人員疏忽,協議缺失簽名頁。在凱蒂離開房間后,庫珀抓起放在桌上的手機,開機。再打開桌上的盒子,對裡面的奇怪玩意拍照發送給索尼婭。凱蒂回來時,庫珀也沒時間關機,只能關閉屏幕放回桌上。所幸凱蒂並非察覺異常。簽好保密協議,凱蒂取出盒子里的物件,開始進行遊戲測試。這是款通過影響大腦意識成像的遊戲,庫珀的後頸被釘上如同小蘑菇的接收器。運行程序后,庫珀看到面前的桌子凹陷了幾個小洞,一隻卡通地鼠活靈活現的出現在眼前。逼真的打地鼠遊戲就已經讓庫珀吃驚不少,更大的測試還在後面。公司創始人齋藤先生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接見了這位喜愛冒險的遊戲測試員。在徵得庫珀同意后,小蘑菇接收器里的遊戲升級。庫珀被帶到一所古老的房子,他記得這是童年玩的恐怖遊戲中的場景。在這所陰森的老房子里,庫珀要單獨呆一晚,然後測試就結束。自認膽大的庫珀沒想到遊戲程序會自動從他的記憶里尋找弱點,先是蜘蛛,后是高中時欺負他的彼得斯,然後是長著彼得斯的巨大蜘蛛。如果不是凱蒂事先保證遊戲中的事物不會傷害到身體,庫珀恐怕已經會大叫停止了。可之後越來越恐怖,索尼婭突然出現,還舉刀沖了過來。庫珀感覺到被刺的肩膀一陣巨疼,在打鬥中索尼婭的頭皮被扯下。看到只有骷髏腦袋的索尼婭仍要置自己於死地,這恐怕的感覺太真實,庫珀實在受不了了。凱蒂在監控室聽到庫珀中止測試的要求,便指引他前往房子里的接入點。庫珀硬著頭髮穿過陰暗的樓梯和走廊,走入盡頭的房間,幾近崩潰。程序過度干涉大腦中的記憶,他已經記不起自己在做什麼,來這的目的是什麼,一心只想著趕快回家。在痛苦的大喊中,測試結束了。摘除了小蘑菇的庫珀發現自己仍在齋藤先生的辦公室,之前的事情只是遊戲虛擬出的場景。拿到不菲測試費的庫珀,回到了家。他內心最害怕的就是像父親一樣逐漸忘記身邊的人。可當他走上樓梯,走進走廊盡頭母親的卧室時,看到蒼老的母親也得了老年痴呆症,根本不認識眼前的兒子,卻一直在撥打庫珀的電話。桌上的手機響了,屏幕上顯示是母親的來電,可桌旁的庫珀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庫珀一直沒有離開那間單獨封閉的小房間,他經歷的幾個小時可怕經歷只是現實中短短的幾毫秒時間。手機產生的信號干涉讓庫珀大腦過度興奮,最終失去了所有意識。
S303 Shut Up and Dance
肯尼是個有些懦弱的小夥子,從來不敢招惹是非。可他沒想到只因為看了幾張色情照片,在電腦前做了些隱私的事情,就讓他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因為筆記本中了病毒,肯尼從網上下載清除惡意病毒的軟體。其實這個軟體才是最大的病毒,肯尼在筆記本前的一舉一動都暴露無遺。在一天晚上,他寂寞難耐,忍不住上了色情網站。隨後郵箱里收到一封匿名郵件,附件里是他剛才在電腦前的種種醜態。發件人索要他的手機號碼,否則就將附件發給所有認識肯尼的人。肯尼害怕了,只能照辦。第二天,剛上班的肯尼就收到匿名簡訊,命令他馬上到指定地點等候。他隨口編了個借口向老闆請假,然後騎著自行車飛速趕去。等他氣喘吁吁的到了地方,看到另一名同樣被脅迫的人送來了一個紙盒。在計程車上,肯尼忍不住瞅了一眼紙盒裡面,發現只是個蛋糕,心裡總算平靜了些。蛋糕被要求送到酒店的一個房間。房間里住的是霍克特,他是個小有成就的中年人。因在網上認識了女網友,很不謹慎的互換了不雅照,才被人威脅。兩人在手機簡訊的指示下,在停車場找到一輛車,並按要求到了指定地點。這時他們才知道,蛋糕里還藏著棒球帽、墨鏡和手槍,下一個指示就是搶劫不遠處的銀行。如果不按指示做,兩人的生活就完了;如果按指示做,還有可能僥倖逃脫。於是霍克特負責開車在外面接應,肯尼戴著帽子墨鏡實施搶劫。肯尼太緊張了,在銀行職員的提醒下才想起把手裡的包遞過去,尿液已經順著褲管在地上留下一灘水漬。從銀行出來,霍克特駕車前往指定地點。看著警車從旁邊呼嘯而過,兩人心裡都是七上八下。好不容易到了郊區的指定地點。手機又發來指示,命令霍克特找地方銷毀車輛后自行離開,肯尼則帶著錢繼續前進。到了一處樹林里,肯尼看到有個瘦高男子站在那裡。這個人並不是來收錢的,而是受到威脅來與肯尼決鬥。誰贏誰就能拿走包里的錢。肯尼曾絕望過,他掏出包里的手槍對著自己的下顎摳動扳機。可槍里並沒有子彈,瘦高男子見狀立刻撲了上來。求生的慾望佔了上風,肯尼背著包滿臉血污的從樹木里出來。這時手機響了,那頭是帶著哭腔的母親。肯尼的視頻還是被發了出去,現在母親、妹妹都沒臉見人。遠處閃爍的警燈越來越近,肯尼想逃也無力再逃。手機屏幕上顯示著最後一條簡訊,一張詭異的笑臉。霍克特也沒能倖免,她的妻子已經知道了女網友的事。送蛋糕的人因自己做的猥瑣事,被家人責罵著;將車留在停車場的公司高管也因帶有種族歧視的郵件,被迫辭職。他們無一例外的收到了那張笑臉,都因自己的隱私受到了懲罰。
S304 San Junipero
醫療系統運用最新的意識存儲再生技術研發出新型治療方法,聖朱尼佩洛這座虛擬懷舊城市因此誕生。按照法律,死者在生前可以自願選擇死後是否將意識駐留在聖朱尼佩洛。同時患有絕症或老年痴獃等病症的人,可以在每周六定時定量試用聖朱尼佩洛系統,用於緩解他們的痛苦或通過懷舊記憶治療老年痴呆症。約克夏就是其中一名試用者。她是名同性戀者,因其異常的性取嚮導致無法被保守的父母理解和接受。在與父母大吵了一架后,開車發生車禍,從此只能與病床為伴,那年她只有21歲。在約克夏被確診患有癌症只有幾個月生命時,被准許試用聖朱尼佩洛。她徘徊在這座城市中,再次體驗著自己21歲時的身體。這是個充滿激情的城市,每個人都是這麼開心。約克夏幾十年未離開過病床,現在她好奇的看著身邊所有的一切。酒吧里播放著20世紀80年代末的流行歌曲,她意外的結識了熱情的凱莉。凱莉有著迷人的外表,讓約克夏初次見到她就有些心猿意馬。只是長期以來的思想束縛讓她不敢接受熱情主動的凱莉,就以有未婚夫為借口,匆匆離開。過了一個星期,約克夏又去了酒吧。她想在生命結束前,滿足一次自己內心的渴求。就在這一晚,曾經的禁忌被拋在腦後,同性之間的愛戀讓約克夏依依不捨。可不論願意與否,她在聖朱尼佩洛的生活都將在零點到來時結束,再次回到現實中。又到了周六,約克夏在酒吧等了很久都沒看到凱莉。此後她每周都帶著期望來到聖朱尼佩洛,又帶著失望回到現實。終於,她看到了熟悉的背影。可凱莉的態度與幾周前迥異,似乎不再願意維持那短暫的感情。從未經歷過愛情的約克夏遭遇了第一次失戀,她悲傷的坐在樓頂,自己也覺得有些過分的凱莉找了過來。凱莉對聖朱尼佩洛來說,也只是個遊客。她不知道自己以後是否會永久留在這裡,害怕與這裡的人發生感情,這才逃避約克夏。約克夏並沒有責怪凱莉,下周她就要結婚了。凱莉突然產生一個想法,想見見現實中的約克夏。年邁的凱莉在護工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走進醫院。她經過了上百公里,就是想來看看現實中的約克夏。約克夏一動不動的躺在病床上,只能靠生命維持系統存活。在這裡,凱莉遇到了約克夏的未婚夫,護工格雷戈。格雷戈是出於憐憫才同意娶比他大幾十歲的約克夏。在婚禮后,他作為直系家屬就會簽署安樂死協議,結束約克夏的生命。約克夏的意識將會永久駐留在聖朱尼佩洛,在那裡無憂無慮的生活。在凱莉的再三懇求下,格雷戈用自己的特權讓凱莉和約克夏在聖朱尼佩洛見面。凱莉單膝下跪向約克夏求婚,約克夏欣然接受。在病床前,牧師為兩人舉行了簡單的儀式。儀式后,凱莉簽字同意了約克夏的安樂死。維持系統被撤除,氰化物順著滴管流入了約克夏體內。當晚穿著婚紗的凱莉在聖朱尼佩洛再次見到了等候多時的約克夏,可激動之後凱莉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她的生活中曾有過一場婚姻,有過女兒。女兒年紀輕輕就意外身亡,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糾纏了凱莉和她的丈夫很多年。兩年前丈夫離世,丈夫因為女兒錯過了聖朱尼佩洛,而拒絕來到這裡。凱莉愛著約克夏,可不代表她對丈夫和女兒沒有感情。她始終無法做出決定,在死後應當留在這裡,還是在墳墓里陪伴丈夫和女兒。經過幾天的反覆思考,凱莉做出了決定。她接受了安樂死,身體在墳墓里長伴家人,意識則在聖朱尼佩洛永隨約克夏。此時約克夏和凱莉的意識晶元成為了聖朱尼佩洛伺服器介面上永遠閃動的小亮點,緊緊依靠在一起。
S305 Men Against Fire
人類經過幾次大戰後,慢慢恢復了和平。此時出現新的敵人,被稱之為「蟑螂」。被病毒感染的人類就會變成蟑螂,病毒還會感染到胎兒。成為蟑螂的人類有張蒼白的臉,嘴裡長著細碎的獠牙,只會發出嘶吼。為了對付這些敵人,軍方開發出麥斯系統,植入軍人的大腦。根據官方聲明,麥斯系統能幫助士兵更有效率的作戰。新兵斯崔普第一次參加了實戰,眼前能實時顯現出各種情報,從敵人情況、地形、戰場結構到與無人機對接,無所不包。這都是麥斯系統的功勞。首戰,斯崔普就擊斃一隻蟑螂,另一隻蟑螂試圖反抗也被數刀捅死。這本是件值得驕傲的戰跡,可在打掃戰場時,斯崔普的眼睛被奇怪的綠光掃過,這改變了他之後的看法。自從被綠光掃過後,斯崔普時常出現頭痛,眼睛里看到的圖像會出現干涉卡頓。他找過軍醫,也檢查過自己的麥斯系統,均未發現異常。軍方心理諮詢師阿奎特也認為是斯崔普首次作戰後出現的不適,很快就能恢復正常。但事情並非像他們預計的那樣,斯崔普的情況沒有好轉。第二次行動很快到來。軍方得到一個蟑螂據點的地址,一處廢棄的工業廠房。斯崔普和隊友賴曼隨同上士梅迪納,受命前往偵察。從無人機拍攝到的情況來看,的確有蟑螂活動的跡象。就在梅迪納和賴曼認真看著麥斯系統反饋出的圖像時,斯崔普卻發現自己接收不到信號。此時梅迪納被高處的狙擊手射殺,性格暴躁的賴曼端著槍就衝進了廠房。斯崔普和賴曼分頭在廠房內搜索。斯崔普在房間里,發現一個女人戰戰兢兢的躲在沙發後面。這個女人並不像蟑螂,可當她跑出房間時,卻被門外的賴曼擊斃。隨後斯崔普看到賴曼對著更多的人掃射,就像在擊殺蟑螂。他撲了上去,用力打倒賴曼,阻止她的屠殺。可他也被流彈擊中左腰,痛苦的倒在地上。斯崔普掙扎著爬了起來,開車帶著一對母子逃走。路上失血過多的斯崔普漸漸失去了意識,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地下陰冷潮濕的坑洞中,這裡就是那對母子的家。母親似乎想告訴斯崔普一些真相,可還沒等搞明白,賴曼就沿著輪胎印和血跡追蹤過來。可憐的母子死在賴曼的槍口下,斯崔普也被帶回基地,關在禁閉室。不久,阿奎特出現。他首先向斯崔普道歉,此前忽視了斯崔普反映的情況。在對廢棄廠房搜查后,軍方發現所謂的蟑螂研製出手持式光掃描設備。可通過光向大腦中的麥斯系統寫入病毒代碼,並嘗試關閉。事已至此,阿奎特說出了真相。因為很多士兵在戰爭中會不忍開槍消極戰鬥,即使參加了戰鬥也會在戰爭后出現心理創傷。麥斯系統就是讓士兵看到軍方想要他們看到的圖像,把敵人看成怪物,慘叫變成嘶吼,就能提高士兵殺敵的效率。「蟑螂」是個謊言,他們只是基因有缺陷的人類。為了人類的繁衍,這些具有高致病基因的人就必須被清除。知道真相的斯崔普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重置麥斯系統並抹去這幾天的記憶,重新投入戰鬥;要麼繼續關禁閉。斯崔普想選擇第三條路,不要麥斯系統。可這已經不是他能決定的,殺死兩名蟑螂時的慘狀真實的出現在他眼前。為了抹除這段可怕的回憶,斯崔普只能選擇服從。幾年後,斯崔普複員。麥斯系統仍在他的大腦里發揮著作用,看著溫馨的家,親密的愛人出來迎接。而其實,他的面前只是一幢空無一人的破敗小屋。
S306 Hated in the Nation
22世紀的英國,由於環境的改變,蜜蜂已經滅絕。為了維護生態環境,在政府資助下開發出機械人造蜂,用於替代蜜蜂在自然界的作用,被稱為顆粒計劃。數千個蜂巢散布在英國各地,人造蜂利用太陽能和圖像識別技術飛行傳粉,並通過蜂巢自行繁殖,無需人類控制。死者是專欄作家喬·鮑爾斯,她因一篇攻擊殘疾人士的文章而倍受外界爭議。死者的丈夫也被捅傷,正在醫院搶救。現場還有一盒吃剩的蛋糕,蛋糕上裱著辱罵喬的詞語。卡琳做了十幾年警察,經驗相當豐富,按部就班的做了指示后就離開了現場。在她看來,無非是夫妻不睦造成的悲劇,可年青而有激情的布藍有自己的想法,對卡琳的觀點不願苟同。布藍原在數據鑒證科工作,專門負責電腦技術。在她看了太多隱藏在電腦、手機、網路里的罪行后,決定調到外勤部,親手打擊現實世界中的罪犯。醫院裡,死者丈夫的供詞非常詭異。他聲稱案發時聽到妻子的慘叫,跑過去看見妻子發瘋似的滿屋子亂跑亂撞,雙手不停的撓著頭,還用力撞著桌角。丈夫上前阻止,喬卻抓起地上摔碎的紅酒瓶捅傷丈夫,然後又戳向自己的腦袋割向自己的喉嚨。卡琳認定這是丈夫編造出來妄圖脫罪的無恥謊言,布藍則認為有其可能性,也許蛋糕里有某種毒藥導致喬行為異常。卡琳也不想多爭辯,按程序下面就是調查送蛋糕的人。對她而言,這就是例行公事。一個個可能性都被排除后,剩下的只能是丈夫激憤之下殺害妻子。送蛋糕的是一名學校教師莉莎·巴哈,表面看起來溫文爾雅,誰也想不到她在網路世界里如此憤世嫉俗,甚至在自己的推特里給喬·鮑爾斯加上了「去死」的標籤。購買這個蛋糕並不便宜,莉莎是通過網路眾籌獲得足夠的款項,以證明喬是不受歡迎的人。一切跡象似乎都在證實卡琳的觀點,直到又發生了一起同樣怪異的案件。警方接到報案,知名獲獎歌手斯塔剋死於非命。他因公開污辱粉絲,成為繼喬之後又一名在網上被群起而攻之的人物。斯塔克也出現痙攣現象並試圖自殘,助理等人在制止后將他送往醫院。醫院在他的大腦里發現陰影,以為是腦瘤。卡琳和布藍隨即前往研發人造蜂的顆粒公司。項目的主要負責人拉斯姆斯大致講解了人造蜂的工作原理,他對人造蜂為何會鑽入喬的大腦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布藍提出被黑客入侵的可能性,拉斯姆斯為了證明人造蜂的安全性,帶兩人來到中央監控室。監控室的大屏幕上,隨時可以調出各蜂巢及每隻人造蜂的實時狀況,他對自己的軍用級加密系統非常有自信。布藍輸入了喬的公寓所在地郵政編碼,記錄顯示確有一隻人造蜂在喬的公寓附近掉線。在第一天有幾十人給喬加了「去死」標籤,第二天就有兩百多人給斯塔克加了標籤,人數在明顯增加。今天被加標籤最多的是名叫克拉拉·米茲的女孩,她因在戰爭紀念碑前做不雅動作並上傳了自拍照,而引起公眾憤怒。已有八百多人給她加了「去死」標籤,人數還在不斷增加。當卡琳、肖恩和布藍趕到克拉拉的公寓時,克拉拉已經嚇得說不出話。在三人的護送下,克拉拉被送到郊外隱蔽的安全屋。他們誰都沒有注意到,一隻人造蜂從護送車輛的縫隙中爬了出來。在安全屋外看守的肖恩看到遠處騰起一團烏雲,數千隻人造蜂嗡翁的飛了過來。室內的布藍也看到了飛速靠近的烏雲,可已經無法離開,人造蜂正從各個縫隙鑽入屋內。卡琳拉著克拉拉躲進衛生間,用浴簾死死堵住門縫。同在衛生間里,人造蜂只攻擊克拉拉,布藍由此斷定人造蜂有面部識別系統。在警局裡,肖恩沒來得及阻止,拉斯姆斯就承認了布藍的猜測。這是政府資助的條件之一,在必要時安全機構可以要求人造蜂提供視覺信號。布藍通宵工作,嘗試著從攻擊喬的人造蜂里提取數據,尋找入侵者的線索。國家安全局則在想辦法保護財相湯姆的安全,只是能想到的辦法都不可能奏效。肖恩曾提出送財相到安全地堡,並炸毀地堡方圓十公里內的蜂巢。這時,布藍也從人造蜂的緩存數據中發現了一份宣言文檔,宣言作者正是加內特。宣言警告公眾在使用科技賦予的力量,表達自己的憤怒與不滿時,也要面對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在宣言顯眼的位置還附上了加內特的自拍照。通過這張自拍照,布藍提取到了照片拍攝時手機留下的元數據,其中就有拍攝地點。地點在顆粒公司幾公裡外,警方在突擊搜查中並非發現加內特的蹤跡。細心的布藍在焚燒爐的餘燼里發現了一塊被燒得扭曲變形的硬碟,她如獲至寶,馬上前往顆粒公司進行數據恢復。硬碟中發現了加內特的工具包,拉斯姆斯迫不急待的分析源代碼,想儘早奪回控制權。心情沉重的卡琳從議會大樓出來,在保安的護衛下穿過不停提問的媒體記者和討要真相的憤怒人群。這時,手機上收到一條簡訊。看著這條簡訊,卡琳心裡感到一絲快意。因為她知道,這是布藍發來的。布藍並沒有自殺,而是隱姓埋名在國外尋找真兇加內特。當發來這條信息時,就說明布藍找到了加內特。至於布藍如何為幾十萬人討回公道,卡琳心裡已經能猜到。[2]

演職員表/黑鏡[電視劇]編輯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Pike艾倫·里奇/Allen,Leech
Bing丹尼爾·卡盧亞/Daniel,Kaluuya
Liam托比·凱貝爾/Toby,Kebbell
Michael,Callow羅里·金尼爾,/Rory,Kinnear
Abi傑西卡·布朗-芬德利/Jessica,Brown-Findlay
Jonas湯姆·庫倫,/Tom,Cullen
Alex,Cairns琳賽·鄧肯,/Lindsay,Duncan
Ffion茱蒂,·惠特克/Jodie,Whittaker
Talent,Show,Judge魯伯特·艾弗雷特/Rupert,Everett
Julian,HerefordDonald,Sumpter
Judge,Charity朱莉亞,·,戴維斯,/Julia,Davis
Tom,Blice湯姆·古德曼-希爾,/Tom,Goodman-Hill
Lucy艾米·貝絲·,海耶斯,/Amy,Beth,Hayes
ColleenRebekah,Staton
Jane,Callow安娜·威爾遜-瓊斯/Anna,Wilson-Jones
Section,Chief,Walker帕特里克,·肯尼迪/Patrick,Kennedy[3]
職員表
製作人查理·布洛克、Annabel Jones、Emma Pike、Barney Reisz
導演 奧托·巴瑟斯特、尤柔斯·連恩、布萊恩·威爾許、Owen Harris、Carl Tibbetts
副導演(助理)Alex Jeffrey、Hayley Longhurst
編劇查理·布洛克
攝影Jake Polonsky、Damian Bromley、Zac Nicholson、Mike Spragg
剪輯Christopher Barwell、Jamie Pearson、Alastair Reid、Ben Yeates
選角導演Shaheen Baig
藝術指導Joel Collins、Robyn Paiba
美術設計Caroline Barclay
服裝設計Jane Petrie
布景師Robert Wischhusen-Hayes

角色介紹/黑鏡[電視劇]編輯

黑鏡[電視劇]

演員 丹尼爾·卡盧亞
虛擬屋子中,男主角賓無意中聽到女主角唱歌,被她的真實所打動。他決定拿出自己的全部一千五百萬點數幫女主角買一張類似於達人秀的選秀入場券,讓女主角實現唱歌的夢想。​
黑鏡[電視劇]​萊姆
​萊姆
演員 托比·凱貝爾
萊姆在朋友聚會發現蛛絲馬跡,懷疑自己的妻子和她的前男友還有染的時候,他便拚命的詢問妻子他們倆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交往了多久。[4]
黑鏡[電視劇]瑪莎
​瑪莎
演員 海莉·阿特維爾
瑪莎的男友艾什不幸遇難,而Sarah沒經過瑪莎的同意就幫她註冊了服務並建立了一個虛擬的艾什。通過使用對方過去的在線聊天記錄和網路媒體資料來塑造一個全新的「數字艾什」,由於其「人工智慧」相似度高,對於逝者的伴侶將是一個很好的慰藉。
黑鏡[電視劇]艾什
​艾什
演員 多姆納爾·格利森
瑪莎的男友艾什是個社交媒體迷,艾什不幸遇難,而Sarah沒經過瑪莎的同意就幫她註冊了服務並建立了一個虛擬的艾什。
黑鏡[電視劇]傑米·索爾特
​傑米·索爾特
演員 丹尼爾·里格比
傑米是個事業失敗的喜劇演員為一隻虛擬的藍熊配音,這隻名叫Waldo的藍熊專門對名人和政客進行電視訪談。表面上看起來這是一個兒童節目,事實上它是一個午夜喜劇節目。藍熊Waldo越來越火,最後得到了屬於自己的電視試映集。
黑鏡[電視劇]​馬特·特蘭特
​馬特·特蘭特
演員 喬·漢姆
馬特·特蘭特白天是一個人工智慧訓練師,他所在的公司為客戶創建一個虛擬的自我,讓這個虛擬人幫助客戶安排每天的工作、生活行程,馬特負責訓練虛擬人服從實體人的命令;晚上,馬特是一個泡妞社區的諮詢師,在線為客戶提供泡妞建議。但這個夜間工作給他惹來了極大的麻煩,讓他嚴重觸犯了網路時代的法律準則。
黑鏡[電視劇]喬·波特
​喬·波特
演員 拉菲·斯波
喬·波特是個心事重重的人,他被自己的女朋友屏蔽了多年。這裡所謂的屏蔽並不僅僅只是網路中的拉黑,劇中背景設定在近未來的某個時間,每個人都被安裝上了智能眼,只要你不喜歡一個人,你可以直接屏蔽他,自此以後他就會在你面前變成灰白色的人影輪廓,你雖然聽得到他的聲音,但是並不知道他具體說了什麼。

原聲音樂/黑鏡[電視劇]編輯

時間劇集歌曲
2011-2012第一季Stephen McKeon
2011-2012第一季Stuart Earl
2013第二季第一季Jon Opstad
2013-2014第二季第二集Vince Pope

幕後花絮/黑鏡[電視劇]編輯

1、《黑鏡》第二集的黑人男主角是英劇《皮囊》編劇之一,在第一季裡面有客串戲份。另外第一季第一集里的首相在第三集也有客串,首相的女助手在第二集也有客串。

2、小羅伯特·唐尼親自擔任電影版《黑鏡》的製片人,把《黑鏡》搬上大熒幕。

廣告

幕後製作/黑鏡[電視劇]編輯

黑鏡[電視劇]《黑鏡》劇照
黑鏡製作團隊運用了真實的3D技術和逼真的特效技術向觀眾們展示了未來的科技,和這些黑科技所反映出來的人性的弱點。拍攝鏡頭也多帶黑色濾鏡,使場景顯得更加陰暗,顯示出了低沉的效果。

播出信息/黑鏡[電視劇]編輯

製作發行
製作公司發行公司
ZeppotronCinemax(2012) (Hungary) (TV)
VPRO Television[荷蘭](2014) (Netherlands) (TV)
Sveriges Television (SVT)[瑞典](2012-) (Sweden) (TV) (SVT1)
Sky Cinema(2012-) (Italy) (TV) (Sky Cinema 1)
Channel 4
Channel 4 DVD(2012) (UK) (DVD) (season 1)
Channel 4(2011-) (UK) (TV)
Just Bridge Entertainment(2015) (Netherlands) (DVD) (seasons 1 and 2)
Home Box Office(HBO)(2013) (Netherlands) (TV) (HBO3) (limited)
Netflix(2015) (Japan) (video) (internet)
首播日期
第一季第二季聖誕特輯第三季
國家時間國家時間時間時間
英國2011年12月4日英國2013年2月11日2014年12月18日2016年10月21日
瑞典2012年4月22日荷蘭2013年2月13日
匈牙利2012年7月6日中國2013年5月8日
義大利2012年10月10日德國2013年12月11日[5]

劇集新聞/黑鏡[電視劇]編輯

黑鏡[電視劇]《黑鏡》劇照
《黑鏡》改編科幻驚悚片小羅伯特·唐尼製片2013年2月14日,美國著名影星小羅伯特·唐尼表示,會把著名英劇《黑鏡》搬上大銀幕,並親自擔任製片人。被搬上大銀幕的是第一季《黑鏡》的第三集。而小羅伯特·唐尼也表示,如果試水成功,他考慮把其他故事也翻拍成電影。

該劇編劇傑西·阿姆斯特朗任職西洋鏡公司,曾參與編劇《四頭獅子》(Four Lions)和《靈通人士》(In the Loop)等影片。他繼續負責這部電影的編劇工作,把這部社會隱喻劇打造成一部科幻驚悚片。該片由小羅伯特·唐尼團隊負責製作。還沒有信息透露該片由誰來出演,小羅伯特·唐尼是否擔綱該片主角尚未可知。

劇情評論/黑鏡[電視劇]編輯

黑鏡[電視劇]《黑鏡》劇照
劇中的一些鏡頭和道具運用也是相當值得玩味的。第一集中,首相出現的鏡頭畫面基本都是光線偏暗的,而首相基本是處於背光的狀態,營造了一種冷峻,沉重的效果,與全片狂歡鬧劇似的基調形成鮮明的對比,也反襯出首相的可悲。第二集中,企鵝摺紙和企鵝雕塑的對應,青蘋果和果汁的對應,碎玻璃前後功能的變換都是隱喻。還有,三集的故事都是運用章節的方式展開的,每章之間有明顯的分界,如同我們在讀小說一般。這或許是為了使三集在形式上更像是同一部劇集吧,畢竟三集的具體內容都大不相同,這樣起承轉合相似的架構使得三集更具有整一性。(鳳凰網、新京報評)[6]

《黑鏡》特別篇《白色聖誕節》通過一種特別有效的方式諷刺了把妹達人和把妹文化。《廣告狂人》中的Matt Trent,他充當倒霉蛋的把妹教練,通過顧客的眼睛感受世界並加以指引。當事情的發展開始脫軌時,Hamm就像我們經常看到的那些愚蠢的把妹拍檔一樣落荒而逃。《黑鏡》另一個了不起的地方在於,它並沒有對色情描寫進行簡單的妖魔化處理,也沒有說藉助於互聯網,它是如此的唾手可得。《一千五百萬》一集的故事線中有很強的色情元素,它批評了某些色情明星明顯直白的廣告營銷,最終色情只是被描繪成了多種傳播形態中的一種,人們藉助這種方式讓自己從壓抑的日常中得到釋放,也體現出了在巨大的商業利益面前我們的無能為力。(界面新聞網、搜狐評)
英國第四頻道喜劇部門總監尚恩·艾倫在一份聲明中讚揚了該劇以及主創人員:「《黑鏡》是一部罕見的通過現代人的視角觀察社會和人類的劇集。製作人查理·布洛克展現了他的前衛才華以及十分引人入勝的原創性」。首集《馬上回來》描繪了社會媒體時代,憑藉亡者在Twitter、Facebook等留下的生活軌跡,來打造更加高端、更加人工智慧的人造男/女友的可能性;《白熊》則勾勒出一個極端化的、噩夢般的審判現場,在遍布冷漠圍觀者的世界里,討論了審判者與犯罪人是如何產生身份置換的;第三集《沃爾多一刻》更是通過藍熊沃爾多贏得國會議員的荒誕故事,聚焦現代傳媒時代里政治體制的虛偽面孔。這些劇集展示了人們在對待自己的同類時能做到多麼殘忍的地步,不僅如此,《黑鏡》想要告訴人們的是,隨著科技越發人性化,計算機程序日益滿足著我們的需求,扮演著我們的朋友和保姆,甚至成為了我們奇思怪想的「奴僕」,而先進技術帶來的高風險也不斷凸顯出來,那就是人與人相處中人性的流失。《黑鏡》是對信息時代的一種絕佳比喻,也是對未來世界的一種預警。(界面新聞、新京報、央廣網評)

獲獎情況/黑鏡[電視劇]編輯

時間活動屆次所獲獎項獲獎/提名
2011年第64屆 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 BAFTA Awards電視獎-最佳藝術指導 Joel Collins提名
2012年第65屆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 BAFTA Awards電視獎-最佳藝術指導Joel Collins,Daniel May For episode "15 Million Merits"提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