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吾野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黃吾野(1524~1590年),明嘉靖三年(1524年)生,名克晦,字孔昭,號吾野,崇武所(今崇武鎮)人。其先世漳州人,明初遷居崇武。父喜方技,能琴通醫,好觀諸子百家書。

黃吾野 -人物生平

  吾野少時,隨父客居永春,以資識沉慧,得當地人士賞識。有李姓藏書家,許其翻閱讀抄,十年中,他「晝閉戶,夜焚膏,若諸生治舉子業者。故於子史百家,多所淹貫」。讀書之餘,他努力鑽研詩、畫,關切社會生活動態,並注意汲取民俗精華,以豐富創作內容。
黃吾野 -相關事件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倭寇陷崇武城,吾野之兄遭難。倭退,他奉母舉家遷居泉州。其間與名流結社吟詩,嶄露頭角。萬曆初,嚴嵩父子已逮死,張居正入閣,政治有所變革,倭患也大體平定。與吾野為知交的泉籍縉紳大都起複,有人勸他仿效司馬遷「北游山川,以廓耳目」。他亦認為「大丈夫志四海,小儒坐以自拘」,「連門圭竇,未睹宇宙之大,是醢雞也」,「遂出武夷,泛彭蠡,登嵩、衡、泰岱,歷齊、晉、吳、楚、燕、趙」,「所過大都,人物魚鳥佳麗,莫不供其點綴題詠,而公之墨妙筆精,若化工無復遁形,奚囊句滿矣」。明代文學,「台閣體」、「茶陵派」先後風靡,「形莫徒具,興象不存」。繼之,前後「七子」,又陷入復古模擬。歷下(李攀龍)王〖HT5,7〗王〖KG-*3〗郎〖HT〗〖HT5,7〗王〖KG-*3〗牙〖HT〗(王世貞)「狎主詞盟」,「凌壓韋布(平民或一般文人)」。吾野崛起海隅,馳騁中原與之抗衡。時吳下王元美,天目徐子輿,武昌吳明卿都負盛名,與吾野一見面,都很投機,分韻唱和,呼之為友。吾野漫遊各地,先後結集《金陵稿》、《匡廬集》、《北游草》、《薊州吟》、《宛城集》、《西山唱和集》、《觀風錄》、《五羊草》計數十卷。他的詩文「情以景生,語必自鑄,氣完而神定,色渾而味永」。時人對他十分推崇,王元美稱:「山有武夷,詩有孔昭」。韓道尊謂:「山不識清源,人不識吾野,其人可知也。」萬曆三年(1575年)四月,吾野進京。曾在蕭寺壁上題詩,尚書黃克纘(晉江人)見之,認為「此名士也」,即與吾野結為至交。吾野就此客居於黃克纘家。在此期間,吾野著有《北平稿》、《楚游集》、《匡廬唱和集》。其時,適好友俞大猷起複,任提督京師兵車營。吾野有機會參觀俞操演車戰法,大為振奮,寫道:「大將高壇上,中軍細柳營……心苦頭顱白,年高膂力剛……芳草承輪碧,飛塵繞陳黃……雷鼓聲難及,風〖HT5,7〗火〖KG-*3〗票〖HT〗勢莫當,趾齊刀划斷,立壁鐵回將……觀兵雙眥裂,入幕二毛蒼……行看清瀚海,坐見虜名王。」明代中後期,朝政衰弛,烽警時聞。吾野出生海疆要塞,身蒙倭難,目擊時艱,深知邊事,故詩作中於此多有反映。
  萬曆六、七年間(1578~1579年),兵部尚書譚綸卒,俞大猷以年老且無「同志者」,三疏乞歸。吾野久客思鄉,篤念老母,便息游歸家,承歡膝下。母親病逝后,為履行與舊友的夙訂,於萬曆十六年(1588年)第二次進京。過了兩冬,病發歸里。不久謝世,時為萬曆十八年(1590年),終年66歲,葬於泉州鳳凰山之麓。社中同人為詩以挽,編成《高士輓詩》,永春人、岷王府長史顏廷榘作序(略):「孔昭刻意尚行,至詩則沉湎焉,而超然獨悟,又以書與畫為三昧,好古君子交稱之,至以其人比黔婁,詩比孟襄陽,書比李北海,畫比王右丞。不必其似,惟要其至。世所稱為高士者……孔昭遨遊海內,凡稱詩者,皆知閩中有黃山人。」(惠安縣誌)
黃吾野 -黃吾野的傳說

  剃頭店裡畫百鳥
  黃吾野小時隨父親去永春,在一位姓李的藏書家的書軒讀了十年書。他父親早已先回崇武。他思念家鄉,也告別李老爺回鄉來。
  黃吾野來到崇武,走入西城門,想起頭髮已很長,就在虎石街一間剃頭店等剃頭。他看見店裡一堵新刷的白灰壁,就想自己在內山看了各種各樣的鳥,要是畫在這堵壁一定好看。他就到店口買了一節甘蔗,站在壁前吃,把吃過的甘蔗渣向壁上擲去,白壁上出現了一點一點的污跡。
  剃頭師傅看見非常生氣,等剃頭的人也都說現時的少年家真亂來。原來吾野離開崇武久了,大家都不認得了。吾野趕緊說:「不要緊不要緊,我馬上還你一堵很水的壁。」說了他就從行李中拿出筆墨,把每點污跡的周圍都描上線條。
  店裡店外看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看得入神。那些污跡在吾野筆下都變成一隻只各不相同的活靈活現的小鳥。最後,吾野又在壁的一角寫上「百鳥圖」三字,還署了自己的名字這時大家才認出來,說:「原來是那個畫虎嚇人的黃克晦」
  黃吾野的父親做魚販生意,有時也販運魚貨到內地永春去賣。吾野十多歲時,父親就把他帶出去給他見見勢面。父子二人去到永春縣城,每天父親上街去賣魚,怕吾野年少有失,都把他留在縣衙門外,叫他不要東跑西溜。
  有一天,黃吾野在縣衙門口站著沒事做,看見從樹上飛落兩隻麻雀,在地上斗得難分難解。吾野越看越感到有趣味,就從地上拾起一塊破瓦片,在牆上描了一幅「兩雀搏鬥」圖。幾個沒事做的人走來看他畫,有些過路人也停下來看,圍的人越來越多,都說這個孩子真巧,畫得跟活時一般無二。
  這時,剛好縣太爺送一位貴客出門來,看見圍那麼多人,以為出了什麼事,忙令差役去查問。差役回來稟報,說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在牆上畫了一幅畫。縣太爺和那位貴客都感到有趣,就近前去看,果然畫得栩栩如生。兩人一商量,重新返回衙門後堂,令衙役把畫畫的孩子叫來。黃吾野跟衙役去到後堂。那位貴客看見他生得眉清目秀,乖覺靈氣,越感覺喜愛,便問他姓甚名誰,家住何方,為何到永春,是如何學畫畫的。吾野一一作了回答。那位老爺更加歡喜,又問他有無進學讀書,吾野說只跟父親學識幾字。那位貴客說。「你應該好好讀書,將來一定會成為有用的人才。」
  再說吾野的父親賣完魚回到縣衙門口,四處找不到吾野,心裡十分著急。這時,衙門裡走出一個差役,看他在詢問過路的人,就近前對他說:「我正要找你。你兒子現在後衙,縣太爺和京城來的李老爺有話要問你,請隨我去后衙。」吾野的父親聽了覺得奇怪,心想:我到這永春縣城,一向安分守紀,與縣老爺也無瓜無葛,因何有話問我?莫非是這孩子出了啥事?他心中暗暗驚恐,無奈何只好跟隨差役入衙門去。到了后衙,一見面縣太爺就叫人看座,接著對他說:「這李老爺是本城有名的京官。他家藏萬卷書。如今他告老在家,閑著無事,看見你的兒子聰明,想幫他好好攻讀詩書和練習書畫,不知你意下如何?」吾野的父親聽了滿心歡喜,當即一口答應。
  從此,黃吾野在李家閉門攻讀了十年,他的詩、書、畫的工力都達到超絕的水平。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