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弗洛伊德

標籤: 暫無標籤

27

更新時間: 2013-07-17

廣告

馬修·弗洛伊德(Matthew Freud)(1963年— ),1963年11月2日出生,是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弗洛伊德的曾孫,《公共關係周刊》(PR Week)認為,他是倫敦最有影響力的公關主管。2001年8月18日,與澳大利亞媒體大亨默多克的女兒伊麗莎白正式結婚。

廣告

1 馬修·弗洛伊德 -個人介紹

馬修·弗洛伊德馬修·弗洛伊德與伊麗莎白

 馬修·弗洛伊德(Matthew Freud),1963年11月2日出生,是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重孫、精神治療師米歇爾的弟弟,是倫敦公共關係專家。小弗洛伊德在家裡五個孩子中是最小的。小弗洛伊德出生時,他們的家境在英國可算是中上等。但與這個家族享譽世界的盛名相比,他們的錢算不上太多。

九歲的時候,他和哥哥在當地集市出售老鼠時,利用木偶戲表演使出售中的老鼠就成「名老鼠」從而抬高價格出售,當時就已經充分展示出他天生的商業才能。

後來,他去了美國。在結束了8個月的美國之行后,他回到英國。之後不久,小弗洛伊德就因為涉嫌非法擁有可卡因和大麻而被捕。負責審判他的法官肯尼思·哈林頓對他罰款500英鎊后將他釋放,同時警告他:「我只想把你看作一個無知的年輕人。」

在倫敦,馬修·弗洛伊德影響力遍及娛樂業、媒體、商界和政界。他的朋友包括阿諾德、布魯斯、斯萊,甚至還有現任首相托尼·布萊爾。包括前辣妹演唱隊成員格里·哈利韋爾,前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克里斯·埃文斯和麥當娜的丈夫、導演蓋伊·里奇在內的很多英國明星都是被馬修·弗洛伊德一手捧紅的。

1997年,在天空電視台擔任公關顧問的馬修與伊麗莎白·默多克相識。兩人一見鍾情,很快便拋棄了各自的家庭。2000年11月,馬修和伊麗莎白的女兒夏洛特·艾瑪·弗洛伊德(Charlotte Emma Freud)降生,2001年5月,兩人正式宣布訂婚,同年8月18日正式結婚,2007年1月兒子薩姆森·默多克·弗洛伊德(Samson Murdoch Freud)出生。《名利場》雜誌上曾有文章發表,詳細介紹了這兩個人的感情故事,他們被視為當代名人情侶的典範。

2 馬修·弗洛伊德 -媒體評價

馬修·弗洛伊德是個天才,也是個無賴。準確地說,這兩者的特點他都兼而有之。這正好可以解釋為什麼他會和伊麗莎白·默多克結婚,從而成為世界上名列39位的億萬富翁、傳媒大亨默多克的女婿。他就是馬修·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重孫。雖然他在美國並不出名,但在倫敦,卻被報紙稱為「公關專家」或是「倫敦人緣最好的人」,而這並不僅僅只是因為他的出身。

從伊麗莎白與馬修宣布訂婚之際,就再次激起了人們對默多克繼承人問題的猜測。有些人認為,本來就頗具商業頭腦的伊麗莎白現在有了身為公關大腕、有「智多星」之稱的馬修的大力輔佐,為繼承默多克龐大的傳媒帝國大大增添了砝碼。

廣告

3 馬修·弗洛伊德 -人物相關

 伊麗莎白·默多克
伊麗莎白1968年出生在澳大利亞悉尼,是基思·魯珀特·默多克和第二任妻子安娜的第一個孩子,她繼承了老默多克的強硬個性,一頭金髮雖襯出她好萊塢明星般的風采,卻遮不住她的男孩子性格,從小就顯現出對商業的敏感,在上大學時她自己就成立了一家地方有線台。1993年,伊麗莎白不顧父親的反對和迦納政客的兒子埃爾金結婚。婚後,伊麗莎白向父親借了3100萬美元,收購了兩家瀕臨破產的電視台,兩年內這兩家電視台轉虧為盈。後來,伊麗莎白把這兩家電視台賣掉,凈賺1200萬美元。1996年,伊麗莎白和埃爾金移居英國,加入了父親旗下的英國天空電視台,並擔任高級行政職務,業績不凡。在1998年英國的一次調查中,她被評為商界最有影響的女性之一。1997年,伊麗莎白和天空電視台的公關顧問馬修相識。兩人一見鍾情,很快便拋棄了各自的家庭。在2010年,她將旗下公司「陽光」作價4.15億英鎊賣給新聞集團,高調返回家族生意。
魯珀特·默多克
默多克起初並不喜歡馬修,覺得他太輕浮,不過最終還是接受了他。馬修夫婦的婚禮在英國牛津郡的一間小教堂里舉行,默多克和他的現任妻子、已身懷六甲的中國女子鄧文迪以及默多克的前妻、伊麗莎白的生母安娜都出席了婚禮。

廣告

4 馬修·弗洛伊德 -竊聽門相關

馬修·弗洛伊德「竊聽門」醜聞

據英國《每日郵報》2011年7月25日報道,負責調查默多克集團竊聽事件的英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萊韋森(Lord Justice Leveson),被曝光曾兩次參加默多克家庭聚會,許多議員要求其出面澄清與默多克家族的關係。萊韋森曾在2010年7月,參加過魯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女兒伊麗莎白(Elisabeth)及其丈夫,倫敦公共關係專家馬修·弗洛伊德(Matthew Freud)在倫敦家中舉行的家庭聚會。萊韋森還在今年1月擔任「獨立量刑委員會」主席期間,與弗洛依德共進晚餐,向弗洛伊德討教公共關係建議,以提高公眾對英國刑事司法體系的信心。

「羅傑·艾爾斯持續蔑視新聞集團、它的創始人和世界上每一位傳媒人士渴望的新聞準則的無恥行徑,令我感到恥辱和噁心,家族中有此感受的絕非我一個。」 伊麗莎白的丈夫馬修·弗洛伊德(Matthew Freud)這樣說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