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論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風俗論》所關注的是各民族的風俗,同時也研究這些風俗後面隱藏的民族精神與心態,所以,這本史學著作就不是單純的王朝史、政治史或事件史,在某種意義上,它甚至可以被看作是當代法國年鑒學派的先驅,我們可以在其中發現許多日後社會科學方法的萌芽。

  
風俗論

作 者: [法]伏爾泰著,梁守鏘等 譯

  I S B N: 7100027403

  出 版 社: 商務

  出版日期: 2003-8-1

  內容簡介

  伏爾泰在書中明確地說:"我的主要想法是儘可能地了解各民族的風俗和研究人類的精神。我把歷代國王繼承的順序視為撰寫歷史的指導線索而不是目的。"法律、藝術、風尚是這本書的主要研究對象。因而,它就不是一部嚴格的編年史和世系錄,作為一種比較個人化的教學方式,他甚至沒有特意去參考大量書籍以弄清細節,而是試圖對世界提供一個輪廓的認識。

  《風俗論》的作者還表現出對於非西方文明的一種強烈興趣和平等態度,他用相當的篇幅,而且往往以稱讚的口吻談到非西方世界的文化,尤其是在介紹中國時表現出很大的熱情。他談到在別的國家,法律用以治罪,而在中國,其作用更大,用以褒獎善行。他指出在遙遠的古代,中國人便已相當先進,但他也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中國又一直停留在這個階段呢?為什麼在中國,天文學如此古老,而其成就卻又如此有限,為什麼在音樂方面他們還不知道半音?在他看來,這些與西方人迥然不同的人,似乎大自然賦予他們的器官可以輕而易舉地發現他們所需的一切,卻無法有所前進。我們則相反,獲得知識很晚,但卻迅速使一切臻於完善。他推測其中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中國人對祖先留傳下的東西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崇敬心,認為一切古老的東西都盡善盡美,另一原因在於他們的語言的性質。談到日後學術界對於《風俗論》的批評,莫羅阿認為"可說是毀譽參半"。書中史實有誤的地方還是不少,有些是作者難於辭其咎的,有些則是無可避免的,因為事情的真相在那時還未大白。孟德斯鳩說伏爾泰寫作歷史的用意是顯耀他自己的宗派,即宣傳他非宗教的宗教。伏爾泰想證明鮑舒哀以上帝的意志解釋世界的歷史是錯誤的,認為歷史不當用原始緣由解釋,而當用許多小原因的盲目遊戲來說明;他否認一切超自然的現象,應該說,劃清這一界限對於史學的獨立發展是很有意義的,但他有時相信人類過去的歷史是罪惡與苦難的連續,不久即可由理智來澄清混亂的局面則又未免對過去過於悲觀,而對未來又過於樂觀。不過,無論如何,我們是可以引用這本書的一句話來說這本書的,那就是:「用心思考的人,總是會啟發他人思考的。」

  本書是一部紀念碑式的鴻篇巨著,以宗教問題為重點旁及文化各個方面進行深入闡述,指出人類從愚昧進步到文明的艱辛歷程。書中用大量事實揭露教廷的黑暗和腐朽,反對宗教狂熱、宗教迫害和教派鬥爭,並以犀利的文筆、磅礴的氣勢,上下數千年,縱橫幾大洲,向人們展示了世界各重要民族的精神和風俗的宏偉畫卷。其敘述紛繁的歷史事件,撮其要,取其精;描繪人物栩栩如生,而且善於以簡潔的筆觸勾勒世態人情,展現歷史風貌。本書不僅是歷史學家而且是想了解世界歷史的一般讀者值得一讀的一部學術名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