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出自《無頭騎士異聞錄》中的人物折原臨也和平和島靜雄的BL向同人配對。平和島靜雄為攻,折原臨也為受。CP簡稱取兩人名中各一字為「靜臨」,也就是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攻受不可逆。 一般在靜臨命的眼中,靜臨是一個又愛又恨、亦敵亦友、相殺相惜的配對。 靜臨(臨靜)又名24小時戰爭組。其意自見。

靜臨 -人物資料

折原 臨也(おりはら いざや)

  羅馬音:Orihara izaya

  年齡1:23歲(小說第一卷)

  年齡2:另外一種說法是永遠的21歲

  年齡3:25歲(小說第九卷)

  身高1:173cm(小說黨公認)

  身高2:175cm(TV動畫官方資料卡。註:不是作者成田設定的。)

  【↑靜雄CV小野大輔的身高】

  (和小靜的身高差被稱為「黃金の15cm差」、「奇迹の身長差」)

  生日:5月4日 【靜雄CV小野大輔的生日】

  血型:O型 【靜雄CV小野大輔的血型】

  體重:58kg

  趣味:觀察人類

  喜歡的東西:人類、人類、人類

  討厭的東西:平和島靜雄、死魚眼

  喜歡的食物: 所有可以看出廚師個性的料理

  討厭的食物:罐頭·蒸煮袋食品、垃圾食品

  喜歡的名言:將人類以善惡來區分這根本就是愚蠢的想法。因為人類

廣告

靜臨 動畫劇照

靜臨 動畫劇照(19張)
啊,要麼就是有魅力的,要麼就是無聊的,只可能是這兩種的其中之一。(出自奧斯卡.維爾德的戲曲)

  身份:情報販子

  C V:神谷浩史

  由於和靜雄關係不好而遷移到新宿的情報販子,長相清秀,與平和島靜雄是犬猿之仲的仇敵。

  典型的中二病患者,屬於病嬌這一類型。

  性格腹黑,又因其CV有「臨也娘娘(神谷娘娘)」之稱。

  有兩個妹妹,分別是折原舞流和折原九琉璃。有一整群的狂熱信徒,會聽從臨也的任何命令。

  臨也自稱喜歡人類(靜雄除外)。

  現在持有塞爾提的「頭」。

  聊天室的管理者,有「入室者一覽」和「對話記錄刪除」的許可權。

  「DOLLARS」的一員 並且是少數知道首領身份的人。

  聊天室中的網名:甘樂 (かんら);庫洛姆【小說第八卷中,臨也在聊天室用的網名】

平和島靜雄(へいわじま しずお)

  羅馬音:Heiwajima shizuo

  昵稱:小靜/シズちゃん(折原臨也對其稱呼)

  身高1:188cm(小說黨公認)

  身高2:185cm(TV動畫官方資料卡。註:不是作者成田設定的。)

  (和臨也的身高差被稱為「黃金の15cm差」、「奇迹の身長差」)

  體重:70kg

  血型:O型

  生日:1月28日 【臨也CV神谷浩史的生日】

  趣味:曬太陽

  喜歡的東西:聽小溪的流水聲 觀看格鬥技

  討厭的東西:折原臨也 暴力 賭博

  喜歡的食物:牛奶 全部的乳製品 甜的東西

  討厭的東西:苦的東西 啤酒(小孩子舌頭)

  喜歡的名言:平靜

  C V:小野大輔(成年)、大原桃子(幼年)

  在池袋以催款為生的青年,身材雖瘦卻有強悍的怪力。原為

廣告

靜臨 動漫宣傳圖

靜臨 動漫宣傳圖(20張)
DOLLARS的一員,後來退出。

  被稱為「池袋最強的男人」,被人所畏懼,天生能自由使用「面臨危機時爆發力」,能把販賣機拿起來丟,但會對肌肉有相對的負荷。但其實是個單純的人。討厭話多的人。

  與折原臨也是犬猿之仲的仇敵,曾經被臨也加害被抓起來。

  有一個弟弟叫做平和島幽,是偶像明星。

  對於罪歌(妖刀)的追求感到困擾但欣慰。

  另外在日本,同人界將2011年10月2日定為「靜臨結婚日」,屆時將有大量的靜臨結婚同人的周邊喲☆
靜臨 -人物亞種資料

迷幻臨也

  姓名:サイケデリック臨也

  日文:サイケデリックいざや

  羅馬音:Saikederiqku

  譯名:迷幻臨也、迷幻電音臨也、迷迷碳臨也等等

  基本特徵:因為サイケデリック臨也為折原臨也的衍生人物,所以年齡、身高、體 重、血型這些基本特徵 一樣。詳情請看折原臨也的資料。(同人性格設定大多為:溫柔、善良的人,但也有其他的同人性格設定。)

  《無頭騎士異聞錄》DVD4卷完全生產限定版里付屬的音軌CD的封面上畫著

廣告

迷幻臨也

  的折原臨也的插圖。

  迷幻臨也是折原臨也的亞種。以粉紅色和白色為主色。與折原臨也有所不同 的是:迷迷整天戴著粉紅色的耳機,手握粉紅色的ipod。瞳孔的顏色也有所不同,迷迷是粉紅色,折原臨也是紅色。
日日也

  基本特徵:折原臨也延伸人物, 年齡、身高、體 重、血型這些基本特徵一樣。同人一般設定為中二患者或者女王。

  折原臨也的亞種之一,以棕黃為主色,身著王子服和皇冠。

六臂也

  折原臨也亞種之一,基本設定一樣,同人設定一般比較不羈或女王

  在《八面六臂》中出現,所以叫做六臂也,是最接近原版的亞種,主色為火紅和黑色,和折原臨也衣著一樣,不過帽子旁邊一圈毛是紅色的

津輕島靜雄

  姓名:津軽島靜雄

  日文:つがるじま しずお

  羅馬音:Tsugarujima shizuo

  譯名:津輕島靜雄、靜雄海峽冬景色

  基本特徵:因為津輕島靜雄為平和島靜雄的衍生人物,所以年齡、身高、體重、血型這些基本特徵一樣。詳情請看平和島靜雄的資料。

  《無頭騎士異聞錄》DVD3卷完全生產限定版里付屬的角色CD的封面上畫著的平和島靜雄的插圖。

  津輕島靜雄是平和島靜雄的亞種。以藍色和白色為主色。

  身穿藍白色的男式和服,帶著墨鏡(不過基本不用),用煙管吸煙,很日本風味的人物。

  一般都叫他的昵稱:津輕。但也有叫「津輕靜雄」「津輕島」。

廣告

津輕島靜雄
夢幻靜雄

  姓名:夢幻靜雄

  基本特徵: 年齡、身高、體重、血型這些基本特徵和本體一樣。詳情請看平和島靜雄的資料。

  為平和島靜雄亞種,以粉紅和白色為主色

  身穿和迷迷相似的衣服,帶著粉色耳機,一般叫做「夢靜」

月島靜雄

  姓名:月島靜雄

  基本特徵:同本體

  為平和島靜雄亞種,和本體衣著一樣,不過多一條白色圍巾。

  亞種CP主要為「津迷」「夢日」「月六」「夢幻雙子」

靜臨 -出場集數

  平和島靜雄

  第二集《一虛一実》

  第三集《飛揚跋扈》

  第四集《形影相弔》

  第五集《羊頭狗肉》

  第六集《東奔西走》

  第七集《國士無雙》

  第八話《南柯之夢》

  第九話《依依戀戀》

  第十一話《疾風怒濤》

  第十二話《有無相生》

  第十三話《急轉直下》

  第十四話《物情騷然》

  第十五話《愚者一得》

  第十六話《相思相愛》

  第十七話《有為転変》

  第十八話《死生有命》

  第十九話《蒼天已死》

  第二十話《黃天當立 》

  第二十一話《五里霧中》

  第二十二話《解散宣言 》

  第二十三話《千錯萬綜》

  第二十四話《則天去私》

  第二十五話《天下泰平》

  第12.5話:天網恢恢

  折原臨也

  第一話《開口一番》

  第二話《一虛一実》

  第三話《飛揚跋扈》

  第四話《形影相弔》

  第五話《羊頭狗肉》

  第六話《東奔西走》

  第七話《國士無雙》

  第八話《南柯之夢》

  第九話《依依戀戀》

  第十話《空前絕後》

  第十一話《疾風怒濤》 

  第十二話《有無相生》

  第十三話《急轉直下》

  第十四話《物情騷然》

  第十五話《愚者一得》

  第十六話《相思相愛》

  第十七話《有為転変》

  第十八話《死生有命》

  第十九話《蒼天已死》

  第二十話《黃天當立 》 

  第二十一話《五里霧中》

  第二十二話《解散宣言 》 

  第二十三話《千錯萬綜》

  第二十四話《則天去私》

  第二十五話《天下泰平》

  第12.5話:天網恢恢

廣告

靜臨 -配對理由

小說,動畫以及周邊JQ聯想:

  1】折原臨也喜歡人類,他喜歡用一種讓人全身散發冷氣的笑意看著形形色色來來往往的人群。成田良悟在這個情報販子初次登場的時候,特意給出了一段外貌描寫:他溫柔的眼眸彷彿能夠包容一切,卻又散發出睥睨萬物的神采。包括衣著打扮在內,整體看來相當有個性,但又沒有特別突出的特徵,全身上下散發出捉摸不定的氛圍。」

  正是這段看似不長的描寫,讓折原臨也的形象在我們心中基本有了個定位。這個人對一切事物都是一副波瀾不驚不在意的態度,其實已經看穿了一切的本質。他是一個無神論者,不相信來世和靈魂,所以他渴望了解人類,容易對別人產生興趣,也同樣容易踐踏對方。擁有著這樣性格和生活態度的折原臨也卻說出過這樣一段話:從高中時期開始,我盡其所能利用了一切,才擁有現在的所有。然而只有一個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照我的想法去做的存在,那就是平和島靜雄。真是的……明明就是單細胞,怎麼會那麼敏銳?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最討厭小靜。」能夠讓臨也說出這樣的話的人只會有也只能有平和島靜雄,那個口口聲聲聲稱「討厭暴力」卻經常用暴力解決問題的金髮男人。折原臨也喜歡人類,卻討厭靜雄。真的是「討厭」么?

  而且折原臨也總是在說完喜歡人類后加上一句討厭小靜,這是不是說明平和島靜雄與人類是對立的兩個極端呢,而可以把最喜歡的人類與一個人相提並論,是否說明了平和島靜雄在折原臨也的心目中是十分重要的呢~

  ——恨到極致便是愛。

  2】靜雄擁有一身怪力,並且一旦發怒就會幹出隨手扔出自動販賣機的行為。動畫第三話里就有靜雄對著臨也扔便利店垃圾桶的場面,動作太快,看不清到底是不是砸到了臨也。只是被砸到后,完全沒啥事的臨也平平安安地站起來了,這就證明壓根沒砸到人對吧?小說中的原句是這樣解釋的:「雖然直接命中臨也的是個金屬制的垃圾桶,但擊中的地方是平面而不是尖角,所以只有聲音響亮,傷害倒是不大。」所以說,其實是小靜你故意這樣的吧,絕對是故意的。並且在TV二十四集里平和島靜雄可以在車子賓士的情況下用路標打中它,這說明了平和島靜雄的瞄準率是十分高的~看看靜雄跟其他混混干架的時候,那些人被揍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偏偏娘娘被垃圾桶砸到卻壓根沒啥事地站了起來。【很明顯小靜你放水吧,捨不得傷到娘娘。。。】

  3】然後,我們從旁觀者的角度分析。小說第二卷,第五章「百刀直入」,狩沢有說一句話,「吶吶,小靜一定也很喜歡小臨臨吧?他們就像男性之間的同性愛吧?」女孩子說這句話的時候臉頰微微泛紅。我們這樣來思考:如果靜臨之間真的沒什麼,那麼作者有什麼必要刻意用旁觀者的角度說出這樣一句話。從這句話的語氣上分析,狩沢絕對不像是在開玩笑的吧。雖然看上去像是個猜測語氣的句子,但是「一定」這個詞出現了。而且後半句話,明打明地說出了「同性愛」這三個被很多人所忌諱的字。DURARARA不是BL小說吧,那麼出現這樣的人物台詞,難道不能說明靜臨之間有某些糾結曖昧的關係么?

  4】動畫第16話中,當賽爾提把狩沢的猜測二人是BL的發言告訴新羅,並也說想起來都覺得噁心,新羅的回答是「不,未必」。他們的高中時期,也就是來良學園時期,這三人可是同班同級,新羅這句話所含量不一般。並且在同集中,明明砍人魔肯定了平和島靜雄那不同於一般人的力量,他在動畫里說:「我討厭這力量,討厭的不可收拾。一直認為根本沒有願意接受我的人,不過啊,有這麼多人,多少人呢,嘛,總之很多就是了。所以,已經可以了。我可以承認自己的存在了吧,我可以喜歡自己了吧。極為厭惡,極想消滅掉的這種力量......"對成群的砍人魔的感想卻是「算是在臨也後面,排第二的討厭」。不禁讓人懷疑,這真的是討厭嗎?對於別人對自己的肯定,應該是不會有人討厭的吧。不要以為他對於任何人都說是討厭,第九話中,平和島靜雄對於用矢霧誠二為了保護自己喜歡的人而用原子筆捅傷自己的事實,說作「比臨也討人喜歡」。不會有人喜歡捅傷自己的人吧。以上諸多事實證明,平和島靜雄對於折原臨也的態度絕對不是討厭。

  5】 動畫第16話中,折原臨也看著平和島靜雄坐著賽爾提的黑摩托遠去的背影,說「真是的,區區一隻單細胞,為什麼會那麼敏銳呢。所以我才覺得小靜他——最討厭了。」折原臨也就是因為喜歡人類的未知才喜歡人類的。把他說的「最喜歡人類,最討厭小靜」,按照他的本意應該是「喜歡人類,更喜歡小靜。」不過這只是猜測。

  6】 成田良悟曾經在寫過靜臨字母戲。雖然這是在愚人節當天發布的,但是這也充分證明了靜臨這個CP被認可度之高。百度貼吧里已經有人將翻譯版發布。詳情看拓展閱讀。

  7】官方已出售靜臨相關的鬧鐘等周邊,CV收錄里也有兩人的對話。臨也對靜雄說「誒,要起床了?其實你接著睡也不要緊的…嘛如果這樣的話也不壞。拜拜,路上小心。」靜雄也說了「臨-也-君~你這麼想睡的話我就讓你永遠都起不來喲。不用跟我客氣。」兩人睡在一起並正在同居的樣子十分JQ。臨也說「小靜……我雖然很想睡覺也希望你能更溫和一點啊。」這樣儼然小夫妻起床后的對話也充分證明了靜臨這個CP的地位,由此可見官方是處處留心靜臨的。

  8】在無頭騎士異聞錄2010年3月神谷浩史×小野大輔×福山潤的聲優訪談中,小野和神谷兩位聲優的JQ也伴隨著靜臨持續閃亮。靜雄的聲優小野大輔對神谷說出了「不是還送過我蜂膠么,那種溫柔我一直銘記在心。」這樣的話。神谷說「在Drama CD里,臨也就曾經說過「討厭」靜雄呢。似乎在人類之中,他唯一討厭的就是靜雄。」本來看到這一點是形容臨也對靜雄的厭惡情緒,可是福山潤說「那大概是指,他(臨也)沒把靜雄當人看。」最後兩位聲優也分別承認說「啊……大概是這樣。」 「的確會有……這種感覺呢(笑)。」兩位聲優的話就徹底推翻了「臨也真的討厭靜雄」一說,娘娘只是傲嬌了把小靜當個非常獨特的存在而並非真正的討厭哦。

  9】小說第二卷中:曾幾何時起,便不再有任何人接近少年的身邊。即使成長後還是沒有人肯接近他。這孤伶伶的人,遇到名為折原臨也的男人接近他——然而對方經常只為了利用少年。再說畢竟是男性,跟愛情或戀愛這種感情根本扯不上關係。少年不知何時看開了。記得娘娘曾說過不能從小靜身上得到情報,那麼還總是接近他真的是為了利用嗎?這一段確實是說明了這兩位之間有深刻的羈絆哦,臨也娘娘在小靜心中也確實有很重要的地位。雖然一再強調跟愛情或戀愛扯不上關係,不過越是強調越是證明這兩隻有JQ啊!

  10】最令人想吐槽的還有一點是官方設定的生日和血型哦,臨也的生日是靜雄的CV小野大輔的生日,血型為O型也是靜雄CV小野大輔的血型。反之,靜雄的生日也是臨也CV神谷浩史的生日。這有何用意呢?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啊,可見官方對靜臨是很關照的。

  P.S另有傳言稱是成田良悟親自設定了這JQ爆表讓人不YY都不行的生日。若傳言為真,那成田腐男的身份更是板上釘釘,若傳言為假嘛...那DURARARA的動畫製作組無疑是史上最照顧腐女的製作組之一!

  11】香水雖然目前已經有許多瓶(基本主要的角色都有了),但是很容易發現,靜臨的香水瓶顏色是亞種代表色的互換,(其他的理所當然是亞種色)可見官方對這一對有多照顧。

  12】近來官方還播出了DRRR!!Gファン4~6月號CM,裡面是靜雄和臨也的對話,但亮點是臨也以一種輕鬆的口氣突然對靜雄說出了一句「我愛你」,然後靜雄馬上就生氣了,臨也也問,「為什麼要生氣呢?」是啊為什麼要生氣呢,本來應該不在乎的,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靜雄對臨也以開玩笑的口吻說出我愛你特別不爽呢?如果把對方當普通人對待的話說句我愛你也不至於生氣炸毛吧,只能說明臨也在靜雄心中的特殊性。5月的CM里臨也說「たまには優しくて欲しいな」,中文譯過來大概是偶爾想要被小靜溫柔對待的意思。連官方CM里都如此高調啊。

  13】無頭的TV版是暫時告一段落了,在大結局裡,臨也被賽門打了一拳,這是小說里也有的情節,但接下來賽門說的話就完全不同了。賽門在最終話里對被揍了的臨也說「你不想輸給靜雄吧,你只是對他有情結而已。」臨也也沒有否認,而是坐在地上笑。情結在字典里的解釋是心中的感情糾葛;深藏心底的感情。由此看來,臨也果然是對靜雄有一种放不下的感情。說穿了,就是臨也也想接近靜雄,了解他,和他建立一種難以磨滅的羈絆。而且折原臨也在被賽門毆打(....)之後說賽門用日語說話時與他用俄羅斯語說話時的差距太大,這是否說明了折原臨也並不否認賽門說的話呢?

  14】在小說第四卷中,舞流和靜雄曾有過這樣一段對話。「總之啊,你們的大哥要是肯面帶笑容,然後跑去給卡車撞死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介紹我弟弟給你們認識啦。嗯,反正今天也覺得很不爽,乾脆去揍死臨也那傢伙好了。」舞流乾脆地回答「如果你不嫌棄阿臨哥的話,請笑納!」而靜雄聽到這句話後嘆了口氣。在這裡,我們可以見到靜雄一不爽就會首先想起臨也,雖然他說要揍死臨也,但事實上,跟靜雄打過架的沒有一個是當場直接死亡的,這證明了靜雄的口不對心。然後是舞流的答話,在那種情況下,很少人會用笑納這種像送禮物的形容詞。這是在代表臨也是送給靜雄的一個禮物嗎?這有待深究XD。之後,靜雄聽到回答後嘆了口氣,由湯姆的反應來看,靜雄是很少嘆氣的。嘆氣也包含了一種替人擔心的情感,這表示了他正在擔心臨也啊!在舞流說請笑納之後嘆的氣,這是不是說明他不僅僅擔心他,也為他的妹妹不顧他死活(.......)而感到心酸哪~

  15】在TV15話中,】在TV第15話中,記者為了了解靜雄而從別人口中找到臨也(看來池袋的人民都懂得~~),當時臨也是這麼說的「最強啊。雖然那個城市強人比比皆是,要論空手干架的應該是壽司店的賽門,要說怎麼打鬥最強的,就是小靜。」當時,臨也在叫「小靜」的時候不但改變了說賽門是平靜的聲音,換成了有點冷冷的聲音,而且還高了一個音度。後來,臨也說:「不爽呢,他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就足夠了。」這句話充分體現了臨也的佔有慾(?),這是多麼JQ啊~~同樣在TV16話,當臨也說最討厭他了的時候,有嘴部特寫,可以看出,娘娘在笑,笑得相當開心。

  16】在TV25話天下泰平中狩沢很興奮地說「吶吶,果然池袋最配的就是小靜和……」然後看著靜臨打架,她一直在不停念叨「小靜攻了」「攻受交換」「攻、受、攻、受」這種很露骨的辭彙,可見靜臨JQ已經是赤果果的了,把正常向動漫中這麼忌諱的詞播出來,TV組真是儘力撮合他倆啊。本集中,當臨也的妹妹遇見靜雄時說了一句「想要臨也哥哥的話送你好了」可見JQ滿滿啊。

  17】在整部TV當中,靜雄一直都叫臨也為「臨也」而不是姓或者全名。而臨也叫靜雄為「小靜」,但是靜雄也不給予反駁,如果是真的很討厭的人會叫的那麼親密嗎?可見兩人關匪淺的啊~

  18】在TV16和TV25里。TV16中,靜雄因為覺得不太對勁,就去找了臨也,然後就直接熟門熟路了來到了臨也家公寓樓下。在25話中,為了保護弟弟,靜雄遇到了折原兩姐妹。舞流一見面就說「靜雄桑,好久不見~」根據靜雄的性格,如果看到來打擾弟弟工作的人應該會對其生氣,但是看到兩姐妹要去找弟弟,而是很有耐心的把她們倆給拉開了。並且當時為了不讓兩姐妹發現弟弟而擋她們前面的靜雄,聽到舞流說「要是覺得臨也哥哥不錯的話,就送給你好了」的發言,自己擺擺手說「我才不要」然後就走開了(是交易成功還是自己害羞了呢~~?)。明明說靜雄和臨也關係不好,那靜雄是怎麼知道臨也在新宿的家呢?(臨也不是那種傻到被靜雄追,會逃到自己家的人~),又是怎麼認識只有高一的折原倆姐妹並且和她們成為朋友的呢?所以說臨也和靜雄的關係還真的不一般呢~

  19】TV25話,臨也說將要轉入地下一陣子,因此來帶了池袋。而臨也來到池袋的兩個目的,一個是為了自己,而另一個,則是來見靜雄。後來從一個鏡頭中可以看到兩人直到晚上還在天橋上門追逐著。(兩人到底是有多不舍呢~)

  20】臨也的角色):雖然說是臨也的角色歌(翻唱戀愛多一點),但是裡面所有的內容都和靜雄有關(戀愛多一點~),「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訴大家,就是今天傍晚時分,我要去戲弄小靜啦」剛開頭就這麼.... 但是經典在後面「

  「輕飄飄 輕飄飄

  我只是在笑著 你就動怒了

  池袋謝謝你 即使這是臨也的惡作劇

  但命運的相遇 不是很幸福嗎?

  (無視中間的對話)

  但是 那樣的話 不行 ,再那樣的話 你看

  這顆心會不斷成長 越來越多

  是的 那樣的 不要, 吶 那樣 還不行

  請注視著我哦 永遠 永遠

靜臨 -成田良悟的靜臨文

  成田良悟曾經寫過一篇靜臨的文,據說是在一位腐女朋友的指導下,修改數次而成。但是日文原版丟失,現在流傳下來的是英文版,在下面貼出英文原版的內容。

  DURARARA!! × ♂

  If Heiwajima Shizuo and Orihara Izaya were on really good terms...

  STORY: NARITA RYOHGO

  ILLUSTRATION: YASUDA SUZUHITO

  Heiwajima Shizuo and Orihara Izaya.

  Hatred and love are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 a wise someone has once said. To take this one step further - love and hate actually merge into each other on a Möbius strip lost in the realm of ambivalence.

  - Just like the way their bodies intertwined right now.

  All entangled limbs and hair and bare flesh. Like the giant Ouroboros feasting on its own tail, they were at this point almost dead corpses driven by nothing but lust.

  The Ouroboros is the spirit of the universe. It is said to stand for the fusion of opposites in this world, of which Shizuo and Izaya were now becoming the new improved symbol.

  Of course, such metaphors meant little to Shizuo and Izaya themselves. Right now all that filled them was the same single desire -

  Their bodies had been intertwined for no longer than a few minutes.

  Yet their breathing was already rough and heavy.

  Shizuo kept his sunglasses on, and Izaya could feel the heat of Shizuo's breath raging against his face.

  The next moment, Shizuo's hardened flesh was sliding its way up Izaya's tender pale body.

  "......Ah!......"

  Izaya moaned slightly as his body stiffened. Shizuo, on the other hand, grinned as if he was savoring Izaya's reaction - grinned, grinned, and let out a laugh.

  A ravishing shade of color appeared on the cheeks beneath his sunglasses as he made the second - and the third - thrust.

  "Fuck......ah......aren't you......gonna......at least......take off your......ahhh.......sunglasses......at times......like these?"

  Though he couldn't suppress his moans every now and then, Izaya still tried to put on his best smirk. Beads of sweat trickled down his face as he sticked his tongue at Shizuo and laughed as if he was enjoying it all.

  "hah hah......you play dirty, you do, Shizu-chan......no matter how good I am at my thing......in the end you'll always resort to the physical and hold me down like this......"

  "......"

  Shizuo remained silent. However, behind those sunglasses there was a slight smile in his shaded eyes.

  In the next second, the hardened flesh dipped in Shizuo's sordid desire made a particularly powerful thrust -

  "Hell - ......Shizu......chan......"

  Izaya was barely touched when hot fluid came gushing out of him. Drops of these remains of the origin of life landed on Shizuo's face.

  As he tasted the semen on his lips with the tip of his tongue, Shizuo smiled with what had to be all the cruelty in the world.

  "Already spent?......But the fun's just starting."

  ♂♂

  "Ahh - that was some uppercut. Izaya-san got a nosebleed even though he's not hit directly."

  "Yeah. That was the second or third in a row......but Izaya's ducked every punch except this one."

  In short, it was an uneventful Ikebukuro afternoon.

  Shizuo and Izaya ran into each other like usual. And began to fight as usual.

  Kadota, Yumasaki and Karisawa happened to be passing by and stopped to watch -

  "It is rare that Shizuo-san chose to start with a Cobra twist, though."

  "He's a bigger fan of professional wrestling than I thought......"

  As Yumasaki and Kadota exchanged such observations - Karisawa remained without a word and dreadfully still as she watched Shizuo and Izaya's every move.

  "Hey, is something wrong, Karisawa-san? You've been un-talking for a while."

  "......Izaya could not bring himself to spit out the fluid filling his mouth, and decided to swallow it instead. To spit it out was to expose his weakness in front of Shizuo, a thought he was unable to stand - "

  "Karisawa-san? Karisawa-san? Hang on."

  "The hot fluid flowed into the depths of his throat. While its distinctive smell lingered on Izaya's olfactory nerves, Shizuo's sordid desire was provoked further - "

  "Wait a moment Karisawa-san!"

  "!? ......Ahhh. What's up Yumacchi, I was on to something good!"

  Karisawa made a face as if she was interrupted by a feisty "bang". Yumasaki frowned as he continued.

  "What's 'something good'?......What were you doing anyway?"

  "EHH? Just live commentary in my style as I watch Shizu-Shizu fight Izayan. Well, it was supposed to be done in my head only, guess I got carried away and made it verbal......whoops."

  Karisawa dangled her head as if to signal a failed attempt. Yumasaki covered her mouth with his hand before she could say anything more nauseating.

  - At that exact moment, Izaya finally produced his Switchblade and made a dive for Shizuo's abdomen -

  "......How did you just take my switchblade attack with your belly muscles again?"

  "'Cause you got no strength, that's why, Iiiiizayaaaaa-kun!"

  "Izaya tried to slide the fluid-dripping length deeper and deeper into himself. Maybe he's just not used to it enough - even though he was using the whole might of his body, it was impossible to advance just another inch......"

  "I said it's creepy! Please, cut it out!"

  Hearing but not listening to Yumasaki and Karisawa's conversation, Kadota seemed to decide that it was better to stop the fight first. He made carefully for the insane maelstrom of knife and fists -

  Karisawa, who watched him from behind, could only do one thing.

  She screamed.

  "Ahhhhh!? An OT3!? That's just awesome, Yumacchi! We got three males, so it's a perfect OT3!! Izayan likes Shizu-Shizu but Shizu-Shizu likes Dotachin and Dotachin likes Izayan!! It's mind-blowing! A three-man Ouroboros!"

  "How could you fantasize so effortlessly about the men you know in real life!? Not that it doesn't leave me in awe......"

  ♂♂

  Celty, who happened to be passing by and heard such conversations, went back home with weak knees.

  As if terribly exhausted she let herself fall onto the bed and showed Shinra her PDA.

  [Humans, humans are scary......]

  As Shinra turned to look at her slightly trembling shoulders -

  He realized that she was actually crying.

  HAPPY END HAPPY END

  AUTHOR'S NOTES

  Really, those who write BL are geniuses. No matter how many times I rewrite, that friend of mine who likes BL would always go like "All wrong! Girls won't be happy reading stuff like that! Well an uglier-than-a-toad swine like you shouldn't be allowed to write BL anyway in the first place." and tell me to re-rewrite until it came to be something like this. Argh, stupid April Fool - !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