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難天下

標籤: 暫無標籤

24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靖難天下》,是屋頂騎兵編著的歷史軍事類書籍。

作品名稱:靖難天下

  作者:屋頂騎兵

  總字數:1113337

  總點擊:1

  總推薦:1

  作品類別:歷史軍事
靖難天下 -內容簡介

靖難天下
靖難天下
  回到明朝洪武年間,成為朱元璋第十五子朱植,穿越的那天正好是朱植二十歲生日,他也在這天被封為遼王…… 從未來而來,朱植的未來同樣被改變。一邊是歷史上記載的朱棣篡位,一邊是扶不起的建文帝。

靖難天下 -小說榮耀

2011-02-10累積獲得三萬個收藏
2011-02-08累積獲得兩萬個收藏
2010-07-21累積獲得一千張月票
2009-09-22累積獲得一百五十萬點擊
2009-09-15累積獲得八十萬點擊
2007-03-02登上了起點首頁熱點封面推薦

廣告

靖難天下 -小說初章

  「王爺請起……,時候不早了……」

  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夢啊,怎麼還有人叫什麼王爺。靠,唐梓翻了個身,企圖擺脫這無聊的夢境。

  剛要繼續夢鄉,那聲音又在耳邊幽幽傳來:「王爺,今日是您大封的日子,還是早點起來準備吧。」

  都什麼玩意啊,這夢還沒完沒了了——唉,不對啊,我這會可是有意識的,這不像夢裡的聲音啊。靠,是不是大頭這小子又在搞什麼花樣。他***,昨天喝到兩點,這廝應該比我還醉得厲害啊,怎麼可能比我先起了。

  唐梓的腦袋極不情願清醒過來,嘴裡嘟囔著:「拜託,大頭,別鬧了,頭疼死了。」

  旁邊那細細的聲音稍微停了一下,又響了起來:「王爺息怒,平日里小的不敢煩擾,可今日是您大封的日子,可不能誤了時辰。」

  我靠,唐梓真的惱了,什麼大風小風的,這也不能不讓人睡覺啊,他霍地從床上起來,怒道:「鬧夠了沒,還讓不讓人睡覺啊?!」可眼睛里看到的東西不是這麼回事啊,自己睡的不是那張150塊買回來的小破床,這張床足足有2米X1米8,周圍掛著一圈帳幔,看不清外面的東西;自己蓋的也不是5塊錢找路邊民工彈的破被子,而是一張大大的異常柔軟的大被。

  「王爺恕罪,王爺恕罪……」剛才的聲音從帳幔外傳進來,唐梓聽得怎麼都不是滋味,怎麼回事,我這是到哪裡了?自己的狗窩怎麼全變樣啦?!他伸手摸了摸被子,我的媽啊,滑溜溜的怎麼還是絲綢?!不對,有問題!唐梓已經完全從迷糊中清醒過來。

  他把帳幔輕輕拉開一個縫,眼前的事情讓他嘴張大再也合不上——外面黑壓壓跪著五六個人,有男有女,全部穿著古裝片里的服飾,男的戴著烏紗,穿著醬紅色的綢子衣服,女的也是一身的古裝衣裙。

  誰開的國際玩笑?!

  世界不是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玩笑也好,變故也好,人只能在世界中隨著一定的規律運行,有時候這種規律會被打破,但人總是身不由己。這是唐梓明白自己處境后的第一個感受。

  事情是這樣的,唐梓揭開帳幔之後,嚇得縮了回來,坐在床上不知道該怎麼好,外面那些人不停地說著什麼,唐梓已經完全聽不到了。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人走進房間,好象說:「怎麼,王爺還沒起來,快點,時辰快到了。」

  話說完,兩個人已經把帳幔拉開,光亮一下子透了進來,讓唐梓頭暈腦漲。一個個子不高的中年人跪在地上道:「王爺,時候不早了,請起身沐浴更衣。」

  唐梓不敢亂說話,因為他已經確實感到自己處在一個變故之中,這裡是什麼地方,面對的什麼人,關鍵是這是什麼空間?自己並沒少看網路YY小說,可多數時候都不過是過癮而已。但自己現在是否正處在一個YY小說中了呢?唐梓不敢想,誰能告訴我,該怎麼辦。

  這麼蜷在床上,非常不象話,唐梓穩穩心神,什麼也不敢說,只是招招手,示意「那些人」開始工作。想起當初看過的一些YY小說,主人公一發現自己身處異境就大驚小怪,問這問那的。可唐梓很清楚,現在不是在YY小說里,他極力按捺著自己慌亂的心情,這裡好象是皇宮,一旦被人察覺正主已經沒了,自己被剮了都有可能。

  身邊的男人叫太監,女人叫宮女,這些都是歷史中陳舊的名詞。可他們現在就圍著自己忙碌著,幫助自己穿上煩瑣的衣服——玄衣纁裳,裡外5件衣服,上面織著山、龍、華蟲、宗彝、火等圖案,另外還有四層袍子,綉著藻、粉米、黼、黻。白紗中單,黻領。蔽膝隨裳色,織火、山二章。革帶,金鉤苾,玉佩。這些都是唐梓後來才知道的情況,這是親王參加陪祀天地、社稷、宗廟及大朝會、受冊、納妃時穿的袞冕。料子都是上好的絲綢,可穿起來真他娘地叫不舒服。

  一面巨大的銅鏡中出現了一個年輕人,唐梓怔怔地看著銅鏡中的人——弱冠之年,身材在1米75左右,肌肉結實,濃眉大眼,眉宇間頗有幾分英氣。這就是我嗎?唐梓凝視著鏡子里的人,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

  「他」比原來那個他更加帥氣,特別是舉手投足之間展現出的是皇家貴胄氣質。唐梓使勁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是真的,不是夢境。唐梓的心非常黯淡,自己根本不清楚處在一個什麼樣的變故之中,在哪裡,「他」是誰。

  唐梓趁著那些太監宮女忙活的時候,觀察起周圍的情況,看看能不能找到線索。唐梓不是一個容易慌亂的人,而且自小就有「唐大膽」之名,在任何情況下,他知道冷靜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武器。那麼從什麼地方入手去尋找線索呢?

  他仔細地觀察著周圍這些人的服飾,男的有髮髻,衣服蓋襟,闊袍大袖。由此可以判斷,自己應該是在一個漢人當權的朝代中。唉,那是什麼?是瓷器嗎?唐梓一直轉動著的眼神,瞥到了放在床頭「凳子」上的一個小碗,這個發現讓唐梓興奮不已——那是青花。唐梓仔細地再看了看小碗上的紋路和發色特徵,沒錯就是青花。

  唐梓立刻知道自己處在明朝。很簡單,青花瓷最早出於元朝,也就是說中國歷史上最多只有元、明、清三個朝代有青花瓷器。這其中只有明朝一代是漢人統治的,答案很簡單——現在毫無疑問是明朝。

  有這玩意就好辦了,再過30秒唐梓就能判斷出自己處在的朝代。他挪到小凳邊,有意無意地拿起小碗,明朝每個朝代幾乎都有燒制館窯瓷器的習慣,而且一般來說這樣的小碗都會用當朝燒制的瓷器,決定命運的時刻來了。

  如果是洪武建文朝,就要面對靖難之變,自己這個王爺就得考慮別站錯隊,否則分分鐘腦袋就搬家,或者被某個皇帝惦記:XXX怎麼還活著呢?

  洪熙、宣德年比較短,十幾年功夫就進入正統,正統就是在土木堡被抓走的皇帝,加上景泰年的動亂,堪稱明中期的亂世,這幾十年不好過。

  之後是一段長長的平安年景,一直到萬曆朝,如果是這一段時間,那就好了,當個太平王爺,榮華富貴是少不了的。美女!珍玩!還有那些讓自己愛得發瘋的明官窯!

  老天保佑,千萬別是崇禎年,別看那麼多YY的主洶湧跑到明末去鬧革命,可那年月兵荒馬亂的,光是被砍頭的王爺就大小几十個,自己一不會鍊鋼,二不會研究什麼藥品,三不會搞玻璃,想拉一票人馬噹噹皇帝,那是一定沒戲的。

  好了,別胡思亂想了,答案就要揭開了。唐梓的手幾乎有點哆嗦著翻過背面,小碗底上有著四個篆書小字,唐梓仔細地辨認,上書——「洪武年制」。

  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莫名的激動——我終於看到真正的明朝官窯青花啦,像這樣一個官窯整器跑到21世紀,隨便任何一個拍賣會都至少20萬以上,而且這還是洪武皇帝朱元璋的官窯!學術界一直有爭議的洪武官窯,原來是有年款的!!證據確鑿!唐梓拿起小碗前後左右仔細端詳著。

  突然,唐梓一陣自嘲,這又有什麼用呢,又不能把這當成自己的研究成果帶回2006年,不然自己還不成為古董界的大師了嗎?

  唐梓又從激動中恢復了平靜,原來我回到了明洪武年間。不過處境還不算壞,至少我還是個王爺,沒有成為一個草民。但我是什麼王爺呢?

  「這小碗是什麼時候進宮的?」唐梓冷靜地問道,不要太過冒失,需要一步一步地了解「身世」。但一張嘴,唐梓又發現了一件事,自己說話的聲音,語調怎麼都變了,根本不是原來的嗓音。天啊,看來自己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回王爺,這碗是去年秋天進宮的。」一個太監回道。靠,去年是哪年啊?

  「為什麼不用洪武十年的?」唐梓隨便說了一個較早的年份,這樣應該不會搞出烏龍來,繼續試探吧。

  「這都什麼年頭了,哪裡還用那時的東西?」太監道。

  嗯,又有門了,看來是朱元璋晚近的年代,唐梓斜眼看了看正蹲著給自己整理靴子的太監,年紀彷彿比這王爺還小。有意思,這小太監說話還挺隨便的,成何體統……

  唐梓故意生氣,將小太監一腳踢倒:「你說,現在是什麼年頭,有你這麼跟爺說話的嗎?沒規矩的東西。」

  那個太監嚇得魂飛天外,連忙跪倒磕頭:「王爺恕罪,饒了小的吧。現在是洪武二十五年。」唐梓的心又放了一格,終於知道自己處在的年代了。唐梓的腦袋繼續飛速運轉,洪武年間有哪個王爺是在二十五年被封的?!有誰?有誰?反正不是秦、晉、燕、周、代……難道是魯、遼、靖江?

  唐梓故作生氣道:「出去,學學規矩再來伺候。」

  剛才進來那中年太監道:「王爺息怒,陳文潛從小就跟著王爺,平時說話也隨便,但的確越來越不像話,小的定當重重懲罰他。」哦,原來那說話隨便的太監叫陳文潛,看來是從小就陪伴王子的。明朝太監可是有了名的壞,但現在他卻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先不要得罪了他,不然他起了歹心將自己殺了怎麼辦。

  想到著唐梓放鬆了聲音道:「算了,責罰就算了。晚上過來讓我親自教訓。」

  說話間,衣服已經穿好了,手裡被塞進一個玉圭。走吧,看來自己該上任了,至於「王爺」是誰,也不著急知道,反正總會知道的,或者等一會就知道了。正琢磨著,門外一個聲音響起:「遼王起駕。」

  聽到這一嗓子,唐梓終於搞清楚了自己的處境,因為一些難以解釋的原因,自己成了朱元璋第十五個兒子——朱植,今天是自己被封為遼王的冊封大典。

  又是被抬,又是走路,自己在皇宮裡暈頭轉向地走著,天還沒有大亮,暗淡的天際是深藍色的,一顆孤獨的星星掛在天際,那是啟明星嗎?不一會到了一個宮門外。幾個太監將自己扶下來,進入一個房子,那位不知道姓名的中年太監解釋道:「王爺,在這裡休息片刻,大典就要開始了。」

  唐梓在房間里坐著,旁邊是一眾服侍的太監,可自己是如此地孤獨。

  昨天,對,就是昨天,唐梓還是一個28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未婚,沒有女朋友,生存在京城的某個地方,機械製造專業畢業的他,只能找到一份刀具推銷的職業,這年頭大學生越來越多,工作越來越不好找。

  唐梓一直認為自己入錯了行,根本不應該學什麼機械製造,他更喜歡歷史,喜歡文學,在歷史里他感受中國這兩個字的沉重,在文學中他找到讓自己感動的力量。所以網路小說網站一直是他喜歡瀏覽的地方,裡面那些YY小說不知道耗費了他多少個日夜。說來也巧,唐梓最喜歡的就是明史,對最後一個漢人王朝,唐梓可以說了如指掌。

  昨天,他剛和幾個同學大喝了一頓,幾個懷才不遇的哥們幾乎全醉了,大家就在他租的小破房子里橫七豎八地睡了下來,只記得倒下的時候外面狂風大作,雷電交加。

  不會吧,難道一個炸雷打在自己家了嗎?唐梓想著,難道那些YY都成了現實?說不定那些同學也到了明朝?

  剛才來的路上,唐梓注意到路上濕潤著,有不少樹枝碎葉掉在地上。「昨晚雨很大嗎?」唐梓有意無意地問道。

  「回王爺,昨晚打了一晚上雷,雨下得很大。」一個太監小心翼翼地回答。他可不想步陳文潛的後塵。

  那就對了,一定是什麼天文現象打開了時空之門吧,唐梓胡思亂想著。遼王,回到了明朝,朱元璋。

  哦地神,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唐梓無助地看看窗外那天空——天亮了,湛藍的天空飄著幾朵雲彩,可能是旭日的光芒把著雲彩染成粉紅色,這是明朝的天空啊。

  「遼王封建,天有瑞雲。」

靖難天下 -小說目錄

第一卷 鐘山風雨

  第一章 裂土封遼(1)第一章 裂土封遼(2)第一章 裂土封遼(3)第一章 裂土封遼(4)第二章 遼王攻略(1)第二章 遼王攻略(2)第二章 遼王攻略(3)第二章 遼王攻略(4)第三章 懿文太子(1)第三章 懿文太子(2)第三章 懿文太子(3)第三章 懿文太子(4)第三章 懿文太子(5)第四章 且聽風吟(1)第四章 且聽風吟(2)第四章 且聽風吟(3)第五章 高麗亂局(1)第五章 高麗亂局(2)第五章 高麗亂局(3)第五章 高麗亂局(4)第五章 高麗亂局(5)第五章 高麗亂局(6)第六章 漸入佳境(1)第六章 漸入佳境(2)第六章 漸入佳境(3)第六章 漸入佳境(4)第六章 漸入佳境(5)第七章 北風乍起(1)第七章 北風乍起(2)第七章 北風乍起(3)第七章 北風乍起(4)第七章 北風乍起(5)第八章 藍大將軍(1)第八章 藍大將軍(2)第八章 藍大將軍(3)第八章 藍大將軍(4)第八章 藍大將軍(5)第八章 藍大將軍(6)第八章 藍大將軍(7)第九章 奪門之夜(1)上第九章 奪門之夜(1)下第九章 奪門之夜(2)上第九章 奪門之夜(2)下第九章 奪門之夜(3)上第九章 奪門之夜(3)下第九章 奪門之夜(4)上第九章 奪門之夜(4)下第十章 餘波盪漾(1)第十章 餘波盪漾(2)上第十章 餘波盪漾(2)下第十章 餘波盪漾(3)上第十章 餘波盪漾(3)下第十一章 暮鼓晨鐘(1)上第十一章 暮鼓晨鐘(1)下第十一章 暮鼓晨鐘(2)第十一章 暮鼓晨鐘(3)第十一章 暮鼓晨鐘(4)第十二章 就藩遼東(1)第十二章 就藩遼東(2)第十二章 就藩遼東(3)第十二章 就藩遼東(4)第十二章 就藩遼東(5)第十三章 突然襲擊(1)第十三章 突然襲擊(2)第十三章 突然襲擊(3)第十三章 突然襲擊(4)第十四章 百廢待舉(1)第十四章 百廢待舉(2)第十四章 百廢待舉(3)第十四章 百廢待舉(4)第十四章 百廢待舉(5)第十四章 百廢待舉(6)第十五章 開張大吉(1)第十五章 開張大吉(2)第十五章 開張大吉(3)第十五章 開張大吉(4)第十五章 開張大吉(5)第十五章 開張大吉(6)第十六章 女真來投(1)第十六章 女真來投(2)第十六章 女真來投(3)第十六章 女真來投(4)第十七章 兵出遼東(1)第十七章 兵出遼東(2)第十七章 兵出遼東(3)第十七章 兵出遼東(4)第十七章 兵出遼東(5)第十七章 兵出遼東(6)第十八章 心事重重(1)第十八章 心事重重(2)第十八章 心事重重(3)第十八章 心事重重(4)第十九章 一片汪洋(1)第十九章 一片汪洋(2)第十九章 一片汪洋(3)第二十章 海西落日(1)第二十章 海西落日(2)第二十章 海西落日(3)第二十章 海西落日(4)第二十章 海西落日(5)第二十章 海西落日(6)第二十一章 白山黑水(1)第二十一章 白山黑水(2)第二十一章 白山黑水(3)第二十一章 白山黑水(4)第二十一章 白山黑水(5)第二十二章 奠基東北(1)第二十二章 奠基東北(2)第二十二章 奠基東北(3)第二十二章 奠基東北(4)第二十三章 艱難情事(1)第二十三章 艱難情事(2)第二十三章 艱難情事(3)第二十四章 經略朝鮮(1)第二十四章 經略朝鮮(2)第二十四章 經略朝鮮(3)第二十四章 經略朝鮮(4)第二十四章 經略朝鮮(5)第二十四章 經略朝鮮(6)第二十五章 翻雲覆雨(1)第二十五章 翻雲覆雨(2)第二十五章 翻雲覆雨(3)第二十五章 翻雲覆雨(4)第二十六章 燕王邀戰(1)第二十六章 燕王邀戰(2)第二十六章 燕王邀戰(3)第二十七章 烈火荒原(1)第二十七章 烈火荒原(2)第二十七章 烈火荒原(3)第二十七章 烈火荒原(4)第二十七章 烈火荒原(5)第二十七章 烈火荒原(6)第二十八章 應天風暴(1)第二十八章 應天風暴(2)第二十八章 應天風暴(3)第二十八章 應天風暴(4)第二十八章 應天風暴(5)第二十八章 應天風暴(6)第二十九章 根本之爭(1)第二十九章 根本之爭(2)第二十九章 根本之爭(3)第二十九章 根本之爭(4)第二十九章 根本之爭(5)第三十章 韜光養晦(1)第三十章 韜光養晦(2)第三十章 韜光養晦(3)第三十章 韜光養晦(4)第三十一章 洪武駕崩(1)第三十一章 洪武駕崩(2)第三十一章 洪武駕崩(3)第三十一章 洪武駕崩(4)第三十二章 幡動心動(1)第三十二章 幡動心動(2)第三十二章 幡動心動(3)第三十二章 幡動心動(4)第三十二章 幡動心動(5)第三十三章 請君入甕(1)第三十三章 請君入甕(2)第三十三章 請君入甕(3)第三十三章 請君入甕(4)第三十三章 請君入甕(5)第三十三章 請君入甕(6)第三十四章 龍出生天(1)第三十四章 龍出生天(2)第三十四章 龍出生天(3)第三十四章 龍出生天(4)第三十五章 進退兩難(1)第三十五章 進退兩難(2)第三十五章 進退兩難(3)第三十五章 進退兩難(4)第三十六章 圖窮匕現(1)第三十六章 圖窮匕現(2)第三十六章 圖窮匕現(3)第三十六章 圖窮匕現(4)第三十六章 圖窮匕現(5)第三十六章 圖窮匕現(6)第三十七章 邊塞鏖戰(1)第三十七章 邊塞鏖戰(2)第三十七章 邊塞鏖戰(3)第三十七章 邊塞鏖戰(4)第三十七章 邊塞鏖戰(5)第三十八章 大小通吃(1)第三十八章 大小通吃(2)第三十八章 大小通吃(3)第三十八章 大小通吃(4)第三十八章 大小通吃(5)第三十九章 真定大戰(1)第三十九章 真定大戰(2)第三十九章 真定大戰(3)第三十九章 真定大戰(4)第三十九章 真定大戰(5)第三十九章 真定大戰(6)第四十章 勾心鬥角(1)第四十章 勾心鬥角(2)第四十章 勾心鬥角(3)第四十章 勾心鬥角(4)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蟬(1)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蟬(2)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蟬(3)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蟬(4)第四十二章 多方博弈(1)第四十二章 多方博弈(2)第四十二章 多方博弈(3)第四十二章 多方博弈(4)第四十二章 多方博弈(5)第四十二章 多方博弈(6)第四十三章 戰雲密布(1)第四十三章 戰雲密布(2)第四十三章 戰雲密布(3)第四十三章 戰雲密布(4)第四十三章 戰雲密布(6)第四十三章 戰雲密布(7)第四十四章 手足相殘(1)第四十四章 手足相殘(2)第四十四章 手足相殘(3)第四十四章 手足相殘(4)第四十四章 手足相殘(5)第四十五章 歷史留名(1)第四十五章 歷史留名(2)第四十五章 歷史留名(3)第四十五章 歷史留名(4)第四十五章 歷史留名(5)第四十六章 飲馬長江(1)第四十六章 飲馬長江(2)第四十六章 飲馬長江(3)第四十六章 飲馬長江(4)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1)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2)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3)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4)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5)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6)第四十七章 浮生六劫(全本終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