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更新時間: 2019-08-05

廣告

陳方安生

陳方安生,大紫荊勛賢,GCMG,CBE,JP(Anson Maria Elizabeth Chan Fang On Sang ,1940年1月17日-),本名方安生,香港政治人物,曾任政府官員及立法會直選議員。陳方安生在公眾場合笑容可掬的形象深入民心,故有「陳四萬」之昵稱。

陳方安生曾經是香港政府主要官員,自1993年至1997年在殖民地政府出任首位華人布政司。1997年主權移交后,她繼續在特區政府擔任政務司司長。任內,外界不斷有傳聞指她與上司行政長官董建華不和。至2001年,她以私人理由提早退休,結束近39年的公職生涯。後來她表示,提早退休的原因是不滿董建華急於實施高官問責制。

退休以後,陳方安生仍然活躍於香港政壇,除了先後在2006年和2007年參與七一遊行外,更一度有傳聞指她會角逐2007年的特首選舉。在2007年9月11日,她宣布參選立法會港島選區補選,成為香港歷來首位參與立法會選舉的前布政司;最後她擊敗主要對手葉劉淑儀,成功當選,後於2008年9月30日卸任。

儘管有評論指她出仕政府期間政績並不顯著,而親建制派人士批評她離開政府後「忽然民主」,但不少香港市民和西方傳媒仍認為她是「香港良心」和「香港鐵娘子」,同時支持她言論自由、普選及民主的立場。

中文名:陳方安生英文名:Mrs Chan
別名:方安生、陳四萬性別:
出生日期:1940年1月17日國籍:陳方安生中國
民族:漢族籍貫:安徽省壽縣
出生地:上海畢業院校:香港大學
主要成就:出任首位華人布政司職位:曾經是香港政府官員

人物簡介/陳方安生編輯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陳方安生在1940年1月17日生於上海,祖籍安徽省壽縣,信奉天主教。 祖父方振武(1885年-1941年)是國民黨抗日名將,父親方心誥(1913年-1950年)是紡織品商人,而母親方召麟無錫人(1914年-2006年)則是國畫大師,曾拜趙少昂和張大千等為師。至於叔父是著名骨科醫生方心讓爵士(1923年-),堂妹方敏生則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陳方安生在家中八名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二,其妹陸方寧生與她是雙生兒。她的長兄方曼生是律師,弟弟方津生與叔父同樣是骨科醫生。 [1]

職業簡介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陳方安生,1948年隨家人移居香港,在港接受教 育,並在香港大學修讀英文和英國文學,取得榮譽文學學士學位。

陳方安生以公職為終生事業。她在1962年任香港政府政務主任,先後出任多個高級職位,曾處理財政、經濟、工商業、社會服務等事務。她曾擔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和公務員事務司。她在1987至1993年間任職經濟司,統管的事務包括港口和機場設施等龐大基建發展、開放本港電訊市場、旅遊業、能源、糧食供應,以及監管公用事業公司。

廣告

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是行政長官的首要顧問,也是全港19萬公務員的首長。政務司司長官階僅次於行政長官。陳方安生就政策事務向行政長官提供意見,並在有需要時代行政長官處理事務。她也負責確保政府各項政策行之有效。她是本港最高決策機構——行政會議的最高職級當然官守職員。

陳方安生在1975年獲委任為官守太平紳士(JP),1992年獲頒授英帝國司令勳章(CBE),並在1999年獲頒授大紫荊勳章(GBM)。她先後獲杜霍茨大學、香港大學和利物浦大學頒授名譽學位,並在1997年獲上海交通大學頒發顧問教授銜。

陳方安生的丈夫,是香港加德士有限公司顧問陳棣榮先生。陳氏伉儷有一子一女和兩名孫女。[2]

家庭出身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她的祖父是著名的 抗日將領方振武。方振武早年參加過辛亥革命,曾任國民革命軍第五軍軍長、濟南衛戍司令、安徽省主席等職。抗戰爆發后,息政歸家的方振武將軍毅然變賣家產舉兵抗日,成為抗日英雄。方安生父母早年曾留學英國,回國后,其父進入商界發展,出任天津郵政儲蓄銀行副經理;其母方召麟則執著丹青,幼年在天津受教育,先後拜師趙少昂、張大千等名家,后成為著名的國畫家,方召麟叔父是香港前行政局議員方心讓。方安生自幼好學,在天津讀小學時,她的學習成績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

廣告

一九四八年,其父到香港創辦了一家貿易公司,方安生一家也隨之前往香港定居。誰料天有不測風雲,一九五O年,其父不幸因病逝世。此時方安生年方十歲。母親方召麟面對打擊,表現出堅強的性格:她一方面要照顧八個子女,一方面要繼續經營丈夫留下的貿易公司,以便養家糊口;另一方面還要抽出時間去發展自己的事業——繪畫。在小叔方心讓醫生的支持、幫助下,她不但將八個子女培養成材,使他們成為社會棟樑;自己也成為著名畫家,曾多次應邀到中國內地及東南亞、歐美等地舉辦畫展。母親的堅強性格和自強不息的行為對方安生影響很大。她從小以母親為榜樣,自強自立,勤奮學習。為幫助家裡減輕負擔,她利用自己英文好的優勢,業餘時間為他人輔導英文,掙錢為自己及弟妹購買文具。作為姐姐,她不僅在生活上幫助弟妹,還要輔導他們的功課。中學畢業后,方安生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香港大學英國文學系。

廣告

家庭生活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在事業上成功之時,陳方安生的家庭生活同樣十分美滿。丈夫陳棣榮是加德士石油公司董事兼行政總裁,也是香港輔警總監。夫婦倆感情一直很好。多年來,陳棣榮一直是太太和一雙兒女的「義 務司機」,每天接送他們上下班及上學,足足幹了二十年。陳方安生對友人表示,她能夠出掌要職,做到今天這樣的事業,歸功於家人特別是丈夫的諒解和支持,他們是她最大的成功因素和精神支柱。儘管在外人看來陳方安生是個「女強人」,但在家裡,她卻是個奉丈夫為一家之長的傳統女性。她的烹飪水平很高,每逢節假日,總是繫上圍裙去廚房掌勺,為家人燒上幾個可口的小菜。她說:「我永遠都會將家庭放在第一位,事業只是其次。有一天若我的家庭受到工作影響的話,我會立即放棄工作。這是毋庸置疑的,我重視家庭高於一切。」正因為如此,所以即使工作再忙,陳方安生也不會將公事帶回家中處理。陳方安生生有一兒一女,均已學有所成。女兒婚後已生下孫兒,令陳方安生欣喜不已。她過去的業餘愛好一是彈鋼琴,二是讀書,三是全家人一道外出旅遊。如今隨年紀增大,升為「外祖母」級人士,她又增加了兩個愛好:練習瑜珈及每周去妹妹方寧生開的交際舞學校練舞一、兩個小時。一九九六年三月十四日,陳方安生和母親方召麟作為港大傑出校友,同日獲得香港大學頒發名譽博士榮稱。陳方安生一九九五年曾獲美國杜霍茨大學頒授人文學榮譽博士學位,今次獲港大頒發名譽法學博士。其母則獲名譽文學博士之稱。母女同獲榮稱,可喜可賀。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日,香港特別行政區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宣布,根據他的提名,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任命了香港特區第一屆政府的二十三名主要官員。陳方安生被任命為首屆特區政府的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人生征途又將面臨新的機遇和新的挑戰。

廣告

退休

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二OO一年四月三十日退休。她在政府服務多年,是一位傑出的公職人員。

陳方安生在二OOO年一月屆60歲正常退休年齡后,以合約條件受聘延任,為期兩年半。不過,她在二OO一年一月宣布在四月底退休,卸任公職,享受天倫之樂。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在2002年11月7日,陳方安生獲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頒授榮譽聖米迦勒及聖喬治爵級大十字勳章,以答謝她在港英時期的貢獻,而該勛銜以往通常都是授予香港總督。 陳方安生退休初期比較低調,並熱心參與公益活動。在2003年的時候,她就代表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到寮國作親善探訪。到了2005年,陳方安生再度重新活躍於香港政壇。在該年12月4日,她參加了爭取香港普選大遊行,當時有人認為她參與遊行的原因是因為了競逐香港第三屆行政長官選舉,不過她事後表示參加遊行只是希望香港儘快實行普選,及要求行政長官曾蔭權向中央政府爭取普選時間表。然而,陳方安生這次參與遊行反被「四大護法」之一的許崇德批評她「不甘寂寞」和「紅杏出牆」。在2006年5月,行政長官曾蔭權與陳方安生在澳門會晤,立即惹起外界揣測中央政府欲勸退陳方安生參選來屆特首選舉,但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認為中央欲勸退陳方安生的說法仍「言之尚早」。到同年七一遊行舉行之前,陳方安生公開發表言論支持香港實行普選,表示會參加遊行,並呼籲市民上街表達訴求。其後陳方安生高調參與遊行,受到不少「民主派」議員支持,但部份「民主派」議員卻批評她「忽然民主」。由於是年遊行人數沒有大幅增加,所以「親中派」和「保皇派」批評她號召力不外如是。此外,當時陳方安生對是否參與特首選舉仍然不置可否。 在2006年9月23日,陳方安生正式向外界宣布自己不會參選2007年的特首選舉,但她同時宣布成立一個「政制改革核心小組」,研究香港的政制改革。該「核心小組」成員包括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前政府官員任關佩英、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李鵬飛和思匯行政總監陸恭蕙等等。

廣告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這個核心小組後來於2007年3月5日發表了一份名為《穩步邁向普選》的建議書,當中提議在2012年普選香港特首后,再於2016年普選立法會。陳方安生的這份建議被認為較「泛民主派」要求在2012年雙普選之建議來得溫和,但各界反應冷淡外,亦為「泛民主派」人士所反對。另外,意見發表后翌日,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更直指「有人要打扮成民主英雄」,不過他事後否認該段話是指陳方安生。未幾在7月1日,陳方安生第二次參與七一遊行,再次以高姿態支持香港實行普選。

進入政界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在港大,方安生十分活躍,她積极參加學校的各項文體活動。在排演莎士比亞的戲劇時,她結識了比她高一年級的學長陳棣榮。共同的興趣、愛好把他們的心漸漸聯接到了一起。方安生大學畢業 后的次年,他們結了婚,方安生按中國傳統習俗變成了陳方安生。一九六二年,陳方安生大學畢業,本打算繼續深造,攻讀碩士學位,適逢港府輔政司公開向社會招聘女政務官,陳方安生試著寫了一封應徵信。不料,這封信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道路。港府經過面試,錄取了陳方安生等三人。這是當時香港政界首次出現的三位女政務官,轟動一時。陳方安生自己也沒想到她後來能在政界一帆風順地發展,成為香港十八萬公務員之首。起初,她只是想暫時乾乾,並沒想在政界發展。也許是命運使然,後來的變化出乎她的想象。曾先後在漁農處、工商署、新界民政署以及布政司署轄下財政科、經濟及社會事務委員會任職,也曾多次參加國際性的研討會。1973年職級升為首長級丙級政務官。1974年至1978 年曆任助理新聞界政務司、副新聞政務司、首席助理社會事務司。1978年4月升為首長級乙級政務官。1979年,成立「高級女性公務員協會」,她擔任會長4年。1980年5 月任社會福利署副署長。1984年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成為香港政府第一位女署長。1979 年至1984年任女性高級公務員協會主席。

廣告

在這些年,陳方安生積累了豐富的知識和經驗。她認為,政務官是極富挑戰性的工作,是學習新事物的最佳途徑。她先後在多個政府部門任職,每到一個新部門,陳方安生都認為是一次新的挑戰。

議會生涯
陳方安生范徐麗泰

陳方安生在就職的第一日被政府高官和親建制派窮追猛打,淪為「戰靶」。首先,她不僅被民建聯就十成按揭一事提出口頭質詢,也被政府官員批評她全盤否定公務員的工作。另外,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暗指陳方安生當年在迪士尼問題上處理失當。其後,她就社會企業的辯論發言,指出民主和民生不可分割,沒有民主和公義,弱勢社群便得不到照顧。這一說法被曾經因67暴動被囚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解讀成「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並基於這個錯誤的解讀就其在英國殖民地統治時,有主持民生及經濟工作,質疑除非她認為殖民統治就是民主,否則她當時所為的是否民生工作,還是「官生」的工作,並嘲諷陳方安生是不是應該叫「官生」而是非「安生」。他隨後又稱,原來陳方安生除了忽然民主之外,亦是「忽然民生」。

陳方安生董建華

他同時揶揄陳方安生殖民地時做的民生工作是「官生」的工作或者是「安生」的工作,她本人和泛民其他議員稱此言有侮辱成份。事後,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指出在港英殖民時期,曾有布政司在立法局會議上嚴厲地向一位泛民主派議員訓話,但該名議員並沒有作出任何反擊,暗中嘲諷陳方安生和泛民主派議員對曾德成的言論反應過大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在2008年1月24日公布的評分最高的十位立法會議員,陳方安生得55.1分排名第三,僅次於范徐麗泰(65.5分)、田北俊(55.3分),而公民黨黨魁余若薇雖然高達58.9分,卻因為認知度不足而不予排名。在2008年7月6日,陳方安生宣布與家人商量后,決定不會參選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並表示應讓年青政治人才接捧。陳方安生同時表示由於年紀漸大,因此即使香港在2012年實現普選特首,自己也不會參選。她表示退出立法會後,仍然會透過民間渠道監察政府。

晉身立法會

在2007年9月11日,陳方安生宣布以獨立人士身份,競逐民建聯主席馬力病逝后留下的立法會港島區議席。她表示參選目的是要促進民主,並利用機會為市民爭取普選。面對有人質疑她「忽然民主」,陳方安生則認為「公務員要學習民主之道,而民主派也要學習良好管治之道。」

陳方安生錢其琛

陳方安生宣布參選后,最先擊敗泛民陣營另一位有意參選的勞永樂,再成為泛民陣營協定派出的人選。在進行補選競選期間,陳方安生受到左派陣營的多番攻擊,其中包括指她在普選遊行時忽然離隊恤發,並非真心為普選和民主;另外又有報道指她在1993年獲銀行「十成按揭」購買玫瑰新村的一個單位,涉嫌違規,但陳方安生反指事件屬舊聞,並澄清自己以兩個物業作抵押才獲「十成按揭」,而有關事件亦已在十多年前清楚交代,質疑事件具抹黑成份。[3]

受到種種不利消息困擾,陳方安生雖然能在2007年12月2日的補選以175,874票勝出,擊敗另一主要對手葉劉淑儀,當選港島區立法會議員,並於同年12月5日宣誓就任,可是她未能守著「六四黃金定律」(即泛民主派有六成得票率、親建制派有四成得票率),得票率只得五成半。

擔任高官/陳方安生編輯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參選立法會補選的競選海報

經過二十三年奮鬥,一九八四年,陳方安生晉陞為港府社會福利署署長,成為香港百 余年來首位女署長。社會福利署是一個龐大的政府部門,諸如公共援助、老人服務、高齡和殘疾人津貼、弱智兒童的教育、拯救犯罪青少年等等。陳方安生每天要處理大量事務,日程表總是排得滿滿的。在主持社會福利署時,陳方安生髮揮了她卓越的組織和領導才能,幾年時間,政績矚目。如為改善老人福利,開設了社工訓練學院;儘力解決了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問題等。一九八七年初,陳方安生被派往英國皇家國防研究學院深造。同年回港出任經濟司。成為香港首位女華人司級官員。1988年被委任為立法局議員。1992年被委任為行政局議員。其後又於一九九三年四月轉任公務員事務司。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又出任香港公務員的最高職位——布政司。成為第一位香港政府的華人布政司。在被港府委為布政司后,陳方安生在香港報刊上發表《我對香港的期望》一文。在文中,她表示有三個因素使她認為自己能夠擔任布政司這一職務:首先,曾在港府服務了三十一年,擔任過多個職位,直接負責制定與草根階層、工商界和國際事務有關的決策。其次,熟悉政府內部的運作,同時對所有公務員很敬重和愛護。第三,身為華人,對於為香港市民服務及與中央政府溝通,都有莫大的好處。她說,出任布政司后,會致力進一步發展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良好關係。她希望日後能多到中國的城市作訪問,並與各方面的中國官員會面。這些交往和訪問能促進諒解及合作。

陳方安生指出,作為中國人,對中國的成就,尤其是近幾年的成就感到萬分驕傲。她表示相信中國會繼續進步,在經濟、社會和政治上都會有長足的進展。中國在國際間的地位亦將更形重要。陳方安生在文中承諾,出任新職后,她將處理好公務員的「過渡」問題,維護公務員的士氣和效率;與立法局緊密合作;在制訂影響市民的政策時,會盡量廣徵民意,請各方面對有關政策事宜發表不同意見,並在聽取意見後作出決定。在文中,陳方安生第一次透露她希望在「九七」后能繼續為香港服務。

她希望能在六十歲後繼續為香港效力。在港府宣布她出任布政司后第三天,陳方安生會同其他十七位方姓家族成員一起返回家鄉安徽,祭拜祖父——著名抗日將領方振武。她受到家鄉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陳方安生家族目前成員達九十三人,其中近六十人在香港。其家族成員中,不乏與中方關係密切者。如其叔父——曾任香港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的方心讓,由於積極支持幫助內地的殘疾人事業,與鄧朴方關係良好。陳方安生的母親方召麟及兩個弟弟方津生、方信生亦與中方關係密切。

陳方安生的工作能力受到各界的普遍肯定。她給人的印象是精明能幹、率直、辦事果斷,不輕言讓步。早在她當署長時,在工作中就以身作則。在港府中,她是最早上班的司級官員。每天早上七時半,她提前一個半小時來到辦公室,趁這段清靜的時間來閱讀文件,思考問題。因為九時上班時間一到,她辦公室的電話就會響個不停。對於下屬,陳方安生也要求嚴格。不過,她自有一套領導方法:「作為領導者,在領之餘,更要以身作則,不可只要下屬去做而自己不去做。只有認為自己可以做得到的事,才可以要求下屬同樣去做。」加上注意根據下屬不同特點去發揮他們的長處,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因此,她的下屬們對她都心悅誠服。香港社會各界在普遍歡迎她出任布政司之時,也希望陳方安生能改變她的處事強硬而缺乏彈性的作風。由於其作風強硬,在過去任職的部門就引起過爭議。如一九八六年的「郭亞女事件」,就引起社工界抗議,指她濫用權力。香港本地公務員協會主席陸垣鏘希望陳方安生今後「處理事情時要具彈性」,決定事情前要「深思熟慮」,不能「一意孤行」。香港媒體亦發表社評,希望她能「改變一些處事習慣」,成為一位「非常成功的布政司」。

社會評價/陳方安生編輯

陳方安生在多方面開創先河。她在1962年加入政府高層的政務主任職系,是首批受聘的三名女政務官之一。她先後出任多個高層要職,處理金融、經濟、工商業和社會福利事務。  

陳方安生又以女性高級公務員協會成員和幹事的身份,為女性公務員爭取平等權益。以往,女性公務員的薪金僅及男性公務員薪金的75%,而且婚後便須退休,重新申請以臨時按月聘用條款受雇。由一九七五年起,女性公務員開始獲得與男性公務員對等的薪酬;由1981年11月起,男女公務員都有同等資格享受附帶福利。

1993年11月,陳方安生獲委任布政司,成為英國統治香港150年以來位居公務員之首的第一名華人兼第一名女性,這項任命亦因此而別具意義。

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成立后,陳方安生獲委任香港特區首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和各司級人員再獲任命(除了一人未能符合國籍方面的要求),是香港社會的成功要素、政制和法製得以延續的象徵。現已退休的陳方安生,更是香港有史以來任期最長的布政司、政務司司長。  

正面評價
陳方安生陳方安生

讚揚她的人認為,陳方安生能夠在殖民地時代成為首位華人和首位女性出任布政司,位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香港歷史上甚具象徵意義,而在權移交前夕,因而有西方傳媒稱呼她為 「香港鐵娘子」。陳方安生一直強調公務員要恪守政治中立,同時自言出仕政府期間,一直「維護香港自由、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而她在任政務司司長期間,亦多番捍衛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陳方安生這種硬朗的處事作風一直獲得普遍香港市民認同,有傳媒更讚揚她堅守香港的價值觀,「香港良心」之美名也由此而來。她於2001年退仕政府的時候,根據香港大學民意調查所得,其得分高達70分至75分左右,相反,時任特首董建華僅得50至55分左右。

另外,陳方安生也是香港較具政治魅力的政治人物,其笑容可掬的形象深入民心,故被市民稱為「陳四萬」。而其立法會補選的勁敵葉劉淑儀亦曾坦言,「我沒有酒窩,我現在很難去開刀加兩個酒窩;我笑得不比別人漂亮,我也承認。」

負面評價

在香港特區政府公布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的關鍵時刻,「禍港四人幫」中的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為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施壓,到英國尋求支持;並與英國副首相尼克·克萊格等人見面[4]。不尊重自己的民族,不尊重自己國家的主權,不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勾結外人對抗中央政府,他們提出的什麽方案,都不符合基本法。挾洋自重,把香港變成一個英聯邦制度一樣的獨立政治實體,搞甚麽「香港的政府香港人自己揀」,其實是分裂國家的行為。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表示,強烈不滿英國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已向英方提出嚴正交涉,並敦促英方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務。[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