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武

標籤: 暫無標籤

0

更新時間: 2019-11-05

廣告

陳俊武,男,福建福州人,中國科學院院士,化學工程專家。中國煉油催化裂化工程技術的奠基人,為中國煉油工業做出了傑出貢獻。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等多項科技獎勵,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和「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稱號。作為共產黨員,處處發揮先鋒模範作用,深刻地影響和教育了年輕一代。

2019年9月25日,陳俊武被評選為「最美奮鬥者」。10月7日,中央宣傳部授予陳俊武「時代楷模」稱號。

人物經歷/陳俊武編輯

中國科學院院士、化學工程專家

中國科學院院士,化學工程專家,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國家工程設計大師,原中國石化集團洛陽石油化工工程公司總工程師、技術委員會主任、《煉油技術與工程》編委會主任。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化學部)院士(學部委員)。

陳院士是中國煉油催化裂化工程技術的奠基人。六十年代,他擔任了中國第一套60萬噸/年流化催化裂化裝置設計師,指導設計了中國第一套120萬噸/年的催化裂化裝置,及時解決了催化劑損耗大的技術難題,並開創了國內首次大型流態化工業測試技術,因此他在1978年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七十年代,他指導設計了中國第一套同軸式催化裂化工業試驗裝置,並於1982年在蘭州煉油廠工業化放大成功,此項技術1985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82年,陳院士擔任中國石化總公司催化裂化技術攻關組組長,組織科研、設計、煉油等單位和高等院校合作攻關,成功地開發了國家「六五」攻關重點項目「大慶常壓渣油催化裂化」技術,1987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40多年來,他先後主持過多個煉油廠的總體設計,指導過上百套煉油裝置設計,尤其對流化催化裂化工程技術的開發和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陳院士一直是中國煉油工程技術的帶頭人之一,為我國煉油工業的發展,做出了傑出的貢獻。陳院士主編的著作「催化裂化工藝與工程」,獲國家科技圖書二等獎,曾指導幾個高校的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多人。

廣告

優秀的共產黨員

陳俊武

曾經使中國煉油工藝提高了20年的中科院院士陳俊武,雖然年過七旬,但仍然克服愛人久傷不愈的家庭困難,連續10年為石化行業培養一線技術人員而奔走辛勞。

這個大型裝置叫催化裂化裝置,因為它可以把低價的重油變為高價的輕質油,被稱為煉油廠的搖錢樹。一提起催化裂化,人們自然要想起陳俊武,因為陳俊武就是中國催化裂化工程技術的奠基人。

建國初期,中國的煉油技術剛剛起步,帝國主義國家對中國進行技術封鎖,1956年就入黨的陳俊武帶著一批青年科技人員,在石油部的領導組織下,歷經艱苦、攻克難關,1965年設計出了中國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使中國煉油工藝進步了20年,一躍達到當時世界先進水平。在以後的40多年中,陳俊武並沒有躺在功勞簿上停滯不前,他不斷進行技術創新,始終推動著中國催化裂化技術的不斷發展。如今,中國催化裂化加工能力躍居世界第二位,全國的100多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就有一半圖紙出自陳俊武和他的夥伴之手。

廣告

退居二線后,年過花甲的老院士對石化行業的技術進步頗為關注,並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為企業一線技術人員進行技術培訓的工作中。10年來,全國30多家石化企業的技術人員,已有20多位在陳俊武的幫助指導下成為技術專家或領導骨幹。陳俊武在中國石化行業和科技界德高望重,但他卻始終把自己放在一個普通勞動者的位置上,多年來淡泊名利,連一般人認為應享受到的權力也盡量避開。

這位生活並不寬裕的老黨員,卻總要把每次獲得的科研獎金拿出去資助他人。1995年,陳俊武捐助10位家境貧寒、教學成績突出的民辦教師的事迹一度傳為佳話。而鏡頭裡這位當年準備棄學的貧困大學生,已在陳俊武的資助下順利讀完大學,如今成為上海的一名科技人員。

洛陽石化公司常委書記松靜浩說:陳俊武不僅有著較深的科學造詣,而且表現出一名共產黨的高尚的思想首先,他在廣大科技人員中,影響是比較深的。我認為他是在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實踐江澤民總書記提出的「三個代表」要求。 中科院院士陳俊武說:既然入黨當初做了誓言,就應該各方面作模範、作表率。過去我雖然做了一些成績,但那只是明日黃花。過了60歲,覺得自己年紀畢竟是大了,很需要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識、判斷事物的能力、以及科學的思維方法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年輕的一代,這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廣告

人物評價/陳俊武編輯

陳俊武

陳俊武院士剛剛度過自己80歲的壽誕,作為晚輩,首先當然是祝他健康長壽,但更該將他作為整個石化行業及我們洛陽石化工程公司的財富和學習的榜樣,學習他如何做人、為人和做學問。

做人方面,就是要把國家、集體的利益擺在個人利益之上,正如他自己所說:「人的生命是一種偶然,而為人類的進步作出貢獻,卻是每個人類成員的責任。生在哪個國家不容選擇,而熱愛我們的祖國,卻是華夏兒女的共同美德。」

為人方面,我看到的是一個處處平等待人、誠懇待人,淡泊名利、不圖回報,處處替別人考慮,從不以院士自居的長輩和學者。我問過他為什麼要辦催化裂化高級研修班,他的回答非常簡單並讓人感動。他說,設計院和研究院的專家和人才多,用不著他去講課;但企業的技術骨幹成天在裝置上轉,他們最了解裝置的技術狀況和數據。領導視察和設計研究院的人去現場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少有人注意提高和培訓這些骨幹,因此提高他們就相當於提高了催化裂化水平。可見,他把為企業技術骨幹辦研修班當成了自己的責任。

廣告

陳俊武院士在做學問方面給我的體會是比較深刻的,那就是開拓創新、一絲不苟、嚴格要求,堅持對國家負責和對自己負責的一致性。

陳俊武院士早已是國內外石油和石油化工領域知名的專家,是催化裂化領域的技術權威之一,是公認的催化裂化工程技術的奠基人。他在思考具體技術問題和考慮技術進步的發展戰略時,就像下棋一樣,走一步看三步。

我參加了幾次陳俊武院士當評審組組長的煤化工項目評審會,他在煤化工方面的專業水平和判斷力不僅使我驚訝,也使許多煤化工行業的專家敬佩。一位年近80歲的老人,對自己有著幾十年刻苦鑽研、知識積澱的煉油領域的相關技術顯然是十分嫻熟的,但對沒有長時間專門從事的煤化工領域,陳俊武院士同樣說得那麼清楚,就不免讓人讚歎。以至於國內好幾個專業煤化工工程公司做的設計項目都來請他審查,而他認真審查后,均能提出關鍵的修改意見,指出錯誤所在。其實,能做到這一點,應該是陳俊武院士晚年仍不斷學習和積累的結果,是他早在十幾年前就關注煤化工項目並刻苦鑽研的結果。

廣告

進入耄耋之年,陳俊武院士仍然關注國家的能源安全問題,高瞻遠矚地向中國科學院提出開展能源替代課題研究的建議,並受命與十幾位中科院院士、近10名大學教授一起編寫我國2020年~2050年中遠期能源替代規劃建議,為國家決策提供諮詢意見。他為完成這項任務可以說到了忘寢廢食的地步。在他的電腦文件夾中,收集了大量美國、歐洲、日本等國家和地區在能源替代方面的技術資料,簡直就是一個能源替代的資料庫,數量之多、門類之全、範圍之廣,令人讚歎。

陳俊武院士在做學問上的認真態度是有目共睹的。舉一小例:催化裂化高級研修班的學生很多已經升任領導崗位,但他對他們的學業要求一點也不降低,他們的作業他親自修改,結業論文達不到標準決不「放行」。這方面的例子,我親眼見過兩次。對於這些從天南海北來的學生,他從不招待,也不通知公司接待,即使其中一些人已經是企業領導。

廣告

協助陳俊武院士工作是讓人既高興又「緊張」的。高興的是可以從他那裡學到不少知識,「緊張」的是凡他布置的事,他絕對已三思過,想要對付很難。據我觀察,陳俊武院士布置的工作,如果最後要提交數據,最後結果一定會落在他預先考慮的(90±5)%的範圍內,說明他對技術工作的嚴謹。他多次對我們講,技術人員就是要用數據說話,開審查會時,要講你的方案是用什麼原理、怎麼算出來的,不能說「可能」、「估計」之類的話。

這些年,在陳俊武院士指導下,我所在的洛陽石化工程公司一直在做甲醇制低碳烯烴的技術開發工作,通過這項工作,也可看出他是如何做學問的。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物所早在1997年就主動與我們聯繫合作進行MTO工藝的工程技術開發,其主要原因是MTO專用催化劑反應時間短,需要像FCC工藝一樣,用流化床反應工程技術,可以說,他們是沖著陳俊武院士慕名而來的。

從石腦油短缺將制約管式裂解爐制烯烴發展的角度考慮,陳俊武院士前瞻性地認為,這是一項值得關注的課題。不管當時能否工業化應用,他一直指導我們進行工程技術開發,認真考慮MTO工藝與FCC工藝在工程技術上的差異。隨著原油價位的升高,MTO技術在我國顯現出良好的推廣應用前景,使為我們超越其他工程公司較好地掌握了這項核心技術。通過這個項目,使我們對陳俊武院士如何做學問又有了新的認識和體會,這就是:

一是要有前瞻性。在華縣試驗裝置還沒有建設前,他就認真組織我們分析大連化物所MTO工藝與催化劑的特點,布置查閱了大量國內外的專利和資料,提出了MTO工藝工業化試驗要過升溫、循環、催化劑損耗和工藝優化等幾關,創造性地提出用空白劑開工。事實表明,陝西DMTO工業化試驗就是按他設計的「關口」走過來的。

陳俊武院士在能源替代、DMTO工程技術開發方面前瞻性的戰略思路是我們公司技術開發工作的寶貴財富。我的體會是,工程公司決不能等工程設計項目來了才被動地考慮開發問題,那樣很難得到前瞻性的新技術開發項目,也適應不了技術開發進程的要求,重大的前瞻性課題和技術一定要抽調人力超前部署。

二是要有科學性。DMTO試驗期間,陳俊武院士不顧近80歲高齡,5次親臨陝西華縣試驗現場,1次親臨大連化物所實驗室現場,與三方一起分析、討論和解決試驗過程出現的技術問題,請大連的同志來洛陽討論就更是不計其數。我們現場試驗人員身在現場,幾乎每天用電話向陳俊武院士彙報工況和數據,他則像在現場一樣加以分析和指導。去年6月21日試驗結束前,陳俊武院士不顧瓢潑大雨,在停工前趕到現場,用精心準備的數據和技術思路與三方深入討論工程參數和催化劑方面待改進的問題,使三方明確了各自的工作方向,為工藝包的編製和試驗結束后實驗室的研究工作打下了堅實基礎。

三是要有嚴肅性。「由天然氣或煤經甲醇制低碳烯烴技術及技術經濟」課題是由陳俊武院士總負責,我們公司與石科院、上海石化研究院三方負責的中國石化科技委的軟課題。經過2005年11月和2006年4月在上海、洛陽召開的兩次協調會後,軟課題初稿基本完成。我認為差不多可以交差了,但陳俊武院士對技術經濟部分不滿意,要求對上海石化研究院和我們公司負責編寫的國內外煤制合成氣、天然氣制合成氣、合成氣制甲醇、甲醇制烯烴的生產成本作詳細的技術經濟比較,要求用能耗平衡的方法計算各個生產裝置的燃料動力成本,還要考慮煤炭價格上漲對設備製造成本和相關投資的影響,對比相同烯烴銷售價格時煤、天然氣、石腦油的原料價格……

所有這些,可以說對於一個前期軟課題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深度要求。我認為軟課題沒有必要達到這麼高的要求,曾經向陳俊武院士提出可否不做這麼深。他說,目前國內煤化工過熱,甚至有人認為煤炭價格600~700元/噸時上MTO項目都有效益,我們的軟課題有「研究」兩字,不應是簡單的文獻調查,強調洛陽石化工程公司出的數據要經得起時間考驗。他要求我們承擔的軟課題要成為中國石化軟課題的樣板,軟課題的數據不誤導行業、不誤導領導決策。

為此,我們又深入進行了近半年的工作,在他的精心指導下,經過工程經濟專業文彬同志反覆計算和修改,到2006年11月底作出了一個經陳俊武院士點頭通過的技術經濟分析。這個分析可以說是目前在MTO工藝方面最為詳細的技術經濟分析,數據發布后得到各方面領導和專家的認同。

陳俊武院士對技術精益求精,80高齡還不斷學習、學習、再學習的態度,深刻地教育了我們。

主要成就/陳俊武編輯

電力系統技術攻關項目

作為中國電機工程學會湖北省高壓專委會委員,已完成和正在研究十多項電力系統技術攻關項目。主要研究方向:電力系統防雷與接地、高電壓設備絕緣監測及絕緣技術等。

主要榮譽/陳俊武編輯

擔任我國第一套60萬噸/年流化催化裂化裝置設計師,開創了國內首次大型流態化工業測試技術,1978年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

指導設計了我國第一套同軸式催化裂化工業試驗裝置,1985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1985年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和「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稱號。

開發了國家「六五」攻關重點項目「大慶常壓渣油催化裂化」技術,1987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1990年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工程設計大師稱號。

1995年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2019年9月25日,陳俊武被評選為「最美奮鬥者」。[1]10月7日,中央宣傳部在北京向全社會宣傳發布陳俊武的先進事迹,授予他「時代楷模」稱號。[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