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09-17

廣告

本書生動描繪了一個發生在中世紀阿拉伯帝國的生活故事:出身窮苦、一貧如洗的樵夫阿里巴巴在去砍柴的路上,無意中發現了強盜集團的藏寶地。他輕而易舉地得到了大批財富,但他並不完全據為己有。強盜們為除後患,密謀要殺害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得到了聰明、機智、嫉惡如仇的女僕莫吉娜的幫助,才化險為夷,並戰勝了強盜。作品語言通俗易懂,情節曲折奇妙,生動地表達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與追求。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 -故事內容

《一千零一夜》中的一個故事:

    很久以前,在波斯國的某城市裡住著兄弟倆,哥哥叫戈西母,弟弟叫阿里巴巴。父親去
世后,他倆各自分得了有限的一點財產,分家自立,各謀生路。不久銀財便花光了,生活日
益艱難。為了解決吃穿,糊口度日,兄弟倆不得不日夜奔波,吃苦耐勞。
    後來戈西母幸運地與一個富商的女兒結了婚,他繼承了岳父的產業,開始走上做生意的
道路。由於生意興隆,發展迅速,戈西母很快就成為遠近聞名的大富商了。
    阿里巴巴娶了一個窮苦人家的女兒,夫妻倆過著貧苦的生活。全部家當除了一間破屋
外,就只有三匹毛驢。阿里巴巴靠賣柴禾為生,每天趕著毛驢去叢林中砍柴,再馱到集市去
賣,以此維持生活。
    有一天,阿里巴巴趕著三匹毛驢,上山砍柴。他將砍下的枯樹和干木柴收集起來,捆綁
成馱子,讓毛驢馱著。砍好柴準備下山的時候,遠處突然出現一股煙塵,瀰漫著直向上空飛
揚,朝他這兒卷過來,而且越來越近。靠近以後,他才看清原來是一支馬隊,正急速向這個
方向衝來。
    阿里巴巴心裡害怕,因為若是碰到一夥歹徒,那麼毛驢會被搶走,而且自身也性命難
保。他心裡充滿恐懼,想拔腳逃跑,但是由於那幫人馬越來越近,要想逃出森林,已是不可
能的了,他只得把馱著柴禾的毛驢趕到叢林的小道里,自己爬到一棵大樹上躲避起來。
    那棵大樹生長在一個巨大險峭的石頭旁邊。他把身體藏在茂密的枝葉間,從上面可以看
清楚下面的一切,而下面的人卻看不見他。
    這時候,那幫人馬已經跑到那棵樹旁,勒馬停步,在大石頭前站定。他們共有四十人,
一個個年輕力壯,行動敏捷。阿里巴巴仔細打量,看起來,這是一夥攔路搶劫的強盜,顯然
是剛剛搶劫了滿載貨物的商隊,到這裡來分贓的,或者準備將搶來之物隱藏起來。
    阿里巴巴心裡這樣想著,決心探個究竟。
    匪徒們在樹下拴好馬,取下沉甸甸的鞍袋,裡面顯然裝著金銀珠寶。
    這時,一個首領模樣的人背負沉重的鞍袋,從叢林中一直來到那個大石頭跟前,喃喃地
說道:「芝麻,開門吧!」隨著那個頭目的喊聲,大石頭前突然出現一道寬闊的門路,於是
強盜們魚貫而入。那個首領走在最後。
    首領剛進入洞內,那道大門便自動關上了。
    由於洞中有強盜,阿里巴巴躲在樹上窺探,不敢下樹,他怕他們突然從洞中出來,自己
落到他們手中,會遭到殺害。最後,他決心偷一匹馬並趕著自己的毛驢溜回城去。就在他剛
要下樹的時候,山洞的門突然開了,強盜頭目首先走出洞來,他站在門前,清點他的嘍羅,
見人已出來完了,便開始念咒語,說道:
    「芝麻,關門吧!」
    隨著他的喊聲,洞門自動關了起來。
    經過首領的清點、檢查后,沒有發現問題,嘍羅們便各自走到自己的馬前,把空了的鞍
袋提上馬鞍,接著一個人個縱身上馬,跟隨首領,揚長而去。
    阿里巴巴呆在樹上觀察他們,直到他們走得無影無蹤之後,才從樹上下來。當初他之所
以不敢貿然從樹上下來,是害怕強盜當中會有人突然又返回來。
    此刻,他暗自道:「我要試驗一下這句咒語的作用,看我能否也將這個洞門打開。」於
是他大聲喊道:「芝麻,開門吧!」他的喊聲剛落,洞門立刻打開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舉目一看,那是一個有穹頂的大洞,從洞頂的通氣孔透進的光
線,猶如點著一盞燈一樣。開始,他以為既然是一個強盜穴,除了一片陰暗外,不會有其它
的東西。可是事實出乎他的意料。洞中堆滿了財物,讓人目瞪口呆。一堆堆的絲綢、錦緞和
繡花衣服,一堆堆彩色氈毯,還有多得無法計數的金幣銀幣,有的散堆在地上,有的盛在皮
袋中。猛一下看見這麼多的金銀財富,阿里巴巴深信這肯定是一個強盜們數代經營、掠奪所
積累起來的寶窟。
    阿里巴巴進入山洞后,洞門又自動關閉了。
    他無所顧慮,滿不在乎,因為他已掌握了這道門的啟動方法,不怕出不了洞。他對洞里
的財寶並不感興趣,他迫切需要金錢。因此,考慮到毛驢的運載能力,他想好,只弄幾袋金
幣,捆在柴火裡面,扔上驢子運走。這樣,人們不會看見錢袋,只會仍然將他視作砍柴度日
子的樵夫。
    想好了這一切,阿里巴巴才大聲說道:「芝麻,開門吧!」
    隨著聲音,洞門打開了,阿里巴巴把收來的金幣帶出洞外,隨即說道:「芝麻,關門
吧!」
    洞門應聲關閉。
    阿里巴巴馱著金錢,趕著毛驢很快返回城中。到家后,他急忙卸下馱子,解開柴捆,把
裝著金幣的袋子搬進房內,擺在老婆面前。他老婆看見袋中裝的全是金幣,便以為阿里巴巴
鋌而走險搶了人,所以開口便罵,責怪他不該見利忘義,不該去做壞事。
    「難道我是強盜?你應該知道我的品性。我從不做壞事。」阿里巴巴申辯幾句,然後把
山中的遭遇和這些金幣的來歷告訴了老婆之後,把金幣倒了出來,一古腦兒堆在她的面前。
    阿里巴巴的老婆聽了,驚喜萬分,光燦燦的金幣使她眼花繚亂。她一屁股坐下來,忙著
去數那些金幣。阿里巴巴說:「瞧你!這麼數下去,什麼時候才數得完呢?若是有人闖進來
見到這種情況,那就糟糕了。這樣把,我們先把這些金幣埋藏起來吧。」
    「好吧,說干就干。但是我還是要量一量這些金幣到底有多少,心裡也好有個數。」
    「這件事是值得高興,但你千萬要注意,別對任何人說,否則會引來麻煩的。」
    阿里巴巴的老婆急忙到戈西母家中借量器。戈西母不在家,她便對他老婆說:「嫂嫂,
能把你家的量器借我用一下嗎?」
    「行呀,不過你要借什麼量器呢?」
    「借給我小升就行了。」
    「你稍微等一下,我這就去給你拿。」戈西母的老婆答應了。
    戈西母的老婆是個好奇心特別重的人,一心想了解阿里巴巴的老婆借升量什麼,於是她
在升內的底部,刷上一點蜜蠟,因為她相信無論量什麼,總會粘一點在蜜蠟上。她想用這樣
的方法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阿里巴巴的老婆不懂這種技巧,她拿著升急忙回到家中,立刻開始用升量起金幣來。
    阿里巴巴只管挖洞,待她老婆量完金幣,他的地洞也挖好了,他們兩人一起動手,把金
幣搬進地洞,小心翼翼地蓋上土,埋藏了起來。
    升底的蜜蠟上粘著一枚金幣,他們卻一點也沒有察覺。於是當這個好心腸的女人把升送
還她嫂子時,戈西母的老婆馬上就發現了升內竟粘著一枚金幣,頓生羨慕、嫉妒之心,她自
言自語說:
    「啊呀!原來他們借我的升是去量金幣啊。」
    她心想,阿里巴巴這樣一個窮光蛋,怎麼會用升去量金幣呢?
    這裡面一定有什麼秘密。
    戈西母的老婆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直到日暮,戈西母游罷歸來時,她立即迫不及待地
對他說:「你這個人呀!你一向以為自己是富商巨賈,是最有錢的人了。現在你睜眼看一看
吧,你兄弟阿里巴巴表面上窮得叮噹響,暗地裡卻富得如同王公貴族。我敢說他的財富比你
多得多,他積蓄的金幣多到需要斗量的程度。而你的金幣,只是過目一看,便知其數目
了。」
    「你是從哪兒聽說的?」戈西母將信將疑地反問一句。
    戈西母的老婆立刻把阿里巴巴的老婆前來借升還升的經過,以及自己發現粘在升內的一
枚金幣等事,一五一十說了一遍,然後把那枚鑄有古帝王姓名、年號等標識的金幣拿給他
看。
    戈西母知道這事後,頓覺驚奇,同時也產生了羨慕、猜疑的心情。這一夜,由於貪婪的
念頭一直縈繞著他,因而他整夜輾轉不眠,次日天剛亮他就急忙起床,前去找阿里巴巴,說
道:
    「兄弟啊!你表面裝得很窮,很可憐,其實你真人不露相。我知道你積蓄了無數的金
幣,數目之多,已經達到要用斗量才能數清的地步了。」
    「你能把放話說清楚些嗎?我一點也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你別裝糊塗!你非常清楚我在說什麼。」戈西母怒氣沖沖地把那枚金幣拿給他看,
「像這樣的金幣,你有成千上萬,這不過是你量金幣時,粘在升底被我老婆發現的一枚罷
了。」
    阿里巴巴恍然大悟,此事已被GMX和他的老婆知道了,暗想:此事已無法再保守秘密
了。既然這樣,索性將它全盤托出。雖然明知這會招來不幸和災難,但處在這樣的情況下,
他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得被迫把發現強盜們在山洞中收藏財寶的事,毫無保留地講給他哥
哥聽了。
    GMX聽了,聲色俱厲地說:「你必須把你看見的一切告訴我,尤其是那個儲存金幣的
山洞的確切地址,還有開、關洞門的那兩句魔咒暗語。現在我要警告你,如果你不肯把這一
切全部告訴我,我就上官府告發你,他們會沒收你的金錢,抓你去坐牢,你會落得人財兩空
的。」
    阿里巴巴在哥哥的威逼下,只好把山洞的所在地和開、關洞門的暗語,一字不漏地講了
一遍。戈西母仔細聽著,把一切細節都牢記在心頭。
    第二天一大早,戈西母趕著雇來的十匹騾子,來到山中。他按照阿里巴巴的講述,首先
找到阿里巴巴藏身的那棵大樹,並順利地找到了那神秘的洞口,眼前的情景和BALL所說
的差不多,他相信自己已經到達目的地,於是高聲喊道:「芝麻,開門吧!」
    隨著戈西母的喊聲,洞門豁然打開了,戈西母走進山洞,剛站定,洞門便自動關起來。
對此,他沒有在意,因為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堆積如山的財寶吸引住了。面對這麼多的金銀財
寶,他激動萬分,有些不知所措。待鎮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后,才急忙大肆收集金幣,並把
它們一一裝在袋中,然後一袋一袋挪到門口,預備搬運出洞外,馱回家去。待一切準備妥當
后,他才來到那緊閉的洞門前。但由於先前他興奮過度,竟忘記了那句開門的暗語,卻大
喊:「大麥,開門吧!」洞門依然緊閉。
    這一來,他慌了神。一口氣喊出屬於豆麥穀物的各種名稱,唯獨「芝麻」這個名稱,他
怎麼樣也想不起來了。他頓感恐懼,坐立不安,不停地在洞中打轉,對擺在門后預備帶走的
金幣也失去興趣了。
    由於戈西母過度地貪婪和嫉妒,招致了意想不到的災難,致使他已步入上天無路,入地
無門的絕望境地。如今性命都難保,當然就更不可能圓他的發財夢了。
    這天半夜,強盜們搶劫歸來,在月光下,老遠便看見成群的牲口在洞口前,他們感到奇
怪:這些牲口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強盜首領帶著嘍羅來到山洞前,大家從馬上下來,說了那句暗語,洞門便應聲而開。戈
西母在洞中早已聽到馬啼的得得聲,從遠到近,知道強盜們回來了。他感到性命難保,一下
子嚇癱了。但他還抱著僥倖的心理,鼓足勇氣,趁洞門開啟的時候,猛衝出去,期望死里逃
生。但強盜們的刀劍把他擋了回來。強盜首領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劍把戈西母刺倒,而他身
邊的一個嘍羅立刻抽出寶劍,把戈西母攔腰一劍,砍為兩截,結果了他的性命。
    強盜們湧入山洞,急忙進行檢查。
    他們把戈西母的屍首裝在袋中,把他預備帶走的一袋袋金幣放回老地方,並仔細清點了
所有物品。強盜們不在乎被阿里巴巴拿走的金幣,可是對於外人能闖進山洞這件事,他們都
感到震驚、迷惑。因為這是個天險絕地,山高路遠,地勢峻峭,人很難越過重重險阻攀援到
這裡,尤其是若不知道開關洞門那句暗語,誰也休想闖進洞來。
    想到這裡,他們把怒氣都出在戈西母的身上,大家七手八腳地肢解了他的屍體,分別掛
在門內左右兩側,以此作為警告,讓敢於來這裡的人,知道其下場。
    做完了這一切,他們走出洞來,關閉好洞門,跨馬而去。
    這天晚上,戈西母沒有回家,他老婆預感到事情有些不妙,焦急萬分地跑到阿里巴巴家
去詢問:「兄弟,你哥哥從早上出去,到現在還沒有回家來。他的行蹤你是知道的,現在我
非常擔心,只怕他發生什麼不測,若真是這樣,那我可怎麼辦呀?」
    阿里巴巴也預感到發生了什麼不幸的事,不然,戈西母不可能現在還不回家。他越想越
覺不安,但他穩住自己的情緒,仍然平靜地安慰著嫂嫂:「嫂嫂,大概戈西母害怕外人知道
他的行蹤,因而繞道回城,以至於到現在還沒有回到家吧。我想等會兒他會回來的。」
    戈西母的老婆聽了后,才稍感慰藉,抱著一線希望回到了家中,耐心地等待丈夫歸來。
    時至夜半三更,仍不見人影。她終於坐卧不安起來,最終由於緊張、恐怖而忍不住失聲
痛哭了起來。她悔恨地自語道:「我把阿里巴巴的秘密泄露了給他,引起他的羨慕和嫉妒,
這才給他招來了殺身之禍呀。」
    戈西母的老婆心煩意亂,如坐針氈,好不容易才熬到天亮,便急急忙忙跑到阿里巴巴家
中,懇求他立即出去尋找他哥哥。
    阿里巴巴安慰了嫂子一番,然後趕著三匹毛驢,前往山洞而去。來到那個洞口附近,一
眼就看到了灑在地上的斑斑血跡,他哥哥和十匹騾子卻不見蹤影,顯然凶多吉少,想到此,
他不禁不寒而慄。他戰戰兢兢地來到洞口,說道:「芝麻,開門吧!」洞門應聲而開。
    他急忙跨進山洞,一進洞門就看見戈西母的屍首被分成幾塊,兩塊掛在左側,兩塊掛在
右側。阿里巴巴驚恐萬狀,但是不得不硬著頭皮收拾哥哥的屍首,並用一匹毛驢來馱運。然
后他又裝了幾袋金幣,用柴棒小心掩蓋起來,綁成兩個馱子,用另兩匹毛驢馱運。做好這一
切后,他念著暗語把洞門關上,趕著毛驢下山了。一路上他拚命克制住緊張的心情,集中精
力,把屍首和金幣安全地運了家。
    回家后,他把馱著金幣的兩匹毛驢牽到自己家,交給老婆,吩咐她藏好,關於戈西母遇
害的事,他卻隻字不提。接著他把運載屍首的那匹毛驢牽往戈西母的家。戈西母的使女馬爾
基娜前來開門,讓阿里巴巴把毛驢趕進庭院。
    阿里巴巴從驢背上卸下戈西母的屍首,然後對使女說:「馬爾基娜,趕快為你的老爺准
備善後吧。現在我先去給嫂子報告噩耗,然後就來幫你的忙。」這時,戈西母的老婆從窗戶
里看見阿里巴巴,說道:
    「阿里巴巴,情況怎麼樣?有你哥哥的消息嗎?看你愁眉苦臉的樣子,莫非他遭遇了災
難?」
    阿里巴巴忙把戈西母的遭遇和怎樣把他的屍首偷運回來的經過,從頭到尾對嫂子說了一
遍。
    阿里巴巴詳細敘述完事情的經過後,接著對嫂嫂說道:「嫂子,事情已經發生了,要想
改變這一切已是不可能的了。這事件固然慘痛,但是我們應該引以為戒,保守秘密,不然我
們的身家性命將沒有保障的。」
    戈西母的老婆知道丈夫已慘遭殺害,現在埋怨也無濟於事,因此她淚流滿面地對阿里巴
巴說:「我丈夫的命是前生註定的,我現在也只好認命了。只是為了你的安全和我的將來,
我答應為你嚴格保守秘密,決不向外泄露半點。」
    「安拉的懲罰是無法抗拒的,現在你安心休息吧。待喪期一過,我便會娶你為妾,一輩
子供養你,你會生活得愉快幸福的。至於我的夫人,她心地善良,決不會嫉妒你,這一點你
儘管放心好了。」
    「既然你認為這樣做較為妥當,就照你的意思辦吧。」她說著又忍不住痛哭起來。
    阿里巴巴因為哥哥的死感到很傷心,他離開嫂嫂,回到女僕馬爾基娜身邊,與她商量哥
哥的後事,做完這一切后,才牽著毛驢回家了。
    阿里巴巴一走,馬爾基娜立刻來到一家藥店,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跟老闆交談起來,
打聽給垂死的病人吃什麼葯才有效。
    「是誰病入膏肓,要服這種葯呢?」老闆向馬爾基娜反問。
    「我家老爺戈西母病得利害,快要死了。這幾天,他既不能說話,也不能吃東西,所以
我們對他的生死已不報什麼希望了。」
    說完,她帶著買來的葯回家了。
    第二天,馬爾基娜再上藥店去買葯,她裝著憂愁苦悶的樣子,唉聲嘆氣地說:「我擔心
他連葯都吃不下去了,這會兒怕是已經咽氣了。」
    就在馬爾基娜買葯的同時,阿里巴巴也做好了一切準備。他呆在家中,耐心地等待著戈
西母家發出悲哀、哭泣的聲音,以便裝著悲痛的樣子去幫忙治喪。
    第三天一大早,馬爾基娜便戴上面紗,去找高明的老裁縫巴巴穆司塔。她給了裁縫一枚
金幣,說道:「你願意用一塊布蒙住眼睛,然後跟我上我家去一趟嗎?」
    巴巴穆司塔不願這樣做。馬爾基娜又拿出一枚金幣塞在他的手裡,並再三懇求他去一
趟。
    巴巴穆司塔是一個貪圖小恩小惠的財迷鬼,見到金幣,立即答應了這個要求,拿手巾蒙
住自己的眼睛,讓馬爾基娜牽著他,走進了戈西母停屍的那間黑房。這時馬爾基娜才解掉蒙
在巴巴穆司塔眼睛上的手巾,告訴他:「你把這具屍首按原樣拼在一起,縫合起來,然後再
比著死人身材的長短,給他縫一套壽衣。做完這些事後,我會給你一份豐厚的工錢的。」
    巴巴穆司塔按照馬爾基娜的吩咐,把屍首縫了起來,壽衣也做成了。馬爾基娜感到很滿
意,又給了巴巴穆司塔一枚金幣,再一次蒙住他的眼睛,然後牽著他,把他送回了裁縫鋪。
    馬爾基娜很快回到家中,在阿里巴巴的協助下,用熱水洗凈了戈西母的屍體,裝殮起
來,擺在乾淨的地方,把埋葬前應做的事都準備妥當,然後去清真寺,向教長報喪,說喪者
等候他前去送葬,請他給死者禱告。
    教長應邀隨馬爾基娜來到戈西母家中,替死者進行禱告,按慣例舉行了儀式,然後由四
人抬著裝有戈西母屍首的棺材離開家,送往墳地進行安葬。馬爾基娜走在送葬行列的前面,
披頭散髮,捶胸頓足,嚎啕痛哭。
    阿里巴巴和其他親友跟在後面,一個個面露悲傷。
    埋葬完畢后,各自歸去。
    戈西母的老婆獨自呆在家中,悲哀哭泣。
    阿里巴巴躲在家中,悄悄地為哥哥服喪,以示哀悼。
    由於馬爾基娜和阿里巴巴善於應付,考慮周全,所以戈西母死亡的真相,除他二人和戈
西母的老婆之外,其餘的人都不知底細。
    四十天的喪期過了,阿里巴巴拿出部分財產作聘禮,公開娶他的嫂嫂為妾,並要戈西母
的大兒子繼承他父親的遺產,把關閉的鋪子重新開了起來。戈西母的大兒子曾跟一個富商經
營生意,耳濡目染,練就了一些本領,在生意場上顯得得心應手。
    這一天,強盜們照例返回洞中,發現戈西母的屍首已不在洞中,而且洞中又少了許多金
幣,這使他們感到非常詫異,不知所措。首領說:「這件事必須認真追查清楚,否則,我們
長年累月攢下來的積蓄,就會被一點一點偷光。」
    匪徒們聽了首領的話后,都感到此事不宜遲延,因為他們知道,除了被他們砍死的那個
人知道開關洞門的暗語外,那個搬走屍首並盜竊金幣的人,也勢必懂得這句暗語。所以必須
當機立斷地追究這事,只有把那人查出來,才能避免財物繼續被盜。他們經過周密的計劃,
決定派一個機警的人,偽裝成外地商人,到城中大街小巷去活動,目的在於探聽清楚,最近
誰家死了人,住在什麼地方。這樣就找到了線索,也就能找到他們所要捉拿的人。
    「讓我進城去探聽消息吧。」一個匪徒自告奮勇地向首領要求說,「我會很快把情況打
聽清楚的。如果完不成任務,隨你怎樣懲罰我。」
    首領同意了這個匪徒的要求。
    這個匪徒化好裝,當天夜裡就溜到城裡去了。第二天清晨他就開始了活動,見街上的鋪
子都關閉著,只是裁縫巴巴穆司塔的鋪子例外,他正在作針線活。匪徒懷著好奇心向他問
好,並問:
    「天才蒙蒙亮,你怎麼就開始做起針線活來了?」
    「我看你是外鄉人吧。別看我上了年紀,眼力可是好得很呢。昨天,我還在一間漆黑的
房裡,縫合好了一具屍首呢。」
    匪徒聽到這裡,暗自高興,想:「只需通過他,我就能達到目的。」他不動聲色地對裁
縫說:「我想你這是同我開玩笑吧。你的意思是說你給一個死人縫了壽衣吧?」
    「你打聽此事幹啥?這件事跟你有多大關係?」
    匪徒忙把一枚金幣塞給裁縫,說道:「我並不想探聽什麼秘密。我可是一個忠厚老實的
人,我只是想知道,昨天你替誰家做零活?你能把那個地方告訴我,或者帶我上那兒去一趟
嗎?」
    裁縫接過金幣,不好再拒絕,只好照實向他說:「其實我並不知道那家人的住址,因為
當時我是由一個女僕用手帕蒙住雙眼后帶去的,到了地方,她才解掉我眼上的手帕。我按要
求將一具砍成幾塊的屍首縫合起來,為他做好壽衣后,再由那女僕蒙上我的雙眼,將我送回
來。因此,我無法告訴你那兒的確切地址。」
    「哦,太遺憾了!不過不要緊,你雖然不能指出那所住宅的具體位置,但我們可以像上
次那樣,照你所做的那樣,我們也來演習一遍,這樣,你一定會回憶點什麼出來。當然,你
若能把這件事辦好了,我這兒還有金幣給你。」說完匪徒又拿出一枚金幣給裁縫。
    巴巴穆司塔把兩枚金幣裝在衣袋裡,離開鋪子,帶著匪徒來到馬爾基娜給他蒙眼睛的地
方,讓匪徒拿手帕蒙住他的眼睛,牽著他走。巴巴穆司塔原是頭腦清楚、感覺靈敏的人,在
匪徒的牽引下,一會兒便進入馬爾基娜帶他經過的那條衚衕里。他邊走邊揣測,並計算著一
步一步向前移動。他走著走著,突然停下腳步,說道:「前次我跟那個女僕好像就走到這兒
的。」
    這時候巴巴穆司塔和匪徒已經站在戈西母的住宅前,如今這裡已是阿里巴巴的住宅了。
    匪徒找到戈西母的家后,用白粉筆在大門上畫了一個記號,免得下次來報復時找錯了
門。他滿心歡喜,即刻解掉巴巴穆司塔眼上的手帕,說道:「巴巴穆司塔,你幫了我的大
忙,我很感激,願偉大的安拉保佑你。現在請你告訴我,是誰住在這所屋子裡?」
    「說實在的,我一點也不知道。這一帶我不熟悉。」
    匪徒知道無法再從裁縫口中打聽到更多的消息,於是再三感謝裁縫,叫他回去。他自己
也急急忙忙趕回山洞,報告消息。
    裁縫和匪徒走後,馬爾基娜外出辦事,剛跨出大門,便看見了門上的那個白色記號,不
禁大吃一驚。她沉思一會,料到這是有人故意做的識別標記,目的何在,尚不清楚,但這樣
不聲不響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懷好意。於是她就用粉筆在所有鄰居的大門上畫上了同樣的記
號。她嚴守秘密,對誰也沒有說,連男主人、女主人也不例外。
    匪徒回到山中,向匪首和夥伴們報告了尋找線索的經過,首領和其他匪徒聽到消息后,
便溜到城中,要對盜竊財物的人進行報復。那個在阿里巴巴家的大門上作過記號的匪徒,直
接將首領帶到了阿里巴巴的家附近,說:「呶!我們所要尋找的人,就住在這裡。」
    首領先看了那裡的房子,再四下看了看,發現每家的大門上都畫著同樣的記號,覺得奇
怪,問道:「這裡的房屋,每家的大門上都有同樣的記號,你所說的到底是哪家呢?」
    帶路的匪徒頓時糊塗起來,不知所措。他發誓說:「我只是在一間房子的大門上作過記
號,不知這些門上的記號是從哪兒來的,現在我也不敢肯定哪個記號是我所畫的了。」
    首領沉思了一會,對匪徒們說:「由於他沒有把事情做好,我們要尋找的那所房屋沒找
到,使得我們白辛苦一場,現在暫且回山,以後再做打算。」
    匪徒們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地返回山洞后,首領便拿那個帶路的匪徒出氣,將他痛打一
頓后,再命手下把他綁起來,並說:「你們中誰再願到城中去打探消息?如能把盜竊財物的
人抓到,我就加倍賞賜他。」
    聽了匪首的話,又有一個匪徒自告奮勇道:「我願前去探聽,並相信我能滿足你的要
求。」
    匪首同意派他去完成這項使命。於是這個匪徒又找到裁縫鋪里的巴巴穆司塔,用金幣買
通裁縫,利用他找到了阿里巴巴的家,在阿里巴巴屋子的門柱上,用紅粉筆畫了一個記號,
這才趕忙返回山洞,向匪首報告。他得意地說道:「報告首領,我已經找到那所房屋,這次
我用紅粉筆在門柱上打了記號。我可以輕易將其分辨出來。」
    馬爾基娜出房門時,發現門柱上又有個紅色記號,便又在鄰近人家的門柱上也畫了同樣
的記號。
    匪首派的第二個匪徒很快完成了任務,但情況卻與第一次一樣。當匪徒們進城去報復
時,發現附近每家住宅門柱上都有紅色記號,他們感到又被捉弄了,一個個只得垂頭喪氣地
返回山洞。匪首怒不可遏,大發雷霆,又把第二個匪徒綁了起來,嘆道:「我的部下都是些
酒囊飯袋,看來此事得由我親自出馬,才能解決問題。」
    匪首打定主意,單槍匹馬來到了城中,照例找到了裁縫巴巴穆司塔。在他的幫助下,順
利地來到阿里巴巴的家門前。他吸取前兩個匪徒的教訓,不再作任何記號,只是把那住宅的
座落和四周的景象記在心裡,然後他馬上趕回山洞,對匪徒們說:
    「那個地點我已銘刻在心裡,下次去找就很容易了。現在你們馬上給我買十九匹騾子和
一大皮袋菜,以及形狀、體積一致的瓦瓮三十八個。再把這些瓮綁在馱子上,用十九匹騾馬
馱著,每騾馱兩瓮。我扮成賣油商人,趁天黑時到那個壞蛋的家門前,求他容我在他家暫住
一宿。然後,到晚上我們一起動手,結果他的性命,奪回被盜竊的財物。」
    他提出的方案博得了匪徒們的擁護,一個個懷著喜悅的心情,分頭前去購買騾子、皮
囊、瓦瓮等物。經過三天的奔波,把所需要的東西全部備齊了,還在瓦瓮的外表塗上一些油
膩。他們在匪首的指揮下,拿菜油灌滿一個大瓮,全副武裝的匪徒分別潛伏在三十七個瓮
中,用十九匹騾子馱運。匪首扮成商人,趕著騾子,大模大樣地運油進城,趁天黑時趕到阿
里巴巴的家門外。
    阿里巴巴剛吃過晚飯,還在屋前散步。匪首趁機走近他,向他請安問好,說道:「我是
從外地進城來販油的,經常到這裡來做生意。今天太晚了,我找不到合適的住處,懇求你發
發慈悲,讓我在你院中暫住一夜吧,也好減輕一下牲口的負擔,當然也麻煩你為它們添些飼
料充饑。」
    阿里巴巴雖然曾見過匪首的面,但由於他偽裝得很巧妙,加之天黑,一時竟沒有分辨出
來,因而同意了匪首的請求,為他安排了一間空閑的柴房,作堆放貨物和關牲口之用,並吩
咐女僕馬爾基娜:
    「家中來了客人,請給他預備些飼料、水,再為客人做點晚飯,鋪好床讓他住一夜。」
    匪首卸下馱子,搬到柴房中,給牲口提水拿飼料,他本人也受到主人的殷勤招待。阿里
巴巴叫來馬爾基娜,吩咐道:「你要好生招待客人,不要大意,滿足客人的需要。明天一早
我上澡堂沐浴,你預備一套乾淨的白衣服,以便沐浴后穿用。此外,在我回來前,為我準備
一鍋肉湯。」
    「明白了,一定按老爺說的去做。」
    阿里巴巴說了之後進寢室休息去了。
    匪首吃過晚飯,隨即上柴房照料牲口。他趁夜深人靜、阿里巴巴全家安息時,壓低嗓
音,告訴躲在瓮中的匪徒們:「今晚半夜,你們當聽到我的信號時,就迅速出來。」匪首交
代完畢后,走出柴房,由馬爾基娜引著,來到為他準備的寢室里。
    馬爾基娜放下手中的油燈,說:「如還需要什麼,請吩咐吧。」
    「謝謝,不需要什麼了。」匪首回答說,待馬爾基娜走後,才滅燈上床休息。
    馬爾基娜按主人的吩咐,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交給另一個男僕阿卜杜拉,以便主人沐
后穿用。隨後她給主人燒好肉湯。過了一會,她想看一看罐里的肉湯,但油燈已滅,一時又
沒油可添,阿卜杜拉看著馬爾基娜為難的樣子,便前來解圍,提醒道:
    「不必為難,柴房中有菜油呀!為何不取些來用?」
    馬爾基娜拿著油壺去柴房中,見到成排的油瓮。她來到第一個瓦瓮前,這時躲在瓮中的
匪徒聽到腳步聲,以為是匪首來叫他們,便輕聲問道:「是行動的時候了嗎?」
    馬爾基娜突然聽見瓦瓮中的說話聲,嚇得倒退一步,但她本是一個機智勇敢的人,當即
應道:「還不到時候呢。」她暗想道:「原來這些瓮中裝的不是菜油,而是人。看來這個販
油商人存心不良,也許想打什麼壞主意,施展陰謀詭計。慈悲的安拉啊!求您保佑,別讓咱
們上他的圈套吧。」她挨到第二個瓮前,仍然壓低嗓音,把「現在還不到時候呢」這句話重
說了一遍。
    她就這樣一個挨一個地順序從頭說到尾。她暗自道:「讚美安拉!我的主人還蒙在鼓
里,不知道危險隨時可能降臨。這個自稱賣油的傢伙,一定是這伙匪徒的首領,而此時匪徒
們正在等待他發出暗號。」此時她已來到最後一個瓮前,發現這個瓮里裝的是菜油,便灌了
一壺,拿到廚房,給燈添上油,然後再回到柴房中,從那個瓮中舀了一大鍋油,架起柴火,
把油燒開,這才拿到柴房中,依次給每瓮里澆進一瓢沸油。潛伏在瓮中的匪徒還不知是怎麼
回事,就一個個被燙死了。
    馬爾基娜以過人的智慧悄悄做完了這一切,屋裡所有的人都還睡得正酣,無人知曉。她
自己高興地回到廚房,關起門來,給阿里巴巴熱湯。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匪首從夢中突然醒來,他打開窗戶,見室外一片黑暗,寂靜無聲,
便拍手發出了暗號,叫匪徒們立即出來行動。但四周卻毫無動靜。過了一會,他再次拍手,
並出聲呼喚,仍無迴音。經過第三次拍手、呼喚,還得不到回答后,他才慌了,趕忙走出卧
室,奔到柴房中,心想:「大概他們一個個都睡熟了,我必須立刻叫醒他們,趕快行動,否
則就來不及了。」
    他走到第一個油瓮前,立刻嗅到一股熏鼻的油氣味,心裡非常吃驚,伸手一摸,覺得燙
手。他一個個摸過去,發現全部油瓮的情況都是一樣。這時候,他明白死亡落到他們這一夥
人的頭上了,同時對自身的安全也感到擔心。他不敢再回到卧室,只得逾牆跳到後花園,懷
著恐怖和絕望的心情,逃之夭夭。
    馬爾基娜呆在廚房裡,窺探匪首的動靜,但不見他從柴房中出來,想是逾牆逃跑了,因
為大門是雙鎖鎖著的。不過想到其餘的匪徒還一個個靜靜地躺在瓮中,馬爾基娜便安心地睡
覺了。
    離天亮還有兩個小時的時候,阿里巴巴起床去澡堂沐浴。他對當夜家中發生的危險事一
無所知,機智的馬爾基娜沒有驚動他,也沒料到事情如此容易應付。原來她認為如果先向主
人報告她的計劃,然後動手,就可能失去先下手為強的機會,而吃強盜的虧了。
    阿里巴巴從澡堂歸來已是日上三竿,他見油瓮還原封不動地擺在柴房中,感到驚奇,嘀
咕道:「這位賣油的客人是怎麼搞的!這個時候還不把油馱到市上去賣。」
    馬爾基娜說:「老爺啊,萬能之神安拉賜福於你,使你昨晚免受了傷害。那個商人企圖
干罪惡的勾當,被發現后已逃走,昨晚發生的事情,待一會我會慢慢講給你聽。」她引阿里
巴巴走進柴房,關了房門,然後指著一個油瓮說「請老爺看吧,到底裡面裝的是油呢?還是
別的東西?」
    阿里巴巴打開瓮蓋一看,裡面躺著一個男人,他一下子嚇得回頭就跑。馬爾基娜即刻安
慰他:「別害怕!這人已不可能再危害你,他已經死了。」
    阿里巴巴聽了才安靜下來,說道:「馬爾基娜,咱們遭了大禍,剛安定下來,怎麼這個
卑鄙的傢伙也會來找咱們的麻煩呢?」
    「感謝偉大的安拉!事情的經過,我會詳細報告老爺的。可是說話要小聲,免得被鄰居
知道,給咱們帶來麻煩。現在請老爺查看這些瓮里的東西,從頭到尾,每一個都看一看
吧。」
    阿里巴巴果然依次看了一遍,發現每個瓮中都有一個全副武裝的男人,幸虧都被沸油燙
死了。這一驚把他嚇得啞巴似的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他逐漸恢復常態,才問道:
    「那個販油商人哪兒去了?」
    「老爺啊,你還不知道,那個傢伙其實並不是生意人,而是個為非作歹的匪首。他滿口
甜言蜜語,骨子裡卻想要你的命。他的所作所為,我會詳細報告的,不過老爺才從澡堂歸
來,先喝些肉湯再說吧。」
    她伺候阿里巴巴回到屋裡,立刻送上飲食。
    阿里巴巴吃喝起來,對馬爾基娜說:「我急於要知道這樁奇案的始末,你說吧,不要讓
我始終蒙在鼓裡,這樣我才會定下心來。」
    馬爾基娜把昨晚發生的事,從煮肉湯、點燈找油起,到發現匪徒,用油燙死匪徒,以及
那個匪首逃跑等等,一五一十詳細敘述了一遍。最後她說:
    「這便是昨晚發生的事的全部經過。此外,幾天以前,我對這件事就已有所感覺。我抑
制著自己,不敢報告老爺,怕萬一事情傳開,叫鄰居知道,現在不得不讓老爺知道了。情況
是這樣的:有一天我回家時,見咱家大門上有個白粉筆畫的記號,當時我雖然不知道是誰畫
的,有什麼用處,但是我估計到可能是仇人搞的,存心危害老爺,所以我在周圍每家大門
上,都畫上一模一樣的記號,使壞人不容易分辨出來。現在看來,畫的記號和昨夜的事,必
然有聯繫,肯定是這夥人以此作為報復的標記,避免走錯門路。按四十個強盜的數目計算,
他們有兩人下落不明,這當中的實際情況,我還不知道,因此不得不提防他們。而其餘的匪
徒,他們的頭子逃跑了,人還活著。老爺必須格外注意,加倍提防,否則會遭他們的毒手,
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為此,我當全力保護老爺的生命財產不受損害,這也是我們奴婢
的職責所在。」
    阿里巴巴聽了非常快慰,說道:「你的這個建議,我很滿意,你勇敢果斷,我這一輩子
也忘不了。告訴我吧:我該怎樣賞賜你?」
    「這是我應盡的義務。我看目前最急迫的事是,趕快把那些死人埋了,不要把秘密泄露
出去。」
    阿里巴巴按馬爾基娜的指點,親自帶僕人阿卜杜拉到後花園,在一棵樹側,挖了一個大
坑,卸下屍體上的武器,再把三十七具屍首掩埋起來,把地面弄得跟先前一模一樣,同時還
把油瓮和其它什物全都收藏起來。接著阿里巴巴又打發阿卜杜拉每次牽兩匹騾子往集市賣
掉。這件大事算是處理妥了,不過阿里巴巴並未因此安心,因為他知道匪首和兩個匪徒還活
著,並且一定會再來報仇,所以他格外地小心謹慎,對消滅匪徒的經過和從山洞中獲得財物
的情況,他守口如瓶,從不透露。
    卻說匪首從阿里巴巴家狼狽地逃跑后,悄悄回到了山洞,想著損失的財物和人馬,以及
洞中最終將被盜走的財寶,他就滿腔怒火,異常苦惱。他認為只有殺掉阿里巴巴,才能解除
心頭之恨,他決心一個人再進城去,打著經營的幌子,在城裡住下,以便尋找機會收拾掉阿
里巴巴,然後再另起爐灶,招兵買馬,繼續過劫掠生活,也只有這樣,才能把祖傳下來的殺
人越貨的事業代代傳下去。
    匪首打定主意后,倒身睡覺了。
    次日,天剛亮他便起床,像前次那樣,把自己喬裝打扮一番,然後進城在一家客棧住
下。他暗自嘀咕:「毫無疑問,一下子殺了這麼多人的案件,一定會轟動全城,而阿里巴巴
免不了被捕受審,他的住處也一定被毀了,財產一定查抄了。」於是他向客棧的門房打聽消
息:「最近城中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門房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全部告訴了匪首。
    匪首聽了既奇怪又失望,門房所談的,沒有一件與他有關,他這才明白阿里巴巴是個機
警聰明的人,他不但拿走了山洞中的錢財,還害了這麼多人的性命,而他自己卻安然無恙。
由此匪首聯想到自身的安危問題,認為必須充分運用自己的智慧,提高警惕,才不至於落在
敵人手中,遭到毀滅。因此他在集市上租了間鋪子,從山洞中搬來上好貨物,擺設起來,從
此呆在鋪子里,改名蓋勒旺吉·哈桑,裝模作樣做起生意來。
    說來湊巧,匪首的鋪子對面,正是已故戈西母的鋪子所在地,現在由他的兒子,也就是
阿里巴巴的侄子繼續經營。匪首以蓋勒旺吉·哈桑的名字四處活動,很快就跟附近各商號的
老闆們混熟了。他待人接物既大方又謙恭,尤其對戈西母的兒子格外親熱,常常與這個漂
亮、衣著整齊的小夥子套近乎,經常一起談天,往往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這天,阿里巴巴到鋪子里去看望侄子,這事被在鋪子對面的匪首看見了,匪首一見阿里
巴巴便認出他。於是,匪首向小夥子打聽阿里巴巴的情況:「告訴我吧,先前到你鋪子中來
的那位客人是誰呀?」
    「他是我的叔父。」
    這之後,匪首對阿里巴巴的侄子更加熱情,給他許多好處,表面上和藹可親,暗地裡實
施其陰謀詭計。
    又過了一些日子,阿里巴巴的侄子考慮到應禮尚往來,於是想邀請蓋勒旺吉·哈桑吃頓
飯,但感到自己的住處狹小,接待客人不太方便,尤其是跟蓋勒旺吉·哈桑那樣考究的排場
比起來,未免顯得寒酸。於是他便去請教他的叔父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對侄子說:「你的想法是對的,應該請那位朋友來作客。明天是禮拜五休息
日,各商家都停業休息,你去約蓋勒旺吉·哈桑到處走走,呼吸些新鮮空氣。等你們回來
時,不必告訴蓋勒旺吉·哈桑知道,你可以順便帶他到我這兒來。我會吩咐馬爾基娜預備一
桌豐盛的筵席款待你們,你不用操心,一切由我辦理好了。」
    第二天,阿里巴巴的侄子按叔父的指示,邀約蓋勒旺吉·哈桑一起上公園玩,回家時,
就順便引蓋勒旺吉·哈桑走進他叔父住宅所在的那條衚衕,一直來到門前。他一邊敲門,一
邊對蓋勒旺吉·哈桑說:「我的朋友,告訴你吧:這是我的另一個住宅。你我之間的交往以
及你待人接物所表現出的慷慨大方,我叔父都聽說了,因此他非常樂意同你見一面。」
    匪首聽了暗自歡喜,因為有了這種機會,報仇的願望就能夠很快實現。但是他表面卻佯
裝客氣的樣子,一再表示推辭。這時候,僕人已將大門打開,阿里巴巴的侄子拉著蓋勒旺
吉·哈桑的手,一起進屋去。主人阿里巴巴謙恭而禮貌地迎接並問候蓋勒旺吉·哈桑道:
「歡迎!歡迎!蒙你平時照顧我的侄子,我感激不盡。我知道你像父親一樣地關心他,愛護
他。」
    「你的侄子為人不錯,他的舉止言談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很喜歡他。他年紀雖小,
可是稟賦很好,聰明過人,前途無量。」蓋勒旺吉·哈桑說了這麼一些恭維和應酬的話。
    這樣,他們賓主就一問一答地攀談起來,顯得既客氣又親切,賓主十分投機。過了一
會,蓋勒旺吉·哈桑說:「主人啊!現在該向你告辭了。若是安拉的意願,過些時候,我會
抽空再來拜訪你的。」
    阿里巴巴起身挽留他說:「我的朋友,你上哪兒去?我存心招待你,留你吃飯呢。吃過
飯再回去吧。我們的飯菜即使不像你家裡吃的那樣可口,也得請求你接受我的邀請,大家熱
鬧熱鬧吧。」
    「主人啊!承你厚待,感激不盡。不過我的確有特殊原因,不得不求你原諒。」
    「客人啊!你好像心事重重,感到煩躁,這是為什麼呢?」
    「是這樣,近來我吃藥治病,大夫囑咐我,凡是帶鹽的菜肴都不可以吃。」
    「哦,就為這個呀,那不礙事,我可以得到你賞光的。現在廚娘正預備烹調,我吩咐她
做無鹽的菜肴招待你好了,請你等一等,我一會兒便來。」阿里巴巴說著去到廚房裡,吩咐
馬爾基娜做菜不要放鹽。
    馬爾基娜正在預備飯菜,突然聽到這個吩咐,非常驚奇,問道:「這位要吃無鹽菜肴的
客人是誰?」
    「你問他幹嗎?只管照我的話去做就是了。」
    「好的,一切照你的意思去辦。」馬爾基娜對提出這個要求的人,抱著好奇心,很想看
他一眼。
    菜肴都辦齊了,馬爾基娜協助男僕阿卜杜拉去擺桌椅,以便端出飯菜招待客人,因此有
機會看到蓋勒旺吉·哈桑。當她一看到此人時,立刻認出他的本來面目,雖然他的衣著已裝
扮成外地商人的模樣。馬爾基娜仔細打量時,發覺他罩袍下面藏著一把短劍,「原來如此
啊!」她忍不住暗自嘀咕,「這個惡棍之所以要吃無鹽的菜肴,道理就在這裡,目的在尋找
機會謀害我的主人,因為主人是他的大仇人。我必須當機立斷,先發制人,在他逞凶之前找
機會除掉他。」
    馬爾基娜拿出一張白桌布鋪在桌上,端上飯菜,趁主人陪客人吃喝之際,從客廳回到廚
房,仔細考慮對付匪首的辦法。
    阿里巴巴和蓋勒旺吉·哈桑盡情享受,細嚼慢咽地吃喝完畢,馬爾基娜和阿卜杜拉便忙
著收拾杯盤碗盞,並端出點心待客。馬爾基娜還把鮮果、乾果盛在盤中,讓阿卜杜拉用托盤
端到堂上,她自己拿了一個小三腳茶几放在主人和客人身旁,並把三個酒杯和一瓶醇酒擺在
茶几上,供主人和客人自斟自飲。一切布置妥當,馬爾基娜和阿卜杜拉才退下,好像吃飯去
了。
    這時候,匪首覺得機會到了,頓時高興起來,暗中想道:「這是報仇雪恨的好機會,我
只要拿這把短劍狠狠地一刀戳過去,就可以結果這個傢伙的性命,然後從後花園溜走。他的
侄子是不敢阻止我的,即使他有勇氣同我對抗,我只需動一個手指或一個腳趾,就足以致他
死命。不過還要稍等一下,等那兩個婢僕吃完飯回到房中休息時,再動手也不遲。」
    馬爾基娜沉住氣,暗中監視著匪首的舉動,邊猜想他的心意,邊想道:「決不能讓這個
惡棍有逞凶的機會。我不僅要挫敗他的陰謀詭計,還要藉機會結果他的性命。」忠實可靠的
馬爾基娜脫掉衣服,換上一身舞衣似的服裝,頭上纏了一塊鮮艷的頭巾,臉上罩一方昂貴的
面紗,腰上束一塊織錦圍腰,圍腰下面掛著一把柄上鑲嵌金銀寶石的匕首。打扮完之後,她
吩咐阿卜杜拉:
    「帶上手鼓,咱倆一塊上客廳去,為尊敬的老爺和客人表演吧。」
    阿卜杜拉聽從馬爾基娜的安排,果然帶上手鼓,跟她來到客廳。阿卜杜拉把手鼓一敲,
馬爾基娜便翩翩起舞。兩個婢僕表演了一會,便停下休息,準備集中精神,繼續表演。阿里
巴巴很感興趣,任他倆隨意發揮,並吩咐道:
    「現在你們隨意歌舞吧,最好能表演一些更精彩的節目,讓客人高興愉快。」
    「哦,我的東道主啊!承蒙你如此盛情款待,我感到愉快極了。」蓋勒旺吉·哈桑表示
衷心感謝。
    在主人的鼓勵和客人的讚賞下,婢僕二人興緻勃勃,勁頭越來越大。阿卜杜拉把手鼓一
敲,馬爾基娜大顯身手,她那輕盈的步子和婀娜舞姿,給主人和客人以歡樂的感受。正當他
們看得出神的時候,馬爾基娜突然抽出匕首,捏在手裡,從這邊旋轉到另一邊,做出優美的
姿勢。這時候,她把銳利的匕首緊貼在胸前,霎時停頓下去,右手把阿卜杜拉的手鼓拿過
來,繼續旋轉著,按喜慶場合的慣例,向在座的人乞討賞錢。她首先停在主人阿里巴巴面
前,主人便扔了一枚金幣在手鼓中,他的侄子也同樣扔進一枚金幣。蓋勒旺吉·哈桑眼看馬
爾基娜舞近時,便掏出錢包,預備給賞錢,這時馬爾基娜鼓足勇氣,剎那間,把匕首對準蓋
勒旺吉·哈桑的心窩,猛刺進去,立刻結果了他的性命。
    阿里巴巴大吃一驚,吼道:「你這是幹什麼呀?我這一生可叫你毀掉了!」
    「不對,」馬爾基娜理直氣壯地說,「我的主人啊!我刺死這個傢伙,是為了救你的性
命。如果你不相信,請解開他的外衣,便可發現他包藏的禍心了。」
    阿里巴巴忙上前一看,發現他貼身佩著一把鋒利的短劍,一時嚇得目瞪口呆,啞口無
言。
    「這個卑鄙的傢伙是你的死敵,」馬爾基娜說,「你仔細看看吧,他正是那個所謂的販
油商人,也就是那伙強盜的頭子。他說不吃鹽,這說明他賊心不死,存心謀害你。當你說他
不吃有鹽的菜肴時,我就起了疑心。而我第一眼看到他時,便知道他不懷好意,是存心要害
你的。現在事實證明,我的猜想是正確的。」
    阿里巴巴驚奇萬分,非常感謝馬爾基娜,重重地賞賜她,說道:「你已先後兩次從匪首
手中救了我的命,我應該報答你。」於是他伸手指著馬爾基娜的脖子說:「現在我恢復你的
自由,你從此成為自由民。為了對你表示感謝,我願為你主持婚事,把你配給我的侄子,使
你們成為恩愛夫妻。」
    阿里巴巴向馬爾基娜表白心愿之後,回頭吩咐侄子道:「馬爾基娜是一個本領高強、聰
明機智、誠實可靠的人。如今你看一看躺在地上的這個所謂的蓋勒旺吉·哈桑吧,他自稱是
你的朋友,跟你結交往來,其目的不過是藉此尋找機會謀害我,而馬爾基娜憑她的智慧和機
靈,替我們除了一害,從而使我們轉危為安了。」
    阿里巴巴高興地看到侄子接受他的建議,願與美麗的馬爾基娜結為夫妻,於是阿里巴巴
帶領侄子、馬爾基娜和阿卜杜拉,趁著夜色,小心謹慎地把匪首的屍體挪到後花園,挖了個
地洞,埋在地下。
    此後,他們全都守口如瓶,始終沒讓外人知道這件事情。
    阿里巴巴及其家人在經過精心準備后,選擇了吉日,為他的侄子和馬爾基娜舉行隆重的
結婚典禮,他們大擺筵席,盛宴賓客,並安排豪華的儀式,跳各式各樣的舞蹈,奏各種流行
的樂曲。親戚、朋友、鄰居紛紛前來慶祝,婚禮一片歡樂,熱鬧空前。
    阿里巴巴徹底根除了隱患,從此他安心地經營生意,過著富足的生活。
    在這以前,由於顧慮匪徒,也為謹慎起見,阿里巴巴自哥哥戈西母死後,再也沒到山洞
去過。後來匪首和匪徒一個個伏法被誅,又經過了一段時間,他才在一天清晨,獨自騎馬進
山,來到洞口附近,仔細觀察了周圍的情況,在證實確實沒有人跡,心中有了把握后,他才
鼓足勇氣,走近山洞,把馬拴在樹上,來到洞前,說了暗語:「芝麻,開門吧!」
    同過去一樣,洞門隨著暗語聲而開。阿里巴巴進入山洞,見所有的金銀財寶依然存在,
原封不動地堆積在那裡。由此,他深信所有的強盜都完蛋了。也就是說,現在除了他自己
外,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寶窟的秘密了。於是他又裝了一鞍袋金幣,運往家中。
    後來阿里巴巴把山中寶庫的秘密告訴了他的兒子和孫子們,並教他們開關和進出山洞的
方法,讓他們代代相承,繼續享受寶庫中的無盡財富。就這樣,阿里巴巴及其子孫後代一直
過著極其富裕的生活,成為這座城市中最富有的人家。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 -相關條目

故事 神話  傳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