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

標籤: 暫無標籤

1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是指軍人以暴力、威脅方法,阻撓軍隊指揮人員、值班人員、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行為。本罪屬於行為犯。只要行為實施了以暴力、威脅或其它方法阻礙執行職務的行為,就構成犯罪。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 -一、概念及其構成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是指軍人以暴力、威脅方法,阻撓軍隊指揮人員、值班人員、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行為。

  (一)客體要件本罪侵犯的客體是指揮和值班、值勤秩序。我軍是高度集中統一的武裝集團,軍隊的指揮工作和值班、值勤制度對於軍隊保持高度的集中統一,維護正常的內部秩序,保證自身安全,充分發揮職能作用,具有重要的意義。指揮人員和值班、值勤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擔負著特殊的職責,責任重大。如果他們正常履行職責的活動受到嚴重干擾,將導致部隊指揮失控,內部秩序混亂,難以完成作戰、戰備、訓練及其他各項任務。因此,對指揮人員和值班、值勤人員履行職責的活動必須給予特殊的法律保護。如《內務條令》第195條規定了警衛人員要「提高警惕,認真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 -履行
職責,確保首長、機關、部隊和裝備、物資、重要軍事設施的安全,防止遭受襲擊和破壞」。同時在第199條還明文規定「衛兵不容侵犯。一切人員必須執行衛兵按照衛兵勤務規定所提出的要求」。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行為,嚴重破壞了指揮和值班、值勤秩序,導致指揮人員和值班、值勤人員無法正常履行職責,將造成嚴重的危害後果,必須給予嚴厲的法律制裁。

  (二)客觀要件

  本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採用暴力或者威脅手段,阻礙軍隊指揮人員、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行為。本罪侵害的對象是正在執行職務的部隊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如正在哨位上執勤的哨兵,指揮部隊作戰、訓練、施工等活動的軍人等。如果軍人沒有在履行指揮或者值班、值勤職責,僅是在正常進行個人的日常工作,不能作為本罪的侵害對象。暴力,是指行為人對指揮、值班、值勤人員的身體實施打擊或者強制。例如拳打腳踢,或者用槍械、匕首、鐵器、棍棒毆打,或者用繩索、鐵絲、皮帶捆綁,或者私關禁閉、非法拘禁等。實施暴力的結果,不僅使指揮、值班、值勤人員無法履行職務,而且有的還造成上述人員傷亡的後果。威脅,是指行為人以暴力相挾,實行精神強制、心理壓制,使指揮、值班、值勤人員產生心理恐懼,不能或者無法履行職責、執行任務。

  本罪屬於行為犯。只要行為實施了以暴力、威脅或其它方法阻礙執行職務的行為,就構成犯罪。如果行為人僅以打擊報復、揭發隱私等非暴力方法對被害人進行要挾,因其不足以對指揮人員和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造成強制性的阻礙,則不屬於本罪的威脅方法。行為人對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使用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其執行職務,包括強制指揮人員和值班、值勤人員停止或者放棄執行職務、變更執行職務的內容等。

  (三)主體要件

  本罪的主體為特殊主體,即是軍人,包括現役軍人、文職人員、武裝警察官兵和執行軍事任務的預備役人員和其他人員。

  (四)主觀要件

  本罪在主觀方面表現為故意,即行為人明知對方系正在執行軍事任務的指揮、值班、值勤人員,卻故意以暴力、威脅方法加以阻撓,以致對方停止、放棄、變更執行職務,或者無法正常執行職務。行為人阻礙軍隊指揮、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動機是多種多樣的,有的是不服從管理,有的是逞能,有的是無端滋事,有的是出於嫉妒,有的是為報復,還有的是為了發泄私憤等。如果行為人不知對方是正在執行職務的軍隊指揮、值班、值勤人員,因其他原因以暴力毆打或以言語威脅的,則不構成本罪。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 -二、認定

  (一)區分本罪與非罪的界限

  判定一種阻礙執行職務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從以下幾個方面判斷:

  1、行為人主觀上有無故意阻撓軍隊指揮、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目的。如果屬於對指揮、值班、值勤人員發牢騷、講怪話、態度生硬,或者僅有一般嘲諷、辱罵,甚至輕微的頂撞行為,行為人並不希望對方停止、變更、放棄執行職務結果發生的,不應以犯罪論處。

  2、客觀上行為人是否實施了暴力、威脅手段,是否因此發生了指揮、值班、值勤人員停止、放棄、變更執行職務或無法執行職務的後果。如果行為人雖然實施了某種阻撓行為,但只是影響了指揮、值班、值勤人員正常執行職務,或者對方雖然出現了停止、放棄、變更執行職務或者無法執行職務的結果,但與行為人的行為並無必然的因果關係,也不應以犯罪論處。

  3、行為人的阻礙行為對國家軍事利益侵害的輕重程度。如果行為人阻礙指揮、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情節、後果、危害均不嚴重,就應按軍紀處理。反之,如果因行為人的阻礙行為,致使國家的軍事利益遭受損害的,表明其行為的情節、後果、危害達到應追究刑事責任的程度,就應以犯罪論處。

  (二)區分本罪與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的界限

  1、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侵害的是指揮和值班、值勤秩序,而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侵害的是軍人依法執行職務的秩序。

  2、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的犯罪對象限定為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而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的犯罪對象是所有軍人,其中包括了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

  3、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的犯罪主體是所有軍人,而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的犯罪主體是所有達到刑事責任年齡、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公民,包括了所有軍人。因此,當軍人阻礙其他軍人依法執行職務時,如果被阻礙執行職務的是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則應以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論處;如果被阻礙執行職責的是其他軍人,則應以阻礙軍人執行職務罪論處。

  (三)犯本罪致人重傷、死亡的定罪量刑

  本罪致人重傷、死亡的定罪,在行為人以故意傷害他人的暴力方法阻礙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時,可能會造成被害人重傷或者死亡的後果。在這種情況下,行為人雖然對造成他人傷害的結果主觀上也是故意實施的,客觀上也實施了故意傷害的行為,但這種傷害行為已與阻礙執行職務的行為發生犯罪競合關係。鑒於本法對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有特別規定,其中對致人重傷或者死亡的法定刑重於本法第234條故意傷害罪致人重傷、死亡的法定刑,而且本法第234條還明確規定「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所以應一律以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論處,不能再定故意傷害罪。

  (四)區分本罪與妨害公務罪的界限

  兩罪在主觀心理狀態方面是相同的,都是基於故意;在客觀方面都是以暴力和威脅方法為犯罪手段,實施了阻礙執行職務的行為。其區別是:

  1、主體要件不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的主體要件為特殊主體,即只能是軍人;妨害公務罪的主體,是一般主體,即可以是任何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人。

  2、侵害的客體不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侵害的客體是軍職任務的正常執行活動,侵害的對象是軍隊的指揮人員、值班人員、值勤人員;妨害公務罪侵害的客體是社會管理秩序,侵害的對象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這是認定和區分兩罪的關鍵所在。例如軍人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工作人員執行職務的,以妨害公務罪論處。

  (五)區分本罪與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界限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與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行為人的主觀心態、客觀表現方式方面有相似之外,但也有明顯的區別:

  1、侵害的客體不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侵害的客體是軍隊任務的正常執行活動,是軍事利益,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則是社會秩序。

  2、侵害的對象不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侵害的對象,必須是軍隊的指揮、值班、值勤人員,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則是針對特定的機關、單位等。

  3、主體要件不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的主體要件只能是軍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主體要件則是軍內外人員均可構成。

  4、犯罪手段不盡相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是使用暴力、威脅方法,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犯罪手段則是多種多樣的,如暴力襲擊、強行侵佔、衝擊、哄鬧等。

  5、犯罪結果不同。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不一定造成具體的危害結果,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必須是情節嚴重,使國家、軍隊、社會遭受嚴重損失的,才構成犯罪。

  
阻礙執行軍事職務罪 -三、處罰

  犯本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戰時從重處罰。

  情節嚴重,指聚眾阻礙執行職務的首要分子,使用武器裝備阻礙執行職務的,在緊要關頭或者危急時刻阻礙執行職務的,阻礙擔負重要職責的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阻礙執行職務造成嚴重後果的等。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是指聚眾使用武器裝備阻礙執行職務的,在緊要關頭或者危急時刻阻礙擔負重要職責的指揮人員或者值班、值勤人員執行職務的,阻礙執行職務造成特別嚴重後果的等。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