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證實錄

標籤: 暫無標籤

114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鑒證實錄》 (英文:Untraceable Evidence),1997年12月22日期間首播,共20集,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時裝劇集,陳慧珊,林保怡領銜主演。導演:蘇萬聰、編劇:賈偉南。續集《鑒證實錄II》於至1999年1月4日播出。

廣告

鑒證實錄片名:鑒證實錄1

地區:中國香港(TVB)

類型:法證紀實

集數:20集

首播:1997年

演員:林保怡 陳慧珊 李珊珊 陳美琪 李國麟 魯文傑 鍾麗淇 陳彥行 郭政鴻

1 鑒證實錄 -劇情介紹


科學鑒證抽絲剝繭,懸疑奇案逐一偵破。言(陳慧珊)繼承父遺志,加入法醫官行列。言之姊意(陳美琪)乃著名專欄作家兼電台節目主持,專替人解決家庭及愛情糾紛,惜能醫不自醫,與女兒津(鍾麗淇)關係惡劣。津認識了在法證科工作的喬(魯文傑),知他暗戀女CID棠(李珊珊),遂助他追求,卻發現棠心有所屬。后喬涉嫌謀殺舊女友妮(陳彥行),津深信喬無辜,遂與言及兄原(林保怡)合力找尋真兇,而言因此與原展開戀情,但未幾原竟慘遭暗殺……

片名:鑒證實錄2

地區:中國香港(TVB)

類型:刑偵愛情

集數:20集

首播:1999年

演員:林保怡 陳慧珊 李珊珊 蔡子健 陳美琪 李國麟 鍾麗淇 海俊傑 陳采嵐 魯文傑 劉愷威

2 鑒證實錄 -劇情介紹



女法醫官言(陳慧珊)上集黯然與督察原(林保怡)分手后離港,終因姐意(陳美琪)結婚而返港並復職。言、原二人重遇,但因言看穿小棠(李珊珊)對原仍未忘情,遂有所保留。小棠為成全二人,假意和言下屬倫(劉愷威)扮作情侶,言、原終複合。

另一方面,津(鍾麗淇)因覺與喬(魯文傑)性格不合而提出分手,輾轉與男模特兒明(海俊傑)展開戀情。喬無奈之餘,亦遷怒明妹晴(陳采嵐),二人終日鬥法,成鬥氣冤家。言、原合力偵破不少案件,感情更見一日千里。當二人得悉小棠和倫只是偽裝時,決撮合她與有為律師傑(蔡子健),卻不知原來令她墮入死亡陷阱……

3 鑒證實錄 -人物介紹


【聶寶言-陳慧珊飾】

堅強獨立,聰穎自信,頭腦冷靜,判斷力準確;嫉惡如仇,富正義感,投入工作,一絲不苟,有使命感;脾氣急燥,對自己對別人皆要求甚高,令身邊的人感壓力。愛恨分明,固執偏激,愛一個人會全心全意,恨一個人亦會不留餘地。樂觀積極,外剛內柔;率性情真,重感情,所以容易受騙。

【曾家原-林保怡飾】

硬朗勇猛,工作上是一個能幹的警探;孝順顧家,長情專一,對感情事不容易表達自己,唯有裝作不羈口臭,嘻哈度日。

【蔡小棠-李珊珊飾】

數口精確,頗有生意頭腦,極度節儉,是出名的慳妹;事事未雨綢繆,買定保險。富正義感同情心,擅於照顧別人,是眾人的大家姐。工作認真,好勝心強,希望在最短時間內升職加薪。缺乏安全感,悲觀,杞人憂天,最大心愿是有個幸福的家庭。

【曾家喬-魯文傑飾】

天生內向害羞,樣子可愛精靈,令人又憐又愛。為人被動、無主意、欣然接受別人的安排;缺乏自信,對沒把握的事不敢嘗試;做事細心、有交待,容易滿足。

【聶津津-鍾麗淇飾】

聰明伶俐,活潑刁鑽,口甜舌滑,最擅長向外婆、阿姨撒嬌。反叛倔強,凡事包拗頸,最愛與母親斗咀;由於自少缺乏父母之愛,性格缺陷,偶爾沉鬱不語,心底自卑自憐,很情緒化。喜歡新事物,火麒麟樣樣,但每每只維持三分鐘熱度。

【聶寶意-陳美琪飾】

外表大情大性,神神化化,實質極度缺乏安全感,是個容易受傷的女人。專替人解決感情煩惱、家庭糾紛,可惜能醫不自醫,自己的感情與家庭皆一塌糊塗。心胸狹窄,習慣以尖酸刻薄的說話來保護自己;富幻想力,愛沉迷在自己的小說世界里。

**************************************************************************************************************
鑒證實錄I
劇情介紹

第1集

    兩個少年在郊野發現了一具女屍,寶言和家喬便展開追查。在解剖室中,寶言在女屍身上找到精液,警方大為緊張。

    詠妮為爭買鞋,和寶言津津鬧得不快。其後詠妮在家喬的上司見面中,大讚家喬,令他不好意思,也令詠妮感不快。

    警方又在垃圾站找到女屍,與前案有很多巧合的地方。家原懷疑一洗車工人所為,但後來發現拉錯了人,重新調查此案。此際,家喬卻目睹詠妮為下一個受害者,令他十分震愕。
第2集

家原和寶言聞到詠妮的死訊,立即趕往調查,家喬傷心不已。差館來了一個新組員小唐菜。她一開始就懷疑家喬是兇手,一於公事公辦。跟蹤家喬。家喬十分傷心。

但如常回大學上課,當聽到其他人對詠妮的閑言閑語,悲痛不已。最後DNA報告證實家喬並非兇手。於是眾人便循其他線索去追查。及后小唐菜更懷疑時裝店老闆Vannes是兇手,便和家喬去到其家,查一查他是否與眾多謀殺案有關。
第3集

小唐菜和家喬爬入Vannes家,給Vannes發現,但請了他們入屋。然後用車送他們離開,當他們落車后,Vannes卻駛車撞向他們,小唐菜唯有拔槍自衛。

家原在某餐廳遇見寶言,於是差館中人知道了便笑寶言終可嫁得出。家原在一事中被投訴,指他束意傷人。寶意和津津因一事鬧得不快。重犯要求寶意為他寫自傳,但給望山勸阻,並邀請寶意相聚。
第4集

寶意用身體保護津津,才免致她被車撞倒,令二人和好如初。津津遇到達森,給他迷倒。巧合地當寶意到望山家吃飯時遇見達森。望山希望寶意不要為邱水添寫自傳。家喬升職。成為科學鑒證主任。

望山家中發生命案。妻子阮佩雲遇害,望山與達森悲痛不已。家喬十分怕血,特別請教寶言。眾人都在找尋兇手,但沒有結果。達森到美國讀書,津津傷心不已。當寶意再去探邱水添時,發現他自殺身亡。
第5集

寶言斷定邱水添是被人殺害,家原在獄中尋找證物。在佩雲的追思彌撒中,達森顯得十分悲痛,津津在旁安慰。家原到監倉找阿福落口供,但他脅持小唐菜,並承認殺害邱水添,眾人大為驚訝!

達森的補習老師被殺害,家原心感十分巧合。津津到達森房中,見到一張往瑞士的機票。家原找到新線索,拘捕了馮望山,他承認殺了佩雲和收買阿福。但其實真正兇手另有其人!  
第6集

達森性情大變,說津津是一個賤婦。他突然沖入津津家中,脅持津津,家原趕至開槍傷了達森。

在一次誤會中,家喬得罪津津,她誓言報復,但後來卻知是一場誤會便和好如初。

家原和小唐菜在寺外相遇,小唐菜覺他十分孝順,便起了傾慕之心。寶意放棄了為邱水添寫自傳的念頭。而家喬更克服了怕血的缺點。志銳鄰居傳命案,有一孕婦伏屍在地,表面並無傷痕,令家原對此毫無頭緒。
第7集

寶言與志銳約會,心情輕鬆,而對家原的態度仍保持距離。寶言在英國期間與瑞昭曾有過一段情,卻因嫻哀求別把他搶走,於是寶言對此仍耿耿於懷。一屍體被發現,家喬小心翼於現場找尋證據。在偶然機會下,寶言與家原開始取得投契。

岸風告知家喬自己是同性戀者,並向家喬透露崇傑之死與某男子有關。在幾經辛苦下,終找到該名疑犯,但他表示有太太做時間證人,而家原等人向其妻欣求證時,她對一切事情表現得太鎮定,令他們起疑心。大廈的看更,表示有一身型似欣的人在案發當日的凌晨曾離開寓所。  
第8集

警方對崇傑被殺的案件,仍未有突破性的進展。寶言越來越感到與志銳原有不同志趣,主動向他提出分手。欣找家原,並說一神秘人致電她,遂向警方求助。

小唐菜故意親近家原,那邊廂津津見家喬喜歡小棠菜,更獻計給家喬。不久,欣突然被殺,此案更添懸疑。在兇案現場拾到一個鑰匙包,正是崇傑的另一居所,在單位內發現血跡。家原等在樓下碰到疑兇,疑兇表示按錯了樓數的按鈕,家原卻對此事起疑心。  
第9集

家原與小棠菜在十二樓一單位中,找到一姓梁男子,竟與立文有親密關係,及表示立文並非兇手,立文後亦遇害,在他身上同樣發現羽絨毛與蝴蝶結綁著只手。立文的朋友中,知他曾與一台灣人天飛來往甚密,後分了手。不久梁亦遭殺害,寶言表示梁非畏罪自殺,實是被謀殺。

在努力調查下,知道了天飛在港的住址,是一名女子居祝他們暗中跟蹤她,卻被發現。家原到該女子家調查離開時,黏了羽絨毛,在各種證據下,她大有嫌疑,疑犯喬裝離開大廈,幸小棠菜大叫,家原竭力終制服了她,揭發她的真正身份.  
第10集

疑犯和盤托出,承認自己是天飛,亦是一個變性人,對立文因愛成恨。小棠菜與家原到大排檔吃飯,小棠菜完全忘記約了家喬看演唱會,令家喬獃等。后小棠菜經過津津才知家喬的心意。可惜神女無心,小棠菜拒絕了家喬。

寶言與一男子John吃飯,被家原與小棠菜碰見,后寶言與John遇劫,幸家原制服了賊人。津津在街上見子俊與一女子極度親昵,但寶意並不相信。津津約辛瑤等朋友在寶言家開大食會,在超級市場內,津津突被一男子以毛巾掩耳、口、鼻。
第11集

幸瑤在超級市場內不見津津蹤影,家喬等十分擔心。寶意收到勒索的電話。子俊帶贖金到指定餐廳,等了良久也沒有動靜,在中途小睡片刻。子俊未能帶回津津,更發現贖金已被換走,寶意大發雷霆,寶言從外地回來知悉津津失蹤,立刻報警。

寶意再收到綁匪的電話,警方趕到沙灘,只找到津津的外套。他們把超級市場錄影帶畫像放大,跟蹤津津的人與子俊相似。在不斷追查下,發現子俊與思甚為親密,而思是有夫之婦,丈夫是一名畫家。子俊與寶意決裂,在寶言家中意發現另一件與沙灘找到一模一樣的外套。  
第12集

在兩件一模一樣的外套上,其中一件染有油彩漬。在家原對奇等人努力追尋下,見疑犯正駁電線燒一廢屋,並挾持小棠菜,幸終被制服。家喬奮不顧身,與大細合力救出津津。疑犯承認一切也由他布局。寶意與子俊分手,強裝冷靜,家喬發現自己喜歡了津津,寶意愛情事業皆失意,寶言提議一同到外地旅行散心。小棠菜與國忠終抽中居屋,但做不到低利率的銀行按揭感不快。家原知道后借錢給小棠菜,她感激不已。家原與各同事合力替小棠菜與國忠搬屋。回到警局,又有一女屍發現在荒郊。
第13集

警方再次發現女屍,與上一宗案件一樣,死者十隻指頭全被割下。小棠菜拜祭亡母時,家原亦懷念亡妻,對素心之情,深深流露。寶意欲把自己的戶口改為與津津一起的聯名戶口,突一劫匪挾持津津,以手留彈作威脅,雖最終各人沒事,但卻被劫匪成功逃脫。

岸風再次遇上詠琪,詠琪被岸風的純品所吸引,岸風更送上一小龜。家原相約寶言買書併到一高級餐廳進膳。二人未敢向對方表白心中意思,小棠菜起初以為家原寶言拍拖,表現不悅,但後知事實非如此,心裡暗喜。  
第14集

寶言與寶意傾談,寶意叫寶言找個伴侶。逛商場時,寶言竟碰見瑞昭與兒子海洋,他更表示妻子已病逝。家原從家喬口中,以為寶言正蜜運。

詠琪與後母潔蓉到律師樓,辦理其後父兆昌的遺產問題,詠琪心煩,向岸風一再表達心意。

岸風終表示自己是同性戀者,幸被詠琪接受,她更向他透露兆昌曾污辱她,令她極度憎恨,而其男友偉明亦因此事而與她分手。

寶言見家原銀包的照片,知其亡妻在他心中的地位。海洋離家出走,幸終尋回,但家原已知寶言與瑞昭的關係尋常。一男屍被發現,證實因為兆昌,琪與蓉分別被警方問話。  
第15集

詠琪死於屋中,家喬堅決表示詠琪不會自殺。在家原等追問下,偉明唯有承認詠琪曾找他,但他並沒赴約。家原見寶言、瑞昭與金SIR等一起,心裡不是味兒。

岸風向家喬透露詠琪曾被兆昌侵犯,家原與小棠菜分別向潔蓉及偉明查問此事,二人均表示全不知情。家原偶然聽到一宗交通意外,懷疑潔蓉到赤柱別墅。寶言瑞昭交往甚密。岸風、家喬及詠琪在家中發現一粒鑽石。
第16集

家喬與岸風化驗鑽石上的血跡,兇手已無所遁形,此案終告一段落。海洋不喜歡寶言,故意踩她一腳。寶言接受寶意的提議,邀請瑞昭與海洋到綺綾的生日派對,但海洋的惡作劇令眾人也未能盡興。寶意與津津逛公司時巧遇子俊,寶意忐忑。

國忠因力抗偷渡客而被刺一刀,小棠趕至醫院,家原一直陪伴在側。國忠無礙,叫小棠菜主動向家原示愛。小棠菜送上多謝咭與情信給家原,但信件掉在車座位下,家原未知小棠菜心意。翌日,小棠菜見家原只說聲「謝謝」,心感憤怒,遂盡道出心中意,家原才彷然大悟。
第17集

家原和小棠菜成終情侶。寶意新書滯稍,竟帶來子俊的慰問。寶言代瑞昭照顧海洋,但海洋只挂念若嫻,並用波子令綺綾滑倒被指責,他不忿反指寶言立心要搶走瑞昭后更離家出走,寶言終在家找到他,他哭著說出若嫻尚在人間。

瑞昭承認若嫻因虐兒在英國坐監,寶言覺被騙決和他分手。家原和小棠菜的戀情曝光。海洋的屍體在城市河被發現,證實非浸死及曾被虐待。隨後瑞昭也墮樓身亡,家原推斷他是被人殺害,另外更有人指出寶言曾來音樂中心找瑞昭。
第18集

寶言向麗英透露與瑞昭的感情瓜葛。警方懷疑寶言殺人,但家原則不相信。綺綾在阿聰的鼓勵下終和寶言和好。寶言被人奚落,軀車散心,家原追上,更讓她在肩膊上痛哭一常

若嫻出獄並來了香港想奪回海洋的撫養權,家原等覺得阿文的口供可疑,從學生口中得知此人好賭及案發時曾失蹤…家原在聶家作客,寶意問寶言是否對家原有意思,她回應不願再做第三者。麗英結婚,望破女屍作賀禮,可惜仍無頭緒。  
第19集

麗英請全組同事吃飯,各人都玩得十分盡興,惟獨寶言呆坐一旁。其後家原送寶言回家,兩人談得甚為投契,並且情不自禁下發生了關係。第二日,寶言扮得若無其事,跟家原表示不想做第三者,以免傷害小棠菜。

一名修女到警局報案,指認識其中一位已遇害的死者,並帶家原到女死者的屋企作出檢查。家原竟發現死者原與詠妮在同一孤兒院長大,而且從一張合照中,懷疑其中一人就是連環血案的兇手,不過當家原繼續追查下,被兇手伏擊炸至重傷。  
第20集(大結局)

家原被炸至重傷昏迷,寶言見到病床上的家原,心情忐忑不安,更回想起曾與家原開心的日子。麗英雖捉到嫌疑犯,但始終也找不到有力的證據,令各人懷疑兇手因換骨髓,讓DNA有所改變,故此與死者身上所找到的血液不吻合。

於是寶言為了替家原找到真兇,特別以自己作餌,將兇手繩之於法。案件終水落石出,家原亦蘇醒康復出院,但寶言卻不想對家原愛到不能自拔的地步,決定去巴黎旅行。

**************************************************************************************************************
鑒證實錄II
劇情介紹

第一集  
  垃圾站發現屍體殘肢,初步證實死者曾隆胸及墮胎,警方旋即展開調查。原見修對棠百般呵護,覺棠已覓真愛而感安慰,但實際上,棠對原仍存愛意。言返港復職,原歡喜若狂。  

  聶家上下為意和俊的婚禮雀躍萬分,惟獨津仍對俊存有芥蒂。再發現屬於先前同一死者的殘肢,從各跡像顯示,警方找來曾替死者做隆胸手術的光返署協助調查。言終被原感動,兩人再續未了緣。地盤內發現女性人頭,肢解案的女死者身份漸有眉目。  
第二集  
  肢解案死者證實為模特心,原率領人在心家內搜出她與舊情人明的可疑合照,明更曾存款十萬元於心戶口,使案件更添撲朔迷離。奇撞破修與 Amy痴纏,眾人與棠皆不相信,獨言對修起疑。  

  警方懷疑心因隆胸失敗,找光晦氣而招至殺機,光堅稱無辜,請來傑為他辯護,光最後被盤問得精神崩潰。化驗顯示,死者身上發現的纖維含有曬藥水,原即憶起攝影師一手臂上紋身與心的相似,令涉案者增添一人。
第三集  
  一聲稱已做結紮手術,且對婷從一而終,絕無可能與心有越軌行為。然而婷卻證明一所做的結紮手術失敗,夫婦更因心的出現而曾起爭執。原等人到訪一的工作室,觀察各種陳設后,懷疑該處便是分屍現場。  

  當預備再作深入搜查時,工作室竟突然起火,婷家中的視像電話內資料又無故被洗掉,顯然事有蹺蹊。棠終發現修不忠,憤然提出分手。忠明白棠其實對原一直余情未了,愛女心切之下,主動向言提出,要求她能將原割愛。
第四集  
  為成全忠的要求,令棠能重投原懷抱,言決定不動聲色地疏遠原。妙在偶然機會下結識榮,知道榮是健身中心老闆,且與娛樂圈中人來往甚密,於是希望藉與榮關係能當上明星。  

  榮捉著妙的心理,輕易騙得將她迷奸。津等人陪同妙報警,惜所有口供都對妙不利,結果榮被判無罪,妙悲慟極。言連日來對原的不瞅不睬,原決定放大假散心去也。一封匿名信寄到警署,棠打開后,竟發現內附有一張原卧屍浴缺內的相片,眾人大駭。
第五集  
  原安然上班,大家終鬆一口氣,警方辨出該相片曾被人移花接木,相中人原是康。之後,原不斷接到康的騷擾電話。曾家驚魂未定之際,原又收到內藏貓屍的包裹。言刻意避開原。  

  原以為是因傑對言展開追求所至,令兩人關係更疆。康再次給原騷擾電話,是次卻給大細當場將他拘捕。康以精神病為由,警方未能將他入罪。球被神秘人用氣槍射傷,原深信是康所為,盛怒下上門找康晦氣,未幾,康被發現陳屍家中,原即成為兇案疑犯。
第六集  
  原涉嫌殺康,言答應陪原到車公廟轉運,惜言為勸止倫與傑的爭執而遲到,兩人緣慳一面,言認為此乃天意。從各方證據顯示,警方推斷康家並非兇案第一現場。  

  棠查得敏與康有曖昧關係,敏亦承認卧屍相片是她幫康偽造,用意嚇原。敏的丈夫豪原來曾是康同事,令原憶起當年拘捕豪后,豪在獄中自殺的往事,案件越見曲折,言在敏家中覓得康的門牙,重要線索在手,言欲趕往揭發,途中卻被人從後用硬物擊暈。
第七集  
  敏所繪的畫稿上,留有康血跡,棠等人再到敏家中進行血漬化驗測試,證實該處為兇案現場。棠欲拘捕敏時,珍卻稱自己才是兇手,婆媳二人爭認罪。
  
  珍以不滿康追求敏為由,二人因此起爭執而動殺機;敏則說康欲強姦自己而將他殺死,婆媳各執一詞,一時間難確定誰是真兇。言對原冷漠,棠開始內疚,於是求倫幫忙,二人扮作情侶,好讓言安心。自從妙被榮迷奸后,經常疑神疑鬼,一次,明好心扶她一把時,妙竟大呼明非禮。
第八集  
  棠與倫扮情侶,眾人信以為真。經過重重波折,原和言終能走在一起。榮當街侮辱妙,妙按不住地發狂走到健身中心找榮晦氣,混亂間妙誤傷明。妙怕會被明起訴,生只得關切地從旁安慰,最後津找明求情,明亦首肯。
  
  明因傷而痛失到日本當模特兒機會,氣忿難平。榮伏屍寫字樓內,屍身手臂上發現斷針,現場染血紙巾中,驗出有碎鑽成份,原等人即往找妙協助調查,卻竟發現妙亦弔死家中,現搜獲一隻並非屬於妙的指甲,不排除是姦殺案。
第九集:  
  明曾與妙有過節,警方不排除他殺妙的可能,津無意中發現一直對妙關懷備至的生,尾指指甲已脫掉,深信生便是殺妙真兇,原等人即展開盤問。調查所得,榮曾向麗和輝勒索巨款。兩人即成為被追查目標。  

  晴知明對津有意,於是暗中撮合他們,兩人倒是十分投契。種種誤會令喬跟津起衝突,一殺間喬被津完全冷落。從斷針上血液,驗出有艾滋病毒,輝有同性戀傾向且經常到台灣醫治艾滋病,眾人眼見殺榮真兇似已出現。
第十集  
  輝雖有艾滋病,但驗血后,證實其血液與斷針的不吻合,令案件增添懸疑。喬以為津因南的出現而疏遠自己,決跟蹤二人,此舉卻成為他們分手導火線。喬目睹津和明手拖手狀,不無傷心,終決定與津分手。  

  棠查得麗於案發當晚,曾到健身中心,再者,麗亦驗出有艾滋病,誰屬真兇,心裡有數。原陪言往拜祭昭及海洋父子,嫻看在眼裡甚為激動,誓要令言從今不得好過。喬幫言領取郵包,打開后,郵包突爆炸,喬與忠首當其衝,被碎片弄傷。
第十一集  
  原推斷,嫻因認定言害死昭及洋父子,弄得她家破人亡,於是設炸彈加害言,經調查后,證據確鑿,嫻終落網認罪。俊陪同龍找年洽談生意,龍中途被綁,區家上下大為緊張。  

  培往交贖款,原等人一路尾隨,但綁匪最後亦能成功奪取贖金,培被慶罵得狗血淋頭。培突被發現死於家中,原等人經查問過屏與培的大細媽,原對培死因起疑,龍被釋放後送院調養,當龍得悉培死訊后,其反應令原懷疑。各人遂先向屏著手,展開培死因調查。
第十二集  
  屏承認一直隱瞞區家她有私生子,並娓娓道出案發晚去,各人再將目標轉移至龍身上。棠發現倫對她的態度似是戲假情真,於是提出再上演一幕分手戲,倫頓感失落。  

  多方線索顯示,全亦被受嫌疑,眾人慾向全盤問之際,全卻死於家中,看更證實龍曾到全家,現場亦發現龍留下的煙頭。龍供出綁架是二人聯手布局,後知道全是殺培真兇,於是盛怒下殺全。原卻從全屍身上所發現的血跡,懷疑真兇另有其人。
第十三集  
  案情新進展,茅頭直指向竹。事緣當年鵬之死,竹一直認為是遭培夫婦所害,於是與全和龍聯手上演一幕綁架戲,再瞞騙龍,製造培內疚自殺假像,以報子仇。最後,竹悲痛揭發,原來鵬之死是全所為。  

  龍和竹於案發日均曾到全家,原已掌握真兇屬誰。倫吐露對棠已動真情,惟被棠拒愛。經晴刻意牽引下,明與津戀情順利展開。枝對言一家存偏見,原經常被當磨心。津送南一本意新著作的書,南由此知道津是意親女,立時一呆。  
第十四集  
  俊得知南是津生父,命南遠離意和津母女。津發現此真相后,強裝決絕,提出與南斷絕來往,年與忠因誤會而結成好友,傑亦因他們關係而結識了棠,對棠更是留有深刻印象。言與原合作製造機會撮合二人。  

  一次交通意外中,津終接受和南的父女關係。意知道后大為憤怒,偕俊前往找南晦氣。意遺留了手提電話在南家,俊捷返南家代意取回。翌日卻發現俊中槍倒斃於南家,當原認為南的可疑最大時,竟又接到南中毒身亡的死訊。
第十五集  
  經調查后,懷疑殺俊和南的兇手是同一名女子,東從美返為南辦身後事,再為警方提供有關南的資料。南生前透過林代為改遺囑,只要驗出津和南有血緣關係,南的遺產便全部交與津,東聞言氣怒。  

  倫一直認為其姊美的失蹤,傑要負上全責,當得悉傑和棠相愛,不無激動。可疑女子欣持槍埋伏津,原等人追截再將欣拘捕,期間棠受槍傷。欣承認兩宗命案皆與她有關。原查得東與欣為情侶關係,且案件涉及東的利益衝突,懷疑東亦有參予命案。
第十六集  
  兇手終和盤托出殺人動機與命案發生始末經過,意終首肯津到美國辦理南喪事。棠留醫期間,傑對她關懷備至,狀甚溫馨。言重遇舊同學成,得知成患肺癌且生意不景,為了助成解困,言邀得明入股成的甜品店,生意即轉危為機。  

  私家偵探華跟蹤言及成。枝相約綾和言到家中用膳,途中雯激憤尾隨,雯以為言和成有染,一聲不響下,當眾給言一記耳光。枝對此大為憤怒,結果兩家人不歡而散。傑向棠求婚,一時間令棠猶豫不決。
第十七集  
  棠終答應傑的求婚。倫始終對傑仍存有敵意,加上仍未能放低對棠的感情,故當知道他們婚訊時,頓感失落。各人正戥傑和棠高興之際,突收到發現成屍首的噩耗。  

  雯道出成與思有姦情,激憤表示此必乃思所為,目的是奪取保金。惜案發當日,思卻有不在場證據。華提出對雯不利的證供,大家便以為元兇就是雯,卻又發現思與成及華之間,原來有糾纏不清的關係,懷疑當中有人謀財害命。
第十八集  
  警方發現一具曾做駁骨手術的駭骨。棠蜜月歸來后,經常嘔吐頭暈,原額外關懷,二人表現出的態度,令年覺他倆有染。倫從美的遺物中,發現內附X光照片,細看下竟與先前的駭骨所有特徵吻合。  

  倫激動表示殺美者必是傑,原找出當年埋掉美屍首的月,從而得知美與月夫佳曾有姦情。月相信佳是因提出分手不果而殺美,再畏罪潛逃,惜遇上意外身亡。原聽罷則懷疑傑接受不了美所為而動殺機,棠證實懷孕,原深怕棠難面對傑是疑兇的打擊。
第十九集  
  傑一直隱瞞美與佳曾有姦情,令眾人對他更起疑心,經年挑撥下,傑質問棠心裡是否仍記掛著原,二人爭執間,棠滑倒。棠被送院急救后終告小產。傑驚訝原比已及各人更先得悉棠懷孕。  

  棠的無言,令傑悲痛認為棠心目中,原才是最愛,原及言親睹他們對話更覺難受,言因而自責不該和原發展感情,此舉令原憤然搬離言家。棠突然被發現死於河中,眾人皆感悲傷,傑再度喪妻,事有湊巧,倫深信傑再次殺人,遂插贓嫁禍傑,為求將他入罪。  
第二十集(大結局)
  原等人均認為傑是兩宗命案元兇,獨言深信傑無辜,二人意見分歧起爭執,面臨分手危機。原查得六年前,君曾是傑未婚妻,從而掌握一絲破案線索,同時,言在傑家發現年車有可疑之處。  

  棠臨死前,自拍了一盒影帶給傑,剛巧兇手亦被拍在鏡頭內,各方證據顯示下,兇手終難逃法網。棠對原始終念念不忘,言為此一直耿耿於懷,加上棠被殺害,更覺與原之間存有心結,決意再次離開香港,原趕往機場追截言,希望盡最後努力解開言的心結。

***************************************************************************************************************
歌曲:追究《鑒證實錄2》
歌手:梁漢文 專輯:鑒證實錄2

烈焰在亂灼 灼痛應放手
手偏仍渴望擁有
有過了折磨有傷口
是恨或是愛 愛借抑愛偷
偷得緣半夜 苦透
透過這零星碎片蹤跡 難追究
難追究 真真假假飄飄忽忽
每刻困惑淚流
我與你怎去斷定誰屬錯誘
誰人活一生內疚
難叄透 紛紛擾擾絲絲點點
撇開我便自由
偏偏心中的思念從未妥協
如何被洗擦凈化
形跡去隱又有
提供:94愛可



歌曲:留痕《鑒證實錄1》
歌手:梁漢文 專輯:鑒證實錄1

誰沒有幻真千變的個性
誰獨有慧根事事透澈看清
心似靜偏又未靜為片片撲朔記憶與愛情
從此我冷傲憤怒盼望這樣去欺騙眼睛
情像支夜貓優雅的野性
情像片烈火但又蓋滿厚冰
天註定偏未認命
又進進退退痛苦試愛情
誰可以以夜以霧以淚笑著去封閉眼睛
當心傷便留痕情人若愛過夢中有影
那腳印那街燈回眸時全部一一可證
發梢已早刻記倦戀過的溫馨
當一切匆匆過像無形抬頭又察覺夜空有星
有冷雨有風聲仍茫然重述一絲一縷
遠方瘦削你的身影已作了愛的一生鑒證
呀依啊依......
情像支夜貓優雅的野性
情像片烈火但又蓋滿厚冰
天註定偏未認命
又進進退退痛苦試愛情
誰可以以夜以霧以淚笑著去封閉眼睛
當心傷便留痕情人若愛過夢中有影
那腳印那街燈回眸時全部一一可證
發梢已早刻記倦戀過的溫馨
當一切匆匆過像無形抬頭又察覺夜空有星
有冷雨有風聲仍茫然重述一絲一縷
遠方瘦削你的身影已作了愛的一生鑒證
提供:94愛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