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壓力測試

標籤: 暫無標籤

600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銀行壓力測試是一種以定量分析為主的風險分析方法,通過測算銀行在遇到假定的小概率事件等極端不利情況下可能發生的損失,分析這些損失對銀行盈利能力和資本金帶來的負面影響,進而對單家銀行、銀行集團和銀行體系的脆弱性做出評估和判斷,並採取必要措施。

廣告

銀行壓力測試銀行壓力測試

銀行壓力測試是一種以定量分析為主的風險分析方法,通過測算銀行在遇到假定的小概率事件等極端不利情況下可能發生的損失,分析這些損失對銀行盈利能力和資本金帶來的負面影響,進而對單家銀行、銀行集團和銀行體系的脆弱性做出評估和判斷,並採取必要措施。如假設利率驟升100個基本點,某一貨幣突然貶值30%,股價暴跌20%等異常的市場變化,然後測試該金融機構或資產組合在這些關鍵市場變數突變的壓力下的表現狀況,看是否能經受得起這種市場的突變。

1 銀行壓力測試 -步驟和程序

銀行壓力測試銀行壓力測試

一般來說,壓力測試有幾大步驟:確定測試對象,即進行壓力測試的機構的資產/負債組合,比如某銀行的房地產開發貸款:識別影響該組合的主要風險因子,比如房價:設計壓力情景,比如房價下跌的幅度:計算壓力情景下相關指標的可能變動:根據測試結果,有針對性地制定相應政策,如可針對某類可能出現的風險,制定應急預案。

壓力測試有著重要的功效。首先,壓力測試是金融穩定性評估的重要工具。在總結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經驗教訓的基礎上,IMF和世界銀行於1999年5月聯合推出了「金融部門評估計劃」,通過壓力測試、金融穩健指標、標準與準則評估三個分析工具,對各經濟體的金融體系進行全面評估和監測,其中最為核心的工具即為壓力測試。

其次,壓力測試在監管機構評估監管資本中有著重要的應用。2004年發布的《巴塞爾新資本協議》對商業銀行壓力測試作出了相關規定。新資本協議的第一支柱要求商業銀行必須對相關風險參數進行壓力測試,第二支柱要求商業銀行進行內部資本充足評估程序時,要進行前瞻性的壓力測試,以識別可能的不利事件出現時需要增加的資本額,監管當局根據測試結果,要求銀行持有一定數量的超額資本。

再次,壓力測試也是銀行自身進行風險管理的重要工具。

2 銀行壓力測試 -測試結果

銀行壓力測試銀行壓力測試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估計,加上已知損失和尚未確認的損失,全球所有金融機構的損失總額將達到令人震驚的4.1萬億美元。壓力測試的統計範圍較小,只是美國銀行19家未來兩年在糟糕但非災難性情況下所面臨的未確認損失。私營部門預計的損失規模在大約3,000億至1萬億美元,而IMF的相關預期是4,000億美元左右。美國政府的預計規模可能會位於上述範圍的中部,可能傾向於私營部門預期範圍的低端。

壓力測試獲得的第一個重要數據是:除了已經公布的損失之外,這些銀行的潛在損失總額。從這些銀行的現有資本以及未來兩年的利潤中減去上述潛在損失,得出的結果就是壓力測試第二個重要數據:即政府希望銀行在未來六個月籌集的資本總額。貝南克本周向國會保證這個金額將是可管理的;只要預計結果可信,這就能令人安心。

儘管美國政府仍堅稱會繼續採取措施維持全部19家銀行運轉,但政府現在希望能在強弱銀行之間做出區分。由於市場對羸弱銀行生存能力的擔憂也影響到了實力強勁的銀行籌集資本和恢復放貸的能力。壓力測試就旨在解決這個問題。比如,實施壓力測試的官員沒有使用完全一樣的公式來評估商業地產貸款的潛在損失;相反,他們察看了每家銀行的貸款,預計一些銀行會遭受較多損失,而其他銀行會面臨較小損失──這些差別也將公佈於眾。

蓋特納和貝南克的策略就是讓市場放心強大的銀行的實力,這樣強勁銀行就不會被疲弱銀行拖後腿,同時向市場展示未來六個月提振疲弱銀行資本的路線圖──必要時會動用納稅人的資金。只要這種做法不會引發19家銀行中實力最為弱小的銀行受到擠兌,這種做法就是有意義的。

銀行壓力測試美國銀行業壓力測試報告

許多銀行(或許是大多數)都會被告知需要籌集更多資本。考慮到此前的風波以及國會對高管薪酬作出的強行限制,沒有哪家銀行的首席執行長會想再求助於納稅人資金。因此他們有足夠的理由提出其他替代方案。

即便少數幾家銀行能向投資者發售普通股進行籌資,貝南克和蓋特納也會感到驚喜萬分。雖然近期銀行類股的上漲令人欣慰,但發股融資仍會困難重重。

因此,即便銀行業人士對政府的壓力測試結論感到不快,他們也會制定計劃出售資產──既有整體業務,也有問題貸款和證券──同時將私人和政府現在所持的優先股轉化為普通股。這種做法不如發售新股那麼可靠,但卻可以節省股息支出(從而提高銀行利潤,資金資本金基礎),降低增發普通股的難度,並被投資者視為提高銀行資本質量的途徑。最後,一些銀行還是會接受更多的納稅人資金;現在還不清楚哪些銀行會接受政府資金以及接受的資金規模。

壓力測試的結論應當能夠減少目前影響對銀行信心的一些不確定因素。如果結論數據是可信的話,測試結果將引發關於銀行問題嚴重程度的爭論。如果這個過程如描述的那麼徹底的話,那麼潛伏在銀行帳面背後的重大意外就會更少一些。

這無疑都是有益的方面。但最終,尤其是如果經濟狀況惡化的話,美國總統奧巴馬可能會告訴國會他需要更多資金用於銀行。這樣一來,奧巴馬就可以開誠布公表示,他已經嘗試了其他各種手段。

廣告

3 銀行壓力測試 -不同看法

銀行壓力測試美逾3銀行壓力測試

在相同的兩年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歐洲(不包括英國)給出的銀行貸款損失為8750億美元。高於美國的數字反映了這樣一個事實:經濟下滑在歐洲的出現晚於美國,而歐洲銀行對美國的虧損也持有一定的風險敞口。此外,歐洲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一般持有更大比例的貸款,與可交易證券相反,貸款只有在貸款人停止還款時才允許核銷,而大多數交易證券的估值是由注重未來違約預期的市場價格決定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英國銀行體系未來兩年將進一步核銷2000億美元)

所有這些並不是說美國的壓力測試毫無瑕疵。分析人士和施泰因布呂克都批評了測試使用的方法,並對監管部門關於衰退嚴重程度的假設提出質疑,事實已經證明,衰退比某些應用情景更為糟糕。很多投資者對銀行只需要750億美元的新資本感到驚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它們需要2750億美元,才僅能回到遭受危機重創之前所達到的資本化水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更願意把銀行股本作為其總資產的一部分加以衡量。

也存在這樣的懷疑:測試結果遭到篡改,以確保財政部不必根據問題資產解救計劃向國會要求更多資金。

不過,如果演習的目的是恢復人們對美國銀行體系的信心,早期信號顯示這行之有效。自結果公布以來,幾家銀行已宣布從私募市場募集新股本的計劃。這些銀行還加大了發行債券的力度。「這可能是一個恰好管用的矇混過關策略,」一位銀行高管表示。

而如果與美國同行相比,歐洲銀行不夠透明——由此也不夠可靠,這在金融市場並不是顯然的。最近幾周信心飆升,已經使大西洋兩岸的銀行股股價上升。多數銀行股票相對於它們的有形資產略有溢價,表明投資者相信未來收益將超過它們的資產成本。「總體說來,目前情況有所好轉——我們從危險的邊緣回來了,」滙豐銀行董事長葛霖說。「壓力測試聲明排除了特別悲觀的結果。」

銀行壓力測試銀行壓力測試

即便如此,許多人仍然不相信危機已經過去。據瑞士信貸的分析師計算,假如歐洲銀行的預留前利潤下降20%——與上世紀90年代初瑞典銀行所經歷的跌幅相似——就必須在2009年和2010年核銷2.5%的賬面貸款,歐洲銀行部門的一級資產率將從7%降到5%,迫使多數銀行募集新股。

即使這個情景證明過於悲觀,人們仍期望許多銀行加強儲備。「如果私營部門再度對銀行股本感興趣,我們預期很多歐洲銀行將在中期募集股份,」野村分析師預測。

由於不同國家銀行所面臨的問題種類繁多,為歐洲銀行設計壓力測試系統也很複雜。西班牙銀行提供的融資助長了房地產泡沫,很有可能比法國銀行面臨更大的抵押貸款損失。在法國,房價還未瘋狂上漲。德國銀行對已提供給處境艱難的生產廠家的貸款感到擔憂。義大利的銀行則面臨較大的東歐風險敞口。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銀行信貸分析師菲利普·波德羅稱,歐洲銀行的壓力測試或許必須假設較低水平的抵押貸款損失,但對公司和國際市場的風險敞口較大。「如果歐洲銀行平均說來對消費市場泡沫的風險敞口較小,它們對公司槓桿融資和東歐等新興市場的風險敞口就更大」。

另一個兩難的謎題是行業的基礎盈利能力狀況。事實證明,美國銀行的資金需求相對較低,原因之一是人們預期,一旦經濟恢復活力,它們能創造健康的利潤。但在德國這樣的國家,基本的零售銀行業務只是微利業務,這意味著銀行需要較長時間,才能建立能吸收未來虧損的緩衝空間。低利率對有著大量存款基礎的歐洲銀行來說也是痛苦的,因為新生貸款的盈利率受到擠壓。

隨著市場恢復,系統崩盤的危險逐漸淡化成為過去,假設最壞的情況已被拋在身後,這種假設對政策制定者和銀行家們都是種誘惑。只要歐洲銀行相對於它們的美國競爭對手沒有明顯的劣勢,強力推行美國式壓力測試的企圖很可能會面臨阻力。然而,如果疏於防範預計會出現在銀行賬本上的不斷堆積的壞賬,就意味著歐洲經濟恢復的速度較之充分防範所應有的速度來得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