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七處

標籤: 暫無標籤

1020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軍情七處 -概況

  
軍情七處

暴風城刺客團
  (譯註:即軍情七處) 
  成員數量:2,500。
  陣營:中立。
  從屬關係:聯盟
  勢力範圍:以暴風城為基地,影響著艾爾文森林、西部荒野和赤脊山地區。
軍情七處 -創建歷史

  一群精英刺客投身於聯盟,願意去做那些見不得人的工作。
  暴風城刺客團是艾澤拉斯現存的最古老的組織之一。早在任何戰爭發生之前,聯盟中的暴風城一支勢力就感覺到有些事情通過合法手段是很難辦成的。領導人之一的愛維爾·楊登秘密的接觸了監獄里關押的一名竊賊。帕索妮亞·肖爾由於盜竊罪被聯盟反覆逮捕。被捕三次之後,她就因大張旗鼓的犯罪記錄而臭名昭著。楊登向她許諾會從寬處理,條件是她要組建一個組織,負責乾淨利落地完成聯盟里見不得人的工作。她立刻同意了——並要求其能讓自己以自己的方式去完成。
  暴風城刺客團在那一天成立了,當天夜裡,帕索妮亞??肖爾潛入一名腐敗的高等精靈市長的房間並殺死了他,整個暗殺過程不留痕迹:沒有一滴血濺出來,也沒有一張床單被弄亂。在愛維爾·楊登的應允之下,她從監獄中挑選出她的手下加入新家庭,並迅速建立了能夠為聯盟服務的小型軍隊。
  獸人從黑暗之門中傾瀉而出的時候,刺客團派出探子,但他們發現,由於部落的絕對數量優勢和刺客們缺少軍事訓練的原因,他們很難佔到敵人的便宜。刺客們最擅長一對一的廝殺,他們很快發現了這一點,並把目標轉向部落的領導者們。
  肖爾曾經是一名為了尋求刺激而作亂的竊賊,本身並不一定邪惡。只要她被允許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而且還有工資,她就會變成一名聯盟的忠誠戰士。她確認組織以她的理念擴充成員:但凡入團者,不可妄取平民財物。既能享受暗殺和偷竊帶來的刺激,又擁有穩定的收入,對這樣的條件都不能滿足的人,不會被刺客團所接納。規則說得很明白:只犯被聯盟所批准的罪。
  在建立組織的時候肖爾還有另一個要求:必須保守秘密。竊賊們從來不會走來走去宣稱自己是賊,當他們成為了合法的刺客之後也沒有理由這麼做。暴風城的領導者是唯一一個擁有暴風城刺客全部名單的人,當有人被指派參與某項較大的軍事行動時,例如三次戰爭之中的,她的動機是不會被其他成員所知曉的。他們以戰士、斥侯、甚至巫師的身份現身,但仍然在必要時完成盜取和暗殺的首要工作。他們的指揮官可能會在必要時知道他們的秘密,但通常只有刺客自己才知道身處戰場的真正理由。
  暴風城的民眾知道刺客團的存在,但公共關係機構把他們的名聲發揚到了極致:這些人是優雅的戰士,他們天賦秉異以至於不適合作為普通的戰士加入軍隊;他們被謎團和傳說所包圍,是在夜間行動的神秘人物。一些孩子——甚至富人家的——懷著加入暴風城刺客團的希望而成為了盜賊。沒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但幾乎所有人都聲稱見過執行任務中的暴風城刺客,儘管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肖爾在十年前退休了,讓自己的孫子馬迪亞斯接班掌管。從馬迪亞斯還是嬰兒的時候起,她就開始培養他成為自己的接班人,測試他的速度與敏捷並確保他明白什麼是正確的事情,什麼是該做的事情,以及這兩者往往不相容的事實。
  聖光大教堂明白暴風城刺客團的存在對暴風城和聯盟是有益的,但牧師們並沒有寬恕暗殺行為。他們只是選擇視而不見而已。
軍情七處 -組織

廣告

  暴風城刺客團把自己看作是一隻握住匕首的手,整個組織由此被分成五個分支。馬迪亞斯·肖爾和他的領導層是拇指,負責管理和領導。領導層由大約30名資深的盜賊組成,他們中的大多數都認識帕索妮亞,有些人還直接受過她的領導。他們對帕索妮亞所希望的組織發展方向十分了解,並經常指引年輕的馬迪亞斯走上正確的道路。其他的領導者們則負責剩下的四根手指,領導、訓練、記錄,甚至管理簿冊以及確認工資發到了每個人手上。
  這隻手的另兩個手指是由組織中最高等級的成員組成的,各有約500名盜賊。食指,一個刺客在放棄人生進入拇指級的領導層之前能夠達到的最高等級,投身於暗殺活動,從敵對的軍事領袖到腐敗的牧師,暗殺的目標可以是任何人。中指,則負責材料的「獲取」,奪回一件已經被盜竊的物品,將其歸還給正當的主人,或是從某個不太方便直接殺死的政要手中獲取某樣強力的物品。
  組成無名指的約500名盜賊擅長間諜工作,通常與食指與中指級的盜賊合作,收集信息、閱讀並記憶捲軸的內容而不直接偷取,並在其他人執行任務的時候擔當望風及打掩護的角色。小拇指是規模最大,同時最低的等級。這1000名盜賊都是些不甚專精的成員:他們通常負責埋葬被害者(也包括暴風城刺客團成員),隱藏屍體,以及偽造作案現場。他們的職責是確保暴風城刺客的身份不被發覺。同時他們也要負責招新工作。
軍情七處 -地理位置

廣告

  暴風城刺客團以暴風城為基地,但經常來往於艾澤拉斯的聯盟控制區。他們的影響力擴展到艾爾文森林、赤脊山和西部荒野。他們也在其他的地區完成過任務,例如暮色森林和逆風小徑,但他們幾乎從不涉足更遠的南方。
軍情七處 -成員

  暴風城的每一個盜賊和竊賊都想要成為暴風城刺客團的一分子。整個城市的民眾都認為他們的工作是必要並且值得尊敬的。然而加入這一組織是一件很難的事,因為暴風城的高層並不願意公開認可刺客們的謀生之路。這一組織起源於一次明智的對獄中「值得信賴」的盜賊的挑選,如此的流言漸漸傳開。一些竊賊主動設法讓自己被捕,寄希望於被刺客團選中(被赦免也不是什麼壞事)。
  當發覺暴風城的監獄里塞滿了倒霉的一臉諂媚的竊賊之後,國王安度因·烏瑞恩找到馬迪亞斯並要求他做點什麼。馬迪亞斯安排刺客團小拇指級的成員負責招新工作,訓練那群盜賊,以判別他們的天賦和謹慎程度(城中的盜賊由於急於加入刺客團而往往缺少的東西)。小拇指級的成員會跟隨一名盜賊並給他一張寫有地點並繪有一隻張開的手的卡片。如果那名盜賊獨自前往會面地點,他就會與小拇指級的成員見面。如果會面的結果不錯,盜賊會收到一張寫有另一個地點,並繪有一隻攥緊的拳頭的卡片,表明他已被接受。
  有些追隨帕索妮亞的盜賊想要以組織的標誌——拳頭的刺青來顯示自己的驕傲,但她禁止了這種行為,警告他們,不應在身體上留下任何可以彰顯自己身份的標記。於是他們穿上小心縫有紅線頭的白衣服,看起來就像是開了線的麻布。只有暴風城刺客才知道應該尋找什麼,其他人則無法察覺。
軍情七處 -入團流程

廣告

  入團是一件困難的事情。盜賊將要接受從技巧到道德的全方位測試。許多測試都是令人摸不透的:入團的盜賊必須是完全可以信賴的,如果成員之間不能互相信賴的話,這個刺客組織將無法存活。道德和服務暴風城的願望是成員必備的兩條最重要的要素之一,不難理解,這些素質是很難發掘的。被拒絕的申請者只能帶著記憶中考官的長相離開——如果可能的話。組織並不認為小拇指級的成員身份暴露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傷害,所以這風險也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被徹底接納了之後,新的小拇指級成員只會被委派些骯髒的活,一直訓練、加強他的技巧,他必須努力工作以晉級到無名指級。甚至熟練的盜賊、竊賊和刺客也必須從底層開始慢慢往上爬。
軍情七處 -領導者

大師馬迪亞斯·肖爾

廣告

  (男性人類 13級盜賊):對於馬迪亞斯來說,領導這樣一個強有力的組織的他顯得有些年輕了,但33歲的馬迪亞斯並沒有感到沮喪。她的母親是一名食指級的刺客,在執行任務中死亡,那時馬迪亞斯只有4歲。他在祖母帕索妮亞的撫養下長大,作為組織的成立者,她認為向他隱瞞母親的死或者家族的生計是不合適的。他在10歲時就被祖母安放到小拇指中,成為了組織里最年輕的成員,他緩慢的提升,在每一個等級都比別人花費更多的時間。這對他來說是很有用的,因為他切身地了解了每個等級具體要做的事情,以及作為新人最需要的素質。在他30歲生日那天,他的祖母把組織的大權遞交給了他,留下了一堆爛攤子自己安享晚年去了,而馬迪亞斯則迫不及待的坐上了掌權者的位置。他試圖改進祖母設計的組織架構,但經過幾個月的嘗試他不得不承認祖母的設計是完美無缺的,他只需要讓這台狀態良好的機器繼續運轉下去就行了。他短小精悍,有著深邃的棕色眼眸,作為一個刺客組織的首領而絲毫不裝腔作勢。他第一次成功暗殺的目標正是她母親沒能成功抹出的那個人。
弗希瑟爾·德涅夫

廣告

  (女性高等精靈,6級盜賊/3級術士/2級法師):弗希瑟爾值得一提的原因是她是暴風城刺客團進行的一次獨特的實驗。暴風城內的大量組織大多合作愉快,但馬迪亞斯並不信任聖光大教堂,因為他知道聖光大教堂對暴風城刺客團抱有顧慮。他指派弗希瑟爾,一名無名指級的遊盪者,執行一個擴展的間諜任務。她現在正作為一名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見習成員,在進行成為聖騎士的學習。她是一名達拉然巫師的孩子,達拉然陷落之後她與難民們一起逃往到南方。看清了魔法的無益的她,離開了巫師們,在街頭巷尾過活,之後便被刺客團接納。她的實力足以成為中指級,或許食指級都沒有問題,但她一直留在無名指級,只為了能夠繼續為組織獲取教堂和騎士的情報。她37歲,有著黑色的頭髮和綠色的眼眸。
沃爾森·弗利摩爾

  (男性人類,15級盜賊):弗利摩爾是帕索妮亞最初從監獄中挑選出的遊盪者之一。作為帕索妮亞的左右手和愛人30年之久,他協助她把組織發展成現今的姿態。他是馬迪亞斯的祖父,但沒人知道他與帕索妮亞的關係,他也保證過會保守秘密。他知道自己日子不長了,但仍然同意繼續在組織里輔佐馬迪亞斯5年,他承認這名年輕人有著和她祖母(祖父)一樣的敏銳頭腦。弗利摩爾領導著小拇指級,掌管招新和訓練工作。他年逾七十,但仍然步伐穩健。當與新人見面時,他喜歡帶著兜帽隱藏自己的年齡。他對外宣稱的身份是暴風要塞內一名貴族的僕人。他禿頭,身材矮胖,有著清晰的藍色眼眸。
軍情七處 -其他相關

  軍情七處的名稱來源於英國的軍情五處和軍情六處,是暴雪的一個小惡搞。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