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祖席離歌

標籤: 暫無標籤

62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此詞開始寫送別場面,然後分別從居者、行者兩方面寫離情,一方面表現居者依依難捨,另一方面敘寫行人不忍離去。下片單從居者方面寫思念。因行者從水路乘船走,所以仍緊扣水波寫。「只送平波遠」與李白《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詩中「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之意境相同。小心

踏莎行·祖席離歌                   祖席離歌,長亭別宴,

                  香塵已隔猶回面。

                  居人匹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轉。


                  畫閣魂銷,高樓目斷,

                  斜陽只送平波遠。

                  無窮無儘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踏莎行·祖席離歌 -【作者】:
晏殊    【朝代】:北宋    【體裁】:詞

踏莎行·祖席離歌 -【格律】:
○平聲  ●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   ▲仄韻

                  祖席離歌,長亭別宴,
                  ●●⊙○,⊙○●●   

                  香塵已隔猶回面。
                  ○○●●⊙⊙●

                  居人匹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轉。
                  ○○⊙●●○○,⊙○●●○○●   


                  畫閣魂銷,高樓目斷,
                  ●●○○,○○●●   

                  斜陽只送平波遠。
                  ○○●●○○●  

                  無窮無儘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

踏莎行·祖席離歌 -【描寫】:


  長亭餞行的歌宴酒席,終於散了,美人已經登船,猶回首凝眸,依依不捨,送行人上馬目送,馬兒聲聲嘶鳴,似在代他千萬遍呼喚。船兒順流而下,漸行漸遠,只有離愁別恨,在送行人心中生生無已。

  登上畫閣,更上高樓,為的是再見帆影。可是,望盡天際,只見斜陽一道,平波流水,遠與無際,哪有船帆的影子!這一刻,真箇是腸斷魂銷!他止不住要把滿懷離痛別恨向天地傾訴,遍天地間也裝不下這無窮無盡的愁恨相思意。

踏莎行·祖席離歌 -【簡析】:


  起二句,寫餞別情依依。古人出行時祭祀路神,因稱餞別宴會為「祖席」。「長亭」為送別之地。「離歌」與「別宴」同屬一事,而「別宴」又與「祖席」意同。此處不避重複,是為了強調送別的場面。「香塵」句,寫剛分手時的情景:落花滿地,塵土也帶有芬芳的氣息,已隔著漠漠的香塵,彼此還一再含情回顧。「回面」,雖未點明是「居人」還是「行人」,但可以想見雙方都繾綣纏綿,不忍別去。

  四、五句從送者與行者分別寫來,兩相對照,令人尤難解頤。儘管頻頻回望對方,總有不能再看到的時候。一個小樹林,隔斷了人的視線,那馬兒也象了解「居人」的心意,仰首長嘶,而「行人」已乘船漸行漸遠,終於隨著江流的曲折而隱沒不見了。馬嘶、棹轉,從側面襯托出別情之深。

  過片兩句,寫「居人」登上畫閣,不禁黯然魂消,憑倚高樓,獨自含愁極望,惟見江波映照著落日餘輝,伸展向遙遠的天邊,徒令人增添別恨而已。居人登樓,只是惘惘離懷,有所不甘,並不必為了繼續目送行舟。詞語不粘不脫,有悠然遠意。

  時間上,下片與上片亦不一定緊密銜接,登樓極目,只是別後的情事,遙念行人,無時能已。句中「只送」二字,怨極恨極而又無可奈何,語言平易而意旨深曲。收二句「無窮無儘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寫別後的思量,自上句「平波遠」三字化出。抒情主人公放縱自己的想象,讓此情隨波而去,繞遍天涯。由眼前的渺渺平波,引出無窮無盡的離愁,意境本已深遠,再以「天涯地角」補足之,則相思相望之情幾趨極致。

踏莎行·祖席離歌 -【簡評】:


  此詞上片開始寫送別場面,然後分別從居者、行者兩方面寫離情,一方面表現居者依依難捨,另一方面敘寫行人不忍離去。下片單從居者方面寫思念。因行者從水路乘船走,所以仍緊扣水波寫。

  此詞寫餞別相送及別後的懷思,均情景逼真,含蘊無盡。如一幅丹青妙手繪的春江送別圖,令讀者置身其間,真切地感受到作者的繾綣深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