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建築學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足球也有建築學?千萬不要對這個提法持懷疑態度。別以為只有那些高樓大廈、藝術劇院或現代化機場才有建築理念蘊含於內,其實對於足球比賽的載體——球場來說,在建築學上也有許許多多說不清又道不盡的事兒。

足球建築學 -足球建築學簡介

  足球也有建築學?千萬不要對這個提法持懷疑態度。別以為只有那些高樓大廈、藝術劇院或現代化機場才有建築理念蘊含於內,其實對於足球比賽的載體——球場來說,在建築學上也有許許多多說不清又道不盡的事兒。
  
足球建築學 -足球場的誤區

  根據德勤公司的統計資料,任何一個新建成或改建后的球場,都會使所屬俱樂部進入一個短暫的盈利期,但如果只是跟風式的足球建築,往往會帶來很多問題——由於缺乏規劃,一些球場的出現打亂了當地的建築格局,公眾對俱樂部的投訴屢屢發生。另外,歐洲各國每年都有一些老球場退休,一些現代化建築物會代替它們,比如倫敦白城體育場(1908年奧運會主體育場)在1985年就變成了BBC電視台的工作中心。
  最壞的是,依然有人在吹噓他們的球場是最完美的,實際上這種完美只是「看上去很美」而已。球迷最終只為比賽買單,而不是為球場支付觀摩門票。就像我們去悉尼歌劇院欣賞音樂家演出,是為了那奇怪的劇院造型,還是純美的高雅音樂?倫敦奧林匹克體育場總設計師羅德·希爾德說:「比起外觀,球場的安全性和球迷的舒適感才是衡量它是否優秀的標準。我們更願意讓這種標準成為『居家指數』,而這正是一些球場所缺乏的。」
  很多球場的確成為了建築學的典範,比如拜仁慕尼黑俱樂部的安聯球場和阿森納的酋長體育場等,但糟糕的是,因為沒人願意和別人相同,導致很多奇怪設計的出現。去年,紐約的MASS工作室完成了位於墨西哥蒙特雷市一個足球場的設計,根據設計理念,這個球場的外牆是完全用金屬來覆蓋的,同時有著55米高的懸臂屋頂,看上去很像是一隻犰狳(俗稱「披甲豬」,長相怪模怪樣,介於豬和穿山甲之間)。這種風格上的出新,雖然極大地吸引了大眾的眼球,但也讓不少人擔心會把球場弄得奇形怪狀,從而失去了球場的本質。
  在足球場的建造上,互相抄襲的現象依然存在。巴塞羅那諾坎普球場的改建借鑒了溫布利球場的很多創意,但建築師依然稱它「要比溫布利漂亮多了」。歐洲建築商明顯缺乏在足球場里的經驗,有趣的是,過去各俱樂部在建築招標上總是青睞那些體育專業建築商,那些備受推崇的建築大師們卻被忽視了,他們認為那些大師只能建造些「小玩意」。但現在,俱樂部為追求新奇,開始頻繁和先鋒大師接觸,結果造成各種奇怪的風景:那些年代久遠、古樸破舊的球場很少出現裂縫,而一些所謂建築史上的奇葩剛剛盛開就枯萎了。
  
足球建築學 -交通便利最重要

  歐洲的足球場大多建在市郊,遠離喧囂的城市似乎成為足球的特色,但交通不便卻苦了球迷。有些球場遠離高速公路,球迷們即使到主場看球,也得如客場般長途旅行。最有趣的是葡萄牙的布拉加市政體育場,它建在花崗石堆砌起來的山坡上,一邊是陡峭的岩石表面,另一邊則完全開放,觀眾能夠俯瞰整個布加拉的市貌;英格蘭的朴次茅斯俱樂部則提出要在海島上建造體育場,酷愛釣魚的蓋達馬克(朴次茅斯老闆)可能是想在看球的同時也能在貴賓室里釣魚吧。試想一下,現在朴次茅斯球場周圍停著的私家車未來都會變成遊艇,那會是多麼壯觀的景象。但問題是,球迷怎麼去,難道還要在海上設置收費站?
  你不可能跋山涉水,就為了看場足球比賽,也不能自誇自己的球場是聖地布達拉宮,就讓你們可愛的球迷一路朝拜,翻山越嶺而來。選址是建設足球場的重要課題,球場離公共區域太遠,會有很多負面影響,比如更容易受到壞天氣的肆虐和導致環境污染。一旦遭遇大風雪,高速公路封路,一些球場的上座率會持續走低,最低的甚至僅有數百人,這和他們的球場處在市郊不無關係。更讓環保學家擔心的是,每逢比賽,駛向郊外球場的汽車排放出的尾氣又極大地破壞了生態平衡……《體育畫報》去年將世界第一環保球場封號給了美國芬威球場(歷史最悠久的棒球場之一,著名的波士頓紅襪隊的主場),因為該球場就在市中心,傻子才會開車去!照這麼看,最好的體育場應該是沒有停車位的,大家步行或坐地鐵就能輕鬆到達。可以想象,如果你從家門口出發,不到十分鐘就能到達球場,那麼就算球票價格上漲了,你也是很容易就能接受的。
  
足球建築學 -純粹的足球場?

  既要風格上的先鋒,又要隱居式的傳統,這恐怕很難。最矛盾的還是俱樂部關於「我們將建造一座純粹的足球場」的言論,而這些言論還得到了幾乎一致的支持,這就很可笑了。為什麼各俱樂部要對那些跑道和多餘的看台如此仇恨?尤其是在金融危機盛行的當下,歐洲是否需要那麼多專業足球場?或許跑道和多餘的場地拉大了觀眾和球員的距離,但為什麼他們就沒有想過,不設跑道會造成更大的浪費——你到哪裡再建一座田徑場呢?
  問題並不止於此,俱樂部真的能靠純粹的足球場實現「利益最大化」嗎?純粹的球場大量出現,是否意味著票價能夠再次提高呢?歐洲教訓我們現在還沒看到,但美國經驗卻值得一窺。除了足球外,美國絕對稱得上是世界職業體育的老大,他們的足球場前身都是棒球場或橄欖球場,而自動頂棚和移動草坪技術的發展,甚至可以使球場同時進行商業展覽和體育比賽。美國亞利桑那州的一座橄欖球場在比賽期間可以將草皮移出場館外,場內立刻就變成了會議中心和音樂大廳,這樣即使在比賽間歇期,俱樂部也不用擔心賠本,收回的租金正好可以用來保養草皮。實際上,足球場也有這樣的例子了,韓國首爾體育場通過移動草皮技術,不但能進行足球比賽,還能進行棒球比賽,甚至舉辦演唱會和大型聚餐也沒問題。如果這種「多功能化、多樣化」能成為趨勢,那麼斯圖加特前主教練阿明·費和滾石樂隊曾經的爭吵就不會發生了。(2006年,滾石樂隊在斯圖加特隊的戴姆勒球場舉行演唱會,狂熱的樂迷們把球場草皮踩得一塌糊塗,俱樂部不得不在短時間內更換了草皮以應付比賽。)
  但足球場的最大功能並不應該只有這些,歐盟在上世紀末就曾召開會議商討:足球場在修建前應充分考慮到突發事件和重大災難時的避難功效(從這點看體育場更應建在交通便利處)。2001年投入使用的日本琦玉足球場頂部帶有引水凈化系統,遇到雨天它不會像其他球場那樣簡單地合上頂棚,而是將落下的雨水儲存在隱藏的大水箱里,這些水被用來沖洗廁所和灌溉草皮,如果碰上緊急情況,這些水會通過凈化器過濾提供三千餘人在一個月內的水源。這座球場球門背後看台下的地下倉庫里,還儲藏著大量食品和救災物資以備急用。歐洲足球場這次又走在了後頭,例如安聯球場地下是偌大的停車位,這讓那些「純粹的足球場」看上去有些冷冰冰……
  
足球建築學 -結語

  足球場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變成了聖地,成為球迷心靈的寄託和俱樂部最好的廣告標籤,但它卻因為一些不聰明的想法讓很多人疏遠了它,功利和浮躁的心態使得球迷失去了某種依賴感。這種感覺不是什麼建築風格和漂亮外觀所能支撐的,而需要建築文化上的沉澱和挖掘。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