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更新時間: 2013-08-27

廣告

足利尊氏(1305-1358),幼時名太郎,元服后名足利高氏。鎌倉幕府滅亡后,由后醍醐天皇賜名為尊氏。出生於下野國(今栃木縣),其父為足利貞氏,母親是上杉清子,其弟為足利直義。1333年,協助后醍醐天皇參加元弘之亂攻破京都的六波羅探題。通過湊川之戰擊敗楠木正成、新田義貞,1335年,出任征夷大將軍,並創立室町幕府。其晚年,足利家內部發生觀應之亂。1358年病故。

生平簡介
足利尊氏
足利尊氏一族本是清和源氏義家流嫡系子孫,自北條氏得到鎌倉幕府執權之職后,足利氏備受屈辱。傳說足利氏先祖義家曾有遺書,希望自己的第七代孫取得天下,以雪屈辱之恨。可是,到第七代孫家時(即尊氏的祖父)之時,未能實現先祖遺言。一天,家時祈求八幡菩薩,願他的三代子孫中能有人實現先祖的遺願,然後,含恨剖腹自殺。
正慶二年(1333年),尊氏受鎌倉幕府之命出征。尊氏到達三河后,暫時停止進軍,密派心腹細川和氏與上杉重能到伯耆船上山謁見后醍醐天皇。后醍醐天皇遂頒旨讓尊氏速起兵倒幕。尊氏接旨後於丹波國八幡宮向全軍明確宣布討幕,並於五月七日與赤松則村、千種忠顯配合,一舉攻下京都六波羅府。五月二十五日,幕府在九州的的據點亦被徹底消滅,鎌倉幕府滅亡。
足利尊氏
建武政權建立后,尊氏要求獲得「征夷大將軍」的稱號,未獲批准。此外,后醍醐天皇對尊氏的權力加以種種限制。尊氏與建武政權之間的裂痕進一步加深。
建武二年(1335年)七月,「中先代之亂」爆發,原鎌倉幕府執權北條高時之子北條時行於信濃舉兵攻入鎌倉。尊氏率軍與其弟足利直義會合,大破鎌倉軍。
此後,尊氏佔據鎌倉,拒不回京。建武三年(1336年),尊氏率軍攻入京都,擁持明院統豐仁親王為光明天皇,改年號為延元元年,並受封征夷大將軍,建立室町幕府。
在尊氏進京前,后醍醐天皇已逃入吉野山,並建立了南朝政權,與室町幕府相對抗。直到室町幕府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執權時,才將兩朝統一。這之間的幾十年間,被史學家稱為「南北朝時代」。
舉兵倒幕
貞氏的次子足利尊氏在嘉元三年(1305)出生。初名又太郎高氏(以下通稱為尊氏),母親是上杉清子,同母弟是直義(初名高國)。尊氏的出生地有兩種說法,一種是丹波國八田鄉梅迫(現京都府綾部市梅迫町)被稱為「尊氏誕生之井戶」(山越忍濟《足利的鑁阿寺》),另外一種是鎌倉。《難太平記》記載道,尊氏出生時出現奇瑞,即在新生兒初次洗澡的時候,飛來二隻青鷦,一隻停在尊氏的左肩,一隻停在勺柄。
尊氏由於兄長左馬助高義的夭折,雖然是庶出之身最終成為嫡子,元應元年(13190十月,十五歲,敘任從五位下治部大輔。翌元應二年(1320)九月,辭去治部大輔,以後稱為前治部大輔(《足利家官位記》)。不久迎娶北條氏一門赤橋久時的女兒登子(最後的執權守時的妹妹)。
當時的幕府,北條高時擔任執權,而政治實權由內管領長崎高資掌握,因為他隨心所欲專斷妄為,使得政治混亂,御家人的不滿日益高漲。另一方面,朝廷在十三世紀半以後,皇統分裂為持明院統和大覺寺統兩統,圍繞皇位的繼承產生的激烈對立一直持續著。幕府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採用兩統交替即位的方式,但是兩統的對立依然存在。文保二年(1318),大覺寺統的后醍醐天皇即位。天皇趁著父親后宇多法皇停止院政的時機,計劃改革政治,設立記錄所,起用人材,開始親政。關於皇位的繼承,被決定為在天皇之後是兄長后二條的皇子邦良親王,接著是持明院統的量仁親王(光嚴天皇),兩派各自出謀劃策推動幕府催促天皇儘早退位。
天皇在這樣的形勢中,為了安定自身的皇位,也為了實現以天皇中心的政治理想,同時受到多年來學習的宋代儒學的名分思想的影響,痛感必須打倒幕府,和近臣們密議討幕的計劃。此計劃在正中元年(1324)被發現,因而失敗,史稱正中之變。此後天皇打倒幕府的意志不曾動搖,繼續拉攏奈良和睿山的僧兵等,積極準備討幕的工作。元弘元年(1331),陰謀再次被幕府察覺,以日野俊基為首,文觀、圓觀、忠圓等主謀者被抓。天皇在同年八月逃到大和的笠置舉兵。以河內的楠木正成在赤坂城舉兵為收,各地出現相繼舉兵的情況。
接到天皇舉兵的通知的幕府,於九月二日下令出兵鎮壓,幕府軍從五日到七日離開鎌倉出發(《北條九代記》)。足利尊氏在九月五日失去父親貞氏,佛事尚未結束就接到動員令。一般認為此事在尊氏的心中深深地刻上對北條氏的憎惡。
不久幕府大軍將笠置城攻陷,天皇被抓,神器也被幕府交付給由幕府擁立的光嚴天皇(量仁親王)。尊氏等西上軍於十一月返回鎌倉。
翌年三月,后醍醐天皇被流於隱岐,事件的主謀們也受到處分,元弘之亂到此結束。然而同年末,赤坂城落城時消失蹤影的楠木正成在千早城,天皇的皇子護良親王在吉野,相繼舉兵。進入元弘三年(1333),播磨的赤松則村舉兵等,反幕勢力在各地再次蜂起。后醍醐天皇在閏二月逃出隱岐,被伯耆的名和長年迎接到船上山,向各地的武士下達綸旨呼籲討伐幕府。幕府得報,決定派遣大軍,任命北條一門的名越高家、尊氏為大將使之上洛。
尊氏遵從幕府的要求,寫下沒有異心的起請文,以妻登子、四歲的嫡子千壽王(義詮)為人質。三月二十七日,隱藏著對北條氏的不滿,帶領一族、被官以下三千餘騎離開鎌倉(《太平記》)。在途中的三河國,向一族的吉良貞義諮詢舉兵之事,貞義認為現在討幕也算很晚,勸說尊氏背叛幕府(《難太平記》),同時在近江國鏡之驛,細川和氏和上杉重能向尊氏宣布后醍醐天皇下達的綸旨,催促尊氏舉兵(《梅松論》)。尊氏四月十六日進京后,為了作好舉兵的周全準備,等待時機。《太平記》記載,尊氏到達京都的次日,派遣使者到伯耆向天皇表明歸順,要求下賜討伐朝敵的綸旨。二十二日,秘密向上野國的同族岩松經家送出追討北條氏的內書催促舉兵(正木文書)。尊氏在二十七日根據六波羅的軍議,出京向山陰道的伯耆進發。當天山陽道的大將名越高家與赤松則村交戰,敗死。於是尊氏終於下定決心,進入丹波國篠村著陣。同日向陸奧的結城宗弘、信濃的小笠原貞宗、石見的益田、島津周防五郎三郎、野介高太郎等各地武士發出軍勢催促狀,通過敕命呼籲合作,要求他們成為協助后醍醐天皇的夥伴(白河證古文書、小笠原文書、萩藩閥審閱錄、島津家文書、前田家所藏文書),二十九日,向大友貞宗、阿蘇惟時、島津貞久等九州豪族發出密書也要求合作(大友文書、阿蘇家文書、島津家文書)。尊氏的舉兵按照以前的說法是四月二十九日,當天尊氏在篠村八幡宮的社前旗揚,在同社獻上願文進行祈禱。此說的根據是篠村八幡宮存在尊氏的元弘三年四月二十九日付願文,而今枝愛真對願文進行調查研究后,確定是後世的偽作(《在丹波篠村的足利尊氏的舉兵及其願文》《史學雜誌》七十一)。
尊氏舉兵后一段時間等近國武士的聚集,五月七日,大舉攻進京都,之前抵擋住赤松軍攻勢的六波羅軍終於失守,六波羅失陷。尊氏立刻設立奉行所維持京都的治安,同時各國的武士大多進入尊氏的旗下,尊氏儼然是代替六波羅探題的新勢力。
關東方面,上野的新田義貞在五月八日舉兵,二十一日攻進鎌倉,翌日,激戰結束,鎌倉終於失陷,北條高時以下自殺,幕府滅亡。之前逃出鎌倉的尊氏的嫡子千壽王,在五月九日於武藏國與義貞集合,參與進攻鎌倉。《太平記》記載由於千壽王的參加,加入討幕軍的人數逐漸增加。《梅松論》記載,鎌倉陷落後,從屬義貞的並比千壽王旗下的多。事實上根據常陸的武士大冢員成的申狀,員成在鎌倉戰役的時候,「承及若御料(千壽王)御座之由,御方馳參」,在新田一族大館幸氏旗下作戰,此後的六月一日對千壽王的居所二階堂的後山的陣屋勤仕(大冢文書),從這些可以看出足利氏的動向對武士們的去就起到很大的影響。
正木文書應永三十三年(1426)七月日付的岩松滿長代官申狀記載,北條氏追伐之事為尊氏下賜御教書以滿長的曾祖父岩松經家和新田義貞為兩大將。關於義貞的舉兵,除了義貞的自身意願之外,還有尊氏的勸誘。義貞之所以能夠集結大軍,不能不提到尊氏對武士的號召力(高柳光壽《足利尊氏》)。
尊氏佔據京都之後,馬上讓細川和氏兄弟東下,收拾北條氏滅亡后的混亂,同時控制鎌倉(《梅松論》)。
尊氏的舉兵導致庶長子竹若的犧牲。在伊豆山的竹若知道父親的舉兵,與叔父密嚴院別當覺遍(加子基氏之子等秘密上洛,在途中的駿河國被幕使發現遭到殺害。同國的寶樹院(廢寺)為其菩提所(寶樹院文書)。
建武新政
光嚴天皇在幕府滅亡時被廢,六月五日,后醍醐天皇歸還京都,所謂的建武新政就此開始。尊氏在同日被容許內升殿並擔任鎮守府將軍,十二日敘任從四位下左兵衛督,弟直義也成為左馬頭。八月五日,尊氏升敘從三位兼武藏守,並得到天皇下賜偏諱,將「高」字改為「尊」字。當時作為對打倒幕府有功的將士的賞賜,尊氏與直義分別得到三十所、十五所的所領、所職。比志島文書留有所領目錄,如下。
足利殿(尊氏)
伊勢國柳御廚泰家跡尾張國玉江庄貞直跡遠江國池田莊泰家
駿河國泉庄同同國佐野庄貞直跡伊豆國仁科同
伊豆國治須鄉同武蔵久良郡同國足立郡泰家
同國麻生鄉時顯三河國重原庄貞直小山邊庄守時
同二宮庄常陸國田中庄泰家同國北郡大方禪尼
近江國池田莊同國岸下御廚泰家信乃國小泉庄
奧州外浜同同國糠部郡同上田莊同
佐渡國六斗鄉同筑前國同豐前國門司關同
肥后國健軍社日向國富庄同同島津庄守時
左馬頭殿(直義)
相模國弦間鄉貞直同國懷島同伊豆奈古谷鄉
武藏國赤冢常陸國那河東維貞遠江國谷和鄉同
同國宇狩鄉同同國下西鄉伊與國久米良鄉同
近江國広瀨鄉貞直備后國高野播磨國垂水鄉
備后國城山佐渡國羽持郡同同國吉岡同跡
幾乎是北條氏的沒收地,大部分是地頭職。對足利氏這樣的厚賞,明顯可以看出其行動對打倒幕府起到的決定性作用。
天皇在新政之始,恢復記錄所審議重要政務,設立恩賞方、雜訴決斷所,分別處理賞賜問題和所領訴訟。這些機關的職員,除了在雜訴決斷所半數左右為武士之外,大部分是公家。在記錄所和恩賞方的武士只有楠木正成、名和長年等數名。雖然尊氏被賜予極高的官位,但是並沒有處於政治中樞。相當於統轄武士和警備皇宮的武士所頭人的地位也被給予新田義貞的一族。足利氏方面,僅僅是被官高師直、上杉憲房擔任雜訴決斷所的職員。
新政府在地方並設國司與守護,由對打倒幕府有功績的公家和武士擔任。尊氏成為武藏的國司守護兼上總的守護。北畠顯家與尊氏被任命為武藏守的同日成為陸奧守,十月奉義良親王(后村上天皇)陸奧下向,相當於奧羽兩國的行政,負責牽制足利氏在關東的勢力,與尊氏方對抗。十一月,直義也受到相模守的任命,十二月奉成義親王下向鎌倉,成功將關東十國置於管轄之下,於是足利氏在關東的地位越發鞏固。
新政府在初政政策上出現諸多失誤。賞賜方面,經常出現給予數人一地的錯誤,造成原來擁有的知行被他人所奪等許多混亂、不公平之事,而且向各國的地頭徵收修繕內里的費用,辜負了武士們的期待,所領問題的處理也無視武士社會的習俗,缺乏恰當的措施,結果武士對新政越來越失望,希望復興武家政治的武士變得越來越多。
如此形勢下,公武之間產生激烈的對抗。作為代表,擔負武士們的眾望的尊氏與對尊氏抱有警戒心的護良親王的對立表面化。親王謀划襲擊尊氏,等待時機,由於尊氏用強大的兵力守衛自身,親王的計劃未能成功。建武元年(1334)十月,尊氏對天皇施加強大壓力,於是天皇向尊氏屈服,下令抓拿親王。翌月親王被護送到鎌倉的東光寺幽閉。
建武二年(1335)七月,北條高時的遺子時行在關東舉兵,對新政不滿的近國武士們聚集,很快就成為極大的勢力。時行帶領大軍迫近鎌倉,直義迎擊,戰敗,之後殺死幽閉中的護良親王,奉成良親王西走。尊氏接報,向朝廷請求讓自己東下討伐時行,並要求擔任征夷大將軍和諸國惣追捕使。然而得不到敕許,結果成良親王成為征夷大將軍。如此尊氏沒有得到朝廷的准許,在八月二日離京,在三河國與直義勢合流,在各地擊破叛軍陸續前進,十九日收復鎌倉。此即中先代之亂。尊氏對諸將進行賞賜,並停留於鎌倉。
四月三日,尊氏讓一色范氏等在九州留下,率領少貳、大友等九州勢離開博多。途中與中國、四國勢會合,在備后的鞆兵分兩路,尊氏從海路,直義取陸路向東進發。同月二十五日,在兵庫和田岬擊敗新田義貞軍,在湊川全殲楠木正成的軍隊。后醍醐天皇在二十七日逃往睿山,二十九日直義的軍隊進入京都。尊氏也在六月十四日奉光嚴上皇及其皇弟豐仁親王進京,八月十五日親王在沒有神器的情況下即位成為光明天皇。
之後兩軍也持續交戰,后醍醐天皇側由於名和長年等人的戰死,敗勢逐漸變濃。天皇命令義貞奉恆良、尊良兩親王前往北陸,自己則於十月十日按照尊氏之前的邀請返京,十一月二日,授予光明天皇神器。如此建武新政在僅僅二年半后就宣告結束。
開設幕府
十一月七日,尊氏公布二項十七條的建武式目,向天下宣布幕府的復興同時出示今後施政的基本方針。幕府的組織大體上從建武三年(1336)到四年(1337)得到確立(佐藤進一《室町幕府開創期的官制體系》《中世之法和國家》)。尊氏在期間得到北朝的委任,敘權大納言,歷應元年(延元三年)(1338)八月十一日就任征夷大將軍,同日位階進入正二位,如此室町幕府正式成立。
后醍醐天皇在建武三年(1336)十二月二十一日秘密逃出京都,潛行至大和吉野,開設朝廷南朝與尊氏擁立的京都朝廷北朝對抗。如此二個朝廷和二個年號並立的南北朝六十年的內亂就此開始。
天皇呼籲全國討滅足利氏,派遣皇子、諸將在各地努力扶植收復京都的勢力。作為對應,尊氏任命一族為守護配置於各國,關東、九州等前代以來的有力豪族擁有守護職的地方設置關東管領、九州探題與南朝勢力對抗,以之作為全國支配的布局。
兩軍的戰鬥在各地展開。北陸方面,新田義貞進入金崎城,與本據地上野、越后聯絡開始活動。重視事態的尊氏讓越前守護斯波高經、若狹守護斯波家兼兄弟負責對付義貞,並派執事高師直之弟師泰作為後援。師泰等在建武四年(1337)三月,攻陷金崎城,尊良親王自殺,恆良親王被捕。斯波軍在此後與新田軍激戰。翌歷應元年(1338)閏七月的藤島之戰,義貞敗死。
奧州方面,北畠顯家受到足利軍的猛攻不得不放棄多賀國府。建武四年(1337)正月,轉移到伊達郡的靈山,由於后醍醐天皇的命令再度踏上西上之途。同年八月,帶領十萬精銳出發。十二月導致在鎌倉輔佐義詮的的斯波家長敗死。翌歷應元年(1338)一月,到達美濃。於是尊氏派遣高師冬防禦顯家軍,師冬的軍勢在同國青野原大敗。顯家軍自此南進伊勢,經伊賀向奈良進發,準備進攻京都。對此足利方的高師直率大軍南下,二月,在般若坡擊破顯家軍,連戰之末的五月,顯家在和泉石津敗死。
北畠顯家、新田義貞的相繼陣亡,對於南朝方來說是極大的打擊。后醍醐天皇為了挽回頹勢,採用再次派遣皇子到各地的策略。同年九月,懷良親王作為征西大將軍下向西國,義良、宗良兩親王與北畠親房及其次子顯信等下向東國。伊勢出航的義良親王一行,在途中遭遇暴風雨,義良親王(后村上天皇)被吹回伊勢,宗良親王漂至遠江,只有親房成功到達目的地常陸。進入常陸的親房為爭取南朝的據點而奮鬥,不久由於關東執事高師冬的東下逐漸受到壓迫。康永二年(1343)十一月,親房含恨返回吉野。
自此之後,后醍醐天皇在歷應二年(1339)得病,八月十六日在吉野結束一生,義良親王即位,也就是后村上天皇。
尊氏接到天皇駕崩的通知后,十分感慨,立刻停止幕府的雜務沙汰七天表示哀悼之意。同年冬,為了弔唁天皇的菩提,在洛西之地創建天龍寺。歷應四年(1341)七月同寺竣工之時,尊氏與直義一起出席,親自負責著土(天龍寺造營記錄)。尊氏雖然決定背叛天皇,但還是表現出對天皇的敬愛。
觀應擾亂
自此南朝方逐漸喪失勢力,貞和四年(1348)正月,楠木正行在河內的四條畷敗死,后村上天皇也逃往奧地的賀名生,南朝完全成為徒有其名的存在。此時足利方出現尊氏與直義兄弟的不和,發生內部糾紛(即觀應之擾亂),尊氏也因此一時向南朝投降。延文三年(1358)四月三十日,尊氏背部出現腫瘤,在京都二條萬里小路邸結束了五十四歲充滿波折的一生。遺骸被埋葬在洛北衣笠山的等持院。法號為等持院殿仁山妙義。關東方面則稱為長壽寺殿,由尊氏創立的鎌倉長壽寺是他的菩提所。相當於百筒日的同年八月十一日,足利庄的鑁阿寺大御堂為了祈冥福而進行曼荼羅供(鑁阿寺所藏文書鑁阿寺文書一一○)。
當時室町幕府中,足利尊氏將政務委託給足利直義管理,自己則以武士的棟樑的身份君臨天下。日本歷史學家佐藤進一,將這種狀態稱為由尊氏掌握主從制支配權和直義擁有統治權的「兩頭政治」。然而不久幕府內部就引起了爭鬥。以高師直為首的反直義派與直義發生了強烈衝突。足利尊氏最早持中立態度。1349年(貞和5年 / 正平4年),高師直一派襲擊了足利直義。直義逃往尊氏的邸宅中避難,但高師直包圍了尊氏的邸宅,要求直義隱退。結果足利直義被迫出家退隱。尊氏也在此次事件中扮演積極的角色。
足利尊氏讓自己的嫡子義詮從鎌倉回到京都,代替直義之位,行使政務;次子基氏則代替義詮之位,封為鎌倉公方,在東國設置鎌倉府。直義退隱后,其猶子足利直冬(也是尊氏的庶子)在九州擴大了直義一派的勢力,1350年(觀應元年 / 正平5年),足利尊氏出兵中國地方,討伐直冬。足利直義趁機逃出京都並向南朝投降,桃井直常、畠山國清等直義派武將也紛紛追隨。直義勢力強大,義詮戰敗,逃出京都。從京都回軍的足利尊氏在打出濱之戰中大敗。尊氏以脅迫高師直、高師泰兄弟出家併流放外地為條件,與足利直義達成和解。次年足利尊氏與足利直義達成和議。足利尊氏讓上杉能憲押解高師直一族流放外地,但由於殺父之仇的緣故,能憲在途中私自處決了高師直一族。
直義回到了幕府,管理政務,由足利義詮擔任其副手。尊氏和義詮以討伐謀反的佐佐木道譽、赤松則祐為由親自出兵近江、播磨,實際上是就討伐直義、直冬的問題同南朝方面進行講和。得知此事的直義經北陸道逃往鎌倉。同年10月,足利尊氏同南朝講和,廢除了北朝朝廷,向南朝投降,史稱正平一統。同時尊氏率軍討伐直義,進入東海道,在駿河薩捶山(今靜岡縣靜岡市清水區)、相模早川尻(今神奈川縣小田原市)等戰役中擊破直義,逮捕了足利直義並將他關押在鎌倉。1352年(觀應3年 / 正平7年)2月直義突然死去,根據《太平記》記載,直義可能是被尊氏毒死了。
就在足利尊氏離開京都的時候,南朝方面撕毀了和約,進攻室町幕府。宗良親王、新田義興、新田義宗、北條時行等支持南朝的軍隊襲擊了尊氏,尊氏退往武藏國,但馬上就反擊並壓制了關東的南朝勢力,回到京都。此後足利直冬進攻京都,最終被擊敗,逃往九州。1354年(文和3年 / 正平9年)直冬曾一度奪下京都,但次年就被尊氏收復。尊氏欲親自討伐直冬,但在1358年(延文3年 / 正平13年)4月30日背上長了腫瘤,在京都二條萬里小路第逝世,享年54歲。
兩朝一統
尊氏死後,幕府的主人變為其子義詮。義詮在元德二年(1330)六月十八日出生,母為北條久時之女登子,妻子為一門澀川義季之女幸子。
延文三年(1358)十二月十八日,義詮就任征夷大將軍。時年二十九。強化幕府權力,並壓制南朝這兩件事就成為義詮的最大課題。之前幕府內部因為二頭政治出現權力的分裂,由於直義之死得到解決,也就開始了將軍專制的道路,有力武將也因此圍繞著統轄幕政的執事(將軍的輔佐役)的地位展開爭鬥。
義詮為了提高將軍的權威,任命一族的斯波義將執事等,圖謀幕府的穩定。儘管屢次發生有力武將的反抗,各國的武士逐漸向幕府靠攏,內亂也隨之向逐漸平息的方向發展,而實際的統一必須等到三代的義滿時代。
義詮在貞治六年(1367)十二月七日,以三十八歲離開人世,埋葬於洛北衣笠山之麓。法號為寶篋院殿道權瑞山。
繼承義詮的義滿,在延文三年(1358)八月二十二日出生,當時為十歲。母親是石清水八幡宮的檢校法印良清之女,義詮之妾紀長子。應安元年(1368)四月元服,同年十二月三十日就任征夷大將軍。
義詮死期望被任用的新管領細川賴,由於將軍義滿年幼,賴之首先必須使將軍的地位絕對化,才能穩定幕府。作為開始,賴之就任管領不久,首先頒布五條禁制,糾正幕府內的綱紀,同時利用義滿的元服的儀式、判始、諸社參拜等提高將軍的權威,舉行極為威嚴盛大的儀式(小川信《細川賴之》)。
作為對南朝的戰略,賴之引誘被南朝孤立的和平論者楠木正儀,應安二年(1369)二月成功讓正儀歸順幕府。
另一方面,九州南朝方奉懷良親王,依然處於優勢。賴之決定起用今川了俊(貞世)為九州探題。了俊在應安四年(1371)九州下向,對少貳、大友、為島津等傳統豪族和在地武士們進行引誘和組織化工作,由於巧妙的軍略和用兵,逐漸壓迫南朝方。應安五年(1372)八月佔據大宰府,讓懷良親王逃到筑後。應安七年(1374)八月進攻筑後,將親王等逼至肥后菊池,大體上恢復九州全境。
隨著義滿的成長,對於管領賴之的幕政專斷,諸將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康曆元年(1379)閏四月,斯波、土岐、山名、佐佐木等諸將團結一致,逼迫義滿罷免賴之。義滿不得已之下罷免賴之,任命足利一族的名門斯波義將為管領。
通過對賴之的罷免,二十二歲的義滿從輔佐中解放出來,對幕政進行親裁,終於開始走向專制君主之道。
成功討伐宿將土岐、山名兩氏守護勢力以後,接下來最後的課題就是與南朝進行和平談判,最終達到目的。明德三年(1392)閏十月,南朝的后龜山天皇還幸京都,向北朝的后小松天皇進行讓國儀式,授予神器,實現兩朝的合一。如此室町幕府成為支配全國的統一政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