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標籤: 暫無標籤

32

更新時間: 2013-09-20

廣告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Ingres)法國畫家。1780年8月29日生於蒙托邦,1867年1月14日卒於巴黎。他的父親約瑟夫•安格爾是蒙托榜皇家美術院院士,母親是皇宮假髮師的女兒。自小父親就培養他對藝術的興趣,1791年安格爾被父親送到圖盧茲美術學院學習,1797年17歲時到巴黎,投入到雅克•路易•大衛的門下。那時,他非常熱衷追求原始主義。由於他用功、認真,17歲的安格爾已經是一個很好的畫家了。當時,大衛(又譯達維特)正擔任拿破崙的首席畫師。安格爾極受大衛的喜愛,達維特曾為他畫過一幅肖像(右圖):那微微皺起的眉毛下,有著一雙認真思考的眼睛。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生平概況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畫)
1780年8月29日 生於蒙托榜,他的父親約瑟夫•安格爾是蒙托榜皇家美術院院士,母親是皇宮假髮師的女兒。
1786年 安格爾被父親送入教會學校學習。
1791年 進入圖盧茲學院學習美術。
1793-1796年 充當樂隊小提琴手。安格爾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在圖盧茲劇院樂隊充當第二小提琴手。
1797年 安格爾來到巴黎,進入新古典主義大師達維特的畫室,成績突出。
1799年考入美術學院油畫系;
1801年 以《阿伽門農的使者》一畫獲羅馬大獎。
1805年 他在巴黎結識了司法官里維耶一家,創作了《里維耶夫人像》 。
1806年 赴羅馬法蘭西學院學習,自此一直在羅馬學習工作到1820年。
1806-1820年 在羅馬學習、創作和工作。
1820年遷到佛羅倫薩,接受了大批肖像畫的訂作;
1824年 在法國展出《路易十三的誓願》 ,受到官方讚揚。同年,在巴黎開辦自己的學校。
1825年 被選為皇家美術院院士。
1835-1841年 擔任羅馬法蘭西學院院長。
1835年再次回到羅馬,創作了一系列肖像素描和油畫;
1841年回巴黎,繼續創作多幅巨作
1856年 象徵「清高絕俗和莊嚴肅穆的美」的最傑出的作品《泉》的誕生,標誌著安格爾藝術達到光輝的頂峰。
1863年 蒙托榜市贈予他黃金桂冠。
1867年1月14日 因肺炎卒於巴黎,享年87歲。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古典主義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畫)
作為19世紀新古典主義的代表,他代表著保守的學院派,與當時新興的浪漫主義畫派對立,形成尖銳的學派鬥爭。安格爾並不是生硬地照搬古代大師的樣式,他善於把握古典藝術的造型美,把這種古典美融化在自然之中。他從古典美中得到一種簡煉而單純的風格,始終以溫克爾曼的「靜穆的偉大,崇高的單純」作為自己的原則。他的繪畫吸收了15世紀義大利繪畫、古希臘陶器裝飾繪畫等遺風,畫法工緻,重視線條造型,尤其擅長肖像畫。在具體技巧上,「務求線條幹凈和造型平整」,因而差不多每一幅畫都力求做到構圖嚴謹、色彩單純、形象典雅,這些特點尤其突出地體現在他的一系列表現人體美的繪畫作品中,如《泉》 、 《大宮女》 、 《瓦平松的浴女》 、《土耳其洛室》等。

1805年,安格爾完成了「里維耶夫人肖像」一畫,這幅肖像在色彩方面無疑也是安格爾的傑作之一。勻整的顏色如同鑲嵌一樣和諧地結合在一起,色彩顯示著形體,帶有某些起伏的暗示,但沒有求助於陰影。身體和衣服用象牙白突出出來,組成畫面的受光部分,深藍色的沙發則組成畫面的陰影部分。這兩種顏色都被納入黑色的背景。紅、黃兩色的小小變化無害於整體效果。個性和樸實的表情、明暗和單純——使這幅肖像別有一種優美滋味的就是這些。這幅作品於1806年在沙龍中展出,但是它「獨特的、革命的、哥特式的」風格特點招來了許多批評家的憤怒。事後,安格爾去了義大利,在那時奉承研究15世紀的佛羅倫薩繪畫,目的是要把自己的風格提高到文藝復興時期的水平和改造當時的繪畫。他曾說過:「藝術發展早期階段的那種未經琢磨的藝術,就其基礎而論,有時比臻於完美的藝術更美。」那時他被中世紀的藝術所深深吸引。

廣告

在1824年時安格爾在巴黎開辦了自己的學校,那些追求原始主義的年輕人都投向了他。追求直率而純潔的原始風格,把宗教畫當作心愛的體裁,對中世紀文藝復興時代感興趣,他認為使藝術健全的道路在於通過希臘人和拉斐爾•桑西(RaphaelSanti,1483-1520)去研究自然,注重細節的刻畫,而主要是務求線條乾凈和造型平整,他強調純潔而淡漠的美,這是與達維特的藝術觀點相對立的。在對待古希臘的態度上,安格爾無疑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和熱情。

安格爾的聲譽如日中天時,也正是古典主義面臨終結,浪漫主義崛起的時代,他和新生的浪漫主義代表人德拉克羅瓦之間發生許多次辯論,浪漫主義強調色彩的運用,古典主義則強調輪廓的完整和構圖的嚴謹,安格爾把持的美術學院對新生的各種畫風嗤之以鼻,形成學院派風格。

廣告

安格爾生前享有很大的聲譽,死後安葬在巴黎著名的拉雪茲神父公墓。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浪漫主義者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畫)
安格爾崇拜希臘羅馬藝術和拉斐爾,和大衛一樣捍衛古典法則,但又對中世紀和東方異國情調錶現出濃厚的興趣,因而被一些藝術史家戲劇性地划入浪漫主義畫派。

安格爾是一個對自然崇拜得五體投地的多情者。安格爾在向希臘人和拉斐爾討教之前,先學習了自然。他曾斷言:「希臘人就是自然;拉斐爾之所以是拉斐爾,就是因為他比別人更了解自然。」不過,安格爾並不能完全放棄明暗的處理,他還使用很強的,鮮艷得過分而不真實的顏色,以彌補作品色彩的冷淡。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安格爾的畫通常會有這樣的感覺:線條畫得太乾凈了。正是這種線條的乾凈把安格爾引向抽象,會使畫面毫無內容,但為了表現明暗和反射(使作品富有內容),他也會把線條打斷,使之帶有「繪畫性」,可是在這種有如金屬一般堅硬的「繪畫性」中,卻沒有一般「繪畫性」所必不可少的那種流暢和「靈魂」。如創作於1819年的《保羅與弗蘭西斯卡》 。當他的線條變得過於準確時,他就以細節來壓倒它,畫上一堆純屬低級的趣味的裝飾物。但當他模仿提香時,那簡直就是拉斐爾,這時的作品就成為珍貴的傑作。當他初訪羅馬之後,他又完善了自己的繪畫風格,越來越多的傑作出現了,他的藝術也到達了鼎盛期。

廣告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藝術品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畫)
安格爾對表現女性裸體充滿了熱情,他的自然道路就是愛神的道路。他對女色的嗜好是深刻而一貫的。當安格爾的天才同青春美麗妖嬈的女性結合在一起時,創造力往往是空前的。肌肉、曲線、酒窩、柔韌的皮膚——一切的一切,我們都可以從他的油畫上看到。

如果說《保羅與弗蘭西斯卡》不是一件成功之作,則《土耳其浴女》則是安格爾的優秀創作之一。畫中的裸體組成了一個中間性的基調,小小的藍、紅、黃各色斑塊,如寶石一樣嵌綴其間,只是稍顯模糊,但非常和諧一致。在女性美的表現上,安格爾克服了他那種感官上的愛好,賦予了它以傳奇的魅力。這幅畫反映了安格爾藉助眾多的「潔凈」、「洗鍊」優美的人體來表現一種單純與豐富、動態與靜態的完美結合。每個浴女是一種「洗鍊」和「潔凈」的形式,眾多的「洗鍊」和「潔凈」結合在一起就使得形式更為豐富。這冷靜、幽雅精於用線和微妙的明暗色調來體現人體表達方式,是來自古典主義的傳統;但是,這種真切而又超越真實,單純而又變化豐富,柔美而又不柔弱甜媚的抽象意味,以及作品中所流露出來的濃郁的東方情調,是傳統的古典藝術中所從未有過的。

廣告

安格爾把對古典美的理想和對具體對象的描繪達到了完美統一的程度。在安格爾畫的所有描繪女子裸體的油畫之中, 《瓦平松的浴女》和《泉》無疑是最好的二幅。 《瓦平松的浴女》作於1808年,安格爾時年28歲。美妙的女子背影使他激動得竟至無暇過多顧及技術。半明和半暗的調子在這柔嫩的背上顫動著。色彩雖然相當原始,卻也不無悅人之處。綠色的帘子、淺黃色調的身體、白色的床單、白色帶紅的綢頭巾一一全部安排在一個平面上,如在鑲嵌飾物中一樣和諧地交織在一起。

安格爾從1830年在義大利佛羅倫薩逗留期間就開始創作《泉》,但一直沒有完稿。二十六年以後,當他已是七十六歲高齡時才畫完此畫。這幅畫是安格爾的得意之作。「泉」把古典美和女性人體的美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出色地表現了少女的天真的青春活力,是他畢生致力於美的追求的結晶。這雖是他晚年的作品,但所描繪的女性的美姿卻超過了他過去所有的同類作品。「泉」也是西歐美術史上描寫女性人體的優秀作品之一。由此可見,安格爾的造型力純粹是對現實的一種感性的佔有,在他的構圖創作中,只有當他的可能拜倒於女人面前時,他才創造了真正的藝術作品。

《朱庇特與海神》是充分衡量安格爾構圖優缺點的一個很好的標尺。如果把海神這個形象取掉,這幅畫就會變成一幅細節刻畫完備無缺的平常的學院創作。嚴格的理論原則和驚人的輕巧手法在這裡匯為一體;但是,這樣的結合產生不了真正的藝術。幸而畫中有海神這個形象。這一形象的姿態之做作是明顯的,她的色彩也很不得力,但安格爾卻在海神身體的「平面和圓面」的交替中表現出他的激動。海神的兩隻手和整個身體都表現著溫存。在這種姿態中,她的身體已經成了聽命於美學而非服從於感官的形象象徵。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肖像畫大師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讓·奧古斯特(畫)
安格爾的肖像畫之美,是藝術界公認的。創作於1832年的《貝爾登肖像》無疑是最著名的一幅。人們稱讚這幅肖像,說它是「生理的肖像,道德的肖像,整個時代的發現,智慧的權力,財富,自信,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路易•菲力普時代的正直的人」。所有這些,都非常完善地表現在這幅肖像上。由於安格爾的精心的描繪和細節突出,使得他創造了一個足以表現整整一個時代的堅強人物的形象:這個形象同貝爾登本人的個性融合得如此緊密,以至現在已經很難把他們分開。

1801年安格爾以《阿伽門農的使者》一畫獲羅馬大獎。此後到羅馬學習和工作近20年,其間曾任羅馬法蘭西學院院長。1824年回國為蒙托邦教堂繪製《路易十三的誓願》 ,翌年被選為皇家美術院院士。由於他在繪畫方面的傑出貢獻,蒙托邦市在1863年授予他黃金桂冠稱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