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摸了我一下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08-27

廣告

《誰摸了我一下》是一本恐怖小說,主要講述了關於趕屍人的故事。 趕屍是湘西的一種古老神秘的巫術。 趕屍人之所以晝伏夜出,很可能就是為了保守這個機密。 趕屍隊伍在黑糊糊的山路上行走。 趕屍隊伍一直在朝前走,爬過一個坡又一個坡。 這時候,堂屋裡的燈亮起來。這裡竟然沒有電,點的是一盞茶油燈。

  
誰摸了我一下誰摸了我一下
誰摸了我一下 -作者簡介

  周德東,男,1967年出生於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依安縣,現居北京。被稱為中國恐怖小說第一人。

  2000年開創恐怖文學事業,在中國掀起了一股恐怖文化熱。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三部恐怖小說《紙人》、《九命貓》、《誰摸了我一下》,在中國電影出版社出版三部恐怖小說《三減一等於幾》、《我遇見了我》、《天惶惶地惶惶》等。

誰摸了我一下 -作品簡介

  趕屍是湘西的一種古老神秘的巫術。 趕屍人之所以晝伏夜出,很可能就是為了保守這個機密。 趕屍隊伍在黑糊糊的山路上行走。 趕屍隊伍一直在朝前走,爬過一個坡又一個坡。 這時候,堂屋裡的燈亮起來。這裡竟然沒有電,點的是一盞茶油燈。

  這個趕屍人很少說話,總是很緘默,來了后倒頭就睡,睡醒了就吃,入夜就帶著那些死屍離開。在黑暗中,女人看見有一雙暗淡的眼睛在閃動著 。女人起來了。她腰間扎著扣花圍裙,在殺一隻野山雞。天終於黑了,大門后那些腳漸漸消失在黑暗中。漆黑的院子安靜極了。漫長的一夜終於快熬到頭了,有點死氣沉沉。

  高大的趕屍人口乾舌燥,臉如死灰。

誰摸了我一下 -圖書目錄

  趕屍

  誰摸了我一下

  保姆

  焚屍人

  明星之死

  另一種寓言

誰摸了我一下 -文章書摘

  在一個寂靜的深夜裡,在一條偏僻的山路上,有個人一邊緩緩前行一邊搖著鈴鐺,跟在他後面的幾個人,雙臂平伸,直撅撅地跳著走。他們都戴著高筒氈帽,穿著寬大的黑袍子,臉上粘著黃表紙。

  趕屍

  1、荒山野路

  一條黑糊糊的山路,像謎一樣崎嶇。路面坑坑窪窪,斷斷續續,被兩旁的綠草翠竹擠得透不過氣。

  這是一條被遺棄的老路,很多年沒有人走了。它很荒,很險,現在的人,甚至不知道它。

  大山的另一面,早已經開通了平坦、開闊的柏油路。這條老路已經壽終正寢,正像一具正在慢慢腐爛的屍體一樣,它在一點點消失。而目前,它白慘慘的骨架還殘留著。

  也許,這世上原本有很多路,走的人少了,很多路就一點點消失了。

  高高的夜空上,掛著一個彎月,白白的,冷冷的,缺乏善意。這裡的星星十分稠密,它們具有靈性,互相竊竊耳語。

  荒草中布滿嶙峋的怪石,它們像飢餓了億萬斯年的古怪生物,急切等待茹毛飲血。看不清它們的臉。

  四周的樹木無邊無際,令人望而生畏。不知道什麼鳥在裡面低低地咳嗽著,它們好像怕驚著天上人。

  你別怕,你不在這裡,你在人很多的城市裡讀小說。

  我也不在那裡,我只是在講述遙遠的荒山野嶺的一個場景,那裡沒有一個人。

  雖然沒有人,但是那裡卻每時每刻都發生著一些事。那裡太寂靜了,時間像滴得過於緩慢的泉水。那裡的夜更漫長。

  比如,黑暗一隻黃雀把一隻趕夜路的螳螂突襲了,吃掉了……

  比如,幾十隻毒蟲在月光下的草叢裡遇到了一起,互相噬咬,最後大部分都死了,只剩下一個,它在靜默中眼睛漸漸發出光來,變成了可怕的「盅」,慢騰騰地消失在荒草中,它要去禍害世人了……

  比如,一隻野豬和另一頭野豬經過一場惡鬥,終於完成了交配……

  所有這些,都是真實的場景,只是沒有人知道。

  那麼,我怎麼會知道那個地方發生的事?每一行都有不可告人的行規,因此我不能告訴你。

  現在我們接著講那條滅絕人跡的山路。

  午夜過去了。竹樹花草一動不動,林子深處有什麼動物在打哈欠。

  黑暗中,好像有一種若有若無的腥氣,夜色中好像有一種幽幽的綠光。這些徵兆讓人感到兇險異常。

  看來,這個夜裡不會像以往那樣平平安安地過去,一定會發生點什麼。

  終於,遠處隱隱傳來了鈴鐺聲,那聲音很緩慢,很孤單。

  它不是掛在風中的鈴鐺,有一隻手在搖晃它,因為它越來越近。

  這裡人跡罕至,樹木陰森,又是深更半夜,卻出現了趕路人,這十分值得懷疑。林子中的鳥也不咳嗽了,屏住呼吸等待。

  天上的星星什麼都看到了,它們立即堵住了嘴不再說話了,驚恐地眨著眼睛。

  天地間一片死寂,只有那鈴鐺在響,一下,一下,一下,一下……搖晃它的人,好像是一個夢遊者,在尋找自己的身體。

  鈴鐺聲越來越近,可以隱隱聽見腳步聲了。那聲音很古怪,好像幾雙腳在朝前跳:「刷!——刷!——刷!——刷!——」

  終於,幾個趕路的人走過來了。

  借著夜色,可以看到走在前面的人穿著一件深藍色道袍,背著一個包,看起來挺沉,那裡面應該是食物和水。他一邊走一邊搖著鈴鐺。他後面跟著高高矮矮五個人,他們之間相隔六七尺。

  前面的人應該是法師,他走路的姿態正常,是後面那幾個人在跳。

  他們都戴著高筒氈帽,穿著寬大的黑袍子,做工比壽衣還粗糙。看不到他們的臉,因為他們的額頭上粘著黃表紙,垂下來,上面畫著怪兮兮的符。

  一股難聞的腐臭味瀰漫開來。

  他們雙臂平平地伸出去,全身僵硬,像袋鼠一樣朝前跳著走,一舉一動就像同一個人。他們跳得很整齊,很專註,很賣力,很生硬。

  這一帶有趕屍的古老奇俗,終於出現了!

  空曠的山野間,只有那恐怖的聲音:「刷!——刷!——刷!——刷!——」

  趕屍是湘西的一種古老神秘的巫術。

  據說,一個活人驅趕幾具死屍,像趕牲畜一樣,令之還鄉。別說親眼看見,聽起來都令人毛骨悚然。

  文學大家沈從文就寫過:「辰州地方是以辰州符聞名的,辰州符的傳說奇迹中又以趕屍著聞。」

  關於趕屍,很多人都是人云亦云,添枝加葉,沒有人知曉實質。

  也許,世上本沒有這種事,說的人多了,也就有了。

  假如有誰深入湘西採風,在大山皺褶的一個偏僻村寨里,或者終能見到一個眼花耳聾背駝腦昏的老者,聲稱,他早年間曾目睹趕屍這回事。但是,若追問下去,必定前後矛盾,漏洞連串,極不可信。

  為什麼會有「趕屍」這種營生呢?

  追溯上去,這種巫術(或者說傳說)最早出現在清代中期。

  湘西貧瘠,很多人奔赴黔東和川東地區,或販賣,或採藥,或狩獵。

  崇山峻岭,瘴氣重,惡性瘧疾橫行,生活環境很壞,除了當地的苗人,外來人很難適應,不少人客死他鄉。

  按照漢人的傳統觀念,屍骨必要還鄉。

  可是,水路兇險,暗礁密布,船隻常常沉沒。那時候的人迷信,船夫絕不願意裝死屍,認為不吉利。因此,只有翻山越嶺。

  山高林密,狼虎繁多,在那崎嶇的山路上,很難僱到車輛和擔架。棺柩沉重,牛車走不動,人力單薄,不勝長途。

  況且,那些死屍都是窮人,付不起昂貴的運費,於是,「趕屍」這種行業就出現了。這種方法很經濟,一個人同時趕幾具屍體,運費均攤,開銷自然小得不能再小。

  不能叫趕屍人為「趕屍人」,這個犯忌,應該含蓄地叫「先生」。

  喪主與「先生」談好價,交付了銀兩和屍首,說明到達地點,就可以上船先走一步了。

  每次趕屍,必須有兩具以上屍體。這是規矩。等到屍體夠數了,天一黑,「先生」就開始設壇,焚香,燒紙,念咒……

  作了法之後,屍體便聽從指揮了。

  關於細節,說法不一。

  有的說死屍頭戴高筒帽,用黃紙遮臉。

  有的說死屍頭戴大斗笠,用黑布蒙臉。

  一致的說法是:死屍能前行、轉彎、上坡、下坡,只是不能後退,也不會讓路。

  很多人擔心,要是狗衝上來咬屍體吃屍肉怎麼辦?

  據一個老太太講,她年輕時經歷過一次這樣的事,無法考證真假。

  她說,那是半夜,有人趕屍路過村子,她聽到,漆黑的窗外有銅鈴慢騰騰地響,還聽到「撲通撲通」的腳步聲,極其恐怖。

  奇怪的是,她家的狗縮在院子里,一動不敢動,還受了驚一樣用爪子扒門。村子里的狗沒有一隻叫……

  有的說趕屍是一個人,一路走一路敲銅鑼,或者搖銅鈴,提醒夜行的人,不要衝撞。另一隻手拉一下草繩,屍體就朝前跳一跳,就這樣緩緩前進。

  有的說趕屍的是兩個人,分別叫「大屍命」和「少屍命」,他們手持辰州符和趕屍鞭,一前一後,驅趕死屍。

  辰州符是什麼東西?同樣沒有人說得清。

  有人甚至說,辰州符主要工具是一碗水,它通過昏濁與沸騰表示預兆,能卜凶吉,能治病救人。而用這水迎面一灑,屍體就走了。

  還有一個說法是一致的——縱然是三伏天,行屍十天半月,也不會腐臭。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