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佑

標籤:   中華名人     交通運輸業名人     人物     各國科學家     教授     教育家     詹姓     詹姓名人     鐵路  

0

更新時間: 2018-09-18

廣告

詹天佑

詹天佑(Jeme Tien Yow,1861年4月26日—1919年4月24日),字眷誠,號達朝,漢族,廣東南海人,居住在湖南省,原籍安徽婺源(今屬江西)。他是中國首位傑出的鐵路工程師,負責修建了京張鐵路(北京——張家口)等鐵路工程,有「中國鐵路之父」「中國近代工程之父」之稱。1905—1909年主持修建我國自主設計並建造的第一條鐵路—京張鐵路;創設「豎井開鑿法」和「人」字形線路,震驚中外;在籌劃修建滬嘉、洛潼、津蘆、錦州、萍醴、新易、潮汕、粵漢等鐵路中,成績斐然。著有《鐵路名詞表》《京張鐵路工程紀略》等。

中文名:詹天佑出生日期:1861年4月26日
性別:英文名:Jeme Tien Yow
別名:號:眷誠,字:達朝籍貫:中國安徽婺源(今屬江西)
出生地:廣東廣州南海縣民族:漢族
國籍:詹天佑中國去世日期:1919年4月24日
職業:科學 鐵路工程師畢業院校:美國康涅狄格州威士黑文小學,紐黑文希爾豪斯中學,耶魯大學
代表作品:編寫出版《京張鐵路工程紀要》、《京張鐵路標準圖》等工程技術書籍,以及《華英工程辭彙》這部我國最早的土木工程辭典。

廣告

1 個人簡介/詹天佑 編輯

詹天佑詹天佑

詹天佑,中國近代鐵路工程專家,他是中國最早的一位工程師。

詹天佑這一生最大貢獻,就是在於他成功地修建了京張鐵路。1905年,擔任京張(北京——張家口)鐵路總工程師。這條路穿山越嶺,全長200多公里,工程之艱巨為它處所未有。他親自勘察,選定路線。在北京青龍橋東溝,採用人字形軌道,用兩台大馬力機車調頭互相推挽的辦法,解決坡度大機車牽引力不足的問題。又與工人一起,採取各種措施,解決隧道工程中滲水、塌方等困難。 京張鐵路於1909年竣工,比原計劃提前兩年,總費用只有外國承包商索價的五分之一。

京張鐵路建成典禮后受聘川漢、粵漢鐵路會辦或總理兼總工程師。辛亥革命后,任漢粵川鐵路會辦兼總工程師、督辦等,克服種種困難,修建了從武昌至長沙365千米的鐵路。晚年編寫出版《京張鐵路工程紀要》、《京張鐵路標準圖》等工程技術書籍,以及《華英工程辭彙》這部我國最早的土木工程辭典。 1919年逝世,中華工程師學會為該會第一任會長詹天佑在青龍橋車站建了一座銅像,永遠紀念這位傑出的鐵路工程師。

2 人物生平/詹天佑 編輯

詹天佑詹天佑

1861年4月26日 生於廣東省廣州府南海縣原籍。

1872年 考取清政府選派幼童出洋,當年首批赴美國留學。

1873年 入美國康涅狄格州威士黑文小學。

1876年 入紐黑文希爾豪斯中學。

1878年 入耶魯大學土木工程系,專習鐵路工程。

1881年 畢業於耶魯大學。畢業后回國。

1882—1883年 在福州船政局後學堂學習輪船駕駛畢業,被派在「揚武號」兵艦操練,為實習船員。

1884年 任福州船政局後學堂教習。10月被邀請回粵,任廣州黃埔廣東實學館、博學館教習。

1885—1887年 在廣東博學館(后改為水陸師學堂)任教習,並修築沿海炮台和測繪廣東沿海海圖。

1888—1900年 入天津中國鐵路公司,任津榆、津盧(溝橋)鐵路幫工程司,關外鐵路錦州駐段工程司並主持修築營口至溝幫子支線。

1901年 關外鐵路停工,到萍醴鐵路辦理修築事宜。

1902年 參加自帝俄手中收回關外鐵路,迅速修復通車。任新易鐵路總工程司。

1903年 建成新易鐵路。返粵時勘測潮汕鐵路。

1904年 任上海鐵路總公司工程參議,籌劃江蘇鐵路。

1905年 調查道清鐵路。任京張鐵路總工程司兼會辦。

1906—1907年 任學部考試歸國留學生襄試官。調查京漢鐵路黃河大橋工程。升任京張鐵路總辦兼總工程司。

1908年 任津浦鐵路參議,調查濟南黃河大橋工程,審定設計。

1909年京張鐵路通車,繼續籌劃並展築張綏鐵路。任商辦川漢鐵路總工程司兼會辦。任商辦洛潼鐵路工程顧問。

1910—1911年清政府授予工科進士第一名。任學部一等咨議官和考試歸國留學生主試官。任商辦廣東省粵漢鐵路公司總理兼總工程司。

1912年 任粵漢鐵路會辦、漢粵川鐵路會辦。在廣州創立廣東中華工程師會,被選為會長。任中華全國鐵路協會評議員。

1913年 任交通部技監,仍兼漢粵川鐵路會辦。中華工程師會成立於漢口,被選為會長。

1914年 任漢粵川鐵路督辦。

1915—1916年 任中華工程師學會(原名中華工程師會)會長。交通部交通會議副會長,主持交通會議。

1917—1918年 任交通部鐵路技術委員會會長及交通研究會會員、審訂鐵路法規會名譽會員、運輸會議會員。

1919年 受命出席國際聯合監管遠東鐵路會議,為中國政府代表。

1919年4月24日 病逝於漢口。    

廣告

3 個人生活/詹天佑 編輯

曾祖父

詹天佑是婺源縣廬坑村詹氏的第四十一代傳人。詹氏的第三十七代世祖、詹天佑的曾祖父詹萬榜,字文賢,生於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
詹萬榜的父親詹錦千是個商人,在本鄉開了個名為「大昌」的雜貨鋪。他生有八個子女,詹萬榜居三。由於子女多、花費大,雜貨鋪不敷家用,詹家負債纍纍,諸兄弟只好分家自謀生路。詹萬榜頗有志氣,在父母故世之後,決意不受祖遺產業攜眷搬到下村高胡山另居,因小時讀過幾本醫書,便掛牌行醫。正值乾隆盛世,人民在長期戰亂中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農業有所發展,商業也漸為興旺。婺源茶葉銷售日增,而且飄洋過海,成為大不列顛和愛爾蘭聯合王國中上層人物最受歡迎的飲料之一。那時的婺源綠茶都是就地加工,再運往廣州口岸出口。由於收價低廉,出口銷價很高,不少茶商發了大財。詹萬榜竟也心動,販了一批茶葉前往廣東。
誰知經商不利,不僅倒賠了血本,而且連回家的路費也無著落,只好羈旅廣州,靠故友鄉親接濟以度時日。當時在廣東的徽州商人為數眾多,亦有婺源人經商發了財的,經他們慷慨解囊,詹萬榜遂在廣州西關外開了一家名為「萬孚」的小茶行。小茶行日漸興旺,逐漸歸還了欠債,而且還用余錢捐了一個太學士的官。
此時,詹萬榜雄心勃勃,把兒子也帶往廣東,決心依附廣州十三行的勢力,打開更大的局面。兒子詹世鸞不負父望,佐父經商,生意更為發達。詹世鸞意識到,經商不能沒有官帽,也捐了一個侯選布政司經歷的官,列授儒林郎,有了六品頂戴。

父親

到了詹天佑父親詹興藩時,遇上鴉片戰爭爆發。英國侵略者的大炮把長期控制外銷貿易的「十三行」轟掉了,在廣州的外貿小商人,開始衰落,詹氏的茶行也宣告破產。詹興藩一家由廣州遷往南海,一邊讀書,一邊種田,以維持家計;1861年3月27日,太平軍與清政府鏖戰的炮火正隆,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余煙未盡,詹天佑在廣東南海的一個農民家裡呱呱墜地了。
同治六年湘系軍閥曾國藩就任兩江總督。中國第一個留美的耶魯大學畢業生容閎,向他獻了一個選派幼童出洋赴美的「條陳」。三年後,這個「條陳」終於得到清政府的批准。留學生共分四批,名額為一百二十人,年齡為十二至十五歲。清政府並指定容閎到香港主持「選送幼童出洋肄業」的招生工作。
此時,詹興藩有個同鄉在香港經商,名叫譚伯村。他非常喜歡詹天佑。
1871年春天,譚伯村特地從香港趕到南海,勸詹興藩不要放棄詹天佑留洋的機會,說這是「洋翰林」,一輩子的「鐵飯碗」。而詹興藩遲疑不決,直到譚伯村答應把自己的第四個女兒(詹天佑的夫人譚菊珍)給詹天佑配親,這事才算定了下來。

廣告

4 個人作品/詹天佑 編輯

人物著作

《新編華英工學字彙》、《京張鐵路工程紀略》和《鐵路名詞表》等。

人物名言

勿屈己而徇人,勿沽名而釣譽。
以誠接物,勿挾褊私;圭壁束身,以為範例。
各出所學,各盡所能,使國家富強不受外侮,以自立於地球之上。
生命有長短,命運有沉升,初建路網的夢想破滅令我抱恨終天,所幸我的生命能化成匍匐在華夏大地上的一段鐵路,也算是我坎坷人生中的莫大幸事了。

廣告

5 主要成就/詹天佑 編輯

唐山鐵路

1888年,詹天佑由老同學鄺孫謀的推薦,到中國鐵路公司任工程師。詹天佑親臨工地,與工人同甘共苦,用了七十多天的時間就竣工通車了。 
各國建灤河大橋失敗之後,詹天佑要求由中國人自己來建造,他詳盡分析了各國失敗原因,又對灤河底的地質土壤進行了周密的測量研究之後,決定改變樁址,採用中國傳統的方法,以中國的潛水員潛入河底,配以機器操作,勝利完成了打樁任務,建成灤河大橋。 

京津鐵路

京津鐵路(津蘆鐵路)1895年建設,1897年6月通車。是中國最早的一條複線鐵路。任命當時在天津小站主持訓練定武軍的胡燏棻為督辦。胡燏棻向英國借款40萬鎊,作為修築津蘆鐵路的資金,開創了借洋債修鐵路的先例。聘英國人金達為總工程師,詹天佑擔任鐵路工程師。

萍醴鐵路

1901年7月,詹天佑受清政府鐵路總公司督辦盛宣懷委派,到萍鄉協助美國鐵路工程師李治、馬克來修建株萍鐵路的萍醴段。他在無圖紙的情況下,利用一個多月的時間,重新進行勘測和設計,並調集人馬立即動工。詹天佑採用土洋結合的辦法,不到3個月的時間,湘東大橋便鋪上了鋼軌。  
1902年11月,萍醴鐵路竣工通車。

新易鐵路

1902 年秋,直隸總督袁世凱任命詹天佑為新易鐵路總工程師,責成他在6個月內完工,以免延誤慈禧太後來年清明祭陵。這是中國人自修鐵路之始。因此詹天佑仍是非常重視。僅用四個月的時間以極省的費用建成新易鐵路。大大鼓舞了中國人自建鐵路的信心,為後來京張鐵路的修築打下良好基礎。

京張鐵路

張家口為北京通往內蒙古的要衝,南北旅商來往之孔道,向來為兵家所必爭,因此京張鐵路就有著重要的經濟價值和政治價值。當清廷要修京張鐵路的消息傳出后,在華勢力最大的英國志在必得,視長城以北為其勢力範圍的沙俄誓不相讓,雙方爭持不下,最後達成協議:如果清廷不借外債,不用洋匠,全由中國人自修此路,雙方可都不伸手。這樣,清政府就打消了求救於洋人的念頭而一心自修了。
詹天佑勇敢地擔當起京張鐵路總工程師
1905年5月,京張鐵路總局和工程局成立,以陳昭常為總辦,詹天佑為會辦兼總工程師。

詹天佑勘測了三條路線,第二條繞道過遠為不可取。第三條就是今天的豐沙線。由於清廷撥款有限,時間緊迫,詹天佑決定採用第一條路線,即從丰台北上西直門、沙河、南口、居庸關、八達嶺、懷來、雞鳴驛、宣化到張家口,全長360公里。1905年8月,京張鐵路正式開工,緊張的勘探、選線工作開始了。詹天佑親自帶著學生和工人,背著標杆,經緯儀,日夜奔波在崎嶇的山嶺上。一天傍晚,猛烈的西北風卷著沙石在八達嶺一帶呼嘯怒吼,颳得人睜不開眼睛,測量隊急著結束工作,填個測得的數字,就從岩壁上爬下來。詹天佑接過本子,一邊翻看填寫的數字,一邊疑惑地問:「數據準確嗎?」「差不多」測量隊員回答說。詹天佑嚴肅地說:「我們的工作首先要精密,不能有一點兒馬虎,『大概』『差不多』這類說法不該出自工程人員之口。」接著,他背起標杆,經緯儀,冒著風沙,又吃力地攀到岩壁上,認真地重新勘測了一遍,修正了一個誤差。當他下來時,嘴唇都凍青了。
勘探和施工很快進入最困難的階段。在八達嶺、青龍橋,山巒重疊,陡壁懸岩,要開四條隧道,其中最長的達一千一百多米,是居庸關的三倍長。詹天佑經過精確測量計算,決定採取分段施工法:從山的南北兩端同時對鑿,並在山的中段開一口大井,然後再在康莊附近開一口直井,在井中再向南北兩端對鑿。一共有作6個工作面。這樣既保證了施工質量,又加快了工程進度。鑿洞時,大量的石塊全靠人工一鍬鍬地挖,湧出的泉水要一擔擔地挑出來,身為總工程師的詹天佑毫無架子,與工人同挖石,同挑水,一身污泥一臉汗。他還鼓舞大家說:「京張鐵路是我們用自己的人、自己的錢修建的第一條鐵路,全世界的眼睛都在望著我們,必須成功!」「無論成功或失敗,決不是我們自己的成功和失敗,而是我們國家的成功和失敗!」
詹天佑為了縮短工期,運用了從兩端向中間鑿進的方法,想出了「豎井開鑿法」,為了火車上山,創造了「人」字形線路,這些方法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1905年12月12日開始鋪軌。就在鋪軌的第一天,一列工程車的車鉤鏈子折斷,造成脫軌事故。這一下成了中國人不能自修鐵路的證據,各種誹謗中傷紛紛至沓來。但詹天佑沒有驚慌失措,反倒冷靜地想到:此路坡度極大,每節車廂之間的連接性若稍有不固,事故就難避免。為此,他使用了自動掛鉤法,終於解決了這個問題。
1906年9月30日第一段工程全部通車,第二段工程同時開始。難關就在第二段,首先必須打通居庸關、五桂頭、石佛寺、八達嶺四條隧道,最長的八達嶺隧道1,092公尺。這不僅要有精確的計算和正確的指揮,還要有新式的開山機、通風機和抽水機。前者對詹天佑都不成問題,而後者當時中國全都沒有,只在靠工人的雙手,其困難程度可以想見。但他們用豎井開鑿法,同時向兩側開鑿,外面兩側也同時施工。硬是克服了重重困難,終於在1908年9月完成了第二段工程。
第三段工程的難度僅次於關溝,首先遇到的是懷來大橋,這是京張路上最長的一座橋,它由七根一百英尺長的鋼樑架設而成。由於詹天佑正確地指揮,及時建成。
對於工程上的困難,詹天佑從未放在眼裡,對於人為的障礙卻使詹天佑憂憤至極。清河有個叫廣宅的人,是前任道員,皇室載澤的親戚,朝野均有勢力。鐵路恰經其墳地,他即率眾鬧事,阻止工程,私下又許以重賄,要求改道。郵傳竟不敢過問。這裡北面是鄭王墳,南面是宦官墳,西面是那拉氏 父親桂公墳,要大改道不知要浪費多少時間和經費。
詹天佑以受賄為可恥,絕不改道,竟以去留相力爭。最後因五大臣出洋被炸,載澤嚇得不敢與聞外事,廣宅才因失去靠山而同意經其墳牆以外通過。
京張鐵路建成典禮此路原訂六年完成,詹天佑終於提前兩年於1909年8月11日全線通車了,還節餘二十八萬兩銀子。京張鐵路的勝利完成,是中國人民的勝利,也是中國愛國知識分子愛國精神的充分體現。
帝國主義無時不想奪取此路,工程一開始,日本人雨宮敬次郎就上書袁世凱說:中國人無力修成此路,不如聘請日本技師較為穩妥。英國人金達也來替日本說項。詹天佑以此路決不任用任何一個外國人為由斷然拒絕。居庸關遂道工程開始后,三五成群的外國人,以打獵為名常來窺探,他們希望工程失敗以便乘人之危。詹天佑以出色的成績為中國人出了這口氣。
京張鐵路完成之後,詹天佑應廣東商辦粵漢鐵路總公司的聘請,於1910年任該公司總理,又於1912年5月兼任漢粵川鐵路會辦。

中華工程

辛亥革命后,詹天佑為了振興鐵路事業,和同行一起成立中華工程師會,並被推為會長。這期間,他對青年工程技術人員的培養傾注了大量心血,他除了以自己的行為作出榜樣外,還勉勵青年「精研學術,以資發明」,要求他們「勿屈己徇人,勿沽名而釣譽。以誠接物,毋挾褊私,圭璧束身,以為範例。」

廣告

6 軼事典故/詹天佑 編輯

慈禧嘉獎

1872年(同治十一年),年僅12歲的詹天佑到香港投考幼童出洋預備班。1872年,被錄取。詹天佑自己在回憶這一段歷史時寫道:「餘十二歲,同治十一年三月十五日隨香山道台容閎大人由香港搭上海火船,於三月二十八日到上海。奉大憲招入上海出洋局內讀唐番書。高州主事陳蘭斌老師教唐書,容大人教番書,於七月初八日出洋學習,奉旨欽賜官生,賞賜袍、頂戴,是日隨陳蘭斌老師拜別上海,下船往花旗國肄業機藝。」
1878年(光緒四年),他在老師諾索卜夫人和容閎的支持下,考取了美國耶魯大學。進入土木工程系,就讀鐵路工程一科。三年後畢業,數學考試為第一名,得了學士學位。
詹天佑回國以後,幾經周折,於1888年轉入中國鐵路公司,擔任工程師。他一上任就趕上建造一座橫跨灤河的鐵路橋。鐵路橋一開始由英國工程師擔任設計,但是因為河床泥沙很深,水流湍急,英國人『急流勇退』,不幹了;後來請日本工程師勘測,日本人也沒有敢接手;最後請德國工程師出馬,同樣敗下陣來。正當三個國家工程師束手無策,無能為力時,詹天佑提出由中國人自己來搞,負責工程的英國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同意詹天佑試一試。詹天佑分析三位外國工程師失敗的原因,與工人一起實地調查,仔細研究灤河河床的地質構造,確定橋墩的位置,決定採用新方法——「壓氣沉箱法」來進行橋墩的施工,大獲成功。灤河大橋的建成讓各國鐵路工程師刮目相看,也讓清政府知道了詹天佑的能力和水平。
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清政府決定修建新(河北省新城縣高碑店)易(易縣)鐵路。為什麼要修這麼一條鐵路呢,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清室去清西陵祭拜;為了不誤慈禧次年去清西陵拜謁而用,限期六個月完成。朝廷任命詹天佑擔任這項工程的總工程師。
儘管當時這條鐵路線民用價值不大,卻是中國人自修鐵路之始,因此詹天佑仍是非常重視。從測量到通車,僅用了四月的時間,比預定期限提前了兩月。慈禧坐上這趟專列甚為高興,特意召見了詹天佑。為了對詹天佑築路有功有所表示,慈禧竟將隨身所帶的珠寶賞賜給詹天佑。詹天佑僅取了一隻鍾作為紀念,其餘的全部分給了參加築路的工程人員。
僅用四個月的時間,以極省的費用建成新易鐵路,這一成果大大鼓舞了中國人自建鐵路的信心。當時中國的築路權被外國人所控制,中國鐵路公司在修建鐵路的過程中,洋人控制了一切,這個現象引起很多中國人的不滿,紛紛要求「中國鐵路要由中國人修建」。
1905年(光緒三十一年),清政府決定由中國人自己修建京張鐵路,這正是詹天佑的夢想。京張鐵路的修建時期,實際上執掌大權的是慈禧太后,任命詹天佑為京張鐵路總工程師,還與慈禧有一定關係。

獻身築路

1888年,詹天佑進入天津中國鐵路公司,攜家生活在工地,從幫工程師做起。開始獻身築路,主事的外國領導常派他到最困難工段。由於強烈的事業心和認真工作,他初入鐵路,就優質完成塘津(塘沽至天津)鋪軌工程。在津榆鐵路灤河大橋修築中,解決了外國工程師未能解決的橋墩基礎施工困難,首次在中國鐵路採用壓氣沉箱法築墩台基礎建橋成功,該橋長630餘米,為黃河大橋建成前中國鐵路最長鋼橋。其勝利建成,中外注目,中國工程師的創造才能,開始引起外國注意。
1894年,他被選入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為加入此學會的第一名中國工程師。
1894年中日戰爭爆發,關外鐵路停工,他由關外鐵路調往津盧鐵路(天津至北京盧溝橋),率隊測量並從事修路。
1895年中日甲午海戰中中國失利,沿海鐵路加緊修築,詹天佑被派往錦州鐵路任駐段工程師,並指揮修築溝幫子至營口支線(約73公里)。
1900年營口支線通車后,八國聯軍入侵北京,關內外鐵路被英、俄佔領,關外鐵路停工,詹天佑被派往江西萍醴鐵路。在該路,他反對外國工程師採用窄軌軌距的主張,堅持採用標準軌距。
1901年,辛丑和約簽訂后,關內外鐵路由英、俄兩國歸還中國,詹天佑參加自帝俄手中收回該路,並迅速修復通車,工作出色,引起清政府注意。
1902年,為慈禧至西陵謁陵,清政府決定修築新易鐵路(新城縣高碑店至易縣梁各庄43公里),由於英、法兩國爭奪修築權,相持不下,清政府只好自力修築,派詹天佑為總工程師。儘管工期緊迫,並在冬季施工。
1903年4月即建成通車。該路之迅速建成,為其後自力修築京張鐵路做了準備。這期間,詹天佑返粵奔父喪后,勘測了潮汕鐵路(潮州至汕頭39公里),歸途中路過上海,被聘為上海中國鐵路公司工程參議,籌劃江蘇滬寧鐵路並調查道清鐵路(道口至清化150公里)。

為國爭光

1905年到1909年,為發展商業,清政府決定修築京張鐵路。詹天佑被派主持修路,先任總工程師兼會辦,后升任總辦兼總工程師。該路自北京至張家口,穿越軍都山脈,地形險峻,工程異常艱巨,長約200公里,為通往西北之要道。為爭奪修路權,英、俄兩國相持不下,清政府決定自力修築,但缺乏信心。外國人紛紛議論,認為中國無力完成此路修築工程。詹天佑則說:「中國地大物博,而於一路之工,必須借重外人,引以為恥!」他面對著外國人的譏諷,以大無畏氣概,率領全體築路人員,知難而進,齊心為國爭光。
修築之初,工程技術人員缺乏,詹天佑率僅有的兩名工程學員,於1905年5月,自丰台經南口、八達嶺,勘測至張家口,隨即回測,並選測了自延慶州繞過八達嶺經德勝口、十三陵到昌平的比較線(對永定河谷路線,也曾考慮,以工程艱巨,限於經費及工期無可能採用,故未勘測)。6月回到天津總局,提出勘測及調查報告,並擬定修築方案。計劃分三大段修築,第一段(丰台至南口)先行開工,以早日通車運輸而獲利;第二段(南口至岔道城)及第三段(岔道城至張家口),再詳細勘測。特別是第二段中南口至八達嶺,地形險峻,更須進一步選測比較線。報告中稱,「此路早成一日,公家即早獲一日之利益,商旅亦可早享一日之至便利,外人亦可早杜一日之覬覦;而路工之難,亦實為向來所未有。」

國際會議

1919年2月,詹天佑出席遠東鐵路會議前留影
1919年,第一次歐戰結束,詹天佑不顧身患腹疾,代表中華工程師會出席遠東鐵路國際會議,冒著嚴寒趕赴會議,與企圖霸佔我國北滿中東鐵路的日方代表論戰,取得了我國保護中東鐵路的權利。
回鄉途中,他抱病再次登上長城,浩嘆:「生命有長短,命運有沉升,初建路網的夢想破滅令我抱恨終天,所幸我的生命能化成匍匐在華夏大地上的一根鐵軌……」
由於中國政府的腐敗無能,帝國主義的在華角逐,竟使這位愛國的、天才的傑出工程師不能施展才能,焦慮至極。終因勞瘁成疾,於1919年4月24日下午三時半逝世於漢口,享年五十八歲。   
他鍥而不捨,在鐵路戰線上與列強鬥爭不息的事迹,和他身上所體現出的民族精神與科學精神高度融合的品質,將和後人為他樹立的銅像一起,永遠給我們無限啟示。

保路愛國

川漢鐵路開工典禮四川古稱天府之國,物產豐富,而交通不便。英、法兩國,早擬從中國西南地區入手,掠奪鐵路修築權,從而在經濟上、政治上控制長江中下游地區。京張鐵路自行建成,推動了各省自辦鐵路的發展。四川、湖北人民決心集資自力修築川漢鐵路,計劃由成都經重慶、萬縣(今萬州)至宜昌,長約1200公里,並以宜昌至萬縣為首段工程,長300餘公里。宜萬段沿三峽而進,沿途連山大嶺,險峻異常。兩省議決,湖北省境內工程由四川省代修。
1907年,四川省商辦川漢鐵路公司成立於成都,川、鄂兩省民眾呼籲派詹天佑主持路工。
1909年,詹天佑被派任川漢鐵路總工程師兼會辦,只因京張鐵路工程未完,一時不能分身。經商議,先選派副手顏德慶離京張往宜昌,任川漢鐵路副總工程師。由於湖北宜昌至四川萬縣(今是重慶市萬州區)地形複雜施工難度大而被迫停止。 
100年,建川漢鐵路的夢想於2003年國務院批複同意新建宜萬鐵路才正式動工,2010年12月正式通車。出川的夢想終於實現。
在保路運動發展過程中,詹天佑對清政府的腐朽沒落,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在辛亥革命爆發前,廣州緊張,富者多逃香港,商辦粵路公司人員,出現離散傾向,詹天佑的朋友亦勸他不要留住廣州。他召集各部門負責人,宣布決心堅守崗位,任何人想走可以離開,但須把經辦工作交待清楚。在詹天佑的影響帶動下,粵路公司無一人離去,在整個革命期間,列車照常開行。而鄰近的廣三鐵路,因領導人員率先逃跑,鐵路運輸和財產損失重大。
1912年5月,孫中山從事實業建設,首先到廣州視察廣東省商辦粵漢鐵路公司,詹天佑率公司人員歡迎。孫中山指示:「粵漢幹路,關係民國建設前途盛大,且大利所在,並為振興實業之首務。……望速圖之。」 
1912年年9月,孫中山到達北京的時侯,視察了京張鐵路和張綏鐵路工程局,並向報界宣布,擬請詹天佑等人籌劃全國鐵路。

廣告

7 人物影響/詹天佑 編輯

教育課文

詹天佑是我國傑出的愛國工程師。從北京到張家口這一段鐵路,最早是在他的主持下修築成功的。這是第一條完全由我國的工程技術人員設計施工的鐵路幹線。
從北京到張家口的鐵路長200公里,是聯結華北和西北的交通要道。當時,清政府剛提出修築的計劃,一些帝國主義國家就出來阻撓,他們都要爭奪這條鐵路的修築權,想進一步控制我國的北部。帝國主義者誰也不肯讓誰,事情爭持了好久得不到解決。他們最後提出一個條件:清朝政府如果用本國的工程師來修築鐵路,他們就不再過問。他們以為這樣一要挾,鐵路就沒法子動工,最後還得求助於他們。帝國主義者完全想錯了,中國那時候已經有了自己的工程師,詹天佑就是他們其中一位。

1905年,清政府任命詹天佑為總工程師,修築從北京到張家口的鐵路。消息一傳出來,全國都轟動了,大家說這一回咱們可爭了一口氣。帝國主義者卻認為這是個笑話。有一家外國報紙輕蔑地說:「能在南口以北修築鐵路的中國工程師還沒有出世呢。」原來,從南口往北過居庸關到八達嶺,一路都是高山深澗、懸崖峭壁。他們認為,這樣艱巨的工程,外國著名的工程師也不敢輕易嘗試,至於中國人,是無論如何也完成不了的。
詹天佑不怕困難,也不怕嘲笑,毅然接受了任務,馬上開始勘測線路。哪裡要開山,哪裡要架橋,哪裡要把陡坡剷平,哪裡要把彎度改小,都要經過勘測,進行周密計算。詹天佑經常勉勵工作人員,說:「我們的工作首先要精密,不能有一點兒馬虎。『大概』『差不多』這類說法不應該出自工程人員之口。」他親自帶著學生和工人,扛著標杆,背著經緯儀,在峭壁上定點、測繪。塞外常常狂風怒號,黃沙滿天,一不小心還有墜入深谷的危險。不管條件怎樣惡劣,詹天佑始終堅持在野外工作。白天,他攀山越嶺,勘測線路;晚上,他就在油燈下繪圖、計算。為了尋找一條合適的線路,他常常請教當地的農民。遇到困難,他總是想:這是中國人自己修築的第一條鐵路,一定要把它修好;否則,不但惹外國人譏笑,還會使中國的工程師失掉信心。
鐵路要經過很多高山,不得不開鑿隧道,其中居庸關和八達嶺兩條隧道的工程最艱巨。居庸關山勢高,岩層厚,詹天佑決定採用從兩端同時向中間鑿進的辦法。山頂的泉水往下滲,隧道里滿是泥漿。工地上沒有抽水機,詹天佑就帶頭挑著水桶去排水。他常常跟工人們同吃同住,不離開工地。八達嶺隧道長一千一百多米,有居庸關隧道的三倍長。他跟老工人一起商量,決定採用中部鑿井法,先從山頂往下打一口豎井,再分別向兩頭開鑿。外面兩端也同時施工,把工期縮短了一半。
鐵路經過青龍橋附近,坡度特別大。火車怎樣才能爬上這樣的陡坡呢?詹天佑順著山勢,設計了一種「人」字形線路。北上的列車到了南口就用兩個火車頭,一個在前邊拉,一個在後邊推。過青龍橋,列車向東北前進,過了「人」字形線路的岔道口就倒過來,原先推的火車頭拉,原先拉的火車頭推,使列車折向西北前進。這樣一來,火車上山就容易多了。
京張鐵路四年就全線竣工了,比原計劃提早了兩年。這件事給了藐視中國的帝國主義者一個有力的回擊。今天,我們乘火車去八達嶺,過青龍橋車站,可以看到一座銅像,那就是詹天佑。許多到中國來遊覽的外賓,看到詹天佑留下的偉大工程,都讚嘆不已。

詹天佑獎

詹天佑科學技術發展基金會是在中國科學技術發展基金會詹天佑鐵道科技發展基金的基礎上,按國家新頒布的《基金會管理條例》的要求設立的。基金會是從事社會公益性活動的非營利民間組織,獨立社團法人。基金會實行雙重管理體制,業務主管單位是鐵道部,登記管理機關為民政部,負責舉辦詹天佑鐵道科學技術獎。
詹天佑鐵道科學技術獎(簡稱詹天佑獎)旨在表彰獎勵鐵路科技領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人員,促進科技創新和優秀人才成長。激勵科技人員刻苦鑽研,不斷創新,勇攀科技高峰,為推進和諧鐵路建設,實現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作出貢獻,已成為國家科學技術獎勵重要的、有益的補充。自1993年設獎以來,每兩年舉辦一屆,已經進行了十屆獎勵活動,共獎勵1165人,其中專項獎612人。詹天佑鐵道科學技術獎是首批經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工作辦公室審查批准予以登記的獎項,並頒發《社會力量設立科學技術獎登記證書》。2010年在全國清理規範評比達標表彰工作中,經中共中央、國務院同意,詹天佑鐵道科學技術獎是確定的保留項目。詹天佑獎是國家科學技術獎勵的有益補充,也是鐵路科技領域有重大影響的獎項,受到了廣大科技工作者的歡迎和矚目。

人物故居

詹天佑故居共有兩處,一為廣州詹天佑出生地;詹天佑故居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洞庭街51號,建於1912年,是詹天佑任漢粵川鐵路會辦兼總工程師期間由他本人親自設計監造。
湖北省武漢市故居是一棟磚木結構的西式二層樓房。其向陽的東、南、西三面環以迴廊,其中東立面迴廊採用券柱式,南、西立面則為廊廡。主入口為八字形石台階,大門、走廊均居於正中,呈內走廊布局。在上下兩層走廊的兩側各有三間大小不等的房間,樓上右前房為詹天佑的卧室。頂部為紅瓦四面坡屋面,設有閣樓和老虎窗。樓前是種植葡萄和花草的庭院。現保存完好,辟有詹天佑故居陳列。
2001年06月25日,詹天佑故居作為近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築,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詹天佑的出生地和故居紀念館位於廣州市荔灣區恩寧路十二甫西街芽菜巷42號,古樸的青磚、木趟櫳和滿洲窗,是一座原汁原味的西關大屋。

廣告

8 人物評價/詹天佑 編輯

詹天佑是中國人的光榮(周恩來評)他是我國近代科學技術的先驅者之一,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中華鐵路第一人。他是我國近代科學技術界的先驅,偉大的愛國主義者,傑出的鐵路工程技術專家。作為中國鐵路事業的先驅者,詹天佑被人們稱作中國鐵路之父、中國近代工程之父。(新浪網評)
詹天佑出身於平民之家,他將終生奉獻給中國交通事業,他是鐵路事業的科技驕子。 詹天佑是清末和民國前期最具國際知名度的中國人之一,至今他仍是最具世界影響力的中國歷史人物之一。他的成長史,他的家國情,無不映照著他生活的那個年代的多彩畫卷。詹天佑沒有高貴的血統,沒有富實的家蔭,即使考上清朝的首批出洋官學生,他也只是120個人中的一分子。一介平民之子,天生本分,誠實堅毅,沒有染上投機鑽營的惡習,沒有領悟趨炎附勢的奸巧,不奔走於權貴之門,不混跡於風月之地,求學規矩勤勉,做事嚴謹認真,做人不卑不亢,創業兢兢業業。如果一定要分什麼情商或智商的話,我看他在這兩方面都不算高。雖身處亂世,他的生活、事業照樣發展,在官、商、學三界都受到尊敬,他從沒有刻意追求這些,一切都是那麼不經意地水到渠成。他是一個老實人,享受過出洋時的榮耀,遭遇過回國時的落寞,做過默默無聞的教習,當過威風八面的朝官,被西方的同行嘲笑過,被祖國的同胞算計過,不管處於何種境地,他總是那樣堅定地前行。(鳳凰網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