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試鶯是隋唐大曆詩人晁採的小字。

試鶯晁采——試鶯
試鶯是隋唐大曆詩人晁採的小字。少與鄰生文茂約為伉儷,及長,茂時寄詩通情,采以蓮子達意,墜一於盆。逾旬,開花並蒂。茂以報采,乘間歡合。母得其情,嘆曰:"才子佳人,自應有此。"遂以采歸茂。詩二十二首。

 

 

 

 

 

 

試鶯 -詩作

春日送夫之長安
隋唐-晁采
思君遠別妾心愁,踏翠江邊送畫舟。
欲待相看遲此別,只憂紅日向西流。

寄文茂
隋唐-晁采
花箋制葉寄郎邊,的的尋魚為妾傳。
並蒂已看靈鵲報,倩郎早覓買花船。

秋日再寄
隋唐-晁采
珍簟生涼夜漏余,夢中恍惚覺來初。
魂離不得空成病,面見無由浪寄書。
窗外江村鐘響絕,枕邊梧葉雨聲疏。
此時最是思君處,腸斷寒猿定不如。

雨中憶夫
隋唐-晁采
窗前細雨日啾啾,妾在閨中獨自愁。
何事玉郎久離別,忘憂總對豈忘憂。
春風送雨過窗東,忽憶良人在客中。
安得妾身今似雨,也隨風去與郎同。

廣告

子夜歌十八首
隋唐-晁采
儂既剪雲鬟,郎亦分絲髮。
覓向無人處,綰作同心結。
夜夜不成寐,擁被啼終夕。
郎不信儂時,但看枕上跡。
何時得成匹,離恨不復牽。
金針刺菡萏,夜夜得見蓮。
相逢逐涼候,黃花忽復香。
顰眉臘月露,愁殺未成霜。
明窗弄玉指,指甲如水晶。
剪之特寄郎,聊當攜手行。
寄語閨中娘,顏色不常好。
含笑對棘實,歡娛須是棗。
良會終有時,勸郎莫得怒。
姜櫱畏春蠶,要綿須辛苦。
醉夢幸逢郎,無奈烏啞啞。
中山如有酒,敢借千金價。
信使無虛日,玉醞寄盈觥。
一年一日雨,底事太多晴。
繡房擬會郎,四窗日離離。
手自施屏障,恐有女伴窺。
相思百餘日,相見苦無期。
褰裳摘藕花,要蓮敢恨池。
金盆盥素手,焚香誦普門。
來生何所願,與郎為一身。
花池多芳水,玉杯挹贈郎。
避人藏袖裡,濕卻素羅裳。
感郎金針贈,欲報物俱輕。
一雙連素縷,與郎聊定情。
寒風響枯木,通夕不得卧。
早起遣問郎,昨宵何以過?
得郎日嗣音,令人不可睹。
熊膽磨作墨,書來字字苦。
輕巾手自製,顏色爛含桃。
先懷儂袖裡,然後約郎腰。
儂贈綠絲衣,郎遺玉鉤子。
即欲系儂心,儂思著郎體。

廣告

試鶯 -與文茂

江南的青山秀水蘊育了無數才子佳人,同時也留下一個個動人的愛情故事。晁采與文茂詩詞傳情,終結百年之好,就是這些故事中極為美麗的一個。

話說唐代大曆年間,江南吳郡有一晁姓人家,世代書香,詩文傳家。男主人長年在江北做地方官,女主人因留戀故土不願隨去,帶著唯一的一個女兒住在家鄉。晁家女兒名喚晁采,出落得如同江南山水一般的秀麗可人,而且天資靈慧,性情溫雅,被晁母視為掌上明珠。晁母是一個出身於書香門第,頗通文墨,知書識禮的人,她對女兒除了保護備至外,還十分注重女兒的教育。在母親的訓教和熏陶下,晁采自幼就能吟詩頌詞.棋琴書畫樣樣都能拿下。晁家母女成了遠近皆知的才女。

一個夏日的上午,晁家母女正在房前庭院內休閑納涼,一位尼姑化緣來到門前。晁采這時正倚在院中的魚池邊,右手攀著池邊的翠竹,左手輕持蘭花絹扇,神情專註地欣賞著池中嬉戲的游魚。尼姑見她秀圖含笑,朱唇微嘬,不施丹鉛,但眉目比畫過的還清爽醒目。心如止水、六根清靜的修行人,這時卻為一個清俊透逸的小女子驚嘆不已,甚至忘了自己化緣一事。晁采賞魚賞到悠閑心怡時,嘴裡輕輕哼起了「竹枝小詞」,聲音雖低,但沁人心腑,清麗婉轉,宛如黃鶯出谷初試啼聲,尼姑聽了直嘆此音天下少有,因此直稱她為「試駕」。這尼姑見過晁采后,心中一直讚嘆不已,直認為她是瑤台仙女下凡,能一睹芳容真是自己三生有幸。後來,隨著尼姑雲遊各地,她忍不住常向人宣揚晁採的風韻,因此,晁採的芳名傳遍了江南一帶。吳郡的年輕男子都知道晁采貌美才佳,雖不是人人都敢與她匹配,但誰都想見她一面,盼望能一睹她絕世的風采。然而晁母禮教極嚴,從不許女兒在人多處拋頭露面,免得惹事生非,因此,那些把晁采視為偶像的翩翩少年大都只能在夢中勾畫著晁採的形象。

但並非從沒有少年郎接觸過晁采,文茂就是一個暗熟晁採風貌的幸運少年。文茂是晁家鄰居的孩子,年齡與晁采相仿,兩人自幼一起長大,因兩家都只有一個孩子,所以常讓他倆在一起結伴玩耍,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的一對。隨著年齡的增長,兩人漸漸體會出男女之別來,心中時時期盼著對方,見面時又隔著一份羞澀,再不象少年時的那般兩小無猜。兩家父母為避嫌隙,也命他們斷絕往來,於是兩人近在咫尺卻不能相會。但這時,兩人早已把心暗許給對方,對方的音容笑貌時時浮現在兩人的腦海中。雖然斷了來往,但他倆常有書札相通,晁採的侍女小雲成了他們殷勤忠實的信使。雖不見面,兩顆心的距離卻越來越近了。

除詩詞書畫外,晁采還有一個嗜好,就是看雲。一有閑暇,她就在窗口或庭院中仰頭凝視著天際,看朵朵浮雲變幻游移,長時間不知疲倦。她看著白雲,常把清秀的那片雲想象成自己,把碩壯的那片當成文茂,等啊等啊,她獃獃地等著兩片雲飄到一處,最終溶為一體,再也不分開。因為愛雲,所以她給自己的居室取名為「窺雲室」,書房取名「期雲館」,就連她的侍女也喚作「小雲」。

一天,期雲館外蘭花開得正濃,晁采站在花叢中體味著蘭花的幽香。晁母走出來,慈愛地對她說;「你既然愛蘭,何不詠一首蘭花詩?」晁采知道母親是考自己的才思,立即應聲吟出:「隱於谷里,顯於澧潯,貴比於白玉,重匹於黃金,既入燕姬之夢,還嗚宋玉之琴。」

晁母見女兒詩來得這麼快,而且用典貼切,含義深遠,心中十分讚賞,嘴裡卻沒說什麼,只是含笑點點頭,又回屋去了。

晁母進屋后,晁采卻仍端視著蘭花回味著自己的詩,蘭花盛開時我來賞蘭,而自己正值花期,心上人文茂卻不能來品賞。想著想著,不由得黯然神傷。

  春風送暖,夏雨落紅,一個夏雨陣陣的響午,晁采坐在「期雲館」窗前,看著窗外被雨水打得零亂不堪的蘭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