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公主

標籤: 暫無標籤

229

更新時間: 2013-12-07

廣告

解憂公主(公元前120-前49年)出生皇族,祖父劉戊曾是霸居一方的楚王。景帝三年春,劉戊參與同姓諸王的「七國之亂」,兵敗身亡。從此,解憂公主和她家人長期受猜忌和排斥,落入無法扭轉的苦難之中。當罪臣江都王劉建之女因「和親」遠嫁烏孫昆莫(國王)而鬱郁以終之後,漢武帝為了鞏固與烏孫的聯盟,於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又將年僅二十的解憂,嫁給烏孫昆莫。

解憂公主 -簡介
劉解憂(前121~前53),西漢和親公主 ,漢朝楚王劉戊之女,封號不明,後人常稱為解憂公主,下嫁三代烏孫王岑陬 ,成為右夫人,烏孫國母。岑輒死後,堂弟翁歸靡 即位為王,解憂公主便依照風俗改嫁給翁歸靡 ,生了元貴靡 等三男兩女。翁歸靡死,岑輒之子泥靡即位為王,再嫁泥靡 ,生下了鴟靡 。最後她的兒女分別做了烏孫昆莫、莎車國王、烏孫大將軍、龜茲王之妻子。
解憂公主 -歷史記載
漢代史學家班固撰寫的《漢書》中記載了一個解憂公主,她是第三代楚王劉戊的之女,她在細君公主去世后,為了維護漢朝和烏孫的和親聯盟,也奉命出嫁到西域的烏孫國。她一生經歷了三個丈夫,都是烏孫王,直到年過七十歲時,上書給漢朝皇帝陳述思鄉之苦,請求把自己的遺骨埋葬在故國。甘露三年回到漢朝,天子憐憫她的境遇,在她回來的時候,還親自出城迎接解憂公主的歸來。每逢上朝,解憂公主的禮儀待遇和正宗公主一樣,有三個子孫留在漢朝為她看守陵墓等等。
解憂公主 -出生背景

元狩二年(前121),上天降下吉兆,如同石破天驚。黃河以西傳來戰事捷報,漢朝的軍隊取得巨大勝利,匈奴的祭天金人被漢軍繳獲送到皇宮,匈奴王廷出現了內亂和自相殘殺;渾邪王率領部屬投降了漢朝,漢朝安置匈奴人的五個附屬國在河西一帶連成一片坦途,因而才有了後來的張騫的鑿通西域,開闢了漢朝和烏孫聯盟的新天地。   

廣告

這一年,解憂出生了,雖說是女孩兒出生如同片瓦之喜,尚有用途,安貧樂道的人家也是歡喜異常,解憂雖然出生在楚王府的一個偏狹簡陋的屋子裡,卻也能給卑賤的小戶人家帶來生活的希望之光。漢家盛行的「百天慶賀」之禮,王府里沒有一個人過問;千年之後的今天,解憂公主的芳名依然載於青史,垂範後人。號稱神算的東方朔也無法預卜,誰能料到這個小女子事後會名揚四海。

解憂公主 -遠嫁烏孫

太初二年(前103),西域最遠的烏孫國客人來到長安,上書漢廷為烏孫王求娶漢家公主,以此延續烏漢聯盟,垂憐大王失去細君公主的悲痛,漢武帝爽快地答應了烏孫的請求。詔書就是皇帝的命令,誰也不能違抗,解憂一家含著眼淚跪拜接旨謝恩;才女佳人的解憂即將奔赴西域,她並不畏懼和親公主肩負的重任。此一去九千里的漫漫征途何其遙遠,此一去五十年的歲月里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解憂公主如鶴翔藍天一樣奮力展翅,其中的悲歡離合又有多少人憐憫動情。    

廣告

公主初到烏孫時嫁給軍須靡,岑陬是他過去的官號,位居右夫人的解憂公主遇到兩個大難題,一是多年沒有懷孕遭到冷落,匈奴公主自然十分開心;漢朝與匈奴的戰事多有失利,烏孫王軍須靡又因病去世。解憂公主和匈奴公主都依照烏孫國的習俗改嫁給了號稱肥王的翁歸靡,二是解憂公主始終位居右夫人的不利地位,始終處在親漢派和親匈奴派的矛盾衝突,和宮廷王位爭奪戰的險象環生的逆境中,忍辱負重的解憂公主志向堅定,極力維護漢朝和烏孫的聯盟,致力於烏孫國的興國之路,一點一滴的苦心經營,站穩腳跟。

解憂公主 -歷史貢獻

解憂到烏孫國后,積极參与政事,致力於興國安邦的事業。她經常不辭辛勞的到各個部落中視察民情、訪貧問苦;每逢國中發生了山洪、寒流、地震等自然災害,她都毅然奔赴前線,與各族牧民並肩戰鬥抗洪救災;大力發展植樹造林和發展農業的活動;她還積極支持賢臣的建議,說服烏孫王和烏孫長老們,開通了烏孫通往大宛、康居和塔里木城邦諸國的通商口岸。在她改嫁翁歸靡以後,烏孫的經濟發展很快,官辦的商業和民間的自然經濟都得到長足的發展,那真是財源滾滾,擋都擋不住,烏孫和四鄰國家的和睦關係勝過以前。天山南北都留下了她友好往來的蹤跡,各國民眾翹起大拇指讚頌她:漢家公主的美貌賽過天鵝,愛民如子的美德天下傳頌;烏孫國走出了一條濟世安邦的興國之路,前所未有的興盛局面如同太陽升到正午一樣。

廣告

解憂公主 -膝下子嗣

長子名叫元貴靡,是文武雙全德才兼備的人才,曾被翁歸靡立為王儲,烏孫國分裂後為大昆彌(大烏孫國的烏孫王)。   

次子名叫萬年,大約二十齣頭,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曾在在京城長安學習。年老的莎車國國王沒有後代,他在長安見過萬年,十分喜歡這個年輕人。莎車國的民眾嚮往依附漢朝,更想和烏孫國結為邦交。為了自己國家的前途,也是討好烏孫這個西域最大的國家,他徵得解憂公主和翁歸靡夫婦,以及漢朝的同意,讓萬年在他死後接任莎車國王。萬年上任后就顯示出不凡的政略鋒芒,勵精圖治,極力擺脫匈奴的控制和奴役;匈奴貴族聞知后十分震驚,派出特使在莎車國王廷內部挑撥離間。匈奴的離間之計得逞,莎車王的弟弟呼屠徵發動了一場宮廷政變,萬年在這場平叛中壯烈犧牲。   

廣告

長女名叫弟史,嫁給了龜茲國王,弟史不僅美若天仙,而且才藝絕世;當年常惠將軍把她送往長安學習樂舞藝術時,龜茲王絳賓就對她一見鍾情。到她學業完成回國路徑龜茲國都時,絳賓就大膽的扣留了弟史公主,並數次派出使者向解憂公主和烏孫王求婚,解憂公主同意了這門親事。她和丈夫龜茲王絳賓夫妻感情極好;他們在長安度蜜月期間,耳聞目染下,絳賓對漢朝的風俗和治國之道極為稱道。婚後他倆年年到長安考察學習,回國后,在龜茲國建造了仿製漢朝的宮殿,王宮守備採用漢朝的制度,連衣食住行都模仿中原風格;從此,文明著稱的漢家禮儀傳到了西域,美妙新穎的龜茲歌舞也由他們的頻頻往返東傳到中原。他們這一段夫妻姻緣的佳話,在中外青史中都有記載。   

三子名叫大樂,是烏孫國的大將,立下無數戰功;在烏孫國的歷史上堪為中流砥柱、政績斐然。

小女兒名叫素光,嫁給了一個烏孫翮侯,素光是個克勤克儉,內善理財,外能輔政的賢妻良母,她的美名婦孺皆知,無人不贊。

解憂公主 -民間傳說
    當年解憂公主和親到烏孫,被封為右夫人,與左夫人匈奴公主同事烏孫王昆莫岑陬,誰更得寵將直接影響到烏孫與漢和匈奴哪邊的關係更為親近,兩個女人爭的不僅僅是一個男人,一個國王,而是一個王國,其中的爭鬥的慘烈可想而知。據傳,一次解憂公主偶患腹瀉,吃完隨行帶來的藥物后仍不見好轉。大漢的隨行御醫從當地找來一些對應藥材,由於不了解藥性有多大,又怕左夫人及匈奴隨從在防不勝防時下毒加害公主,便大膽的採用藥物「濯足」的方式(也就是現在的足浴)進行治療,結果卻誤打誤撞醫好了解憂公主。烏孫昆莫覺得此法甚是奇特,便命御醫將西域的一些獨特藥材與「濯足」方式結合,尤其是一些對身體有毒副作用的藥材,如此就避免了藥材毒性對身體的損傷。這些「濯足」的治病療方在烏孫國世代流傳,經百姓遷徙傳入各地,這種泡泡腳就能治病的方式流入西域並深受百姓認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