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姆·佩金法

標籤:   電影     藝術     明星     人物     導演  

12

更新時間: 2013-08-20

廣告

薩姆·佩金法1925年2月21日生於加利福尼亞州。他卓越的節奏掌控能力及獨特的暴力描寫手法,被譽為暴力美學電影的開山鼻祖。

廣告

薩姆·佩金法
中文名: 薩姆·佩金法
英文名: Sam Peckinpah
性 別: 男
生 日: 1925-02-21
角 色:編劇,導演
薩姆·佩金法1925年2月21日生於加利福尼亞州。1961年導演第一部西部長片《要命的夥伴》)DeadlyCompanions,The(1961)。第二年導演《午後槍聲》RidetheHighCountry(1962),在法國、比利時、墨西哥獲得很高評價,更得了國際影展獎,受到美國影壇人士的重視,被譽為新一代的西部導演。1969年的《日落黃沙》WildBunch,The(1969),1971年的《稻草狗》StrawDogs(1971)都證實了他卓越的節奏掌控能力及獨特的暴力描寫手法,被譽為暴力美學電影的開山鼻祖。

廣告

3導演生涯

1925年2月21日生於加利福尼亞州。
薩姆·佩金法

  薩姆·佩金法

起先他讀法律系,恰遇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他服役海軍,退役回到美國,繼續讀費斯諾大學,轉攻舞台導演。1948年進入到南加州大學,攻讀戲劇學位,在洛杉磯附近的戲院導演舞台劇。後來到洛KLAC電視台,導過影集,為電視西部連續劇《Gun Smoke》寫劇本,奠定了西部劇作家的地位,其後又寫了多部電視西部劇本,成為電視界最紅的西部片作家。1961年導演第一部西部長片《要命的夥伴》)Deadly Companions, The (1961) 。第二年導演《午後槍聲》Ride the High Country (1962),在法國、比利時、墨西哥獲得很高評價,更得了國際影展獎,受到美國影壇人士的重視,被譽為新一代的西部導演。1969年的《日落黃沙》Wild Bunch, The (1969) ,1971年的《大丈夫》Straw Dogs (1971) 都證實了他對暴力描寫具有不凡的手法。
1984年12月28日在加州病逝。

廣告

4主要作品

編劇作品

鄧迪少校 Major Dundee (1965)
大戰三義河 Glory Guys, The (1965)
午後槍聲 Ride the High Country (1962)

廣告

5導演風格

暴力美學
薩姆·佩金法被稱為「暴力美學宗師」。暴力美學重視的是場面、節奏和視覺快感,以美學的方式,詩意的畫面,甚至幻想中的鏡頭來表現人性暴力面和暴力行為。這確實是好萊塢導演的長項,但薩姆·佩金法並沒有生搬硬套美國式技法,他說過:「所謂的動作,所謂的暴力,對於我來說是舞蹈,是動態的美感。」他所表現的暴力美學是服務於俠義精神和浪漫情懷的影視主題的,具體體現在薩姆·佩金法濃厚的江湖情結和英雄主義情結。薩姆·佩金法常用慢鏡頭來表現激烈的槍戰戰場:溫柔的光線下,身著黑色風衣的殺手目光如炬,手持雙槍凌空飛身,槍口噴射出憤怒的火焰,槍林彈雨中,頭髮同衣袂一起飄舞,潔白的鴿子如驚鴻般翻飛。
將觸目驚心的搏殺、火拚,拍得那麼浪漫、抒情。這就是薩姆·佩金法詩意的暴力。「暴力美學一詞的由來,有待考證,但作為一種電影藝術的風格和表現手法,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它是以美學的方式,詩意的畫面,甚至幻想中的鏡頭來表現人性暴力面和暴力行為。觀賞者本身往往驚嘆於藝術化的表現形式,無法對內容產生任何的不適。支持人士往往稱「暴力程度與票房收入成正比」,社會道德捍衛者和輿論譴責人士則稱其是對社會道德教化的阻礙和負面影響。
《鄧迪少校》

  《鄧迪少校》

西部動作片
西部片,也被稱作牛仔片,它與喜劇片相比較符號特徵十分明顯:那個可以看得到地平線的茫荒的原野,那個具有傳奇色彩的牛仔形象和那個躍馬馳騁持槍格鬥的激烈場面等等。西部片作為好萊塢電影特殊的類型片,其深層的符號和象徵:是關於美國人開發西部的史詩般的神化,影片多取樹榦西部文學和民間傳說,並將文學語言的想象的幅度與電影畫面的幻覺幅度結合起來。西部片的神化,並不是再現歷史的真實寫照,而是創造著一種理想的道德規範,去反映美國人的民族性格和精神傾向。
薩姆·佩金法拍西部片的年代,正是西部片開始沉寂的年代。他們講述的故事,也不再是那些黑白分明的人與事,而是混亂背景下的矛盾、血與火、又摻雜著一點自嘲的黑色幽默。許多年裡,西部的生活方式都是捕捉野牛,在無主的土地上放牧,這是他們的私有財產。慢慢的,大的牧場主聯合起來,自行劃分放牧區,將牧區視為私人財產,而在此土地之上的一切,牛、羊、馬,無論是誰所有,牧場主都視為自己的財產。

廣告

6人物評價

看薩姆·佩金法的電影,就像做了一場荒誕卻又真切非常的夢,潛藏在心底的孤獨、憂傷、焦慮、邪惡、快樂以及懷念和嚮往通通一涌而出,馬戲團式的布景、嘉年華會式的熱鬧嘈雜,與空蕩的廣場、孤獨的靈魂相映成趣,在尼諾·羅塔輕快的音樂聲中,演繹著一幕幕笑里含悲的黑色幽默喜劇。現代社會裡令人窒息的貧困、揮之不去的精神危機、不得安寧的思緒在薩姆·佩金法的影像中,被凈化為一份漠然與坦蕩。他拒絕批判,執著地用一種自傳式的情懷,呈現著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想,描述著我們所不敢面對或者不願面對的現實生活,因此他讓真實變得荒誕,又讓荒誕變得真實,最終超脫表面的是非而直抵內心的本質。也正是這樣,戲劇化的情節對於薩姆·佩金法來說不再重要,一種類似於日常生活狀態的結構應運而生,沒有固定流向的情節和沒有因果關係的人物活動,隨著角色的心理變化,在混亂多變的主觀思緒引導之下,迎來最終的結局。
《約尼爾.波恩納》

  《約尼爾.波恩納》

薩姆·佩金法的每一部電影,都能給人帶來意外和驚喜,他如此執著,又如此純真,如魔術師般千變萬化,以至於讓人無法確切的定義所謂的薩姆·佩金法影像風格。在他看來,電影就是生活,就是一種被視覺化的記憶,所以在他的影片中,沒有自以為是的炫耀和賣弄,沒有導演的刻意經營,一切顯得純粹自然。攝影機恍然不復存在,電影里的一切頓時與觀眾沒有了距離,不管是公元前的羅馬,或者法西斯時期的義大利,抑或是淳樸美麗的里米尼,看起來都如同在我們身邊,漫畫化的影像中,一種苦澀憂愁的情緒瀰漫心境,然後是默默的沉思。比利·懷特說:「他是一個一流的小丑,有偉大、獨特的想法。」是的,只有小丑,才能在苦悶壓抑的世界里載歌載舞、恣肆張狂,卻還能得到那些正襟危坐、道貌岸然者的掌聲。而取悅別人,滿是歡笑的臉上,那兩行晶瑩的淚珠,分明記載著小丑的細膩和不為人之的悲愴。從這點看來,有誰能比小丑活得如此多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