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春艷

標籤: 暫無標籤

0

更新時間: 2019-12-25

廣告

薛春艷

薛春艷,「賓士維權女車主」。

2019年4月9日她稱購買的一款賓士轎車漏油,為了維權,在西安某賓士4S店裡,她一屁股坐上問題車的引擎蓋,訴說自己維權的遭遇,這段視頻被路人拍下發到網上,火爆全網,甚至引起無數效仿,一時間全國有不少維權的車主,紛紛坐上引擎蓋。

賓士風波過後,薛春艷卻被質疑惡意拖欠商戶貨款,因有網友爆料其是上海「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的運營人員,據統計,美食廣場的運營方拖欠了20多家商戶及供應商至少575萬元。目前此事尚無定論。

中文名:薛春艷性別:
民族:

人物簡介/薛春艷編輯

薛春艷,「賓士漏油門」事件的女主角,據央視12套《律師來了》報道,她也是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監事和實際控股人,該公司曾在上海經營一家佔地兩千平米的競集守藝人的美食廣場。[1] 

薛春艷薛春艷

人物事件/薛春艷編輯

賓士維權事件
薛春艷薛春艷

薛春艷於2019年2月25日在西安賓士利之星4S店購買了一輛CLS 300,3月27日提車。剛開出去沒多久,車輛提示需加註機油,隔天把車輛送回4S店檢測后發現,新車的發動機竟開始漏油。

從3月28日至4月8日這段時間,薛春艷多次前往利之星針對該事件溝通,訴求是換輛新車並給予補償,而4S店稱「根據國家三包法規」,只能更換髮動機,百般溝通后無果,於是就有了4月9日薛女士坐在前車蓋上的一幕。

薛春艷薛春艷

她一屁股坐上問題車的引擎蓋,訴說自己維權的遭遇,這段視頻被路人拍下發到網上,火爆全網,甚至引起無數效仿。[2] 

廣告

4月16日,薛女士與賓士達成和解協議。5月23日,梅賽德斯-賓士及授權經銷商發布《服務公約》,明確強調經銷商不得以賓士金融公司名義,或以為客戶提供賓士金融公司金融服務為由收取費用。5月27日,根據西安市高新區市場監管部門通報有關涉嫌違法案件調查處理結果,西安利之星汽車有限公司存在違法行為,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條例,共計處罰一百萬元,收繳國庫。[1] 

老賴事件

據央視12套《律師來了》報道,「賓士漏油門」事件的女主角薛春艷,也是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監事和實際控股人,該公司曾在上海經營一家佔地兩千平米的競集守藝人的美食廣場。

這家開了僅僅兩個月的美食廣場,拖欠了近20家商戶或供應商的欠款共200萬左右,而薛春艷面對各家尚未結算的款項時,選擇了「一走了之」。在賓士維權事件之前,供應商們一直聯繫不到薛春艷,直至視頻爆火之後,商戶們才在終於找到了人。

薛春艷薛春艷

廣告

根據上海閔行區人民法院公示的《限制消費令》(2019)滬0112執5755號和(2019)滬0112執5757分別顯示,上海競集的大股東徐良和股東黃芝香均被限制高消費,也就是所謂的「老賴」,而新京報曾報道,徐是薛的男友,而黃則是薛的母親。

2019年7月17日,上海市人民法院受理了多家供應商要求對競集公司進行破產清算的訴求,並制定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為破產清算管理人。清算后,清算管理人發現徐、薛涉嫌職務侵佔,薛的父母涉嫌利用親屬關係侵佔公司財產。從上海竟集破產清算管理人出具的報案書顯示,該公司在2017年12月就已資不抵債,2017年9月到2018年9月期間,薛、徐、黃(薛的母親)以報銷、暫支款、工資等名義,從公司支款總計約97.85萬,其中48.8萬涉嫌職務侵佔。

廣告

管理人要求徐某等人退還侵佔資產,而徐某等人拒絕,管理人隨後將相關線索遞交至了上海市公安局。目前該事件還在受理中,公安局原定將於12月15日前出結果並決定是否立案,若立案或將追究其刑事責任。[1]

個人生活/薛春艷編輯

2019年4月9日,在西安賓士4S店坐上汽車引擎蓋那刻前,薛春艷沒想到,自己的生活會被那一刻徹底改變。現在的她上街會被人認出,她的外套口袋裡,總是裝著黑色大口罩,她自嘲「我是有偶像包袱的人」。[2]

風波當中

·我不是詐騙犯

薛春艷薛春艷

爆紅后,薛春艷的微博私信里,躺著很多網友發來的求助私信。在一些維權者心中,薛春燕仍是個英雄,即便這個「維權女鬥士」,在短短几天就跌落成千夫所指的「詐騙犯」。[2]

「這個舉動是勇敢的,我是為了所有消費者的利益去吶喊。」在她看來,自己點破了「金融服務費」這層窗戶紙,但也正是捅破這層窗戶紙,「動了太多人的蛋糕」,才在互聯網上遭到大面積攻擊。

廣告

「那段時日,我的手機號、支付寶賬號,甚至家庭住址等個人信息全網流傳,我的家總是莫名其妙被斷電,我的支付寶賬號上,總是有陌生人給我轉一分錢,附帶詛咒我的話,直到現在,在上海的家,我都不敢回。」

薛春艷做菜時,有人不小心按到了廚房燈的開關,廚房一下子黑了,她緊張大叫「又斷電了嗎?」在一旁的家人解釋,「她對斷電有陰影了。」

那時候,商業合作夥伴紛紛請她退出,甚至親戚也會打電話來與她撇清關係。「我爸爸每天抱著手機,不斷搜索網路上關於我的信息,看到說我好的,他會哈哈大笑,看到說我不好的,他會傷心淚流。」薛春艷說,從那以後父親已經能非常熟練地使用智能手機的搜索功能。

薛春艷稱,自己以前樂觀開朗,但事發后爆肥20斤,還想到過死。[2]

風波過後
薛春艷薛春艷

在上海親戚家中,紅星新聞記者見到了薛春艷:染過的短髮用皮筋隨意捆在腦後,一件深藍的衛衣配上一條牛仔褲。記者一進屋,她便熟練地開始把一些綠植放在沙發后的白牆前:「昨天剛有記者來家裡拍過我,他們說拍攝時後面放一些綠植,看起來不那麼單調。」在家裡的薛春艷非常放鬆,盤腿坐在沙發上,不時與親戚說笑,毫不顧忌哈哈大笑,一面忙不迭地到處張羅:她已經早早買好菜,打算做最拿手的紅燒肉,給記者「露兩手」。「反正我三天兩頭上一次熱搜,乾脆開一個做菜直播算了,一邊脫口秀一邊燒菜。」薛春艷挽起袖子,熟練地把西紅柿一個個切開、裝盤。她覺得做飯過程心情舒暢、解壓,她喜歡燒一桌子菜,看著大家吃光。[2]

「賓士維權」事件后,薛春艷沒有像大多數新聞當事人一樣,熱點一過就消失在人群中,在事件之後,「賓士女車主」這個稱號依然三番五次登上熱搜。

實際上,就在採訪前的一周,「賓士女車主母親被2次限制高消費」又登上了熱搜。對於記者的採訪,薛春燕直接拒了,「人家王思聰被限高都不回應,我有啥好回應的?」隨後在微信上回復記者: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對於不斷找上門來的廣告邀約,薛春艷說一開始有點抵觸,可是隨著風波不斷擴大影響,她所做的公司倒閉了。現在面對廣告邀約,「手頭緊」的她表示「不排斥」,「我願意將自己身上的熱度『流量變現』。」[2]

人物現狀/薛春艷編輯

如今,薛春燕已經暫停了所有工作,在學校里進修,住在學校,同時學習畫畫。未來還打算再創業。[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