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平貴

標籤: 暫無標籤

197

更新時間: 2013-09-25

廣告

薛平貴,民間傳說中唐朝時期人物,出身貧寒,宰相王允的三女兒王寶釧拋繡球選其為婿,其後,薛平貴從軍遠赴西涼征戰,輾轉成為西涼國王,回到中原與王寶釧相聚。薛平貴是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將軍之一。

薛平貴 -簡介
中國民間傳說的薛平貴故事來源甚古,過去人都以為是由薛仁貴 故事轉變出來的。事實上以薛仁貴為中心的《汾河灣》,絕不如以薛平貴為中心的《武家坡》在民間傳說里有影響力,恐怕《汾河灣》反倒是根據《武家坡》改編的。
薛平貴 -相關說法
有一種說法是認為薛平貴即是後晉石敬塘,見於近人崇彝的《道咸以來朝野雜記》。其說云:薛平貴、王寶釧故事,計由花園贈金、彩樓配、三擊掌、探寒窯、平貴別窯、趕三關、武家坡、銀空冊、算糧大登殿為止。石為後唐李氏婿,又為契丹所立,國號晉,即戲中由西涼歸來即皇帝位;其岳父丞相王允,實指長樂老馮道,故薛平貴實乃石敬塘之化名。但考證,石敬塘實為後唐明宗李嗣源之婿,而這裡既稱他是李氏婿,不知為何又拉到馮道身上。所以,其事雖略有相符,看來卻有穿鑿附會之嫌。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故事系改編來的。今人楊憲益先生在一篇題為《薛平貴故事的來源》的考證文章中說:薛平貴故事最早流傳於西北民間,頗為人們所喜聞樂道,後來編成戲曲,是為秦腔,而京劇《武家坡》正是由秦腔借來的。故事可能是唐、宋間西北邊疆的產物,而在元代以前只流傳於西北一帶。因此,故事雖不見於元曲,也不會是薛仁貴故事《汾河灣》的翻版;相反倒有可能《汾河灣》是根據《武家坡》改編的。理由是《格林兄弟童話》中,有篇題為《熊皮》的,與此十分相似。《熊皮》故事大意是:一個軍士遇到一個妖人給他一張熊皮,叫他7年不得沐浴修飾,此後就可得到極大財富和終身無憂。這軍士後來來到一人家,有三姐妹都非常美麗,但大姐、二姐嫌他醜陋,獨有三妹因他救過她的父親而願意嫁給他。結婚後,這軍士將一枚指環剖分為二,以一半交給妻子作為信物,又出外漫遊。他的妻子穿了敝衣,隨便兩個姐姐如何恥笑,總是安貧守節。7年期滿后,這軍士衣錦榮歸,她們都不認識他;他取出指環認了妻子,大姐、二姐羞愧而死。把這個故事對照《武家坡》中的王氏三姐妹金釧、銀釧、寶釧,由三妹寶釧嫁給薛平貴,婚後平貴投戎直到榮歸,其中情節都相符。至於「熊皮」怎麼會變成薛平貴,楊文認為那是因為在古人的北歐語里,「熊皮」(The bear hide)的譯音與「薛平貴」三個字的音完全相符。為此,楊文認為故事必出於一源,它是由歐洲經西域通過回鶻人傳過來的,而當時回鶻在西北地區為中西文化交通的媒介。

綜觀以上諸說,來自歐洲之論似乎合情理,但是,《格林兄弟童話》是18世紀初的作品,而薛平貴故事卻在10世紀左右已流傳於中國西北地區。因此,是《童話》取材古中國西北地區民間故事,還是武家坡故事來源於西方,這還是一個疑問。看來,要弄清這一故事究竟是怎樣產生的,還需進一步的研究探索。

薛平貴 -《武家坡》

王寶釧:
[二六]
指著西涼高聲罵,
無義的強盜罵幾聲。
妻為你不把相府進,
我為你失了父女情。
既是兒夫將我賣,
誰是那三媒六證的人?
薛平貴:
[快板]
蘇龍、魏虎為媒證,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王寶釧:
提起了別人我不曉,
那蘇龍、魏虎是內親。
你我同把相府進,
三人對面一同說分明。
薛平貴:
他三人與我有仇恨,
咬定牙關他就不認承。
王寶釧:
我的父在朝為官宦,
府下金銀堆如山。
那本利算來有多少?
命人送到那西涼川。
薛平貴:
西涼川一百單八站,
為軍要人我就不要錢。
王寶釧:
我進相府對父言,
命幾個家人把你拴,
將你送到官衙內,
打板子、上夾棍、丟南牢、坐監禁,
管叫你思前容易你就退後難。
薛平貴:
懷中取出銀一錠,
將銀放在地平川。
這錠銀,三兩三,拿回去,
把家安,買綾羅,做衣衫,
做一對少年的夫妻過幾年哪!
王寶釧:
這錠銀,奴不要,與你娘做一個安家的錢。
買白布,做白衫,買紙錢,掛白幡,買大麻,系麻辮,落一個孝子的名兒在那天下傳。
薛平貴:
烈女就該在家園,因何來在大路邊?
為軍起下不良意,
[搖板]一馬雙跨到西涼。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