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英繽紛

標籤: 暫無標籤

61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讀音
落英繽紛: luò yīng bīn fēn
釋義
落:凋落;英:花;繽紛:繁多雜亂。落英繽紛,墜落的花瓣雜亂繁多地散在地上,也指掉頭髮。(落花繁多的樣子。)
【示 例】四次來游,滿天滿谷的落英繽紛;樹上剩得青葉與綠葉,更何處尋那淡紅嬌嫩的櫻。(周恩來《四次游圓山公園》)
近義詞
花團錦簇 繁花似錦 落花遍地。
【語 法】聯合式;作謂語、賓語;花瓣凋落,紛紛飛揚的樣子。
2。作者 蓮舞清韻 言情連載
【散文隨筆】作者 夏友
有關文章
【出 處】晉·陶淵明《桃花源記》:「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
再塑生命海倫·凱勒我穿過落英繽紛的花瓣,走近大樹,站在那裡愣了片刻,然後,我把腳伸到枝椏的空處,兩手抓住枝幹往上爬。此處「落英」指落花。一說,初開的花。
英文翻譯
Fallen flowers are numerous.
成語資料
成語解釋:形容落花紛紛飄落的美麗情景。
  成語舉例:四次來游,滿天滿谷的落英繽紛;樹上剩得青葉與綠葉,更何處尋那淡紅嬌嫩的櫻。(周恩來《四次游中山公園》)
  常用程度:常用
  感情色彩:褒義詞
  語法用法:作謂語、賓語;花瓣凋落,紛紛飛揚的樣子
  成語結構:主謂式
  產生年代:古代
  成語正音:落,不能讀作「là」。
  成語辨形:紛,不能寫作「分」。
釋義之爭
「落英繽紛」——是落花之美,還是盛開之美?
《華南師範大學校報》 - 第836期(2010年1月18日)
作者:枯我
「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漁人與桃源的邂逅,便起於眼前這般異於塵凡的景色。陶淵明雖未明言漁人發現的桃源的時節,但唯有春日晴暖,方能青草鮮嫩,桃花開放。清溪兩岸的百步桃林,粉色的花瓣,伴著和煦輕風,搖曳,流瀉。
落英繽紛,指的應是那落花紛紛飄下的景象。似乎大多數人對這個解釋不曾懷疑,落下的英華,那就應是落花吧。
然而關於落英,還有一說恰好與我們的想象相反:
落,始也。落英,就是始開之花,就是初開的花朵。落英繽紛,是形容繁花競放時的美景。如果理解為落花的話,滿地殘紅的衰敗,便顯得與之前詩意完美的景象格格不入,又怎能引起漁人的好奇呢?
初聞此說,驚異之餘,又有恍然大悟的感覺。的確,耳熟能詳的黛玉葬花的故事,就是葬的桃花。滿地花瓣,凄婉有加,跟桃花源那種充滿生氣、唯美的景色又有什麼聯繫呢?
翻了翻手頭的《現代漢語詞典》(第五版),「落英」一詞,除了解釋為「落下的花」外,又有「初開的花」這個意思。至此,似乎這個解釋,確有根據,才能收入字典。
然而,落下的花與初開的花兩種徑直相反的解釋,怎樣能在漫長的語言發展中共存共生而不至誤會呢?是否古人以「落」為初開,今人以「落」為落下呢?
《說文·艸部》:「落,凡艸曰零,木曰落。」
許慎的對「落」的解釋否定了這個推論。草(艸)本植物,大多數整株枯萎,叫做零。而木本植物,葉子和花枯萎之後會下落,因而叫「落」。兩者合在一起,就是今天說的「零落」。這麼一來,在陶淵明之前的漢代人便將花葉的凋零稱為「落」,而且驗之以先秦兩漢文章,如《禮記·王制》:「草木零落,然後入山林。」並非古今異意。那麼,「落,始也」又從何而來呢?
《詩經·周頌·訪落》:「訪予落止,率時昭考。」《毛傳》:「訪,謀。落,始。」說的是成王施政之始與群臣謀划方略,遵循父輩祖先的傳統。雖然不知道新政伊始,會不會有跟「落」有關的祭儀或者修築,但無疑的是,這個與群臣謀划方略的事情是發生在宗廟之中,與宗廟有關(《毛詩序》:嗣王謀於廟也)。
由上述幾例可知,「落,始也」主要是古代關於「落」的一種特殊意義,表示在宮殿(章華之台)、銅鐘(孟鍾)此類彙集人力的大型建造,完工後的一種祭祀儀式(以豭血釁鐘)。並且祭祀完成後方可使用,因而又有「初始」的意思,就如同今天我們說一個建築物建成叫「落成」。
因而彙集經注的《爾雅·釋詁》也稱:「落,始也。」
雖然,「落者,始也」的說法確有依據,可是從上面的例子中不難發現,這個僻意專指人類創造的建築、器具初始使用,而從來不會與草木連用。
況且,同在《爾雅·釋詁》:「隕、磒、湮、下、降、墜、摽、蘦,落也。」「落」字在早期經典中也同樣可以解釋為「墜落」,「隕落」的意思。
翻查先秦原典,《詩經》中只有關於宗廟祭祀的《訪落》一篇,將「落」訓釋為「始」。而如我們熟悉的《詩經》中「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桑之落矣,其黃而隕」兩句,與草木有所聯繫,都是與《說文》相符,解釋為「零落」、「下落」。
至此,「落英」一詞的疑雲似乎稍微明晰了些,但究竟誰最先將「落英」解釋為「初開的花」呢?這裡就不得不說那緣起於《離騷》「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宋代那一樁牽涉頗廣的談藝公案。
南宋的李壁《王荊文公詩箋注》卷四八《殘菊》:「殘菊飄零滿地金」,《注》:「歐公笑曰:『百花盡落,獨菊枝上枯耳』,戲賦:『秋英不比春花落,為報詩人仔細看!』荊公曰:『是定不知《楚辭》夕餐秋菊之落英,歐九不學之過也!落英指衰落。』《西清詩話》云:『落、始也。』竊疑小說謬,不為信。」
這起公案是由王安石與歐陽修論詩引起的,王安石為自己的詩句辯護,引了《楚辭》「夕餐秋菊之落英」做證明,「落英指衰落」。但作注的李壁及後來聚訟的文人似乎都認為王安石錯引《楚辭》,巧為辯駁。原因正是因為「落,始也」,「落英」之「落」,怎麼可能指衰落呢?
同處南宋的史正志也參與到聚訟之中,其《史氏菊譜·後序》曰:「歐王二公文章擅一世,而左右佩紉,彼此相笑,豈非於草木之名猶有未盡識之,而不知有落有不落者耶?……若夫可餐者,乃菊之初開,芳馨可愛耳。若夫衰謝而後落,豈復有可餐之味?《楚辭》之過,乃在於此。或雲《詩》之《訪落》,以落訓始也,意落英之落,蓋謂始開之花耳。然則介甫之引證,殆亦未立思欽。或者之說,不為無據……」
正是歐王二人的聚訟爭論,使後人對《楚辭》中,與現實常理有所抵牾的「餐菊」說重新思考,尋求新的訓解。這才有了「或者之說」的出現,才將《詩》注中的「落者,始也」套在了「落英」的上面。也使後來論詩者逐漸接受,幾成定論。但這個訓解又確實可通么?
關於「夕餐秋菊之落英」一句,錢鍾書先生在《管錐編·洪興祖補註·離騷》對「落英」為「始開之花」的謬誤有詳細的闡析論證,大略認為是屈原文學創作時的失漏,不能將文學作品苛責太深。再考證《離騷》中其他的詩句,如「惟草木之零落兮」、「及榮華之未落兮」等,這些與草木有關的詩句,從文意就可推知是「隕落」的意思,若解為「始開之花」那麼就前後抵觸,文意不通。那麼「落英」解為「始開之花」就成了一個孤證,況且一篇文章、同一語境下,對同一字句的解釋,不可能前後抵觸,以至於混淆而難以區分。所以「落英」解為「始開之花」是不可取的。錢鍾書先生在文中有詳細說解,在此就不做過多的展開。
那麼,回到《桃花源記》「落英繽紛」的本身。既然《楚辭》中「落英」解為「始開之花」是個孤證,或者直接說是偽證。如此,晚於屈原的陶淵明,作《桃花源記》時,肯定不會知道流行於南宋的謬說,更不會違反當時書面語言的通行理解,將與建築、宗廟有關的「落者,始也」,套用在草木之上。
那麼「落英繽紛」,毫無疑問,應理解為花瓣下落,繽紛飄動的景象。如此,便有一個問題,落花之景就一定是衰敗哀戚之景么?
晚於陶淵明百年的鐘嶸,其《詩品》的一句話可以為「落英繽紛」做個最佳的註腳:
「丘詩點綴映媚,似落花依草。」
這是鍾嶸品評南朝詩人丘遲的一句話。丘遲工駢文,能詩,辭采逸麗,因而得到了「點綴映媚」的評價。「點綴映媚」,顯然並不是衰落凄慘的景象,也不是滿地殘紅,黛玉葬花的凄切場面。桃花花期短,因而開放過後不就便會零落。但剛剛桃花零落的時候,落花的花瓣大多依舊充盈飽滿,並不全是枯黃殘缺。飛花與枝上盛開之花,交相呼應,枕落在春日青嫩的草地上,淡粉新綠。由此看來,能不是一番美景么?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就如「落花依草,點綴映媚」。鍾嶸的《詩品》中也曾品評過陶潛的作品,或許「落花依草」一語,便來自於陶淵明對桃源景色的描寫。即便不是從此所出,鍾陶二人所處時代相近,對語言的理解也應趨同。那麼此處的「落花」,如果是「始開之花」,又如何依草呢?
如此,在文字訓釋那重山僻徑中艱難地尋尋覓覓了一番,最終發現,自己還是回到了最開始的出發點上:
「落英繽紛」,正是落花之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