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

標籤:   人物     文學家     詩人  

0

更新時間: 2019-11-23

廣告

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

范雲(451~503年),字彥龍,南鄉舞陰(今河南泌陽縣西北)人,南朝文學家。范縝從弟,子范孝才。范雲六歲時隨其姑父袁叔明讀《詩》,「日誦九紙」。八歲時遇到宋豫州刺史殷琰,殷琰同他攀談,范雲從容對答,即席作詩,揮筆而成。早年在南齊竟陵王蕭子良幕中,為「竟陵八友」之一。齊武帝永明十年(492年),和蕭琛出使北魏,受到魏孝文帝的稱賞。從北魏還朝,遷零陵內史,又為始興內史、廣州刺史,皆有政績。蕭衍代齊建梁,任為侍中,遷散騎常侍、吏部尚書,再遷尚書右僕射,霄城縣侯。居官能直言勸諫,天監二年病故,享年五十三歲。范雲病故后,梁武帝聞訊痛哭流涕,即日御駕臨殯。死後追贈侍中、衛將軍,賜謚曰文。

姓名:范雲性別:
職業:詩人、文學家所處時代:南朝
民族族群:漢族出生地:南鄉舞陰(今河南泌陽縣西北)
出生日期:451年去世日期:503年
國籍:中國主要作品:《贈張徐州稷》、《古意贈王中書》、《效古》

人物簡介/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編輯

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范雲
范雲是當時文壇領袖之一,與沈約、王融、謝脁等友善,和何遜也有交往。他八歲時就能寫詩,稍長即善屬文,文思敏捷,時人多疑為宿構。《文選》錄其《贈張徐州稷》、《古意贈王中書》、《效古》等五言詩三首。《詩品》將其列之於中品,評為「清便宛轉,如流風回雪」。他詩中的一些好句,如「草低金城霧,木下玉門風」(《別詩》),「江干遠樹浮,天末孤煙起。江天自如合,煙樹還相似」(《之零陵郡次新亭》),「積恨顏將老,相思心欲燃。幾回明月夜,飛夢到郎邊」(《閨思》)等,風格明凈,已經可以看到唐音的前奏。《梁書·范雲傳》記其有集三十卷,至今文章已亡佚幾盡,詩尚存三十餘篇,收入今人逯欽立所輯《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中。

作品一覽/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編輯

別詩
洛陽城東西,長作經時別。昔去雪如花,今來花似雪。
詠寒松
修條拂層漢,密葉障天潯。凌風知勁節,負雪見貞心。
古意贈王中書詩
攝官青瑣闥,遙望鳳皇池。誰雲相去遠,脈脈阻光儀。岱山饒靈異,沂水富英奇。逸翮凌北海,摶飛出南皮。遭逢聖明后,來棲桐樹枝。竹花何莫莫,桐葉何離離。可棲復可食,此外亦何為。豈知鷦鷯者,一粒有餘貲。
效古詩
寒沙四面平,飛雪千里驚。風斷陰山樹,霧失交河城。朝驅左賢陣,夜薄休屠營。昔事前軍幕,今逐嫖姚兵。失道刑既重,遲留法未輕。所賴今天子,漢道日休明。

廣告

史籍記載/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編輯

梁書·卷十三
范雲,字彥龍,南鄉舞陰人,晉平北將軍汪六世孫也。年八歲,遇宋豫州刺史殷琰於塗,琰異之,要就席,雲風姿應對,傍若無人。琰令賦詩,操筆便就,坐者嘆焉。嘗就親人袁照學,晝夜不怠。照撫其背曰:「卿精神秀朗而勤於學,卿相才也。」少機警有識,且善屬文,便尺牘,下筆輒成,未嘗定藁,時人每疑其宿構。父抗,為郢府參軍,雲隨父在府,時吳興沈約、新野庾杲之與抗同府,見而友之。

宋書起家郢州西曹書佐,轉法曹行參軍。俄而沈攸之舉兵圍郢城,抗時為府長流,入城固守,留家屬居外。云為軍人所得,攸之召與語,聲色甚厲,雲容貌不變,徐自陳說。攸之乃笑曰:「卿定可兒,且出就舍。」明旦,又召令送書入城。城內或欲誅之,雲曰:「老母弱弟,懸命沈氏,若違其命,禍必及親,今日就戮,甘心如薺。」長史柳世隆素與雲善,乃免之。

廣告

齊建元初,竟陵王子良為會稽太守,雲始隨王,王未之知也。會游秦望,使人視刻石文,時莫能識,雲獨誦之,王悅,自是寵冠府朝。王為丹陽尹,召為簿,深相親任。時進見齊高帝,值有獻白烏者,帝問此為何瑞?雲位卑,最後答曰:「臣聞王者敬宗廟,則白烏至。」時謁廟始畢。帝曰:「卿言是也。感應之理,一至此乎!」轉補征北南郡王刑獄參軍事,領簿如故,遷尚書殿中郎。子良為司徒,又補記室參軍事,尋授通直散騎侍郎、領本州大中正。出為零陵內史,在任潔己,省煩苛,去游費,百姓安之。明帝召還都,及至,拜散騎侍郎。復出為始興內史。郡多豪猾大姓,二千石有不善者,謀共殺害,不則逐去之。邊帶蠻俚,尤多盜賊,前內史皆以兵刃自衛。雲入境,撫以恩德,罷亭候,商賈露宿,郡中稱為神明。仍遷假節、建武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初,雲與尚書僕射江祏善,祏姨弟徐藝為曲江令,深以托雲。有譚儼者,縣之豪族,藝鞭之,儼以為恥,詣京訴雲,雲坐征還下獄,會赦免。永元二年,起為國子博士。

廣告

宋書初,雲與高祖遇於齊竟陵王子良邸,又嘗接里閈,高祖深器之。及義兵至京邑,雲時在城內。東昏既誅,侍中張稷使雲銜命出城,高祖因留之,便參帷幄,仍拜黃門侍郎,與沈約同心翊贊。俄遷大司馬諮議參軍、領錄事。梁台建,遷侍中。時高祖納齊東昏余妃,頗妨政事,雲嘗以為言,未之納也。后與王茂同入卧內,雲又諫曰:「昔漢祖居山東,貪財好色,及入關定秦,財帛無所取,婦女無所幸,范增以為其志大故也。今明公始定天下,海內想望風聲,奈何襲昏亂之蹤,以女德為累。」王茂因起拜曰:「范雲言是,公必以天下為念,無宜留惜。」高祖默然。雲便疏令以余氏賚茂,高祖賢其意而許之。明日,賜雲、茂錢各百萬。

天監元年,高祖受禪,柴燎於南郊,雲以侍中參乘。禮畢,高祖升輦,謂雲曰:「朕之今日,所謂懍乎若朽索之馭六馬。」雲對曰:「亦願陛下日慎一日。」高祖善之。是日,遷散騎常侍、吏部尚書;以佐命功封霄城縣侯,邑千戶。雲以舊恩見拔,超居佐命,盡誠翊亮,知無不為。高祖亦推心任之,所奏多允。嘗侍宴,高祖謂臨川王宏、鄱陽王恢曰:「我與范尚書少親善,申四海之敬;今為天下,此禮既革,汝宜代我呼范為兄。」二王下席拜,與雲同車還尚書下省,時人榮之。其年,東宮建,雲以本官領太子中庶子,尋遷尚書右僕射,猶領吏部。頃之,坐違詔用人,免吏部,猶為僕射。

廣告

雲性篤睦,事寡嫂盡禮,家事必先諮而後行。好節尚奇,專趣人之急。少時與領軍長史王畡善,畡亡於官舍,貧無居宅,雲乃迎喪還家。躬營含殯。事竟陵王子良恩禮甚隆,雲每獻損益,未嘗阿意。子良嘗啟齊武帝論云為郡。帝曰:「庸人,聞其恆相賣弄,不復窮法,當宥之以遠。」子良曰:「不然。雲動相規誨,諫書具存,請取以奏。」既至,有百餘紙,辭皆切直。帝嘆息,因謂子良曰:「不謂雲能爾。方使弼汝,何宜出守。」齊文惠太子嘗出東田觀獲,顧謂眾賓曰:「刈此亦殊可觀。」眾皆唯唯。雲獨曰:「夫三時之務,實為長勤。伏願殿下知稼穡之艱難,無徇一朝之宴逸。」既出,侍中蕭緬先不相識,因就車握雲手曰:「不圖今日復聞讜言。」及居選官,任守隆重,書牘盈案,賓客滿門,雲應對如流,無所壅滯,官曹文墨,發擿若神,時人咸服其明贍。性頗激厲,少威重,有所是非,形於造次,士或以此少之。初,云為郡號稱廉潔,及居貴重,頗通饋餉;然家無蓄積,隨散之親友。

廣告

二年,卒,時年五十三。高祖為之流涕,即日輿駕臨殯。詔曰:「追遠興悼,常情所篤;況問望斯在,事深朝寄者乎!故散騎常侍、尚書右僕射、霄城侯雲,器范貞正,思懷經遠,爰初立志,素履有聞。脫巾來仕,清績仍著。燮務登朝,具瞻惟允。綢繆翊贊,義簡朕心,雖勤非負靮,而舊同論講。方騁遠塗,永毘庶政;奄致喪殞,傷悼於懷。宜加命秩,式備徽典。可追贈侍中、衛將軍,僕射、侯如故。並給鼓吹一部。」禮官請謚曰宣,敕賜謚文。有集三十卷。子孝才嗣,官至太子中舍人。

南史卷五十七
范雲字彥龍,南鄉舞陰人,晉平北將軍汪六世孫也。祖璩之,宋中書侍郎。雲六歲就其姑夫袁叔明讀毛詩,日誦九紙。陳郡殷琰名知人,候叔明見之,曰「公輔才也」。

雲性機警,有識具,善屬文,下筆輒成,時人每疑其宿構。父抗為郢府參軍,雲隨在郢。時吳興沉約、新野庾杲之與抗同府,見而友之。

廣告

起家郢州西曹書佐,轉法曹行參軍。俄而沉攸之舉兵圍郢城,抗時為府長流,入城固守,留家屬居外。云為軍人所得,攸之召與語,聲色甚厲。雲容貌不變,徐自陳說。攸之笑曰:「卿定可兒,且出就舍。」明旦又召雲令送書入城內,餉武陵王酒一石,犢一頭;餉長史柳世隆鱠魚二十頭,皆去其首。城內或欲誅雲,雲曰:「老母弱弟,懸命沉氏。若其違命,禍必及親。今日就戮,甘心如薺。」世隆素與雲善,乃免之。

后除員外散騎郎。齊建元初,竟陵王子良為會稽太守,云為府主簿。王未之知。后克日登秦望山,乃命雲。雲以山上有秦始皇刻石,此文三句一韻,人多作兩句讀之,並不得韻;又皆大篆,人多不識,乃夜取史記讀之令上口。明日登山,子良令賓僚讀之,皆茫然不識。末問雲,雲曰:「下官嘗讀史記,見此刻石文。」乃進讀之如流。子良大悅,因以為上賓。自是寵冠府朝。王為丹陽尹,復為主簿,深相親任。時進見齊高帝,會有獻白烏,帝問此何瑞,雲位卑最後答,曰:「臣聞王者敬宗廟則白烏至。」時謁廟始畢,帝曰:「卿言是也。感應之理,一至此乎。」

子良為南徐州、南兗州,雲並隨府遷,每陳朝政得失於子良。尋除尚書殿中郎。子良為雲求祿,齊武帝曰:「聞范雲諂事汝,政當流之。」子良對曰:「雲之事臣,動相箴諫,諫書存者百有餘紙。」帝索視之,言皆切至,咨嗟良久,曰:「不意范雲乃爾,方令弼汝。」

子良為司徒,又補記室。時巴東王子響在荊州,殺上佐,都下匈匈,人多異志。而豫章王嶷鎮東府,多還私邸,動移旬日。子良築第西郊,遊戲而已。而梁武帝時為南郡王文學,與雲俱為子良所禮。梁武勸子良還石頭,並言大司馬宜還東府,子良不納。梁武以告雲。時廷尉平王植為齊武帝所狎,雲謂植曰:「西夏不靜,人情甚惡,大司馬詎得久還私第?司徒亦宜鎮石頭。卿入既數,言之差易。」植因求雲作啟自呈之。俄而二王各鎮一城。

文惠太子嘗幸東田觀獲稻,雲時從。文惠顧雲曰:「此刈甚快。」雲曰:「三時之務,亦甚勤勞,願殿下知稼穡之艱難,無徇一朝之宴逸也。」文惠改容謝之。及出,侍中蕭緬先不相識,就車握雲手曰:「不謂今日復見讜言。」

永明十年使魏,魏使李彪宣命,至雲所,甚見稱美。彪為設甘蔗、黃甘、粽,隨盡復益。彪笑謂曰:「范散騎小復儉之,一盡不可復得。」使還,再遷零陵內史。初,零陵舊政,公田奉米之外,別雜調四千石。及雲至郡,止其半,百姓悅之。深為齊明帝所知,還除正員郎。

時高、武王侯並懼大禍,雲因帝召次曰:「昔太宰文宣王語臣,言嘗夢在一高山上,上有一深坑,見文惠太子先墜,次武帝,次文宣。望見僕射在室坐御床,備王者羽儀,不知此是何夢,卿慎勿向人道。」明帝流涕曰:「文宣此惠亦難負。」於是處昭胄兄弟異於余宗室。

雲之幸於子良,江祏求雲女婚姻,酒酣,巾箱中取翦刀與雲,曰:「且以為娉。」雲笑受之。至是祏貴,雲又因酣曰:「昔與將軍俱為黃鵠,今將軍化為鳳皇,荊布之室,理隔華盛。」因出翦刀還之,祏亦更姻他族。及祏敗,妻子流離,每相經理。

又為始興內史,舊郡界得亡奴婢,悉付作;部曲即貨去,買銀輸官。雲乃先聽百姓志之,若百日無主,依判送台。又郡相承後堂有雜工作,雲悉省還役,並為帝所賞。郡多豪猾大姓,二千石有不善者,輒共殺害,不則逐之。邊帶蠻俚,尤多盜賊,前內史皆以兵刃自衛。雲入境,撫以恩德,罷亭候,商賈露宿,郡中稱為神明。

遷廣州刺史、平越中郎將。至任,遣使祭孝子南海羅威唐頌、蒼梧丁密頓琦等墓。時江祏姨弟徐藝為曲江令,祏深以托雲。有譚儼者,縣之豪族,藝鞭之,儼以為恥,至都訴雲,雲坐征還下獄,會赦免。

初,梁武為司徒祭酒,與雲俱在竟陵王西邸,情好歡甚。永明末,梁武與兄懿卜居東郊之外,雲亦築室相依。梁武每至雲所,其妻常聞蹕聲。又嘗與梁武同宿顧暠之舍,暠之妻方產,有鬼在外曰:「此中有王有相。」雲起曰:「王當仰屬,相以見歸。」因是盡心推事。及帝起兵,將至都,雲雖無官,自以與帝素款,慮為昏主所疑,將求入城,先以車迎太原孫伯翳謀之。伯翳曰:「今天文顯於上,災變應於下,蕭征東以濟世雄武,挾天子而令諸侯,天時人事,寧俟多說。」雲曰:「此政會吾心,今羽翮未備,不得不就籠檻,希足下善聽之。」及入城,除國子博士,未拜,而東昏遇弒。侍中張稷使雲銜命至石頭,梁武恩待如舊,遂參贊謨謀,毗佐大業。仍拜黃門侍郎,與沉約同心翊贊。俄遷大司馬諮議參軍,領錄事。

梁台建,遷侍中。武帝時納齊東昏余妃,頗妨政事,雲嘗以為言,未之納。后與王茂同入卧內,雲又諫,王茂因起拜曰:「范雲言是,公必以天下為念,無宜留惜。」帝默然。雲便疏令以余氏賚茂,帝賢其意而許之。明日,賜雲、茂錢各百萬。及帝受禪,柴燎南郊,雲以侍中參乘。禮畢,帝升輦謂雲曰:「朕之今日,所謂懍乎若朽索之馭六馬。」雲對曰:「亦願陛下日慎一日。」帝善其言,即日遷散騎常侍、吏部尚書。以佐命功,封霄城縣侯。

雲以舊恩,超居佐命,盡誠翊亮,知無不為。帝亦推心仗之,所奏多允。雲本大武帝十三歲,嘗侍宴,帝謂臨川王宏、鄱陽王恢曰:「我與范尚書少親善,申四海之敬。今為天下主,此禮既革,汝宜代我呼范為兄。」二王下席拜,與雲同車還尚書下省,時人榮之。帝嘗與雲言及舊事,云:「朕司州還,在三橋宅,門生王道牽衣雲,『聞外述圖讖雲,齊祚不久,別應有王者。官應取富貴』。朕齋中坐讀書,內感其言而外跡不得無怪,欲呼人縛之,道叩頭求哀,乃不復敢言。今道為羽林監、文德主帥,知管鑰。」雲曰:「此乃天意令道發耳。」帝又云:「布衣時,嘗夢拜兩舊妾為六宮,有天下,此嫗已卒,所拜非復其人,恆以為恨。」

其年,雲以本官領太子中庶子。二年,遷尚書右僕射,猶領吏部。頃之,坐違詔用人,免吏部,猶為右僕射。

雲性篤睦,事寡嫂盡禮,家事必先諮而後行。好節尚奇,專趨人之急。少與領軍長史王畡善,雲起宅新成,移家始畢,畡亡於官舍,屍無所歸,雲以東廂給之。移屍自門入,躬自營唅,招復如禮,時人以為難。及居選官,任寄隆重,書牘盈案,賓客滿門,雲應答如流,無所壅滯,官曹文墨,發擿若神,時人咸服其明贍。性頗激厲,少威重,有所是非,形於造次,士或以此少之。初,云為郡號廉潔,及貴重,頗通饋遺;然家無蓄積,隨散之親友。

武帝九錫之出,雲忽中疾,居二日半,召醫徐文伯視之。文伯曰:「緩之一月乃復,欲速實時愈,政恐二年不復可救。」雲曰:「朝聞夕死,而況二年。」文伯乃下火而壯焉,重衣以覆之。有頃,汗流於背即起。二年果卒。帝為流涕,即日輿駕臨殯,詔贈侍中、衛將軍,禮官請謚曰宣,敕賜謚曰文。有集三十卷。子孝才嗣。

歷史評價/范雲[南朝齊、梁間詩人]編輯

姚察:「……至於范雲、沈約,參預締構,贊成帝業;加雲以機警明贍,濟務益時,約高才博洽,名亞遷、董,俱屬興運,蓋一代之英偉焉。」(《梁書》本傳論贊)[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