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瑪·伯格曼

標籤: 暫無標籤

55

更新時間: 2013-09-12

廣告

英格瑪·伯格曼(Ernst Ingmar Bergman,也譯作英瑪褒曼,1918年7月14日— 2007年7月30日),是一位瑞典電影導演。他在一個路德會傳教士的家庭出生,所拍攝的影片中著名的有《第七封印》、《野草莓》等。英格瑪·伯格曼在劇作、戲劇導演和電視等方面也有很高的成就。他被譽為近代電影史上最偉大、最具影響力的導演之一。

英格瑪·伯格曼 -概述
英格瑪·伯格曼英格瑪·伯格曼
瑞典的國寶級編導,20世紀電影大師之一。將電影藝術帶進深不可測的內心世界,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豐富的視覺意象、閃回和極端特寫等手法,展現心靈深處的憧憧幽影,以及人和上帝或人和死亡的關係。從50年代開始,作品接二連三榮獲國際大獎。1987年出版自傳。

伯格曼1918年7月14日出生於瑞典烏普薩拉一個具有濃厚宗教氣氛的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個虔誠的路德教徒,Bergman的童年並不自由,充斥了殘酷和壓抑,父親對他嚴厲的態度讓他在之後的創作之路上一直滲透淡淡的苦難。

1937年,伯格曼進入斯德哥爾摩大學攻讀文學和藝術史,莎士比亞和斯特林堡等著名戲劇作家的作品給了他最初的靈感和啟示,1944年,年僅26歲的他寫出人生第一個電影劇本《折磨》,劇本以校園生活為題材,糾纏了專制和壓迫,后50年代初,他的作品已經豐盛,《夏夜的微笑》、《第七封印》、《野草莓》、《魔術師》,一系列經典讓他迅速躋身世界名導行列。

伯格曼喜歡在電影中討論生活於靈魂,他開創了很多藝術表現手法,比如運用複雜的電影語言手段表達人物的內心世界,比如用室內心理劇的結構形式,在看似狹小的空間里展示人的內心無比廣闊的時空變幻。

雖然伯格曼的電影總是相關苦難,而在他的電影最後,往往透露出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1981年,他拍攝了電影《芬妮與亞歷山大》,這部陣容超級強大,記錄了他以往電影所有元素的電影,成為他電影人生的結尾,也為他的藝術傳記畫上完美句號。
英格瑪·伯格曼 -生平
英格瑪·伯格曼英格瑪·伯格曼
早年生涯

幼時伯格曼的父親經常用自行車帶著他去厄普蘭地區的鄉村教堂佈道。當他開始佈道后,小伯格曼就沉浸在教堂內部的象徵世界之中,壁畫、木刻生動而通俗地描繪了聖經故事。多年以後,伯格曼將其中一些早年記憶改造為一則名為《木刻畫》的舞台劇之中。後來又成了電影《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 Det的基本母題。其中有幾個場景直接來自這些聖像畫與宗教寓意畫,例如騎士與黑衣死神對弈、苦修者的自我鞭笞遊行、死亡之人在死神的率領下跳著輪舞翻過山崗……這些震撼人心的畫面是電影史上最偉大的創舉,然而,它們卻源於這位藝術家的童年記憶。

廣告

10歲時,伯格曼得到他最珍愛的玩具:一盞魔燈(有點像現在的投影機)和一套木偶劇場玩具,他熱衷於為木偶設計布景和道具,為他們寫劇本。這兩件玩具幾乎預言了他的人生——電影大師和戲劇大師。他的一生幾乎都沒有跳出對「魔燈」的熱情——在幻想和假設中尋找答案和安慰。他的最後一部電影《芬妮和亞歷山大》就表現了自己難忘的童年生活;伯格曼晚年的自傳名字也叫《魔燈》。

1918年7月14日出生於瑞典烏普薩拉,父親恩里克·伯格曼是位虔誠的路德教徒,曾長期擔任牧師,後來成為瑞典國王的宮廷牧師。母親是一位上層階級出身的小姐,任性而孤僻。父親對伯格曼的管束嚴厲到臻於殘忍的程度,伯格曼的童年生活籠罩著一種嚴峻、壓抑的氣氛,這一切對伯格曼後來的創作有著極為深刻的影響。

1937年,進入斯德哥爾摩大學攻讀文學和藝術史,閱讀了大量莎士比亞和斯特林堡等著名戲劇作家的作品。同時經常出沒於學校的學生業餘劇團,編寫劇本、導演戲劇、飾演角色。大學畢業后在哥德堡、赫爾辛堡、斯德哥爾摩皇家劇院擔任過戲劇導演。 

廣告

40年代的創作

1944年,寫出了第一個電影劇本《折磨》(HETS,1944),尖銳地抨擊了瑞典的學校教育制度對學生的粗暴、專制和殘酷壓迫,由 Alf Sjoberg 拍成影片。

1946年,執導了他的第一部影片《危機》(Kris,1946)。(1948)、《渴》和《監獄》(Fangelse,1949)等片。

中期創作

50年代初,在電影藝術上開始逐漸成熟起來。

50年代中後期,隨著《夏夜的微笑》、《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 Det,1957)、《野草莓》(Smultronstallet,1957)、《面孔》(Ansiktet,1958)等影片的拍攝完成,伯格曼躋身於世界著名導演的行列。六七十年代,大多數作品都是在用攝影機窺視人的靈魂,如「沉默三部曲」,即《猶在鏡中》(1961)、《冬日之光》(1962)和《沉默》(1963),以及《假面》(1966)、《恥辱》(1968)、《呼喊與細語》(1972)等等。這些影片排除了戲劇衝突、故事敘事,以隱喻、象徵的手法探討現代西方社會中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困難和生命的孤獨痛苦。這一時期,多採用室內心理劇的結構形式,在看似狹小的空間里展示人的內心無比廣闊的時空變幻。

廣告

成熟期的創作

1977年拍攝了反法西斯影片《蛇蛋》(The Serpent's Egg,1977)。

1978年拍攝了他的最舞台化的影片《秋天奏鳴曲》(Hostsonaten,1978),描寫事業與家庭的矛盾、母親與女兒之間的隔膜,以及她們之間又愛又恨的相互關係。影片由 Ingrid Bergman 主演。

1982年,伯格曼著手拍攝他自稱為「最後一部影片」《芳妮和亞歷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1982)。這是他人物最多、情節最複雜、規模最大、視野最廣闊、拍攝費用最昂貴、放映時間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影片。這部影片有六十個有台詞的角色,一千二百個群眾演員,是一部把喜劇、悲劇、滑稽劇和恐怖片熔於一爐的家庭紀事。伯格曼過去影片中的主題和人物,以及一切他所迷戀的事物都重複出現在這部影片里,他自稱這部影片是他「作為導演一生的總結」,是「一曲熱愛生活的輕鬆的讚美詩」。

廣告

80年代退休

自1983年完成《芬尼和亞歷山大》之後宣布不再拍片,但實際上,他通過自己的劇本仍在對瑞典電影產生著決定性的影響。

1992年,著名丹麥-瑞典導演比爾·奧古斯特執導了伯格曼編劇的影片《最美好的願望》(Goda viljan, Den,1992)。這部描寫伯格曼父母感情生活的電影在當年戛納電影節上榮獲了金棕櫚獎和最佳女演員獎。同年,伯格曼的兒子丹尼爾·伯格曼也把父親的小說《星期天的孩子》(Sondagsbarn,1992)搬上了銀幕。

1996年,伯格曼的另一個劇本《私人的談話》(Enskilda samtal,1996)又被與他長期合作的女演員、導演麗芙·烏爾曼拍成了電視劇。

2003年,為瑞典國家電視台製作的電視電影《薩拉邦德》(saraband,2003),這是自《芬尼與亞歷山大》以後20多年來惟一在電影院里與觀眾見面的伯格曼長片。影片在法國著名女演員讓娜·莫羅的建議下,參加了昂熱首映電影節組織策劃的瑞典電影大師觀摩展。

廣告

英格瑪·伯格曼 -舞台生涯

伯格曼很早就開始了他舞台劇導演的生涯。在他早期執導過的舞台劇中,有斯特林堡的《幸運兒佩爾的旅程》以及莎士比亞的《麥克白》。

1944年,伯格曼離開大學,在哈爾斯林堡城市劇院成為一名職業導演。劇院正處於藝術與經濟的雙重倒閉的邊緣,但是在兩年時間裡,伯格曼就將它轉變成為一所非常成功的劇院。此後,他轉移到了歌德堡城市劇院,1952年,他開始了在馬爾莫城市劇院長達6年的導演生涯,在那裡創造了一個輝煌的「伯格曼時代」。以其精湛的室內劇演出及其從《浮士德》到《風流寡婦》的高度平衡的保留劇目而名聲大噪。馬爾莫劇院的許多演員後來都成了伯格曼電影的最受歡迎的詮釋者:哈麗葉·安德森(Harriet Andersson)、碧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英格麗·圖林(Ingrid Thulin),以及麥克斯·馮·席多(Max von Sydow)。

廣告

伯格曼的舞台劇導演生涯在1963-1966的三年中達到了頂點,那時,他是瑞典國家劇院,斯德哥爾摩皇家戲劇院院長。從1938年到1966年的27年中,一共執導了大約75部戲,還有大量電視劇與廣播劇(不算1946年起執導第一部電影以來的大量電影作品)。他所執導的作品包括了莫里哀、歌德、易伯生、斯特林堡、契訶夫、皮蘭德婁、布萊希特、加繆、阿諾爾、田納西·威廉斯,以及愛德華·阿爾比等。

1966年,伯格曼辭去皇家劇院院長之職,理由之一是想更多地投入到電影創作中來。因為他在電影領域的成就,比起他對戲劇的貢獻來,還要大得多。伯格曼作為一個劇作家與戲劇導演的名聲,主要限於瑞典本國,可是,他的電影,幾乎從一開始就獲得了國際聲望,並且一下子擠身世界一流電影導演行列。

英格瑪·伯格曼 -愛情史
麗芙·烏曼(Liv Ullmann)是挪威人,出生於二戰前夕(1939年12月16日)的日本,父親和祖父先後在戰爭中死去,她的童年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恐懼和悲傷,也養成了她在封閉的浴室里尋求安寧的習慣。

一九六五年夏天,法羅島。英格瑪·伯格曼(Ingmar Bergman),四十七歲,麗芙·烏曼(Liv Ullmann),二十七歲。他們在島上拍攝《假面》(Persona),公認的伯格曼的最神秘的電影。當時麗芙·烏曼是個已婚女人,丈夫是個精神病醫生。英格瑪·伯格曼則結過四次婚,有七個子女。從一開始,《假面》的另一個女主角,比比·安德森(Bibi Andersson)就試圖告訴麗芙:遠離這個男人。十年前的夏天,她和麗芙一樣,曾經墮入伯格曼的情網。

英格瑪·伯格曼曾經說過:我們從來沒有在法律上結過婚,但我在遠離塵埃的法羅島上造那 座房子,是打算和麗芙永遠廝守的。其時,我甚至忘了問麗芙願不願意,我後來也沒有問過她。1977年,麗芙出版她的自傳《變》(Changing),我才了解了一些她當時的想法。當年,她應特魯爾(Jan Troell)之邀去主演《移民》(The Emigrants),從此再沒有回來。

英格瑪·伯格曼與麗芙·烏曼一起在島上生活了五年。她逐漸發現他任性又自負,他也容易害怕,他年紀大了,他的頭髮稀疏了,不過,所有這些都不能減弱她對他的尊敬。她知道這就是愛情。

我們一起在島上生活了五年。逐漸的,我發現他任性又自負,他也容易害怕,他年紀大了,他的頭髮稀疏了,不過,所有這些都不能減弱我對他的尊敬。我知道這就是愛情。

分手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他們誰也沒有去說破它,大家都假裝麗芙不過到挪威旅行一趟。她收拾了自己的衣服,但沒有收拾琳的衣服,那樣做太明顯,太像分手了。然後,她離開了法羅島。

他需要一個更從容和更包容的女人。他們分手后不久,麗芙·烏曼又應邀出演他的《喊叫與耳語》(Cries and Whispers,1972),在攝製組,伯格曼很快便和另一個女演員英格莉·馮·羅森(Ingrid von Rosen)墮入愛河。英格莉成了伯格曼的第五任妻子。麗芙·烏曼的女兒琳很喜歡英格莉,她喜歡去法羅島和伯格曼、英格莉一起過暑假。

麗芙離開法羅島后,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上有一半的記者在問:他們怎麼了?當事人一聲不吭,報界只好幾十年如一日地從我們繼續合作的片子里尋仇覓恨:1972年的《喊叫和耳語》,1973的《婚姻場景》(Scenes from a Marriage),1976年的《面對面》(Face to Face),1978年的《秋天奏鳴曲》(Autumn Sonata),直到最近由烏曼導演的《背棄》(Faithless,2000)。

英格瑪·伯格曼承認,烏曼一直是他最喜歡的演員。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充滿情感,洋溢著凄楚又平常的人世感。評論界經常責罵英格瑪·伯格曼的電影冷澀難懂,但沒有人罵烏曼迷離,她是人世里的女人,是妻子,是母親。即使她歇斯底里地呼叫,觀眾還是喜歡她。

 戲劇生涯(30年代——60年代)

1937年,伯格曼進入了斯德哥爾摩大學攻讀文學和藝術史,他閱讀了大量莎士比亞和斯特林堡等著名戲劇作家的作品。同時,他經常出沒於學校的學生業餘劇團,編寫劇本,導演戲劇,飾演角色。

1944年,伯格曼離開大學,在哈爾斯林堡城市劇院(Halsingberg City Theater)成為一名職業導演。劇院正處於藝術與經濟的雙重倒閉的邊緣,但是在兩年時間裡,伯格曼就將它轉變成為一所非常成功的劇院。此後,他轉移到了歌德堡城市劇院(Gothenburg City Theater),在那裡,他的影響同樣深厚。

1952年,他開始了在馬爾莫城市劇院(Malmo City Theater)長達6年的導演生涯。那是現代歐洲最著名的劇院之一,他在那裡創造了一個輝煌的「伯格曼時代」。以其精湛的室內劇演出及其從《浮士德》到《風流寡婦》的高度平衡的保留劇目而名聲大噪。馬爾莫劇院的許多演員後來都成了伯格曼電影的最受歡迎的詮釋者

1963——1966年,他成為瑞典皇家大戲院的院長,後來因為要專心創作而辭去此職務。

1985年,伯格曼重返舞台,導演了一些經典劇目。

導演生涯(40年代——21世紀)

電影的起步:40年代

1944年他寫出了第一個電影劇本《苦悶》Hets(Alf Sjoberg導演)。

1945年獨立執導了第一部影片《危機》Crisis。此後又接連執導了幾部影片。

1948年《黑暗中的音樂》Musik i m?rker 獲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提名

成熟:50年代,躋身於世界著名導演的行列

英格瑪·伯格曼英格瑪·伯格曼
1953年《不良少女莫妮卡》Sommaren med Monika

1955年《夏夜的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 是伯格曼拍攝的為數不多的古裝影片之一。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提名、最終贏得Best Poetic Humor Award。伯格曼惟一一部帶有輕喜劇風格、有著圓滿結局的影片。這個時期的伯格曼,還沒有來得及把自己變成一位哲學家、神秘主義者和所謂的現代派敘事大師。

1957年《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 Det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提名、最終贏得評委會特別獎Jury Special Prize。

1957年《野草莓》Smultronst?llet 獲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奧斯卡最佳編劇獎提名;贏得威尼斯電影節義大利影評認獎Italian Film Critics Award。大師地位開始被確立。

1958年《生命的邊緣》N?ra livet 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提名、最終贏得最佳導演獎

1958年《魔術師》Ansiktet獲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提名、最終贏得評委會特別獎Special Jury Prize

靈魂的世界:60-70年代

伯格曼電影在60年代發生了質的變化,他這個階段的影片注重人物的心理,熱衷於探討靈魂問題;故事的視點更加散漫,靠情緒、視覺、直覺,較之以前遠離了線性敘事。他排除了戲劇衝突、故事敘事,以隱喻、象徵的手法探討現代西方社會中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困難和生命的孤獨痛苦。這一時期,伯格曼多採用室內心理劇的結構形式,在看似狹小的空間里展示人的內心無比廣闊的時空變幻。

1960年《處女泉》Jungfruk?llan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提名、最終贏得Special Mention;贏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1961年《猶在鏡中》S?som i en spegel 獲獲柏林電影節金熊獎提名、最終贏得OCIC Award;奧斯卡最佳編劇獎提名,贏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1962年《冬日之光》Nattvardsg?sterna 。這時他已經和男演員約瑟夫森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合作關係。這一直是伯格曼的一個特點,他總是和相熟的演員、攝影師共同工作。約瑟夫森後來回憶說,那時的伯格曼是一個孤僻的人,人們都不怎麼和他說話,但是人們都能意識到他是一個不平凡的人。
《猶在鏡中》與《冬日之光》(1962)和《沉默》(1963),合稱為「沉默三部曲」。

1971年伯格曼贏得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1972年《呼喊與細語》Viskningar och rop 贏得戛納電影節技術大獎Technical Grand Prize;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最佳編劇獎提名。爭議最多的影片之一。

1976年《面對面》Ansikte mot ansikte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提名

1977年伯格曼拍攝了反法西斯影片《蛇蛋》The Serpent's Egg

1978年《秋天奏鳴曲》H?stsonaten 獲奧斯卡最佳編劇獎提名;描寫事業與家庭的矛盾、母親與女兒之間的隔膜,以及她們之間又愛又恨的相互關係,由英格麗·褒曼主演。

80年代以後:

1978年,伯格曼的創作被打斷,關於伯格曼漏稅的新聞鋪天蓋地佔據了瑞典各種報紙的重要版面。伯格曼因此離開了瑞典。這是伯格曼生命中頗為尷尬的一段,一個具有國際聲譽的電影人卻失去了自己的祖國。5年之後,伯格曼終於回到祖國來完成他的告別之作,這就是《芬妮和亞歷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1982年《芬妮和亞歷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獎提名,贏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贏得威尼斯電影節FIPRESCI Prize。1982年,宣布退出影壇。

1997年伯格曼贏得戛納電影節Palm of the Palms獎

1998年伯格曼因終身成就贏得戛納電影節Prize of the Ecumenical Jury獎

2002年的秋天,84歲的伯格曼破例出山,創作了120分鐘的電視電影《薩拉邦德》。

英格瑪·伯格曼 -成就與評價

英格瑪·伯格曼,自50年代登上影壇以來,以簡約的影像風格、沉鬱的理性精神和對生與死、靈與肉、精神與存在等一系列問題的探索,成為世界影壇上為數不多的將電影納入嚴肅哲學話題的人物之一。他導演過62部電影,多數自行編劇,也導演超過170場的戲劇。他所喜愛合作的國際知名演員有麗芙·烏爾曼(Liv Ullmann)與馬克斯·馮·賽多(Max von Sydow)。他大部分的電影都取景自故鄉瑞典,主題多是冷酷的,處理痛苦與瘋狂。

伯格曼所奠定的瑞典電影的理性精神和60年代瑞典新電影的寫實風格殊途同歸,並且極大影響了法國新浪潮電影。
他一生獲得了無數的獎項,1975年伯格曼因執導戲劇的傑出成就,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

伍迪·艾倫Woody Allen在伯格曼逝世時說:「因為我多年來對他的狂熱讚美,當他去世的時候,許多報紙雜誌約我做訪談。似乎除了再一次稱頌他的偉大,我還能給這個噩耗帶來什麼價值。他們問,Bergman是如何影響你的?我說,他沒有影響我,他是一個天才,而我不是。天才是無法學習的,否則其魔術就能延續了。

英格瑪·伯格曼 -作品分析

題材

英格瑪·伯格曼伯格曼與友人
他的電影作品通常在處理失敗、孤獨與信仰的存在問題,他的電影作品也傾向直接表現而非明顯的形式化。博格曼最知名電影中的其中一部作品《假面》(Persona),就是在博格曼作品中 同時包含存在主義與前衛風格的傑出作品。

雖然他電影作品中討論的議題是理智的,性慾的處理在他大部分的電影作品中依然十分的明顯突出,不管是中世紀的瘟疫(如《第七封印》(Det Sjunde inseglet)),或是20世紀初期烏普薩拉的上層階級家庭生活(如《芬妮和亞歷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或是當代的社會異化(alienation)問題(如《沉默》(Tystnaden))等等皆是如此。他電影作品中的女性角色通常比男性角色碰觸到更多的性議題,而且她們並不害怕去公開表示這樣的議題,有時候會用非常驚人明顯的方式公開(如《呼喊與細語》(Viskningar och rop)),這樣的形式也建立了伯格曼電影作品的風格。1960年時代雜誌將他選入封面人物,他則在封面故事中稱自己這樣的風格為「影像的魔術師」(the conjurer)。在花花公子雜誌1964年的專訪中,他說到:「……性愛的表現形式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我一點都不想只拍純粹理智的電影。我希望觀眾們可以去感受,去感覺我的電影作品。這個對我來說比起他們去理解我的電影作品來的更為重要許多。」伯格曼說,電影是他索求無度的情婦。而一些在他電影作品中主演的女演員後來也變成他真實生活中的與電影創作上雙重的情婦。

愛情─瘋狂的、挫敗的、不明說的、厭惡的─是他許多電影作品的討論主旨,這樣的風格也許是從《冬之光》(Nattvardsg?sterna)開始的。他說,在這些電影作品中,他「將牧師所缺乏的信仰與他之前情婦的競爭作對比,將她的怨恨帶點宗教色彩,去幫助他透過凡人的愛情去了解精神心靈上的辯解。」

主題

英格瑪·伯格曼英格瑪·伯格曼
童年記憶

童年的不安全感導致了他通過電影來驅除心理陰影;伯格曼曾說「拍電影就是躍入自己童年的深淵」,他的童年成為創作時自己無意識的寶庫。在伯格曼電影中,兒童總是生活在一個受折磨的天真世界中。同年主題貫穿了伯格曼的大部分作品。

宗教主題

「我的一生一直在跟上帝的關係問題作鬥爭。」伯格曼的電影傾向於忽略社會問題,他的基本心態是存在主義和宗教懷疑論。伯格曼既懷疑上帝的存在,也不願否認上帝的存在,這種矛盾表現在電影力就成了痛苦的追問,永遠沒有答案。

性與愛

伯格曼電影大膽地討論和表現性愛問題,但性愛只是隱喻,它的作用有兩個,1、揭示人類對愛與交往的內在渴望;2、性是生命力和創造力的象徵。

風格特徵

戲劇感

他的作品有明顯的舞台劇特徵;伯格曼對自己的藝術歷程有一句形象的描述———「戲劇是妻子,電影是艷遇」,在成為電影導演之前,他曾在戲劇舞台上創造過輝煌的「伯格曼時代」,而到了70年代後期,他又越來越憎恨商業對電影的「敗壞」,終於在80年代初宣布息影又回歸了戲劇,儘管他在電影界的影響超過了戲劇界,但在他心目中,電影無法取代戲劇的地位,在法羅島安度晚年時他一直很高興自己的事業是以戲劇為終點,碰到人們景仰他的電影作品時,他會很不屑地表示:「不要跟我談電影,我看自己的作品都覺得很可笑!」

夢與現實

夢和現實的交織構成他作品的一貫風格。

愛的匱乏

在伯格曼看來,愛是唯一能夠拯救人類的力量,但是愛的匱乏是人類在文明過程中付出的代價。溝通帶來誤解、交流遭遇嘲笑、語言編製謊言、責任產生虛偽……他的作品種往往都有一個殘疾角色或垂死的人,這些眼前的殘疾和即刻的垂危,都是人們內心疾病的外現,人們喪失了愛和被愛的能力,失去了信仰和方向。

音樂

伯格曼還擅長在電影中用音樂傳達駁雜的思想,他最喜歡巴赫的音樂,簡潔而嚴整、單純而又蒼茫,能夠傳達出很多無法言說的思想。他甚至曾考慮放下手頭的工作去專門研究巴赫音樂。

拍攝技巧

成為一個導演,伯格曼擁有優秀的洞察力與才華,並願意與演員互不侵犯的相處。伯格曼認為自己必須在他們身上負非常大的責任,將他們視為心理上時常受傷的合作者。他說導演必須要對演員坦承並支持,使得他們可以在他們的表演工作上表現到最好。博格曼鼓勵青年導演不要執導任何沒有「意念」(message)的電影作品,而是要等待「意念」的出現之後才執導,總有一天就可以承認他自己不是每次都能確定他電影作品中「意念」的呈現。

伯格曼通常自己寫他電影作品的劇本,在真正下筆書寫之前會構思數個月甚至數年,他認為下筆的這段時間是稍微有點冗長且乏味的。他早期的電影作品結構非常的精密嚴謹,這些劇本都是來自於他自己撰寫或是與其它作者合作寫成的。博格曼敘述他晚期的電影作品說,當重大場合時,他的演員會希望作一些跟他原本所期待不一樣的表現,他會讓他們自由發揮;而如果限制他們的發揮,這樣的結果往往都是一場災難。隨著他的電影生涯的進展,博格曼增加讓他的演員們即興演出(improvisation)他們的對白。在他最後幾部電影作品中,他只寫下關於某個場景的意念訊息,而允許他的演員們決定確實的對白。

當觀看日誌時,伯格曼非常著重批判而非情感的重要性,他說他不會問自己這部作品是好還是壞,而是問自己這部作品已經足夠了,還是還需要重拍。

英格瑪·伯格曼 -作品列表

1946年 《危機》 (Kris)

1946年 《雨中情》 (Det regnar p? v?r k?rlek)

1947年 《慾望島》 又名《開往印度之船》(Skepp till India land)

1948年 《黑暗中的音樂》 (Musik i m?rker)

1948年 《港口的呼喚》(Hamnstad)

1949年 《監獄》 (F?ngelse)

1949年 《三個陌生的情人》(T?rst)

1950年 《歡樂》 (Till gl?dje)

1950年 (S?nt h?nder inte h?r)

1951年 《夏日插曲》 (Sommarlek)

1952年 《女人們的期待》 (Kvinnors v?ntan)

1953年 《不良少女莫妮卡》 (Sommaren med Monika)

1953年 《小丑之夜》(Gycklarnas afton)

1954年 《戀愛課程》 (En Lektion i k?rlek)

1955年 《夢》(Kvinnodr?m)

1955年 《夏夜的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

1957年 (Bakomfilm smultronst?llet)

1957年 《第七封印》 (Det Sjunde inseglet)

1957年 《野草莓》(Smultronst?llet)

1958年 《生命的邊緣》 (N?ra livet)

1958年 《魔術師》(Ansiktet)

1960年 《處女泉》 (Jungfruk?llan)

1960年 《魔鬼的眼睛》 (Dj?vulens ?ga)

1961年 《穿過黑暗的玻璃》 (S?som i en spegel)

1962年 《冬之光》 (Nattvardsg?sterna)

1963年 《沉默》(Tystnaden)

1964年 《這些女人》 (F?r att inte tala om alla dessa kvinnor)

1966年 《假面》 (Persona)

1967年 (Stimulantia)

1968年 《狼之時刻》 (Vargtimmen)

1968年 《羞恥》 (Skammen)

1969年 《安娜的情慾》 (En Passion)

1971年 《接觸》 (Ber?ringen)

1972年 《呼喊與細語》 (Viskningar och rop)

1973年 《婚姻生活》 (Scener ur ett ?ktenskap)

1976年 《面對面》 (Ansikte mot ansikte)

1977年 《蛇蛋》 (The Serpent's Egg )

1978年 《秋日奏鳴曲》 (H?stsonaten)

1980年 《傀儡生命》(Aus dem Leben der Marionetten)

1982年 《芬妮和亞歷山大》 (Fanny och Alexander)

1984年 (Karins ansikte)

英格瑪·伯格曼 -榮譽

1955年,《夏夜的微笑》(Sommarnattens leende),戛納電影節特別獎

1957年,《第七封印》(Sjunde inseglet, Det),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1958年,《野草莓》(Smultronstallet),西柏林電影節最佳影片

1959年,《面孔》(Ansiktet),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大獎

1960年,《處女之泉》(Jungfrukallan),戛納電影節國際影評家聯盟特別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1962年,《猶在鏡中》(Sasom i en spegel),西柏林電影節天主教電影獎、紐約影評家協會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1972年,《呼喊與細語》(Viskningar och rop),紐約影評家協會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1977年,《面面相覷》(Ansikte mot ansikte),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

1982年,《芬妮和亞歷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英格瑪·伯格曼 -個人言論

評價奧遜·威爾斯

對於我來說,他的存在就是個玩笑。我從來不覺得威爾斯能配得上演員這項職業,我覺得他的表演既空虛又無趣。《公民凱恩》只是一部浪得虛名的無聊電影,主要就是因為表演方面毫無價值。在好萊塢對於演員有兩個評價標準:演技和人品,不可否認他人品還不錯,但是他的表演太差勁。

評價戈達爾

我從他的電影里看不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他們都是那種讓人思維混亂,假正經並且死氣沉沉的電影。他的那部叫《男性女性》的狗屁電影是最沒趣的一部,虧得還有那麼大的名氣。

評價安東尼奧尼

他只有兩部傑作———看了這兩部之後,你就不用看他的其他作品了。一部是我反覆欣賞過很多次的《放大》;另一部是《夜》,雖然這部電影好就好在女主演讓娜·莫羅的精彩表演上。我還看過他的另一部電影《呼喊》,但是讓我失望的是這部電影完全沒有前兩部的水平,非常平庸。安東尼奧尼只會集中在一個畫面上拍攝,他從來沒有意識到電影應該是許多畫面的有節律的流動。

評價好萊塢導演

在世的導演中我覺得比較好的是史蒂文·斯皮爾伯格、馬丁·斯科西斯以及科波拉。他們都是那種言之有物的導演,而且充滿了激情。他們幾個都有著現實主義的態度,而且拍攝的電影一直在進步。史蒂文·索德伯格的《毒品網路》也很贊。另外兩個我覺得不錯的美國電影是《美國美人》和《木蘭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