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文徵明書

標籤: 暫無標籤

16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與文徵明書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與文徵明書
創作年代:明代
作者:唐寅
文學體裁:散文
與文徵明書 -作品原文

寅白征明君卿[1]:竊嘗聽之,累吁可以當泣[2],痛言可以譬哀[3]。故姜氏嘆於室,而堅城為之隳堞[4];荊軻議於朝,而壯士為之徵劍[5]。良以情之所感,木石動容;而事之所激,生有不顧也。昔每論此,廢書而嘆;不意今者,事集於仆。哀哉哀哉!此亦命矣!俯首自分,死喪無日,括囊泣血[6],群於鳥獸。而吾卿猶以英雄期仆,忘其罪累,殷勤教督,罄竭懷素[7]。缺然不報,是馬遷之志,不達於任侯[8];少卿之心,不信於蘇季也[9]。
計僕少年,居身屠酤[10],鼓刀滌血。獲奉吾卿周旋。頡頏婆娑[11],皆欲以功名命世。不幸多故,哀亂相尋,父母妻子,躡踵而沒[12],喪車屢駕,黃口嗷嗷[13],加仆之跌宕無羈,不問生產,何有何亡,付之談笑。鳴琴在室,坐客常滿,而亦能慷慨然諾,周人之急[14]。嘗自謂布衣之俠,私甚厚魯連先生與朱家二人[15],為其言足以抗世,而惠足以庇人,願賚門下一卒,而悼世之不嘗此士也。
  蕪穢日識,門戶衰廢,柴車索帶,遂及藍縷。猶幸藉朋友之資,鄉曲之譽,公卿吹噓,援枯就生,起骨加肉,蝟以微名,冒東南文士之上。方斯時也,薦紳交遊[16],舉手相慶,將謂仆濫文筆之縱橫,執談論之戶轍。岐舌而贊,並口而稱。牆高基下,遂為禍的。側目在旁,而仆不知;從容晏笑,已在虎口。庭無繁桑,貝錦百匹[17];讒舌萬丈,飛章交加[18]。至於天子震赫,召捕詔獄。身貴三木[19],卒吏如虎,舉頭搶地[20],洟泗橫集[21],而後崑山焚如,玉石皆毀[22];下流難處,眾惡所歸[23]。繢絲成網羅[24],狼眾乃食人,馬氂切白玉[25],三言變慈母[26]。海內遂以寅為不齒之士,握拳張膽,若赴仇敵。知與不知,畢指而唾,辱亦甚矣!整冠李下[27],掇 墨甑中[28],仆雖聾盲,亦知罪也。當衡者哀憐其窮,點檢舊章,責為部郵[29]。將使積勞補過,循資干祿。而蘧篨戚施[30]。俯仰異態;士也可殺,不能再辱。
嗟乎吾卿!仆幸同心於執事者,於茲十五年矣!錦帶縣髦[31],迨於今日,瀝膽濯肝,明何嘗負朋友?幽何嘗畏鬼神?茲所經由,慘毒萬狀。眉目改觀,愧色滿面。衣焦不可伸,履缺不可納;僮奴據案;夫妻反目;舊有獰狗[32],當戶而噬。反視室中,甂甌破缺[33];衣履之外,靡有長物[34]。西風鳴枯,蕭然羈客;嗟嗟咄咄,計無所出。將春掇桑椹,秋有橡實,余者不迨,則寄口浮屠[35],日願一餐,蓋不謀其夕也。
呈欷乎哉!如此而不自引決,抱石就木者,良自怨恨。盤骨柔脆,不能挽強執銳,攬荊吳之士,劍客大俠,獨當一隊,這國家死命,使功勞可以紀錄。乃徒以區區研摩刻削之材[36],而欲周濟世間,又遭不幸,原田無歲[37],禍與命期,抱毀負謗,罪大罰小,不勝其賀矣!竊窺古人,墨翟拘囚,乃有薄喪[38];孫子失足,爰著兵法[39];馬遷腐戮,《史記》百篇[40];賈生流放,文詞卓落[41]。不自揆測[42],願麗其後[43],以合孔氏不以人廢言之志[44]。亦將檃括舊聞[45],總疏百氏[46],敘述十經[47],翱翔蘊奧[48],以成一家之言。傳之好事,托之高山,沒身而後,有甘鮑魚之腥而忘其臭者[49],傳育其言,探察其心,必將為之撫缶命酒,擊節而歌嗚嗚也[50]。嗟哉吾卿!男子闔棺事始定,視吾舌存否也[51]?仆素佚俠,不能及德,欲振謀策操低昂[52],功且廢矣。若不託筆札以自見,將何成哉?辟若蜉蝣,衣裳楚楚[53],身雖不久,為人所憐。仆一日得完首領,就柏下見先君子[54],使後世亦知有唐生者。歲月不久,人命飛霜,何能自戮塵中,屈身低眉,以竊衣食,使朋友謂仆何使?後世謂唐生何素?自輕富貴猶飛毛,今而若此,是不信於朋友也。寒暑代遷,裘葛可繼,飽則夷猶[55],飢乃乞食,豈不偉哉?黃鵠舉矣[56],驊騮奮矣[57]!吾卿豈憂戀棧豆嚇腐鼠邪[58]?
此外無他談,但吾弟弱不任門戶,傍無伯叔,衣食空絕,必為流莩[59]。仆素論交者,皆負節義。幸捐狗馬餘食,使不絕唐氏之祀。則區區之懷,安矣樂矣,尚復何哉!唯吾卿察之。
與文徵明書 -作品註釋

  [1]征明:文徵明,見該書作者介紹。君卿:對對方的敬稱。[2]可以當泣:古樂府《悲歌》:「悲歌可以當泣」。[3]譬:明曉。[4]「故姜氏」二句:用孟姜女哭長城故事。堞:城牆上像齒狀的矮牆。[5]「荊軻」句:用荊軻為燕太子丹刺秦王故事。征劍,指燕太子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趙人徐夫人之匕首。見《史記.刺客列傳》。[6]括囊:原指束閉口袋。因喻閉口不言。[7]懷素:胸懷本素。[8]「是馬遷」二句:指司馬遷《報任安書》。書中告訴任安自己隱忍苟活是為了完成《史記》。[9]「少卿之心」二句:指傳為李陵(字少卿)《答蘇武書》。書中述說了自己暫降匈奴的原因。[10]屠酤:屠戶和賣酒者。[11]頡頏(xié háng):鳥飛上下的樣子。婆娑:盤旋。[12]躡踵:踩著腳後跟,意謂相接。[13]黃口:幼兒。嗷嗷:嘈雜聲。[14]周:同「賙」,救濟。[15]魯連:魯仲連,戰國時齊人。常為人排難解紛而不受報酬。朱家:秦漢之際的遊俠,魯人,以任俠得名。[16]薦紳:同「縉紳」。[17]貝錦:編成貝形花紋的錦鍛。《詩.小雅.巷伯》:「萋兮斐兮,成是貝錦。彼譖人者,亦已大甚。」箋:「喻讒人集作己過以成於罪,猶女工之集采色以成錦文。「后就以貝錦喻故意編造的讒言。[18]飛章:急報的奏章。[19]三木:加在犯人頸、手、足上的刑具。[20]搶地:觸地。也作「槍地「。司馬遷《報任安書》:」見獄吏則頭槍地。「[21]洟(yí)泗:鼻涕。[22]「而後」二句:《尚書.胤征》:「火炎昆岡,玉石俱焚。」[23]「下流」二句:《論語子張》:「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當焉。」[24]繢(huì):通「繪」,繪畫。[25]馬氂(máo):馬尾。《淮南子.說山》:「執而不釋,馬氂截玉。」[26]三言變慈母:用曾參殺人故事。《戰國策.秦策》二載:有與曾參同姓名者殺人,人告曾母,曾母曰:「吾子不殺人。」織自若。頃之又有人告,其母尚織自若。後有一人又告之,其母懼,投杼逾牆而走。[27]整冠李下:樂府《君子行》:「瓜田不納履,李不下正冠。」[28]掇:拾取。甑(zèng):瓦制的煮器。[29]部郵:猶「部傳」,州郡屬吏。[30]蘧篨(qú chú):戚施:喻謅諛獻媚的人。《詩經.新台》:「燕婉之求,蘧篨不鮮,……燕婉之求,得此戚施。」蘧,同「籧」。[31]錦帶縣髦:指當官。[32]獰狗:兇猛的狗。[33]甂(biān)甌:瓦器。[34]長物:多餘的物件。[35]浮屠:佛寺。[36]研摩:研究揣摩。刻削:雕刻。這裡指書寫。[37]原田:平原上的田地。無歲:沒有收成。[38]「墨翟」二名:墨翟,即墨子,墨家學派創始人。他曾被囚於宋。今《墨子》中有《書葬》篇。[39]「孫子」二句:孫子,即孫臏。他與龐涓同學兵法於鬼谷子,后龐涓忌妒孫臏才能,加以陷害,斷去了他的雙足。孫臏逃到齊國,做了軍師,破殺龐涓。著有《孫臏兵法》。[40]「馬遷」二句:史學家司馬遷為李陵事遭腐刑(宮刑),忍辱完成了名著《史記》。[41]「賈生」二句:賈生,指漢代作家賈宜。漢文帝時任太中大夫,對國事多所建議,遭當政大臣周勃等的反對,被貶為長沙王太傅,遂寫了《吊屈原賦》等名文以抒憤。[42]揆測:測度,估量。[43]麗:附著。[44]「以合」句:語見《論語.衛靈公》孔子語。[45]檃(yǐn)括:把原有的文章就其內容、情節加以剪裁或修改。[46]百氏:指諸子百家。[47]十經:指儒家的經書。[48]蘊奧:深奧的道理。 [49]鮑魚:氣味腥臭的鹹魚。[50]「必將」二句:李斯《諫逐客書》:「夫擊瓮叩缶彈箏搏髀,而歌呼嗚嗚快耳目者,真秦之聲也。」[51]視吾舌存否:《史記.張儀列傳》:楚相疑張儀盜璧,「掠笞數百,不服,釋之。其妻曰:『嘻!子毋讀書遊說,安得此辱乎?』張儀謂其妻曰:『視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舌在也。』儀曰:『足矣。』」[52]低昂:高低起伏。[53]:「辟若」二句:辟。同「譬」。《詩經.曹風.蜉蝣》:「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蜉蝣是一種小飛蟲,壽命極短,朝生暮死。[54]柏下:猶言墓下。因墓上種柏。故以柏代墓。[55]夷猶:謂從容不迫。[56]黃鵠:形似鶴,色蒼黃。《史記.留侯世家》:「鴻鵠高飛,一舉千里。」[57]驊騮:赤色的駿馬。[58]棧豆:馬房的豆料,喻現成的利益。《三國志.曹爽傳》注引干寶《晉書》:「桓范出赴爽,宣王(司馬懿)謂蔣濟曰:『智囊往矣!』濟曰:『范則智矣,駑馬戀棧豆,爽必不能用也。』」嚇腐鼠:《莊子.秋水》:「鴟得腐鼠,鵷雛過之,仰而視之曰:『嚇!』」[59]莩(piǎo):通「殍」,餓死。
與文徵明書 -作品賞析
此文選自《唐伯虎全集》卷五,唐寅因江陰富人徐經賄會試總裁程敏政的家僮,竊得試題,事 露,受到株連,而被下詔獄,謫為吏,恥不就,始歸家的。事見該書所選祝允明《唐子畏墓志銘》。歸家后,更加放浪形骸,日與賓客宴飲桃花塢。但在這封給知友文徵明的信中,卻披露了他內心痛苦的真情。他的才情,本居「東南文士之上」,由於科場案,忽而成了「眾惡所當」,被「畢指而唾」的人物。這正如祝允明在為他寫的墓志銘中所說的:「有過人之傑,人不歆而更毀;有高世之才,世不用而更擯,此其冤宜如何已?」信中還表達了他「士也可殺,不能再辱」的品格及忍辱苟活的原因。這是一封飽含血淚的信,在寫作上顯然受到司馬遷《報任安書》的影響。
與文徵明書 -作者簡介

唐寅(1470—1524),字伯虎,一字子畏,號六如居士,吳縣人。性穎悟,初與里中狂生縱酒,不事生業。友人祝允明規勸他,始閉戶讀書,於1489年(弘治十一年)舉鄉試第一。座主梁儲奇其文,歸示程敏政,亦為所賞。后因科場泄題事,總裁敏政被劾,唐寅亦誅連下獄,謫為吏。恥不就,歸家。寧王朱宸濠聞其名,以厚幣聘之,寅察其有異志,佯狂,放還。遂築室桃花塢,日與賓客醉飲其中。曾自署「江南第一風流才子」。卒於1524年1月7日(嘉靖二年十二月二日)。寅善書畫,亦善詩文。其文「或麗或淡,或精或泛,無常態,不肯為鍛煉功」(祝允明《唐子畏墓志銘》)。著有《六如居士集》及《畫譜》等。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