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學術門

標籤:   事件  

0

更新時間: 2019-03-05

廣告

翟天臨學術門

2019年2月8日,翟天臨因在一直播中,回答網友提問時,不知「什麼是知網」,被質疑博士學位論文造假。隨後,其本人微博留言稱「在開玩笑」。翟天臨工作室則回應表示,翟天臨論文由校方統一上傳,預計將於2019年上半年公開。2019年2月10日,四川大學官網已將翟天臨列入「學術不端案例」公示欄;2月11日,北京電影學院已經成立調查組並按照相關程序啟動調查程序;2月11日晚間,北京大學光華學院發聲明將根據其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調查結論做出處理。 2月15日,教育部回應「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事件」稱,教育部對此高度重視,第一時間要求有關方面迅速進行核查。2月16日下午,北京大學發布關於招募翟天臨為博士后的調查說明:確認翟天臨存在學術不端行為,同意翟天臨退站,責成光華管理學院作出深刻檢查。2019年2月19日, 北京電影學院發布關於「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等問題的調查進展情況說明,宣布撤銷翟天臨博士學位,取消陳浥博導資格。

中文名稱:翟天臨學術門時間:2019年2月
發生地點:網路直播主要人物:翟天臨

廣告

1 事件起因/翟天臨學術門 編輯

2019年1月31日,翟天臨曬出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博士后錄用通知書。 
2019年2月8日,翟天臨在直播中回答網友問題時,表示自己並不知道「知網」是什麼,隨後引髮網友熱議。有人認為,翟天臨作為博士學歷,並且已經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錄為博士后,此時說不知道「知網」很不合邏輯,並表示「知網」沒有收錄翟天臨博士論文。[1]
發表文章
《廣電時評》2018年第8期中發表的論文《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
《綜藝報》2018年5月發表的論文《演員翟天臨講述如何用「下意識」讓表演更生動鮮活》 
質疑點
1.《廣電時評》、《綜藝報》均非國家認可的學術期刊,更談不上國家核心刊物。.《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在知網檢測后,結果顯示文字複製比率達39.4%,涉嫌抄襲。 
2.翟天臨博士學歷為「非定向(全日制)」博士學歷,要求脫產全日制學習,然而在翟天臨讀博期間卻頻繁演戲、代言、參加活動。自2014年入學到2018年畢業,讀博期間翟天臨至少主演了11部戲、參演了7部戲,參加錄製了17個綜藝,並有24個代言。 

廣告

2 事件發展/翟天臨學術門 編輯

網友質疑

翟天臨學術門翟天臨曬出的博士后錄用通知書

有網友貼出翟天臨讀博期間,工作日程時間線。統計表格顯示,從2014年7月,入讀北京電影學院電影學專業博士研究生后,其接戲、廣告不斷。另有網友統計,翟天臨在讀博四年期間,「至少主演了11部戲、參演了7部戲,做了24個代言、錄了17個綜藝」。對此,有學術界人士質疑翟天臨「哪有時間搞學術研究?」[2]

2019年2月,有網友通過社交媒體爆料稱查出了翟天臨在博士期間的一篇論文,經過專業論文網站的查重,涉嫌抄襲黃山學院文學院黃立華教授06年刊登在《黃山學院學報》的《一個有靈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論》。據這位網友表示:翟天臨這篇發表在權威核心期刊的論文,全文3000字不到,竟然有19%的內容都和06年的文章有著高度相似的地方。[3]

廣告

在論文的對照中,從標紅部分我們能得知,在論文中有部分文字,與2006年發表的文章內容完全重合。詳細對照中能夠說明,翟天臨在撰寫這一篇論文的時候,引用了該文的原句,未對它進行任何修改,而是在句子的前後進行補充以稀釋相似度。

且博士網友認為,在文內有很多地方都有明顯的病句、標點符號用法錯誤等問題,不應該出自一名對理論考究、嚴謹的博士研究生之手。

原作者回應

2019年2月8日晚,該文章原作者黃立華教授在朋友圈發文:這個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來打假嗎?疑似確認了翟天臨抄襲其文章。[4]

高考成績遭質疑

翟天臨學術門2007年山東現代教育藝術類指導專刊
2019年2月10日,據網友爆料,翟天臨當年高考成績在580分以上。本人也曾在之前的採訪中稱自己的數學成績只有19分,但文綜成績相當高,接近滿分。網友推算,在這種情況下他的文綜總分需高達270分以上,由此推斷其語文和英語平均分需分別達到145分。據網友介紹,當年的山東語文卷難到可以用「慘烈」來形容,而當年的山東省文科狀元文綜總成績也才267分。

翟天臨還在之前的文章中寫到自己的高考總分過了一本線,剛剛達到了國際關係學院的錄取分數線,但自己最後還是選擇了北京電影學院。有網友據此又進行了查閱,發現當年國際關係學院在山東的文科錄取分數線是641分。[5]

廣告

2019年2月14日報道,有網友在2007年山東現代教育藝術類指導專刊里發現,在2006年北京電影學院只收錄了兩位學生,其中一名便是翟天臨,通過表格中記載的信息也可以清楚地得知,當年被收錄的兩人的高考成績分別為402分與348分。當時與翟天臨一同錄取的另一位考生馬曉燦,馬曉燦隨後與翟天臨一同考取了北京電影學院的碩士,成績較為優秀是通過考研考試被錄取的,而翟天臨是屬於推免(未經過考研考試)。
翟天臨碩士畢業論文被指抄襲陳坤

翟天臨學術門翟天臨論文封面
2019年2月13日報道,查閱到翟天臨北京電影學院碩士學位論文《「英雄」本是「普通人」——試論表演創作中的英雄形象與人性》知網查重結果顯示,這篇3萬多字的論文,重複字數過萬,重複比達36.2%,其中單篇最大文字複製比顯示為陳坤的畢業論文。
知網指標顯示,翟天臨的碩士學位論文共32628字,重複字數為11818字,總文字複製比為36.2%,去除引用文獻部分,文字複製比仍佔25.9%。
總體來看,翟天臨的碩士畢業論文單篇最大文字複製比5.5%,為陳坤的畢業論文《性格化表演之我見》,單篇最大重複字數為1791字。全文對比顯示,翟天臨和陳坤論文共13處相似,除去5處引用文獻外,另有8處高度重合。 

3 事件回應/翟天臨學術門 編輯

廣告

翟天臨學術門翟天臨致歉信
翟天臨在網友質疑微博下留言,稱自己當時只是在開玩笑,並自侃:「我說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

2019年2月8日,翟天臨工作室發表聲明,闢謠「學術不端」等傳言,稱學位完全符合校方要求。翟天臨論文由校方統一上傳,預計將於2019年上半年公開,並表示翟天臨願承擔違背論文原創性的法律後果。

2019年2月14日,翟天臨就學術不端風波發布致歉信稱,近期網路上因自己論文情況而引發的討論,讓其懊悔不已,深度自責。他願意配合調查承擔後果,並表示已申請退出北大博士后相關工作。

4 事件處置/翟天臨學術門 編輯

翟天臨學術門翟天臨學術門
2019年2月10日上午,媒體發現,四川大學學術誠信與科學探索網(川大官網下二級網站),將翟天臨納入「學術不端案例」公示欄,帖文更新時間為,「2月8日20:27」,標題為《翟天臨博士畢業卻不識知網?工作室與本尊齊回應》。

2019年2月11日,北京電影學院對此事件高度重視,已經成立調查組並按照相關程序啟動調查程序。學校表示高度重視學術道德建設,對學術不端行為持零容忍態度。同一時間,其博士後院校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對於「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一事高度重視,將根據其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調查結論按規定處理。
2019年2月14日,北京電影學院發布關於「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等問題的調查進展情況說明

廣告

翟天臨學術門北京大學關於招募翟天臨為博士后的調查說明
(一),稱針對翟天臨事件的調查已經進入正式調查階段,並已通知翟天臨本人。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發布關於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事件的聲明,就初步認定結果和處理意見與翟天臨本人進行了當面溝通。
2019年2月15日,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回應「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事件」稱,教育部對此高度重視,第一時間要求有關方面迅速進行核查,北京市有關方面在督促和指導北京電影學院組織開展調查,北京大學也開展了相關核查工作。調查不僅涉及本人是否涉嫌學術不端,也涉及工作的其他各個環節是否存在問題。教育部再次重申一貫的鮮明態度——零容忍。絕對不能允許出現無視學術規矩,破壞學術規範,損害教育公平的行為。
2019年2月16日,北京大學發布關於招募翟天臨為博士后的調查說明:確認翟天臨存在學術不端行為,同意翟天臨退站,責成光華管理學院作出深刻檢查。
2019年2月19日,北京電影學院發布關於「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等問題的調查進展情況說明(二),經學校學術委員會學術道德與學術仲裁委員會建議、學位評定委員會投票決定、校長辦公會研究同意,認定翟天臨博士研究生期間發表的論文匯總,存在學術不端情況。將撤銷翟天臨博士學位,及取消陳浥博士生研究生導師資格,且二人均表示同意。其他問題目前仍在調查中。

5 媒體評論/翟天臨學術門 編輯

長評

北京日報評翟天臨事件:希望"豆腐渣"人設工程少一點

廣告

翟天臨學術門翟天臨學術門

以往大家熟知的翟天臨是那個手指頭都會演戲的電影學博士,可如今卻被質疑這博士含金量不夠高,含水量十足,甚至博士期間發表的論文也被質疑抄襲。

作為一個演員,翟天臨是優秀的,他的表演水平有目共睹,無論是在爆款電視劇還是爆款的綜藝中,他的演技都得到了充分展示。優秀的演員是否等於優秀的博士?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而且優秀的演員壓根兒也不必是博士,更不必寫什麼勞什子論文。今天受到質疑的並非演員翟天臨,而是博士翟天臨。

博士作為學歷教育中的最高層次,培養的是深入的、專業的學術研究能力,只有拿出相對等的學術成果才能成為合格的博士。在校攻讀期間發表符合要求的論文,是對每一個博士的正常要求,但因為學位級別高,對研究水準要求自然也高。這一點對於普通博士和明星博士都是一樣的。正因如此,能夠讀到博士的演員在國內影視圈寥寥可數,博士的含金量也就愈發地可觀了。

因這博士難得,翟天臨和他的團隊都非常樂於提及這個獨特的標籤,成功打造了學霸人設。也許有人覺得,質疑者對翟天臨要求過高,其實這都是自己選擇的。在明星們熱衷的眾多人設中,選擇張揚博士的學霸人設,就是為自己選擇了一條更辛苦的路。當你收穫掌聲和讚揚的時候,人們也會用博士而非一個普通演員的標準來要求你。博士難做,一面做著高產的明星,一面還要樹立學霸人設的博士更難做,顧了一頭就很難顧好另一頭,遭遇質疑是遲早的事。

此次率先質疑翟天臨博士含金量的是一位專業相近的博士,粉絲們覺得他是醋意十足的「檸檬精」,也許他更想維護的是博士的含金量,「若不專心治學卻貪戀學者之名,是令人心痛且憤恨的」。畢竟,一個明星博士的影響力遠勝成百上千個苦心攻讀的普通博士,明星博士的學位含水量過高,可能會令人覺得各個行業的博士都如此一般。[6]

人民日報談翟天臨被"學術打假":欲帶冠冕,必承其重

2019年2月11日,人民日報官方評論,作為演員,只要演值在線,學歷高低本不是關鍵;但作為學生,無論是否為名人,學術規範必須一碗水端平。有真才實學不怕擠水分,弄虛作假一定經不起推敲。博士帽是校園最高的榮譽,但註定越來越不好「混」,欲帶冠冕,必承其重。

此外,人民日報官微還以「學術誠信和招考公平更該捍衛」為題評論稱,舞台上打假,生活中卻遭「學術打假」,人生充滿戲劇化。高學歷不是演出來的,而靠真才實學淬鍊而成。與學霸人設坍塌相比,抄襲疑雲更需廓清,學術誠信和招考公平更該捍衛。校方已介入,當用公正調查回應輿論關切。[7]

人民網評:博士打假,讓學術回歸純粹

「自古華山一條路」,學術是獲得學位的唯一門徑。有人認為:演員以演技為務,何必在乎學術的小節?問題在於,無論是美術、設計,還是音樂、影視,藝術類專業雖具有實踐性,但技藝不能替代理論,好演員不等於好博士。尤其自2011年藝術學獲批成為獨立的學科門類以來,藝術學自當夯實理論根基,在塑造國民精神、提高審美品位等方面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身處娛樂圈,博士學位或許可以充當為演員增色的手段;但立足學術界,博士理應致力於突破人類知識的邊界,不能因為演員等其他身份而獲得絲毫優待、降低學術「品位」。

博士的水準照見著一所學校的學術成就,而學校的嚴格審核是把住學術尊嚴的最後一把鎖。在這次事件中,依照有關高校的學位授予細則中對論文發表的相關要求,網友爆料的不少「實錘」的確有據可查。這反映出相關高校在學術成果審核、學位授予流程上存在把關不嚴的問題。一段時間以來,論文抄襲、文章代寫、招生放水、學位注水等失德、違法事件挑戰著教育公平的底線;而少數商界、政界、演藝界的人憑藉財富、權力、影響力輕而易舉地獲得學位,將博士看作附麗於學位身上的社會地位、人際資源,更是把學術矮化為「生意」。在這些事件中,有關學校難辭其咎。

高校理應是社會的一方凈土,是人類精神的一片高地;它不能與世隔絕,但卻要超然物外;它要為社會培養大批專業人才,更要塑造一個個頂天立地的大寫的人。當「金錢買得來文憑,買不到智商」「學歷不代表學問」等說法充斥於耳時,我們應該意識到,這些聲音背後折射出人們對學歷含金量降低的隱憂,也反映出少數高校公信力下降的事實。如何讓學位「禁得起推敲」?學校應完善考核、淘汰、資金管理等機制,以學術作為唯一標準,把牢高等教育的入口和出口;教育部門要強化監督、嚴格執紀。多方攜手施治,高等教育的未來才更加可期。

高校決不能變為名利所、買賣場。近年來,從高校反腐勢頭不減到中央巡視組為高校開「問題清單」,從嚴格畢業論文查重抽檢制度到執行師德師風一票否決制,「鐵腕」整治學術不端和學術腐敗,令高校風氣為之一振。但「其身正,不令而行」,讓學術回歸純粹,歸根結底還得靠廣大師生守土有責、誠信治學。守住學術的底線,保住學位的尊嚴,才會贏得社會的尊重、撐起民族的明天。[8]

中國之聲《新聞縱橫》:翟天臨博士論文曾通過「雙盲審」,多個審查環節為何全部失守?

究竟有沒有論文抄襲、學位注水,這些疑問仍需等待權威調查結果。但不論是博士畢業,還是博士后錄取,要想跨入和走出高等院校的大門,都理應通過層層考核與篩選。然而,這些讓普通人望而卻步的「難關」,卻讓網友們在短短几天找出了諸多「破綻」。是學校真的沒有發現,還是存在「貓膩」?漏洞背後反映了哪些深層次原因呢?[9]

短評

比學術不端更令人五味雜陳的,是翟天臨的博士之「易」,和大眾理解中的博士之「難」,形成了鮮明對比。——《南方日報》

金錢能收買權力,但買不到正義;買得來文憑,買不到智商。——俠客島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人設須謹慎,最忌虛浮風。——《人民日報評論》

明星『上而不學』或者』學而無所得』,如果依然能獲得文憑,這對經過勤奮求學才獲得文憑的大學生來說,顯然是一種教育結果的不公平。——上海師範大學教授沈建華[10]

6 產生影響/翟天臨學術門 編輯

曝北電錶演院長離婚娶學生

翟天臨學術門張輝
2019年2月12日,有媒體人爆料稱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院長張輝離婚迎娶了自己2010級學生劉熙陽,據悉,張輝與新婚妻子年齡相差將近30歲。爆料中還指出張輝拍了一部名為《一紙婚約》的電影,影片由兩人共同主演,請來了關曉彤、楊紫、張一山等大咖做配角。而電影上映首日在全國票房僅為26萬人民幣,按照影院片方4/6分賬,能不能收回成本是一個問題,而《一紙婚約》的第一出品方是青年電影製片廠,該製片廠由北電100%持股。隨後劉熙陽於羅馬當地時間2018年10月5日開幕的第三屆義大利中國電影節中憑此影片獲得「最佳女演員獎」。而北京電影學院是該電影節的主辦方與評委來源單位之一。[11]

導師陳浥的水平也遭到質疑

翟天臨學術門陳浥
在翟天臨事件越鬧越大之際,其導師陳浥的水平也遭到質疑。

在北電錶演學院官網上,陳浥的介紹稱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表演專業。

然而北電2014年通過的《研究生導師遴選辦法及崗位職責條例》中要求,擔任博導需要同時滿足至少兩個條件:1、博士學位或相當於博士論文水平和分量的原創性專著;2、5年內8篇核心期刊學術論文或2部學術專著。

陳浥最高學歷僅為本科,論文在知網查不到,學術著作也非自己撰寫而是與他人合寫的,硬性指標均未符合當博導的要求卻做了翟天臨的博導,此事亦引發了大眾質疑。[12]

電視劇《老中醫》戲份被刪

2019年2月,翟天臨學術造假風波引髮網友熱議。據某媒體獲悉,即將播出的電視劇《老中醫》,劇中所有翟天臨參演片段被要求全部刪除。據悉,除該劇外,翟天臨還有6部劇待播。[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