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晨曦

標籤: 暫無標籤

9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美麗晨曦》由台灣導演周曉鵬導演,吳健禎、吳介民擔任副導演,主要演員是高慧君、嚴孝銘,其演員高慧君代表作品有2002年:台視《名揚四海》、2003年:台視《心動列車》、2004年:公視《風中緋櫻》、2004年:台視《台灣百合》、2005年:公視《偵探物語》、2006年:原住民電視台《獵人》 等。

美麗晨曦 -基本資料

  片名:美麗晨曦

  地區:中國台灣

  語言:國語

  集數:17集

  監製:龐宜安 

  製作人:陳慧玲、林玉清 

  編劇:李坤霖 

  企劃:黃司汶、王也民

  導演:周曉鵬 

  副導演:吳健禎、吳介民

美麗晨曦 -演職員表

  燈光:宋偉 

  剪接:吳寶玉、王雅玲 

  編審:陳穎君 

  總策劃:湯升榮

  場記:李佳燕 

  攝影:陳宗志

  梳化妝:賴燕樺 

  道具:陳榮獻

  片頭設計:王雅玲 

  片頭題字:黃華安 

  音效:嘉莉錄音工房

  執行製作:周俊鴻、蔣瑞光

  製作助理:林玉鵑、阿植 

  攝影助理:簡正傳、陳加融 

  燈光助理:黃金蒼、陳錫銓 

  剪接器材:好主意傳播 

  計算機動畫:深入科技 

  道具助理:紀正祥 

  后制協調:陳俊傑 

  后制執行:曾橞箐 

  剪接助理:王婷芝、魏鳳萱、盧佩瑜、蕭智嘉

  片頭曲:美麗晨曦

  詞曲:朗蔚

  演唱:高慧君、嚴孝銘

  片尾曲:日出的聲音

美麗晨曦

詞曲:朗蔚

  演唱:高慧君

  主演:高慧君、嚴孝銘
美麗晨曦 -劇情介紹

  上天給予考驗總讓人措手不及像開了個大玩笑似接二連三因「酒」而起禍端讓胡玉貝和古慶喜人生上演了生離死別無奈和百感交集;然而也因為「酒」造就一家人生命改變彷若採擷到天邊雲彩朵朵幸福〈美麗晨曦〉這齣戲碼上演了許多原住民開心或不如意時都要飲酒高歌、一醉忘千愁現實人生;然而胡玉貝和古慶喜故事能不能帶來一些啟示呢?

美麗晨曦 -分集介紹

  【第一集】

  1994年,台東原住民部落─古家,玉貝以為慶喜癲癇發作了,趕緊拿棍子讓他咬,結果慶喜只是被蚊子咬手癢而已,還不偏不倚叮在刺玉貝六十的地方。慶喜與玉貝一早要去田裡工作,擔心老天下雨,施肥都白做了。小女兒淑君正寫不出作文來,題目是我的爸媽,淑君看到媽媽點香拜拜,突然靈機一動,開始下筆寫作文。慶喜準備載玉貝到田裡工作,剛好鄰居有事,把小孩送來請他們倆照顧,兩人只好背著孩子一起到田裡工作。

  1999年,慶喜跟玉貝兩人成天喝酒醉,玉貝甚至連隔天早上都來不及做早餐給小孩吃,而慶喜則醉到沒辦法到林班工作。玉貝回到家跟慶喜商量,因為林班要停工,不如把吊車賣掉換錢,慶喜打死不肯,兩人吵起來,華興華金躲在後面,也偷喝起酒來,華金還偷藏好幾瓶酒。終於林班貼出公告要停工了,大家為了解悶,又喝起酒來。

  【第二集】

  玉貝在田裡工作,看到慶喜開弔車過去,以為慶喜要開弔車來載她,於是玉貝跟上前去,看到慶喜跟老闆商量,要拿吊車來吊甘蔗,但老闆不肯,慶喜固執得再去找別的老闆談,但沒人願意花錢請吊車吊甘蔗。慶喜一人跟吊車在工寮,直到晚上都還沒有回家,玉貝出來找他卻到處找不著,她遇到慶喜林班的同事大丙,大丙告訴她慶喜在工寮,大丙說慶喜告訴他們,這吊車是他用玉貝的嫁妝買來的,他要用吊車賺錢,讓玉貝不要這麼辛苦,玉貝聽了很感動,正好玉貝肚子疼,大丙趕緊去通知慶喜,大丙妻送她去醫院。慶喜知道玉貝要生了,趕緊開著吊車去醫院,連護士都被他嚇到了。

  玉貝生了一個女兒,母女平安,慶喜看到女兒非常高興,慶喜還跟玉貝說對不起,夫妻倆又和好了,玉貝告訴慶喜把吊車留下來好了,兩人感情又更進一步。吊車沒賣,但也依然停在院子里。慶喜苦悶之餘,帶兩個兒子上山看日出。

  【第三集】

  華興跟同事聚餐,同事灌他酒,喝醉騎車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慶喜吃飯時,趁機教訓華金偷藏酒又不敢承認,罰他到後院去拔菜,讓他知道男子漢要敢作敢當。玉貝接到醫院的電話,說華興出車禍了,夫婦倆趕緊騎車去醫院,華金想起特地留給哥哥的菜,也趕緊包好便當隨後騎腳踏車趕往醫院。

  慶喜與玉貝趕到醫院,看到華興傷勢不重鬆了一口氣,但華興卻撞死了一位老人家,警察來做筆錄,酒測值還高達0.99,慶喜聽到華興喝酒,一氣之下又出手打華興,剛好華金提便當進來,慶喜打到華金並將便當打翻了,慶喜氣得跑出醫院。警察問醫務人員了解死者是全身骨折,不像是機車造成的傷害,警察也覺得事有蹊蹺,又回去問華興,但華興喝醉了,當時的狀況他也不記得。正好死者家屬進來找他理論,被警察制止,玉貝在旁看的傷心欲絕,華興自己也悔不當初的哭了起來。

  【第四集】

  晚上酒醉未醒,還要洗吊車,玉貝勸也勸不聽,慶喜還把大家叫出來訓話,他對著華興華金說一個男人要有兩個擔當,第一個就是做錯事要努力償還,但第二個擔當還沒說就睡著了,玉貝要幾個小孩先去睡覺,玉貝把慶喜扶進房間睡。隔日慶喜醒來,沒借到多少錢,他準備再去親戚家借,玉貝說要跟他一起去,幫他擋酒,夫妻兩人還開玩笑,玉貝還一直追問慶喜第二個擔當是什麼,慶喜就是不說。

  華興到他工作的加油站去跟公司借錢,但站長說公司沒辦法借他太多,站長說他可以介紹他去做埋設電纜的工作,薪水比較高,但是要到彰化去工作,華興心情不佳,正好死者的女兒來加油,她聽到加油站的員工閑聊,知道華興家沒什麼錢,而且要賠人家八十萬元,她馬上回家問弟弟,她怎麼不知道八十萬元的事,於是弟弟跟她解釋。華興下班回家還幫忙做家事,他交代弟妹要多幫媽媽做家事,尤其是他不在的時候,玉貝與慶喜還是沒借到什麼錢,慶喜處罰華興提水洗吊車,正好死者的兒子來訪。

  【第五集】

  這次華興喝酒出車禍讓家裡陷入困境,讓慶喜玉貝有所體悟,除了禮貌性的敬酒以外,其餘不喝酒,全力投入工作賺錢。一日郵差送來華興的信,他也告訴玉貝,車禍當時,他看到一部車子開很快撞到那老人家,並不是華興撞的,但玉貝心想華興喝酒也有錯,所以就不再追究了。

  1999年乾旱,玉米田收成不好,慶喜跟玉貝又開始喝起酒來,華金同學來通知他,兩人喝醉了正在鹿鳴橋上,華金趕緊跑去,看到兩人喝得醉醺醺的,華金一把把酒搶過來倒掉,費力的把兩人帶回家,半路上慶喜突然想到,拿起空酒瓶埋在土裡,說要求雨,祈求明年玉米大豐收,玉貝跟華金也去幫忙,慶喜還要他們一起躺著看天空。 隔日星期天,華金跟同學出去玩,鄰居來找,請玉貝帶他們去看傢具。華金跟同學去海邊打棒球,而慶喜與玉貝帶鄰居到秀琴的家具行去看傢具。

  【第六集】

  經過這件事玉貝慶喜覺得喝酒撞人不喝酒被撞,讓他們對喝酒誤事有所體認,於是慶喜把家裡剩下的兩瓶酒倒掉,慶喜倒完酒後,上天開始下雨,讓他們很高興,因為這一次玉米一定會大豐收。

  隔日慶喜去工作遲到了,臨出門前玉貝還交代他不要喝酒,慶喜一到工地看到工人在打架,原來是工人在玩摔角。華興跟玉貝去砍竹子,母子兩人邊聊邊工作。到了中午慶喜怕工人沒飯吃,趕著去買便當。玉貝跟華興說她跟慶喜結婚那一年,阿公跟舅舅上山打獵,遇到颱風下大雨,慶喜答應她會把他們救回來,果真兩天後,慶喜把他們救回來,那一年他們才十幾歲而已。慶喜買好便當,在回程的路上,摩托車不小心壓到石頭,車倒了,人也跌落到路邊水溝里,頭撞到地上,流了一地血,人也昏過去了。

  【第七集】

  慶喜騎車摔到水溝人昏迷了,他夢見當年救回玉貝的爸爸和哥哥的事,玉貝拿薑湯給他喝,他還雕了一個玉貝的木頭像給她,經過一段時間,慶喜醒來,自己爬出水溝。工人來通知玉貝,慶喜出車禍了,華興趕緊騎車載她到醫院。

  這家醫院的醫生很忙,態度也不好,他診斷慶喜顱內沒什麼大礙,不用做斷層掃瞄,玉貝覺得這樣不行,又轉到另一家醫院,慶喜一直是語無倫次,到這一家醫院,計算機斷層報告出來了,醫生判定慶喜要馬上做腦部手術,而且手術後會有癲癇的後遺症。

  【第八集】

  玉貝每天到車站等慶喜,終於等到慶喜退伍回來,兩人見面,慶喜喝著玉貝幫他準備的糖水,甜蜜在心頭,夫妻兩人手牽手高興的回家了。玉貝回家忙著家事,煮飯給孩子們吃,大家一起吃飯,心中都還想著爸爸,還留著爸爸的位置,玉貝要大家一切如常,她叮嚀華興明天回彰化工作,華金去參加棒球比賽。但玉貝自己一個人夜深人靜的時候卻想著慶喜。

  在車站等車的華金終於下決定不去比賽了,他決定去找媽媽,而華興也想通了,他也沒回彰化,他也去找媽媽了,兩人都到工地去幫媽媽做事,玉貝雖然罵兩人,但還是非常感動兩人這麼孝順。

  【第九集】

  慶喜進加護病房后,玉貝照顧他,慶喜趁機跟玉貝表白,說他很愛她,讓玉貝非常感動。玉貝帶著淑君在加護病房外等,直到晚上淑文接電話,他交代淑文等華興回來,要他到醫院來接淑君回去,華興一直到很晚才去醫院,玉貝交代他要照顧好弟妹,爸爸發燒怕感染所以又進加護病房,她留在這裡等消息。

  經過一夜,慶喜終於退燒了,醫生讓他轉回普通病房。他想倒水喝,但發現自己的手沒力,拿不起杯子,玉貝看到這一幕,盡量安慰他,但慶喜心急著要做復健,玉貝也只好順著他。慶喜因為自己的手沒力,情緒非常不穩定,常常對玉貝發脾氣,玉貝也很有耐心的照顧他,玉貝知道慶喜即使做復健也無法恢復得跟以前一樣,當然情緒不好,但玉貝最擔心的卻是慶喜隨時都可能發生的癲癇,需要有人隨時在旁照顧。

  【第十集】

  秀琴到山上去送傢具,順道去田裡看玉貝,玉貝跟秀琴說出慶喜現在的情形,秀琴建議她帶慶喜去花蓮慈院檢查看看,玉貝也在考慮。她忙完農事後回家看不到慶喜,照顧他的華興剛好買東西回來,兩人趕緊分頭去找慶喜,兩人找遍村子都找不到人。剛好村民回來,說他看到慶喜往山上懸崖邊走,兩人怕他做傻事,趕緊去阻止。慶喜說他不會做傻事,他是到這邊做復健,因為這裡的坡度適合做復健,而且風景跟空氣都很好,對心情也有很大的幫助。玉貝跟慶喜說她遇到秀琴,秀琴建議他去花蓮慈濟醫院檢查看看,也許會有好效果也說不定,華興也贊成。

  隔日慶喜手術順利,但玉貝卻肚子不太舒服,妹妹珍妮要她去作檢查,玉貝看醫生結果檢查出是子宮肌瘤,但她為了照顧慶喜,隱瞞大家也沒去治療。慶喜開完刀后還是一直在發燒,秀琴來醫院當志工,特別來安慰玉貝。慶喜終於病情好轉,轉到普通病房,秀琴也常來關心慶喜,這讓玉貝做了一個決定,等慶喜出院后,她也要到醫院做志工。

  【第十一集】

  隔日一早,慶喜起床不見玉貝,問華興,華興騙他說媽媽去阿姨家住幾天,慶喜以為玉貝還在跟他生氣,離家出走了,慶喜生氣地說他不會去接她回來的。但過了幾天,慶喜不見玉貝回來,一直問華興,媽媽有沒有打電話回來,他惦記著玉貝,又一連幾天都等不到玉貝回來,也沒打電話回家,他終於忍不住,要華興騎車載他去阿姨家找玉貝,華興知道已經瞞不住爸爸,只好跟爸爸說實話,說媽媽因為子宮肌瘤去開刀,媽媽交代不要讓爸爸知道,免得他擔心,慶喜知道后就跟華興回家了。

  過了六個月,慶喜應該要再開一次刀,把頭蓋骨放回去的時候,慶喜說他回診前要先去做一件事。原來他要做的事就是把以前喝醉時,在天花板上寫的毛筆字擦掉,因為他知道家裡會發生這麼多的不幸,都是因為喝酒,玉貝也幫他刷掉。但他們回原來開刀的醫院找頭蓋骨時,卻找不到。慈濟醫院醫生說這樣只好裝人工頭蓋骨,但慶喜怕跟以前一樣裝人工頭蓋骨,會像以前一樣又流膿又癲癇發作,醫生要他們考慮考慮。

  【第十二集】

  民國八十五年,華金當兵回來,一家人都非常高興,玉貝特別煮豐盛的晚餐給華金吃,慶喜問起華金之後有何打算,華金說要到台北工作,慶喜雖然失望,但也鼓勵他去。淑文覺得爸爸重男輕女,為什麼男孩子就可以離開家,但女生卻得留在家裡幫忙,於是跟爸爸吵了起來,原來她有了喜歡的對象。華金跟淑文聊一聊,開導她。

  慶喜跟玉貝說他有一個好朋友的女兒未嫁,等華興放假回來再安排他們相親。華興回家在車站遇到曉玉正跟男朋友吵架,為的是曉玉的爸爸要她回家相親,華興也剛好跟她同一班車回家,華興對她有很好的印象。華興想問曉玉男朋友的事,但不知道如何開口,他在曉玉門口聽到曉玉跟男友通電話,曉玉說她明天就會回台北,華興聽到十分震驚,他正想要騎車回家時,曉玉跑出來跟他說她明天要回台北。

  【第十三集】

  一日玉貝弟來家裡幫忙,因為家裡種的菠蘿要收成了,而淑鳳也剛好請假回來幫忙,大家看華興垂頭喪氣地,都知道他又相親失敗,大家都鼓勵他,一家人準備好要出發去田裡,剛好華金的同學志雄開車來幫忙,因為志雄要追求淑文,所以才會來幫忙,一家人到菠蘿田採收,慶喜發現志雄有點不對勁,看他都繞著淑文打轉,他特別支開淑文,載淑文回家拿茶水,玉貝弟特別指點志雄,要拿出男子氣概認真工作,這樣才會討慶喜歡心。

  淑文跟淑鳳姊妹倆聊天,淑鳳說她這次回來,是要跟爸媽提她已經有個要好的男朋友,而且對方也跟她開口求婚了,可是她不知道怎麼跟爸媽說。晚上大家一起吃飯,玉貝弟一句淑鳳也該交男朋友的話,讓淑鳳當場承認已經有男朋友了,讓大家都愣住。

  【第十四集】

  華興帶著媳婦秋梅回家幫忙,到菠蘿園工作,秋梅要華興帶她去渡蜜月,華興說在台東渡蜜月就好了,他看到媽媽一直工作沒休息,也拉著秋梅趕緊去工作,秋梅不肯,慶喜打圓場說秋梅剛來,還不太習慣。淑君知道大嫂的想法,過來找她聊天,淑君把家裡爸爸受傷無法工作的事說給她聽,秋梅才明了華興的孝心,也主動去幫忙。一日慶喜與玉貝去砍竹子,華興去工地工作,秋梅一人在家整理家裡,到了中午,老闆請大家喝酒,慶喜與玉貝在大家的勸說下,不得已喝了一些酒。而華興載模板到工地,工頭與工人也正在喝酒,華興不得已也喝了一些。

  淑君放學回來,看到大嫂一直在等哥哥華興,於是向秋梅提出兩人騎車去找華興,順便帶她到處玩玩。華興喝酒還開車工作,一路都在打瞌睡。淑君秋梅到了工地,看到工人都喝醉了,還說華興早就回去了。兩人在回程中,看到華興的車子跌落河床,兩人沒看到華興,只好先回家去求救,正好慶喜玉貝回來,慶喜趕緊打電話找人幫忙,慶喜去救華興,玉貝接到電話,傳來惡訊,妹妹珍妮也趕來了,兩人抱著一頭痛哭。

  【第十五集】

  玉貝弟夫妻倆車禍都往生了,玉貝只好把弟弟的小孩都接過來照顧,淑君也跟著幫忙照顧弟妹。慶喜去處理保險金的事,金額大約可以蓋一間屋子,慶喜準備等錢下來后要幫小孩蓋一間屋子。玉貝自從弟弟過世后,就一直陷入悲傷當中,常常心不在焉,她跟慶喜說如果可以勸他不要喝酒就不會發生事情了,慶喜勸玉貝要想開一點,但玉貝顯然還沒走出悲傷,睡覺時都會作惡夢,夢醒后她跟慶喜說想去找秀琴聊一聊,看會不會好過一點,慶喜當然同意。

  隔日秀琴帶玉貝去醫院,玉貝不知道當志工該做些什麼,秀琴要她別擔心,跟她一起做就可以了,她們遇到的第一個個案是一位喝醉的病患,吵著要喝酒要聽人唱歌,病患剛好是玉貝的族人,玉貝唱起思念歌安撫患者的心情還讓他安靜就醫,兩人還到病房去看病人,玉貝還幫忙族人翻譯,秀琴稱讚玉貝志工做得很好,還要玉貝教她唱歌。玉貝在醫院看到族人喝醉酒醜態百出,醫院的醫生耐心的對待病患,讓她感慨很深。玉貝與慶喜用保險金幫弟弟的孩子蓋了間房子讓他們住,而玉貝慶喜也加入了慈濟,從事訪貧照顧獨居老人的工作。

  【第十六集】

  玉貝與慶喜去拜訪一對行動不便的老人家,兩人要幫老人家辦理低收入戶證明,但找不到老人家的照片,還帶他們到相館拍照,回來還幫他們打掃環境,鄰居阿詹以為隔壁有小偷闖入,要過來要抓小偷,慶喜一看到阿詹,就是平常打球的球友,於是兩人把阿詹拖下來一起整理環境,打掃后完兩人要回去,還交代阿詹要多過來照顧兩位老人家。玉貝跟慶喜在醫院當志工,而且也常常幫助別人,漸漸也得到大家的認同與尊重。

  玉貝把響兒介紹給秀琴認識,玉貝帶著響兒加入慈濟,響兒跟她們一起到醫院做志工,響兒也做得很愉快,也漸漸走出悲傷,快樂面對未來。從此秀琴、玉貝、響兒三人常常一起做志工,一起唱歌。一日關山醫院要義賣,玉貝不知道要賣什麼,慶喜建議她可以賣自己種的姜,因玉貝也想不出什麼其它可賣的,只好拿姜去義賣,但她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把姜放在椅子上,不敢拿到檯面上,果真其它的義賣品都賣完了,姜卻始終沒賣出去,玉貝失望透了,她想先回家去,玉貝回家后,有民眾看到玉貝的姜,都覺得種得很漂亮很好,分分前來購買,不一會兒工夫,姜全賣完了,秀琴跟響兒都覺得很訝異,兩人回來跟玉貝說姜都賣出去了,玉貝聽了非常高興。

  【第十七集】

  一日響兒在醫院幫助一位布農族的病患,原來這位病患認識響兒,她是慶喜的前妻,她跟響兒要求希望見慶喜一面。響兒想跟玉貝說,但醫院太忙了,響兒沒機會跟玉貝說,忙完后秀琴送玉貝與響兒回家,秀琴走後,響兒跟玉貝說出慶喜的前妻想跟慶喜見一面的事,但慶喜在屋內聽到她們的對話。

  隔日玉貝陪慶喜去醫院,慶喜要玉貝一起上去,但玉貝要慶喜自己去,說他的前妻可能有話要跟慶喜說,她在會很不方便,慶喜看完前妻后,跟玉貝去接淑君回家。

  終於玉貝要授證了,慈濟要玉貝寫自傳,玉貝寫好自傳先給秀琴跟響兒看,大家都覺得玉貝寫得很好,但玉貝說她的自傳寫不出結尾,但她看到美麗晨曦后,終於知道她還想幫助村子里的人,對她而言,與酒奮鬥的故事還沒結束。

  原聲音樂

  美麗晨曦 (電視連續劇《美麗晨曦》主題曲)

  演唱者:高慧君、嚴孝銘

  作詞:朗蔚

  作曲:朗蔚

  (布農族語)

  mo da le gaga mo da le gaga

  gan da xi ba da SBA

  gan da xi ba da sba

  mo ha le modo

  mo ha le modo

  gan ba xi ba dolo

  gan ba xi ba dolo

  高:清清的月亮,高高天上,溫柔圍繞,暖暖在胸膛

  我想啊想,還好你在身旁,我一路走來多慌張

  嚴:星星的眼睛,閃閃說話,柔情似水,深深在心房

  我望啊望,你眼睛多明亮,我也不是那麼堅強

  (布農族語)

  高:Muskun kada kuahulas (我們一起唱歌吧)

  Is sia mida du luma (在我們的家啊)

  Na madumasia (要感謝啊)

  Hai da mihumisan (還要知足)

  希望總是在前方

  (布農族語)

  嚴:Muskun kada kuahulas (我們一起唱歌吧)

  Is sia mida du luma (在我們的家啊)

  Na madumasia (要感謝啊)

  Hai da mihumisan (還要知足)

  合:希望總是在前方

  合:有一天太陽總會升起,就有美麗晨曦

  黑夜總會過去,讓它過去

  有一天你要和我一起,迎接美麗晨曦呀

  (布農族語)

  mo ha le modo

  mo ha le modo

  gan ba xi ba dolo

  gan ba xi ba dolo

  嚴:星星的眼睛,閃閃說話,柔情似水,深深在心房

  我望啊望,你眼睛多明亮,我也不是那麼堅強

  (布農族語)

  高:Muskun kada kuahulas (我們一起唱歌吧)

  Is sia mida du luma (在我們的家啊)

  Na madumasia (要感謝啊)

  Hai da mihumisan (還要知足)

  希望總是在前方

  (布農族語)

  嚴:Muskun kada kuahulas (我們一起唱歌吧)

  Is sia mida du luma (在我們的家啊)

  Na madumasia (要感謝啊)

  Hai da mihumisan (還要知足)

  合:希望總是在前方

  有一天太陽總會升起,就有美麗晨曦

  黑夜總會過去,讓它過去

  有一天你要和我一起,迎接美麗晨曦呀

  有一天太陽總會升起,就有美麗晨曦

  黑夜總會過去,讓它過去

  有一天你要和我一起,迎接美麗晨曦呀

  是什麼的如此 讓你我如此

  雙手握緊 腳步堅定

  有一天太陽總會升起,就有美麗晨曦

  黑夜總會過去,讓它過去

  有一天你要和我一起,迎接美麗晨曦呀

  (布農族語)

  mo da le gaga mo da le gaga

  gan da xi ba da sba

  gan da xi ba da sba

  mo ha le modo

  mo ha le modo

  gan ba xi ba dolo

  gan ba xi ba dolo

  [En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