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醜對照原則

標籤: 暫無標籤

200

更新時間: 2013-12-10

廣告

美醜對照原則即是在文藝作品中大量地運用美麗、高尚與醜陋、卑賤的人物或意象作對比,以給讀者造成強烈的心理反差,使故事情節更為跌宕起伏。這在雨果的很多作品中都有體現,最典型的莫過於《巴黎聖母院》中幾個代表人物:有外形醜陋無比但心地卻純潔善良的鐘樓怪人卡西莫多,與之截然相反的道貌岸然的副主教克洛德,當然也有美貌與美麗心靈俱備的吉普賽女郎愛斯美拉爾達。而卡西莫多作為最鮮明的故事人物形象,僅僅在他一個人身上就體現了美與丑的極端對立——外表的極度醜陋和心靈的高尚美好。

美醜對照原則美醜對照原則

美醜對照原則即是在文藝作品中大量地運用美麗、高尚與醜陋、卑賤的人物或意象作對比,以給讀者造成強烈的心理反差,使故事情節更為跌宕起伏。這在雨果的很多作品中都有體現,最典型的莫過於《巴黎聖母院》中幾個代表人物:有外形醜陋無比但心地卻純潔善良的鐘樓怪人卡西莫多,與之截然相反的道貌岸然的副主教克洛德,當然也有美貌與美麗心靈俱備的吉普賽女郎愛斯美拉爾達。而卡西莫多作為最鮮明的故事人物形象,僅僅在他一個人身上就體現了美與丑的極端對立——外表的極度醜陋和心靈的高尚美好。

美醜對照原則 -名詞出處
美醜對照原則雨果

美醜對照原則是法國大文豪雨果在其《克倫威爾序言》一文中提出的著名對照原則。他的《巴黎聖母院》就是運用這一原則的典範作品。而法國又一位頗具影響的詩人、文藝理論家波德萊爾則倡導了「以丑為美」理論,他的《惡之花》正是這一理論的代表力作對於這兩位大家的文藝思想,人們已從不同側面進行了深入的探討,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其中有一種觀點認為,雨果的美醜對照原則,是遵循了對比邏輯,沒有改變事物本身的性質;而波德萊爾的以丑為美,則改變了矛盾雙方事物的性質」。

廣告

美醜對照原則 -基本概述

美醜對照原則遵循了對比邏輯,沒有改變事物本身的性質。美和丑兩種審美觀都是對事物的具體反映其實,美醜對照與以丑為美這兩種原則的運用,都沒有改變事物本身的性質,只是改變了事物的原有面貌,而且它們改變事物面貌的方向正好相反美醜對照是拉大、擴張了美醜之間的距離,它使美的更美,丑的更丑,而以丑為美則是縮短了美醜之間的差距,使丑的變為不是原來的那麼丑,同時也就蘊涵著使美的變為不是原來的那麼美。美醜對照與以丑為美都是藝術地反映社會生活的正確途徑和有效方法「美醜對照原則,主張將兩種對立的事物放在一起進行對比,有效地突出兩者之間的矛盾,構成一種巨大的反差,從而更為深刻地揭示出兩個事物相反的本質特徵」

美醜對照原則 -美學欣賞
美醜對照原則美醜對照原則——美學音樂

美學一詞來源於希臘語aisthetikos。最初的意義是「對感觀的感受」。由德國哲學家亞歷山大·戈特利布·鮑姆加登首次使用的。他的《美學(Aesthetica)》一書的出版標誌了美學做為一門獨立學科的產生。

廣告

直到19世紀,美學在傳統古典藝術的概念中通常被被定義為研究「美」(Schönheit)的學說。現代哲學將美學定義為認識藝術,科學,設計和哲學中認知感覺的理論和哲學。一個客體的美學價值並不是簡單的被定義為「美」和「醜」,而是去認識客體的類型和本質。

統美學的任務,是研究藝術作品作為「美」的永恆的不變的標準。德國理想主義的形而上學美學被認為是當時唯一標準的美學。在此條件下,發展出兩個分支:心理美學和美學。美學(感性)的認知在很長的時間被認為是理性認知的對立面。這個觀點被現代的新觀點所取代,即這個對立面是不存在的,理性的認知是必然通過感性的認識過程而被認識的。尖銳的邏輯學也能同時成為很高的審美價值。

美學主要是研究審美,即心理學的分支學科。而美的對象,即自然美、藝術美、社會美等等,無論是主觀,還是客觀的研究,都是經過人的感性、理性作用之後的結果。

廣告

美醜對照原則 -丑角分析

丑是中國戲劇的一種程式化的角色行當,一般扮演插科打諢比較滑稽或貌不驚人的角色,由於傳說當年唐玄宗喜好演戲,下場演戲時就扮演丑角,而唐玄宗被尊為中國戲劇界的祖師爺,所以傳統劇團的團長都是丑角擔任,中國戲劇學院的第一任院長就是名丑蕭長華先生擔任。丑角俗稱三花臉,主要扮演差役等角色。丑角一般不重唱,以念白和做工為主,念白和其他角色也不同,一般用普通口語,京劇中所謂「京白」,各個劇種的劃分有所不同,但比較一致的大概分為如下幾種:文丑,以做工為主。武丑,以武打為主,和凈角中的三塊瓦之間的區別不明顯。彩旦,扮演女性丑角角色,一般如媒婆、僕婦一類的人物。大丑,代表大人物。小丑,代表小人物。

美醜對照原則 -文學作品
美醜對照原則《巴黎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

廣告

雨果在其《巴黎聖母院》中,將他的美醜對照原則運用到了一種極至"作品中的美與丑不是簡單的對立對比,而是錯綜地交織在一起,形成一種尖銳的矛盾和強烈的衝突"女主人公愛斯梅拉達是美的化身,從相貌到內心都展示出美輪美奐的典型,敲鐘人伽西莫多外貌奇醜而心地純潔善良;副主教克洛德外表道貌岸然!內心陰險狠毒,衛隊長弗比斯外表瀟洒風流!內心卑鄙自私「這幾個人物本身就有著顯著的對照特徵:愛斯梅拉達內外映襯,相輔相成,完美和諧;伽西莫多醜陋的外貌蘊涵著高尚的心靈;克洛德與弗比斯則是以好看的外表反襯出醜陋的靈魂」而更重要的是他們之間形成的強烈反差與鮮明對比:在愛斯梅拉達的至善至美和伽西莫多的外丑內美面前,克洛德顯得格外的醜惡不堪,弗比斯也尤為卑劣瑣屑這裡,美醜對照的運用,達到了理想化的效果,愛斯梅拉達與伽西莫多這兩種類型的美好形象在醜態人物的反襯下,更為鮮美艷麗!光彩照人;而克洛德與弗比斯這兩個丑角在美好人物的光照之下,更顯形象猥褻!靈魂骯髒,令人作嘔,而以丑為美的理論,是作者世界觀和方法論在美學領域的具體表現;它強調的是丑中有美,視丑為美,變腐朽為神奇,讓丑的事物也顯示出美的一面。」

廣告

《惡之花》

波德萊爾的《惡之花》從它的總題到其中的篇章內容,都是實踐這種理論的典型證明「所謂惡之花,就是惡中之花,再具體一點說,就是從惡中所發現的花,或者說是惡中也有花」這種惡之花,沒有改變了惡的性質,它只是說明此惡並非萬惡不堪,而是還有好的成分和花的因子,這就自然地減輕了惡的程度和分量;再從另一角度說,這種花是否就不成其為花了呢,也不是的「應該肯定,它仍然是花,只是它不象別的花那麼鮮艷美好,因為它已帶有惡的成分,或者說它是從惡中產生的花」在《惡之花》的具體詩作中,作者表現以丑為美的理論的方式有兩種:其一是從常態的丑和惡的事物中,開掘出它的對立面美和好來,譬如在祝福中,作者將他母親的詛咒!妻子的毒語以及世人的惡言,全都視為對自己的祝福;這是不同於世俗的審美觀和價值論,誠如詩中所言:苦難正是靈藥,足以根治我們敗壞的道德,苦難正是出類拔萃!無比純粹的香精,足以激勵堅強不屈的人們去迎接神聖的歡樂!

廣告

美醜對照原則 -相關分析
美醜對照原則《美的歷程》

雨果認為文藝應該反映生活的一切方面,而不應該「僅僅從一個方面去加以考察」,「而毫不憐惜地把世界中那些可供藝術模仿,但與某種典型無關的一切東西全都從藝術中拋棄掉」。因為,「事物都是通過配合而相互依存,更趨完整,彼此結合,相互豐富的」,美醜對照並存,更能顯出善的力量。而古典主義把美醜兩方面割裂開來,捨棄了滑稽丑怪的一面,是個缺陷。雨果指出,滑稽丑怪是戲劇的一種美的要素,「美只有一種典型,丑卻千變萬化」,「滑稽丑怪作為崇高優美的配角和對照,要算是大自然給予藝術的最豐富的源泉」,「崇高優美將表現靈魂經過基督教道德化后的真實狀態,而滑稽丑怪則將表現人類的獸性」,「戲劇就是滑稽丑怪與崇高優美的結合、靈魂與肉體的結合、悲劇與喜劇的結合」。雨果之所以特彆強調滑稽丑怪,是因為他把滑稽丑怪表現為近代藝術的新類型,是藝術發展的表徵,同時,也是浪漫主義區別於古典主義的重要特徵之所在。

聯繫上述思想,雨果不僅按照實際生活的要求,把「滑稽丑怪」列為文學描寫的對象,而且認為「滑稽丑怪」的人物未嘗不可以通過對照的方法將其描寫成具有優美心靈的藝術形象。他在自己的美學論著中這樣寫道:「取一個在形體上丑怪的最可惡、最可怕、最徹底的人物,把他安置在最突出的地位上,在社會組織的最低下、最低層、最被人輕蔑的一級上」,然後在這個人的靈魂中賦予一種最純凈的感情,通過強烈的美醜對照,「使這卑下的造物在你眼前變換了形狀;渺小變成了偉大,畸形變成了美好」,因此,在雨果的文學作品中,他利用這種極強烈而又鮮明的對照,把美與善,惡與丑在人物身上矛盾地結合著。這種美與丑、滑稽丑怪與崇高優美兩種形式的對立,在古今中外的作品中並不罕見,但像雨果這樣,在他的創作中作為一種普遍的藝術法則、一種慣用的藝術手段、一種美學原則,可以說是獨步文壇的。

美醜對照原則 -參考資料

[1] 亳州市風華中學校園網 http://www.bzfhzx.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801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