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更新時間: 2013-08-26

廣告

羅馬元老院(拉丁文,Senatus)是一個審議的團體,它是重要的,在羅馬共和與羅馬帝國兩者的政府中。這個字Senatus已來自拉丁字senex("老人"或"長者");依照字義解釋,"Senate"已了解去表示重要東西,循著"長者會議"的方針。

發展歷程
在古代羅馬時,元老院兼有立法和管理權的國家機關、最初是氏族長者會議,共和時期前任國家長官等其他大奴隸主也進入元老院。元老院有權批准、
元老院的遺址

  元老院的遺址

認可法律,並通過執政官掌管財政外交,統轄行省和實施重大宗教措施等。帝國時期,政權日益集中於皇帝,元老院實權日削,已失去其原來的*地位,但仍然是貴族統治的支柱。
傳統認為,元老院最初被羅馬的神話創立者羅穆路斯(Romulus)所建立,作為諮詢的會議,包括一百個家族的頭領,稱為Patres("父老"),來自它,名詞貴族之後形成。後來,當在共和開始的時候,路奇烏斯·尤尼烏斯·布魯圖斯(Lucius Junius Brutuss)增加元老的數目至三百名(根據傳說),他們也被稱為Conscripti("新進的人員"),因為布魯圖斯曾經登錄新進。於是,元老院的成員被稱為"各位父老及各位新進(Patres et Conscript"),它被逐漸地寫在一起為Patres Conscripti(各位元老")。
威權
羅馬人口的總計,被分成兩個階級,元老院與羅馬人民(就像看到的,在著名的縮寫SPQR;羅馬人民包含所有羅馬的公民,不是元老院之成員的,例如平民與無產階級。國內的權力,已授權給羅馬人民,通過百人會議,部族會議,以及平民會議。不同於流行的意見,元老院不是立法機構;元老院議決,不過是合法慣例的建議而已,不是法律,在本質上。實際上的立法,已授權在前述的羅馬會議,它們奉行元老院的建議,而且也選舉城市的長官。
雖然如此,但是元老院握有可觀的威權(auctoritas),在羅馬的-。身為羅馬的化身,它是官方的團體,派遣與迎接大使的,代表著城市;指派官員去管理公共土地的 -- 包括行省的省長;指導戰爭的,以及分配公共基金。元老院也有授權城市主要長官,執政官,的特權,去提名獨裁官,在緊急的狀態,通常軍事上的。在晚期的共和,元老院達到避免獨裁官任期,透過訴諸於元老院議決捍衛共和,所謂的元老院終極議決,它宣布戒嚴法,以及給執政官權力去"留心著共和應該不受到傷害",根據西塞羅的第一次反喀提林(In Catilinam)演說。
像百人會議與部族會議,但是不像平民會議,元老院運作,在確定的宗教約束之下,它只能夠開會,在獻祭的神殿,通常霍斯提里烏斯會所(大年初一的慶典,是在邱比德的神殿,而且戰爭會議在柏洛娜的神殿召開),然後它的會期只能夠進行,在祈求的祈禱禮,犧牲的奉獻,以及卜吉凶已舉行之後。元老院只能夠開會,在日出與日落之間,而且不能夠開會,當其它會議的任何一種,是在會期時。
資格身份
元老院具有三百名成員左右,在中期與晚期的共和,身份資格能夠被監察官所剝奪,如果某一位元老被認為曾經犯下行為"違反公共道德。" 習慣地,所有的長官 -- 財務官,市政官(有座椅資格與平民兩者),副執政,以及執政官 -- 被允許至元老院,但是並非所有的元老曾經作過長官;那些不是的元老,被稱為無票決權元老(senatores pedarii),而且不被允許去發言。結果是,元老院被貴族與平民的既成家族所掌控,因為它是較為容易的,對這些團體來說,去攀爬晉陞體系,以及取得發言權。
晚期元老
在晚期的共和,極端的保守的派系出現了,輪流地被瑪爾庫斯·埃米里烏斯·司考路斯(Marcus Aemilius Scaurus),克溫圖斯·路泰提烏斯·加圖路斯(Quintus Lutatius Catulus),瑪爾庫斯·卡爾普爾尼烏斯·比布路斯(Marcus Calpurnius Bibulus)與小加圖(Cato the younger)所領導,他們稱他們自己boni("好人")或貴人派。晚期的共和,因社會的緊張而顯著,在貴人派與新富的平民派幅度寬廣的鬥爭之間,它變得日益明朗,透過國內的狂怒,暴力與兇猛的公民鬥爭敵對;貴人派的例子,包括路奇烏斯·柯爾涅里烏斯·蘇拉(Lucius Cornelius Sulla),與龐培(Pompey the Great),反之蓋烏斯·馬里烏斯(Gaius Marius),路奇烏斯·柯爾涅里烏斯·秦納(Lucius Cornelius Cinna)與尤利烏斯·凱撒皆是平民派。然而,標籤,平民派與貴人派,並非像有時候採取那麼的具體一樣,而且-人物能夠常常改變派系。
階級組織
執政官輪流每月輪流作為元老院主席,反之第一元老起作用作為議場的領導人。如果兩位執政官是缺席的(通常因為戰爭),資深的長官,大多數常常城市副執政,會扮演作為主席。在元老當中,具有發言權的,嚴格的秩序規定,誰能夠發言,何時能夠發言,貴族始終在同等地位的平民之前。
值得注意的慣例
沒有限制在辯論上,而且現在被稱為議事妨害的慣例,是受人喜愛的詭計(慣例,繼續被接受的,在美國參議院,今天)。投票能夠被聲音投票,或者贊成的舉手所採用,在不重要的事件中,但是重要的或正式的提議被議場分區所決定;法定人數去交易是需要的,但是它是不為人所知,多少元老構成法定人數。元老院被分成十人團區,各自被一位貴族領導(因此需要,即必然要有至少三十位貴族元老,在任何既定的時間)。
衣著的款式
所有的元老有權利去戴元老的指環(原始地由鐵作成的,但是後來金子;古老的貴族家族,像尤利烏斯凱撒家族,繼續去戴鐵指環至共和的末期),而且tunica clava,白色的緊身衣,帶著寬闊的紫色條紋,五英吋(130厘米)寬(latus clavus),在右肩上。無票決權元老(senator pedarius)穿白色長袍(toga virilis也叫做toga pura),沒有裝飾,反而,元老,曾經擔任有座椅資格長官的,有權利去穿鑲紫紅邊白長袍(toga praetexta)。類似地,所有的元老穿緊褐紅色的'皮靴',但是元老,曾經擔任有座椅資格長官的,添加半月形狀的帶扣。元老被禁止去忙於任何的商業,無關係於土地的所有權,但是這原則時常被忽略。
騎士經濟階級
直到公元前123年,所有的元老也都是騎士,時常稱為"knights",在英文的著作中。那年,蓋烏斯·顯普洛尼烏斯·格拉古(Gaius Sempronius Gracchus)制定法律兩個階級的分開,而且建立後者為Ordo Equester("騎士經濟階級")。這些騎士經濟階級未被限制在他們的商業投機,而且引起強大的富豪-力量,在羅馬的-。元老的兒子,以及其它元老家族的非元老成員,繼續被分類為騎士經濟階級,他們有權利去穿緊身衣,帶有狹窄的紫色條紋,三英吋(75厘米)寬,作為他們元老起源的提醒人物。
衰頹階段
公元前一世紀 - 公元後六世紀,尤利烏斯·凱撒援引不同種類的身份資格進入元老院,在他獨裁官任期的時候。他增加成員至900名,而且授與許多拉丁與義大利背景的羅馬公民席位,以及忠誠的支持者,他們曾經證明他們的能力與英勇,在內戰的期間。雖然打算去突破難制馭的反動派系力量,像好人,這項改革有助於轉變元老院成為虛有其表,就像它變成的,在第一-之下,以及之外。它之前自身的殘存者,它繼續去露頭角,在羅馬的-中,但是從未在取得它以前的支配地位。元老院在西羅馬帝國末期時還存在著,而且它的最後記載的裁斷,是兩位使者的派遣至提貝里烏斯二世·君士坦丁(Tiberius II Constantine)的皇帝宮廷,在君士坦丁堡,於公元後578年與公元後580年。
東羅馬時期,獨立的元老院,已經被君士坦丁一世在君士坦丁堡建立,雖然它還在名義上存在著,但是地位已經不重要了,直到數世紀之久之後消亡。
法西斯
法西斯的來歷:「法西斯」是古代羅馬元老院高級長官的一種權力標誌,系用皮帶捆紮的一束棍杖,其中間常夾有一柄鋒刃向外的斧頭,得名「法西斯」(fascis或 fasces) 。初為早期王權的標誌,后高級長官出行時由扈從肩扛(每人一束),象徵其行政權力,法西斯主義(Fascist)即取名於此。
「法西斯」是一個古老的名詞,起源於羅馬。當時,羅馬的每一個執政官都有12名侍衛官。侍衛官肩上荷著一束打人的笞棒,中間插著一把斧頭,象徵著國家最高長官的權力。這種笞棒就叫「法西斯」。它是用來處人以死刑的一種刑具。倘若有人犯了嚴重罪行,執政官便聲若洪鐘地宣判:「用『法西斯』對他處以死刑。」侍衛官立即從肩上解開笞棒束———「法西斯」,狠狠地抽打罪人,直到把他打得皮開肉綻時,再拉他跪在地上,從「法西斯」中抽出斧頭,當場砍下他的頭顱。這就是「法西斯」的來歷。後來的「法西斯主義」也是由此而來的。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