綾波麗

標籤: 暫無標籤

162

更新時間: 2013-12-07

廣告

《新世紀福音戰士》一號女主角 。綾波麗(又譯綾波零,綾波レイ,Ayanami Rei),14歲,靈魂來自莉莉斯,肉體是碇真嗣的母親碇唯的基因與Lilith靈魂合成的人造人(人造人不等同於克隆人),同時也是EVA第一適格者,零號機的專屬駕駛員。只愛食素,就讀於第三新東京市市立第一中學2年A班。是EVA里含有謎團最多的角色。作為「三無少女」(無口無心無表情)的始祖,綾波並非沒有感情。監督庵野秀明曾經對綾波的聲優林原說:「綾波並非沒有感情,只是不懂得。」

綾波麗 -簡介
 

姓名:綾波麗 (綾波零)

年齡:14

綾波麗綾波麗



性別:女

血型:blue type

身高:1米58

體重和三圍沒考查

學校:第三新東京市第一中學

門牌:402

職業:EVA零號機駕駛員兼一號機預備駕駛員

全劇共出現過4套服裝,分別是校服、戰鬥服、內衣、睡衣(毛巾和沒穿衣服不算)

共參與戰鬥(以接觸過使徒或受過傷為準)9場,分別為:

第三使徒水(サキエル)

第五使徒 雷(ラミエル)

第九使徒 雨(マトリエル)

第十使徒 空(サハクイエル)

第十一使徒 恐怖(イロウル)

第十三使徒 霞(バルデイエル)

第十四使徒 力(ゼルエル)

第十五使徒 鳥(アラエル)

第十六使徒 子宮(アルミサエル)

生日:3月30日

座位:教室靠窗那排倒數第二個  

廣告

 

人格

作為莉莉絲靈魂的容器,每次死亡之後可以將靈魂完全轉換到一具新的克隆人身上。但記憶無法完全保留。在新世紀福音戰士TV版及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共出現了三個綾波麗:
一人目綾波麗
是第一個人造人。在2010年受老碇指使用激言刺激赤木直子,被赤木直子所掐死(第21集)。
二人目綾波麗
在第一集中登場,也是系列故事中存在時間最長的一個。她後來在對抗子宮天使阿米沙爾的戰鬥中為了保護碇真嗣反向打開A.T.Field,開啟自爆系統后與子宮天使一同爆炸。(第23集)。
三人目綾波麗
在子宮天使阿米沙爾死亡后出現,後來也出現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並一直到劇終。 在第23集中,赤木律子使用遙控器破壞了編號在4以後的人造人。

廣告

  

綾波麗 -地位

◆公認的最早的蘿莉型少女的起源 

◆三無(無口無心無表情)少女的始祖 

◆冰冷系少女的代表 

◆日本女性動漫角色堪稱女神的存在 

日本學界認為兒童孤獨形態有兩種:コギャル(call-girl)和御宅族。ko- gal非常社會化,且沉浸於物質世界;御宅族非常不社會化,但也沉浸於物質世界。他們都靠媒體網路來確定自我的獨立,ko-gal用電話找客戶,御宅族則將房間裝滿電腦、光碟、雜誌。他們是日本80后的兩極, 而綾波麗是新的第三種孤獨形態:非社會化且遠離物質世界。而且她要比二戰後難民生存的孤獨形態更加極 端,因為她的非社會化不僅是現在和將來,更有過去,這是二戰難民所不具有的性質。從這個意義上說,綾波麗是一個國際角色--三無少女。

廣告

 

綾波麗 -故事中人物


「綾波零,14歲,有馬爾杜克機關所選出的第一個適任者,first children,原來evangelion零號機的操縱者,雙親都已經不在世,過去的經歷有如一張白紙,都已經被抹消。」  

綾波麗綾波麗


第五話中,律子博士在和美里的對話中,如此說明零的身份,這也是全劇中第一次對零的來歷有所交代。之後的劇情陸續透露她的其他資料。她在nerv的id號碼為0 001-225-0925-09,目前一個人住在第三新東京市的巨大公寓團地,她是e計劃的第一個駕駛員,花了7個月的時間才和eva零號機同步,但常常由於疑似情緒上的不穩定而導致 eva暴走。個性冷靜沉默,不苟言笑,在學校幾乎不和其他同學交談,缺乏強烈的情感表現,也不和外界的其他人接觸,唯一的嗜好是讀書(?),在學校成績優良。除此之外,出生年月日不詳,血型不詳,家族不詳,出身不詳。anime 史上最神秘的人氣女主角,如果說神秘也是一種魅力的話,零應該就是最好的寫照了。  

零的正體和她不可思議的個性始終是eva中的一個迷,更是「人類補完計劃」和e計劃這兩個巨大謎團的核心。即使到劇場版《air為你獻出真心》(下面簡稱eoe),仍然沒有對她的身世有一個清楚的交代。拋開庵野在eoe 中種種企圖毀滅她形象的描述,在此讓筆者就目前以知的有限資料,為她的身世做一個推測性的完整介紹。

零有著令人一見既印象深刻的外表--白髮(在片中是淡藍色),白皙的膚色和紅色的雙眼,在醫學上這是明顯的白子的特徵,這種缺乏色素的遺傳現象並不是罕見的病例,不過在零的場合應該是特意造成的。在第二十一話中,初次登場的 e計劃的關鍵人物--碇唯,亦即真嗣早逝的母親,其年輕時代的樣貌與零非常神似,這種情形決非偶然。而在第二十三話《淚》中律子揭露了零的秘密,水槽中許多的零說明她是以人工「製造」出來的複製人。而二十四話〈最後的死者〉中零更神秘地在termi nal dogma中出現,先不提她是如何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抵達這個保護嚴密的區域的,日向在渚熏到達heaven』s gate之前偵測到了at field反映就能證明她不是一般人類。  

在eoe中,零在聽到真嗣的大聲呼喊之後,隨即騰空而起並飛到莉莉斯的面前與之合體,莉莉斯更以精神感應對她說「歡迎回來」,這是零真實身份的最完整證明。很明顯的,零是以莉莉斯製造出來的人造人,因此她能夠直接與莉莉斯合體,並持有熏的浮空與at field等使徒所具有的能力。在另一方面,她具有部分唯的基因,因此她不但在容貌上與唯相似,而且對真嗣和碇司令等唯的佳人抱有特殊的感情。由這種情形來看,零不獨是混合了莉莉斯和唯的基因所造出來的人造人,她也有一部分原屬於碇唯的記憶與性格,這應該不是單純的遺傳基因所能造成的結果。  

扣掉terminal dogma水槽中那些沒有靈魂的零不算,在eva中登場的零其實共有3個,日本的eva fans們公式稱呼她們為一人目(第一個),二人目(第二個)和三人目(第三個)的零。大約才五,六歲的一人目零於第二十一話〈nerv,誕生〉中登場,因為辱罵律子之母赤木直子為「老太婆」而被直子活活掐死了。二人目的零就是從第一話開始登場的零,一直到第二十三話零號機自爆死亡。三人目的零,則在之後的二十四話登場到最後。(以後的文章中,都會以這種幾人目的方式來區分不同時期的零)  

由幼年時期的一人目的零來看,由人工培養的零和現在的人工胚胎一樣。需要和人類相同的時間來成長。在2006年被殺死的一人目的零號稱「四到五歲」,由於在日本沒有所謂的虛歲演算法,由2015年的零的年紀來推算,假設她是十四歲未滿十五歲,那麼她應該是誕生於2000年到2001年之間,時間上和一人目零死時的年紀基本上相符因此零的複製計劃早在碇唯死之前就開始了,在碇源堂的刻意隱瞞之下,seele並不知道零是複製人一事。然而唯對此是否知情?源堂是否瞞著唯進行複製零的計劃?很遺憾的是,單從tv版故事中我們無從得知這一點。  

西元2004年,碇唯死於eva啟動實驗中的「意外」,享年27歲。由第二十話中可以看出,在駕駛員溶解與lcl中的情況下,精神與記憶可以以特定的類分子形態存在於lcl中,並可以某種方式進行重組。唯的「意外死亡」應該就是指這種情況,和後來也發生同樣情況的真嗣不同的是,出於某些原因,她並沒有被成功得救回(這可能涉及她的真正意圖),可以推斷她的部分人格就此殘存在 EVA初號機中,其餘部分則在日後不知如何轉移到了零的身上。然而相較與零誕生在2000到2001年推算,時間上晚了三,四年之久,因此此說也不定能夠成立。而律子曾在第二十三話中說過,眾多複製的零之中,只有一個是擁有靈魂的,這靈魂是從何而來,又為何只會特定存在與「活動」中的(離開水槽在現實世界中以綾波零的身份存在)零身上,更是迷中之迷。  

在太田出版的〈 庵野秀明欠席裁判 〉中,副監督摩砂雪曾提到三人目的零的記憶是來自於備份在 dunmy plug中的資料,然而這不能解釋為何三人目的零不記得真嗣的事情,卻在緊握二人目零的寶物……碇司令的眼鏡時流著眼淚。二人目的零直到與第十六使徒armisael心靈交會時,才因為看到了自己深藏心中的孤獨寂寞而流淚,而二人目的零隨即自爆而死,未曾再返回過DUMMY PLUG備份記憶,所以三人目的零根本不應該知道流淚這回事,即使知道也絕不是來自於dummy plug中的記憶備份,「魂」的譯介傳承應該是最有力的說法。只是連身為副監督的摩砂雪都如此說,如果不是庵野有特別的交代,就是他的「情報操作」非常成功。反正腳本是他寫的嘛!要怎樣向手下的人員解釋劇情是他的自由,我們則自有我們加以分析后得出的結論。  

話題扯遠了。我們由以上的種種結果可以得出一個肯定的結論。零是由莉莉斯和唯的基因所創造出來的人造複製人,至於為何只有其中一體擁有靈魂,至盡仍無法得知,而由於繼承莉莉斯的血統之故,零的白髮,雪膚和紅色雙眼的獨特外表不但使她在眾多角色中格外引人注目,在搭配上她那孤獨的表情之後更是她魅力的一大來源。  

part 2 生自與「零」的生命,擁抱悲運的少女  

即使她本人再怎麼沉默自斂,經常如影子般被刻意隱沒在畫面的一角,「存在感稀薄」的零,在 eva眾多角色之中卻相反地最容易引人注目。清秀的外表,總是環繞在身邊的寂寞氣氛與冰冷無表情的面孔,使她看來像個一觸即碎的,精雕細琢的玻璃娃娃,連明日香都公然叫她「人形」(日愈的洋娃娃之意)。而已經證實是人造人的她是否像許多「下仆」(明日香擁護者的總稱)們所說的,是個沒有靈魂和心,只知道執行碇司令命令的玻璃人形呢?答案是否定的。不論她能不能算是人類,在零的冷漠面具下也有著一顆人類的心和人類的感情,只是能看到它的人並不多罷了。  

現在讓我們追憶一下電視版中有關零的種種片段和場面吧!  

廣告

綾波麗綾波麗的微笑



在tv版中零出場很早。筆者相信真嗣在無人的街道上所看見的零的身影只是心中預感的幻影而已,兩人第一次真正的會面應該是在eva初號機的garage中。源堂利用重傷的零使得真嗣搭上eva初號機,那時便可看出零對源堂命令的絕對遵從,即使那種程度的重傷,仍在源堂一句命令下勉強爬下病床,結果連真嗣都看不下去而願意代替她出擊了。筆者一直認為這是源堂的計謀,因為他深知以自己兒子的個性不會乖乖地坐上初號機的,所以故意安排這場戲來誘他入殼,不過若是你我面對了這樣的場合,相信也不可能坐視重傷的零去送死吧。這也是真嗣這個有時懦弱地令人失望的主角最令人打心裡為他喝彩的一幕了。真嗣的懦弱與頑固脾氣使他能面對父親的威勢與美里的勸說而都能不為所動,但懷中因痛苦而呻吟的零與滿掌的鮮血能使他毫不猶豫地下這個決定,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十分的難能可貴。雖然說明日香曾經色誘真嗣成功(幾乎成功),但對於真嗣來說,真正能讓他願意無償付出的應該還是只有零。據說有許多人在此時便深深喜歡上她的,不過此時的零並未有太明顯的個性表現,這喜愛多半是源與對病弱少女的憐愛和保護欲,零的「繃帶少女」的名字也就從此不脛而走。 之後的二至四話主要都集中在對真嗣的心理描寫和對周遭環境的適應過程,零的出場並不多,不過從冬治和劍介的會話中多少說明了零平日的個性:沉默寡言,面無表情,不擅表達喜怒哀樂,而真嗣由於她只對父親源堂才表現出的親昵神情,對她由嫉妒轉而產生好奇。第五六話集中在兩人間關係成長的描述,零最具人性的一面在這兩話中表露無疑,第11話中則可以看出她臨危不亂的冷靜性,而在12到19話中,她以 eva駕駛員的身份經常登場,戲份卻顯然沒有明日香來的重,但她與真嗣間的關係日益成長,卻和明日香為了維持自尊而對真嗣表露的虛情假意形成強烈對比。  

第15話中,零因為真嗣說她扭抹布的姿勢「很像母親」而臉紅(據日本某網友文章說法,兩手向內扭抹布的姿勢是老一輩女性的做法,被視為一種比較文雅的姿勢),是否因此激起了她的母性本能則不得而知。在第16話中,指揮作戰的美里在初號機被使徒吞沒之後下令其餘兩人撤退,此時喊到:「碇君還在裡面!」的零可以明顯得看出她對真嗣的關心,她更在之後明日香冷言嘲笑真嗣的失策時露出明顯的怒意。以往臉上看不到喜怒哀樂的零,在這一話中單獨為了真嗣而表現出的情感便可謂之空前了。  

第17話,真嗣和冬治為了送講義而前往零的住處,其間真嗣自做主張清理了屋內的垃圾,零之後躊躇不經意脫口而出了「謝謝」這兩個字。零為了真嗣的事獨自到屋頂上去找冬治時,看似粗線條其實十分心細(?)的冬治一語道破她是在擔心真嗣,聽到這番話的零雖然驚訝卻沒有加以否認,此時的她應該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和真嗣之間那種不可解釋的關係與感情,或許這種感情還不能稱之為愛,然而這種與認定的對方互相關心,彼此依附而活著的「絆」,卻是她已經逐漸擁有了人類的「心」的證明。  

第19話的特攻暗示著零不為人所知的自殺願望,這在後面會再提及。而隨著第二十一話揭露她與碇唯之間的莫大關倆們,23話的自爆隨即結束二人目零短暫的一生,而律子的反逆行為揭露出她與源堂不可告人的關係,也說明了零真正的身世。三人目的零隨即接著登場,如同前面所提到的,她似乎繼承了二人目的記憶,似乎在這最後一個零身上仍然有著令人期待的劇情展開。然而……  

第24話渚熏的登場,一句「你和我是一樣的」的台詞布置了另外一個迷題--既然熏可以是第17使徒tabris,那麼擁有同等能力的零會是什麼?這個在tv版中沒有解釋的迷到了劇場版中依然沒有什麼結果,與莉莉斯合體的零,以大地女神的姿態出現的巨大的零,在真嗣的補完世界中出現的,又像母親又像伴侶的零,以及在最後頭頸斷裂,裂成兩半的頭部橫在海的另一邊的,令人不快的零,種種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的展開所詮釋的零,除了庵野監督明顯可見的惡意和對觀眾報復的意圖之外,實在看不出和tv版有何關聯,對於解明零的真實身份和來到這個世界的真正理由也沒有太大的幫助(最多是證明了她與莉莉斯的關係)。  

因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將這兩者加以區分,擯棄劇場版中有關零的部分以及二十五、二十六話的「學院純愛版」零,單純以tv版的內容對零這個源自於「無」的少女作一分析,特別是他迷一般的種種行為與個性,其實是可以由許多方面來加以解釋的,不論如何,始終被宛如at field的層層迷團所包裹的零的身世,她所曾參與的各項秘密計劃(第13話中握著隆基亞斯之槍的行進,在多次實驗場面之後才在第18話現出真面目的「dummy plug」(傀儡系統)間的關聯以及異與常人的冰冷性格,和看似複雜其實非常單純的明日香相較之下,顯然是更有加以探討的價值。  

廣告

綾波麗綾波麗



part 3 絆……這是她生命的所有  

從電視版可以看到有關零的種種行為與個性表現,有以下幾個明顯可見的現象:  

1、 對碇司令命令的絕對服從。除了真嗣之外,零隻會在源堂面前露出笑臉,她對源堂的命令更是遵從到了以死相徇的地步。即使是發自美里或律子,並非直接來自源堂的命令,她也會視為一體的服從。就nerv 所慣用的指揮方式而言,零可說是優秀的典範。2、 自我存在意識稀薄。或許是明知自己有許多「備份」存在之緣故,零以隨時可以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活著,甚至企圖以犧牲自己生命的方式來換取最大的戰果,例如19話時她駕駛失去右臂的零號機抱著n2特攻時,當時源堂都對她的行動感到大吃一驚,可知絕非他下的命令,而那時她所說的「我是死了也有代替的東西……」這句話正可說明她輕視自己生命的程度。  

3、 異常冷靜的外表與紛亂的內心。不知道是否因為與零號機本身的緣故(零號機核心中到底放入誰的靈魂,到現在還是個不解之迷,零駕駛零號機暴走的記錄為3部eva之冠.而律子曾將其歸之於零的「心亂」所致。第5話中,零為能順利啟動零號機,將自己視為寶物的源堂眼鏡帶如插入栓中以安定自己的心情,該次啟動實驗也因此而能順利完成.相較與真嗣和明日香,幾乎從來沒有在意識狀態下導致 eva暴走的情形,零當時到底「心亂」到何種程度實在難以想象。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的零卻異常得冷靜,在戰鬥中也不被情緒左右,能夠冷靜地觀察形式來採取行動,並在判斷道路上有過人的直覺。(?)  

4、對於真嗣的關心,自從第6話之後,零似乎意識到了她與真嗣間的關係,對於真嗣有一些通常看不到的反應,例如掌打對源堂口發惡言的真嗣,在聽到真嗣看到她反手扭抹布的姿勢說她「有母親的感覺」之後臉紅,這些都是潛藏在她體內的唯的因子所致。不過她在真嗣身上所意識到的,到底是唯未能對兒子所表達的母愛,抑或是「零」對異性的青澀情感,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幾點,相信各位都有注意到吧!或許零散了些,但這些都是構成綾波人格的重要部分,以下就讓筆者不知輕重地做個整理,試著勾勒出她出生的經過,以及她隱藏在冰冷臉孔後面的真正面貌。  

西元2000年,不知是否為儲備未來 e計劃的駕駛員之故,源堂使用了使徒(莉莉斯)和唯的因子(不能確定是否來自於溶有唯肉體的 lcl)創造了零,並基於來日的作業與開發傀儡系統的需要而一次培養了相當是數量,這些零主要在terminal dogma的核心水槽中,以與人類相同的速度長大。然而這其中有一體被帶出水槽,並可能在唯出事後融合了 lcl中唯的部分靈魂(這可解釋為何故事中多次提到零所擁有「借來的靈魂」),然後以普通人類的方式被撫養長大,這就是一人目的零。  

一人目的零,或許是習慣了源堂的日常言行,抑或被源堂設計用來害死赤木直子博士,因為在直子面前口發老太婆無用之言而被殺掉。直子在看見年幼的一人目零之初還沒有認出她就是唯的複製品,知道她明白源堂帶他來的用意之後,才在激動之餘殺死她。她在殺死零之前還咬牙切齒地說「你是死了也可以替代的東西!」之際,不知是否已經知道零有許多複製品可以替代,不然以她的身份大可不必畏罪自殺,或許是對源堂的冷血無情感到絕望之緣故?  

另一種說法是認為零中隱藏有使徒的殘虐性因子的論調,一人目零中的使徒性格尚未被壓抑,對赤木直子口出惡言純粹是因為這種殘虐性未被壓抑,這可由劇場版d eath中,被掐死瞬間的零不但面帶充滿惡意的微笑,眼眸中甚至還映著渚熏身影一段來加以證明。不過,這雖是有力的暗示,卻沒有辦法證明這件「意外」是否出與源堂的預謀,只是若以源堂的鬼畜個性來看幾乎不會有人懷疑這是他故意安排的好戲。  

不論如何,一人目零的出場到此結束,可聯想的二人目零被帶出了水槽(是否有繼承一人目零的記憶就不得而知),在位於nrev本部地下的人類進化研究所第三分室中開始了她的人生。律子曾在第23話中說過:「……這個房間的擺設,構成了零心中光與水的印象。」的確,在23話後半中出現的這個「零之房間」擺設與零獨居的公寓房間非常相似,可以確信她的童年應該是在這個封閉的房間中度過的,因此她刻意將獨居的公寓房間也擺設成類似的格局,或許是籍以在自己的世界與不習慣的現實世界之間留下一個熟悉的歇息之處,來安定自己的心情吧。 西元2014年,綾波零轉入第一中學就讀,時間應該是在真嗣來到第 3新東京市的一年前。照時間來推算,零在搬入目前獨居的公寓房間(搬入時間應該與轉學時間相同)之前,共在地下的房間中度過了八年的歲月。這段時間她見到的人不會太多,應該就只有源堂和負責她身體狀況的律子才對,而真正負起對她教育和照料職責的想必就是源堂。對身為生化複製人的她來說,源堂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也是她活著的唯一意義。在她身上看到亡妻身影的源堂應該也對她相當的疼惜,用這種方式受到源堂對她的感情,因此對於表面上的感情表露自然視為多餘的東西而加以省略,這用來解釋她不擅表達言辭的個性是十分確切的。  

對於零的這種性格,庵野監督在知道擔當零配音工作的林原小姐時有一句很貼切的說明:「這個女孩子不是沒有感情,是不知道如何表現感情。」這句話應該不難理解吧!想必面無表情的源堂,只有噓寒問暖時的微笑而已。所以零沒有像明日香那樣激烈的愛與恨,只有不知生命為何物的失落和面對寂寞的無意識悲傷而已。對於初期的二人目零來說,這應該就是她人格的全部了。  

相對於情感表現上的缺乏,零個性上的另一個特徵就是自殺願望。對於零來說,生命似乎沒有任何值得珍惜之處,或許是知道自己有許多複製體可以替代之故,死亡對於存在感稀薄的她彷彿是種解脫而並非結束。因此她有明顯的自我犧牲傾向,在第六話中不惜生命擋住了第五使徒RAMIEL的加粒子炮,第11話中率先資源去擋住第9使徒 matarae的溶解液,19 話中操縱戰鬥能力不完全的零號機手持n2對「最強的使徒」ze ruel的猛烈攻擊,直到23話中與16使徒armisael同歸於盡……  

對於自己生命的輕視程度除了戰鬥之外,也完全反映在她的日常生活上。一個人住在宛如鬼屋般的公寓危樓之中,毫無生活感的無機質房間,從不收拾的信件(應該都是廣告單之類?),不上鎖的房門,飲食大概也都是速食拉麵之類的東西(綾波不吃肉這件事已知是素食主義的庵野監督的個人偏好,因此不列入探討之列)。她彷彿把自己視為只為操縱eva而存在--不如說是為了有一天死在eva插入栓中--而存在與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因此省略了一切她認為是多餘的事物,例如感情,與他人的關係,對生活的要求與享受……等等。這一切對一個隨時要死的人而言確實是不必要的,畢竟對於零來說,她的確只為了一件事而活著--那就是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的「絆」。  

part 4 使徒人格,魂之輪迴  

除了擁有使徒的身體和力量之外,零是不是也擁有使徒的人格呢?筆者認為這是很有可能的,特別是這可能是她心亂的主要原因之一。回想第23話中零與第16使徒a rmisael的對話,那個「另一個人的零」極有可能就是潛藏在她心中的使徒人格,以及在第25話中出現的那個怪異的零的形象很可能是同樣的東西。  

第18話登場的dummy plug是這個使徒人格的一個強力證明。雖然故事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明dummy plug到底是如何製造出來的,但由它引起人權主義者兼潔癖者的伊吹瑪亞的極度反感這一點看來,很可能是由其他或生生的零複製體所「製成」的,再由二人目的零從terminal dogma的大腦狀設施中複製她的記憶和人格到dummy p lug中。由於零的原體唯個真嗣是母子關係,兩人擁有類似的大腦結構和人格 patt ern,因此由零所製成的dummy plug較有可能騙過eva初號機而達成不需要駕駛員而能加以遙控的目的。  

然而dummy plug第一次啟動就是對變成使徒的EVA三號機近乎分屍的殘虐攻擊,不禁令人對dummyplug和身為本體的零產生恐怖感。筆者認為這應該就是潛藏在零之中的使徒人格所致,因為初期人格一片空白的零不應該有如此的殘虐性。相對與使徒的半知性作戰方式和僅排除妨礙者的習慣,eva系列爆走時表現出來的戰鬥本能個殘虐性是一大對比,這可能是亞當和莉莉斯這兩個生命之源最大的不同處吧!總之這肯定不是零本人的人格所致。 雖然,零可能繼承了碇唯的基因和部分記憶,但身為複製人的她還是得和一般人一樣,一切從空白開始。誰是出生就擁有獨特的人格和個性的呢?後天的環境與教育會決定一個人的性格,相信在零的場合也是如此。不幸的是,她所擁有的只是源堂這樣一個不會表達自己情感?quot;父親",以及可想而知對她抱有很大敵意的負責人--赤木律子。筆者無從揣測她在幼年期受過怎樣的教育與照料。但可以看出的是,她的個性部分和尚未發展的幼年時期一樣,近乎一片空白。一人目的零尚會充滿惡意地嘲諷赤木直子,到了二人目的零身上就只剩下對源堂的敬慕與服從,對於愛憎和感情的其他部分等等則是一無所知,在第六話中她面對喜極而泣的真嗣時不知該做出何種表情,就是她鮮少與人接觸的證明。  

雖然可以確定在零的人格人應該潛藏有所謂「使徒人格」。但不只何故在二人目的零身上,這使徒的人格並不像在一人目身上時那麼明顯,或許是源堂用了某些方法(例如出現在零房內或床頭柜上的不明藥物)將之壓抑下來。畢竟零身為 eva零號機的駕駛員,萬一被使徒人格所控制,將是十分危險的事情,但可能就是這勉強的壓抑導致零的情緒不穩。從零號機的兩次暴走,一次是拳打源堂,一次是攻擊零自身來看,應該都是這個被壓抑的使徒人格所導致。後來零將源堂的眼鏡帶入插入栓內,精神就穩定了下來而順利完成啟動實驗,這說明使徒的人格只有在零的心靈一片空虛時才有趁虛而入的餘地,當零的心中有對他人的感情和關心而不再空白時,使徒人格的影響力就會降到最低。在第六話之後,零和真嗣彼此之間有了更深一層的感情,當她開始在意真嗣的事情之後,暴走的情形就不曾再發生過(機體互換實驗那一次的不算),這是極有力的證明。  

亞得拉派的心理學學者認為,人的存在感來自對自我獨特性的認知,以及與他人之間的「牽絆」。這些牽絆不僅是證明我們存在與這群人中的證據,也構成我們人格上的一種本質,我們與許許多多周圍人們的關係和交流方式亦屬於我們獨特人格的一部分,這種「牽絆」的論調在 eva中(特別是25,26話)到處可見,從小甚少與他人接觸的零缺乏這種「牽絆」乃是明顯的事實,因此,她若是能繼續與周遭的人們交往,產生個性與思考上的交流而逐漸建立與他人的牽絆,可能也能成為一個擁有自己個性的可愛女孩兒。不論如何,看著原本不知感情為何物的她和真嗣間逐漸增長的感情,和在生死之戰中培育出來的信賴與相互關懷,可說是整個充滿灰暗與死亡氣息的eva中最為美麗動人的一幕,相信這一點是不會有人反對的。  

回想一下在23話「淚」中,她終於籍由第16使徒armisael看清楚自己充滿悲傷和寂寞的心,以及隱藏在這之後的真正的心愿.當armisael的另一端開始攻擊初號機時,她方才恍然大悟:「這就是我的心?希望能和真嗣君在一起?……」  

不知道是覺悟自己死期已至(在第19話中,零在初號機進行啟動實驗時突然感到嘔吐感,那時她喃喃自語:「已經不行了嗎?」時,似乎已經知道自己的身體無法再支撐下去了,那時她特攻的理由應該也在於此),還是處於對真嗣最高的愛情她選擇了一死,但是她死時最後一刻尖刀的居然是……源堂!!(相信有許多綾波fans對這一幕都極為反感)。  

然而有一篇同人漫畫對這一節有很好的解釋。筆者認為二人目的零似乎相信自己上一為了源堂而生,因為自己的心逐漸偏向真嗣而感到不安,這也背離了她只為源堂而活著的信念。或許她的自爆是為了結束自己和源堂這段殘破的牽絆,因為有了真嗣的闖入,這段牽絆再也無法維持原來的模樣了。她希望讓另一個新的自己與源堂重新開始,不必再受過去對源堂感情的牽絆。  

「無法告訴你的言語,無法傳達給你的思念,就讓我一個人全部帶走吧,希望下一個我,可以只喜歡上你一個人……」  

這段話雖然是漫畫中的虛構,但用來形容當時零的心情,真是在恰當不過了,因此筆者在此特別提出作為引證。  

零的心或許和她的生命一樣是生自與虛無之中,然而她絕對不是一個沒有心和靈魂的「人形」。當她開始有關心和思念的對象之後,喜悅,悲傷種種感情也就從此而生。何嘗有誰不是如此?在童話故事中,即使是泥塑木雕的娃娃玩偶,當她們開始明白何謂愛情之後,也能擁有一顆人類的心,甚至有一天真的成為人類而實現心愿。零雖然知識其中的一個例子,但是她讓我們看到了其中最美的一面.

綾波麗 -其它

文化藝術,生活娛樂,人物百科,社會人文,中外歷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