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錦袍

標籤: 暫無標籤

99

更新時間: 2013-09-03

廣告

《紅錦袍》是由元代徐再思寫的一組重頭曲,分詠嚴光、范蠡、張良、陶淵明。該曲詠陶潛,歌吟陶淵明蔑視功名富貴、追求自由自在生活的高風亮節。全曲流露蕭灑自如之態,正契合著陶潛的性格。

紅錦袍 -基本信息

  作者: 徐再思

  體裁: 散曲

  年代: 元代

紅錦袍 -作品原文

  [黃鐘]紅錦袍

  徐再思

  
 那老子覷功名如夢蝶。

  五斗米腰懶折,百里侯心便舍。

  十年事可嗟,九日酒須賒。

  種著三徑黃花,載著五株楊柳,望東籬歸去也。

紅錦袍 -作者簡介

  徐再思,字德可,浙江嘉興人。鍾嗣成曹本《錄鬼簿》言其「好食甘飴,故號甜齋。有樂府行於世。其子善長頗能繼其家聲」。天一閣本《錄鬼簿》,除包括上述內容外,還記載他做過「嘉興路吏」,且「為人聰敏秀麗」、「交遊高上文章士。習經書,看鑒史」等。這些都說明他在仕途上雖僅止於地位不高的吏職,但卻是一位很有才名的文人。其生卒年月很難確定。《錄鬼簿》把他列為「方今才人相知者」一類,並說他「與小山同時」。張小山生活在元末,據此推算,其生年應在一二八○年以後。他的散曲〔雙調·蟾宮曲〕《錢子云赴都》有「今日陽關,明日秦淮」句,既雲「赴都」,又點明「秦淮」,很可能已是明初。其卒年疑在一三五○年以後。他一生的活動足跡似乎沒有離開過江浙一帶。清·褚人獲《堅瓠集·丁集》說他「旅寄江湖,十年不歸他的〔雙調·」。水仙子〕《夜雨》「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及〔雙調·蟾宮曲〕《西湖》「十年不到湖山,齊楚秦燕,皓首蒼顏」等句,均可證實他確曾在外飄泊達十年之久。其作品大量是《吳江八景》、《苕溪》、《甘露懷古》等內容。他離開家鄉,在太湖一帶飄泊,則是完全可以肯定的。

  現存小令一百零三首,主要內容集中在寫景、相思、歸隱、詠史等方面。他的寫情之作深沉娟秀,如〔雙調·蟾宮曲〕的《贈名姬玉蓮》(「荊山一片玲瓏」)及《春情》(「平生不會相思」)二首,被認為是「鏤心刻骨之作,直開玉茗、粲花一派」。有些作品立意頗新,能於俗中見雅,〔雙調·水仙子〕《紅指甲》及《佳人釘履》等篇,近人吳梅《顧曲麈談》卷下評曰:「釘鞋雲『金蓮脫瓣』,《紅指甲》雲『落花飛上』云云。語語俊,字字絕,真可壓倒群英,奚止為一時之冠。」他的某些詠史之作,則常在短短的一曲中小結興亡,有一定積極意義。明·朱權《太和正音譜》評其詞「如桂林秋月」,不無是處。他在感嘆人生時,總不免帶著一種傷感悲涼的情緒,這大概和他一生的經歷有關。其散曲集《甜齋樂府》和貫雲石的《酸齋樂府》,因兩人的字型大小相映趣,故後人將兩家散曲合輯成集,名為《酸甜樂府》。但兩人的生活經歷及作品風格並不相同,徐比貫雲石輩份晚些,成就及影響亦不如貫雲石。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