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粟特(Sogdiana)是中國古書中記載的西域古國之一,活動範圍在今中亞阿姆河與錫爾河之間的澤拉夫尚河流域,首都「馬拉坎達」位於今撒馬爾罕。

廣告

中亞古國名。
粟特人的葬具

  粟特人的葬具

即索格狄亞那。位於阿姆河﹑錫爾河之間﹐以澤拉夫尚河﹑卡什卡河流域為中心的地區(今蘇塔吉克與烏茲別克境內)﹐古波斯文寫作Suguda﹐Sugda﹐漢文譯作粟弋﹑屬繇﹑蘇薤﹑粟特等。梵文作Surika﹐中古波斯文作Sulik﹐漢譯作利﹑速利﹑蘇哩等。「粟特」一詞﹐一說來自共同伊朗語的詞根﹐意為「閃耀」﹑「燃燒」﹔一說在塔吉克-波斯語辭彙中意為「聚水窪地」。隋唐時代所謂昭武九姓大多在這一地區。當地居民稱之為粟特人。操粟特語。
據中國史書隋書記載,粟特先民原居祁連山下「昭武城」(即今甘肅張掖),後為匈奴所破,被迫西遷至中亞,並建立了康安等一系列小國,即中國史書中著名的昭武九姓。
粟特勢力不甚強大,多依附於其他更為強大的民族,曾先後被波斯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亞歷山大大帝、塞種人大夏(巴克特里亞)和大月氏人貴霜帝國入侵併統治,后又歸屬波斯薩珊王朝、白匈奴和西突厥等,直至被伊斯蘭化的過程。今天的烏茲別克仍有粟特部落的傳人。西方史書中匈人首領阿提拉死後,一個兒子名忽倪,曾退到克里米亞一個叫蘇達克地方(今克里米亞南部黑海沿岸城市),是粟特的轉音。
粟特

  粟特

公元前1千紀前半葉粟特地區就有居民定居﹐公元前6~前4世紀粟特是波斯帝國的一部分﹐與帕提亞帝國﹑古代花拉子模﹑阿瑞亞一起組成帝國的一省﹐公元前329~前328年﹐粟特人奮起反抗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見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中亞)。公元前323年塞琉西王國統治粟特(見塞琉西王國統治下的中亞)﹐公元前255年左右﹐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建立﹐其勢力也向北伸入粟特。公元前139~前129年間﹐大月氏西遷﹐過大宛﹐佔據阿姆河以北﹐不久又渡阿姆河征服大夏。康居五小王也曾控制粟特與花拉子模地區。公元1~3世紀貴霜帝國興起后控制粟特。3世紀以後﹐貴霜衰落。薩珊王朝沙普爾一世曾遠征達到塔什乾地區。至4世紀60﹑70年代噠人佔領粟特﹐6世紀60年代﹐薩珊波斯﹑突厥聯盟滅噠后﹐粟特歸突厥。7世紀中葉﹐唐滅西突厥﹐遂於粟特設置羈縻府州。7世紀下半葉到8世紀上半葉﹐粟特逐步被阿拉伯人所征服(見阿拉伯帝國征服中亞)。10~11世紀﹐粟特地區的文化優勢終被突厥-伊斯蘭文化所取代。

廣告

粟特人

  粟特人

綠洲地區有發達的灌溉農業﹐產麥﹑黍﹑稷﹑棉﹐多出良馬﹑駝﹑驢﹑牛﹑羊﹔另有葡萄﹑金桃等水果﹐盛產葡萄酒。粟特礦產有黃金﹑沙﹑五色鹽。手工業產品有鎖子甲﹑弓﹑盾牌﹑長劍﹑矛等兵器﹐水晶杯﹑瑪瑙瓶及各種珠寶製品﹐毛﹑棉﹑絲織品與絲棉混合紡織品。中國造紙術西傳后﹐撒馬爾罕紙很有名。

廣告

粟特
粟特地處歐亞陸上交通樞紐﹐粟特人利用這一有利條件﹐積極從事貿易活動。東至中國﹐南至印度﹐西至波斯﹑拜占廷﹐東北至蒙古﹐凡利所在﹐無不至。內部貿易也有發展﹐發行大量錢幣﹐仿製薩珊波斯式的銀幣和中國式的圓形方孔銅錢。粟特人在突厥﹑回鶻等游牧國家的內政外交﹑貿易鑄幣﹑宗教傳播﹑文字創製等方面發揮過重要作用。

廣告

5~8世紀粟特的城市迅速發展﹐它們一般有城堡﹐圍以城牆的沙赫里斯坦(內城)﹐作為商業﹑手工業區的拉巴特(外城)﹐以及郊外大墓地。城市建築的主要材料是泥磚和木材。宮殿﹑神廟﹑貴族的大建築物常高二﹑三層樓﹐飾以壁畫和黏土﹑木頭或雪花石膏的雕塑。

廣告

粟特人的壁畫

  粟特人的壁畫

粟特繪畫的主題是多樣化的﹐有史詩故事﹑祭祀儀式﹑民間傳說﹑動物寓言敘事詩﹑宴飲場面等。畫面色彩鮮明﹐線條優雅。比較著名的如片治肯特的女豎琴師圖﹑阿弗拉西亞布的迎娶公主圖﹐瓦拉赫沙的妖魔斗象圖都很有特色(見彩圖粟特壁畫(塔吉克出土))。粟特人能歌善舞﹐樂器以琵琶為著名﹐康國樂﹑安國樂﹑胡旋舞﹑柘枝舞在唐代曾風行一時。

廣告

粟特地區多種宗教並存。其中最有影響的當推拜火教(祆教)。粟特的拜火教滲進了當地的偶像崇拜﹐因而與波斯國教拜火教有很大不同。佛教與其它印度宗教在粟特人生活中亦有影響。基督教聶斯脫利派(景教)。摩尼教也同時存在。

廣告

粟特文粟特語
語言

  語言

屬於中期伊朗語的東部方言。粟特人曾對回紇及其後人的文化產生過重要作用。維吾爾族人曾經使用過的回鶻文就是在粟特文的基礎上創製的。粟特文文獻大都是基督教、摩尼教和佛教等宗教內容。粟特文字母由一種地區性的阿拉米字母發展而來。它和塞姆字母一樣,全部都是輔音符號。一般情況下母音不予表明。在中國境內發現的粟特文文獻主要有三種字體,即標準體、摩尼體和古敘利亞體。因字體不同,其字母數量也各不相同。

廣告

粟特人

  粟特人

粟特人「父子計利」,因之不存在大家族制度,而盛行父系小家庭制度。這種家庭的特徵是一方面非常重視父系家世,穆格山文書中的粟特人皆冠以某某是某某的兒子,父名至關重要,祖父以上就不計了。另一方面,男子成年後就須脫離家庭,自去經商謀生,孩子一降生就進行經商教育,至「男年五歲,則令學書,少解,則遣學賈,以得利多為善」。及成了更須獨立生活。「丈夫年二十,去旁國,利所在,無不至」。開始與父母、兄弟別離分居,兄弟之間如發生利益糾紛,不恥訴於宮府。兄弟、鄰居之間財產分得清清楚楚,但粟特式的「小家庭」只是相對於數代同堂、兄弟分居的大家庭而言,規模並不算小,這是因為其婚姻乃建立在多妻制的基礎上,粟特人的正妻多為同族聯姻,如康阿義屈達干夫人石氏、安菩夫人康氏、米繼芬夫人米氏,康、安、米、石皆為粟特姓氏,但也有異族通婚者,如安祿山生父本姓康,養父姓安,母為突厥阿史德氏,亦屬異族豪宗大姓。正妻地位很高,可以與丈夫並坐胡床見客,法律上不但允許夫休妻,而且允許妻棄夫,擁有再嫁的權利。由於粟特人多去遠地經商,其性生活不可能為一夫一妻制束縛得很緊。因此,還另有侍妾、姘頭,這些次妻皆為外族,有的還具奴隸身份。「婦言是用,男子居下」,無非反映正妻尚擁有一定的發言權,而且在交際場合男性推崇婦女以為騎士風度而已。

廣告

10曆法

粟特的曆法直接繼承波斯的影響,實行襖教歷,這種曆法分全年為365天,12月,每月一律30天,餘5天擱置,一年差6小時,4年差1天,因此,每4年歲首提前1天,故中國史料對粟特歲首記載不一,杜環《經行記》雲「其俗漢五月為歲首」,韋節《西蕃記》說「以六月一日為歲首」,《新唐書·康國傳》則云:「以十二月為歲首」。記載差異正是由於歲首推移的結果,七曜制的發明則乃粟特曆法的重要特點,七曜指日、月、火星、水星、木星、金星、土星,合為一個周期,又稱星期,至今仍在通行。

廣告

11節日

粟特人的節慶,依蔡鴻生研究,主要有三,即歲首節、葡萄酒節、乞寒潑水節。歲首節即年節,韋節《西蕃記》記此節連續慶祝七天,舉行賽馬及射箭遊戲,射中者可為一日王,顯示了金錢崇拜的力量。粟特人有陳寶鬥富的習俗,每次聚會時,在做的所有的人都把身邊所帶的寶物拿出來,相互斗寶。寶物多者,戴帽居於座上,其餘以財物的多少分列。這同明代徽商以資財多少選祭酒,定座次的風俗完全一致,反映了重商民族的本質特色,推測似乎也是在歲首節舉行的。歲首節還例行祭祖儀式,「國立祖廟,以六月祭之」。民家大概也仿行之。年節又是求天兒骸骨節,這是個同襖教有關的宗教節日,粟特「俗事天神,崇敬甚重,雲神兒七日死,失骸骨,事神之人,每至其月,俱著黑疊衣(黑色棉衣),徒跣,撫胸號泣,涕淚橫流,丈夫、婦人三五百人散在草野,求兒骸骨,七日便止」。這位失骸骨的天兒就是多尼·耽末子,起源於古巴比倫時代,對於他的祈求反映了對作物生長枯而復生的復榮願望,傳至粟特,天兒演變為西耶烏什的英雄傳說,這位英雄在安國建立捕喝城之後慘遭殺害,因於歲首凌晨舉行野祭,胡男胡女赴郊外尋找天兒骸骨,既是郊遊,又是對大地回春的禱祝。
乞寒潑水節為十月三十日,原為波斯節日,相傳波斯薩珊王朝卑路斯(459—483)在位時期出現苦旱,幸得國王相救,因之每到此日,便以水相潑為戲。「乞寒,奉西國外康國之樂。其樂器有大鼓、小鼓、琵琶、箜篌、笛,其樂大抵以十一月,裸露形體,澆灌衢路,鼓舞跳躍以乞寒也。」這一節日對塔里木綠洲諸國影響甚巨。又有葡萄酒節,據阿里·比丘爾雲五月十八日乃是里巴巴花拉節,又作巴米花拉節,意即飲純葡萄漿,二十六日卡林花拉節,意為品聖葡萄,此節一直延續至八月九日,後來演變為清代維吾爾人的收穫節。

廣告

12分佈

主要分佈在中亞的烏茲別克等地。
中國北朝隋唐時期,粟特文化與中原文化經歷了衝突、磨合、融匯的過程。入華粟特人經歷了「漢化」歷程,而漢人則經歷了「融胡」過程。漢人對粟特文化的接受則呈現出從拒絕、排斥到主動接納的軌跡,接受心理和評價歷程則有從「以丑為主」到「以美為主」的轉變。北朝貴族對粟特文化藝術多持排斥態度。如顏之推對利用擅長外來文化如語言、音樂等途徑博取政治仕途的做法嗤之以鼻,鮮卑貴族高孝珩將外來音樂稱為「亡國之音」。唐代史學家則對入華粟特人誣之以「胡小兒」、「商胡醜類」、「西域丑胡」等。玄奘說粟特人「風俗澆訛,多行詭詐」,其負面評價可能與玄奘的佛教徒身份及粟特人較少崇信佛教有關。但唐代文學家卻受到粟特文化的強烈吸引,對粟特人及其文化藝術持讚賞的觀點。如元稹《法曲》所謂「女為胡婦學胡妝,伎進胡音務胡樂……胡音胡騎與胡妝,五十年來競紛泊」。粟特音樂、舞蹈、服飾等,在唐代文人看來,充滿韻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