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井順慶

標籤: 暫無標籤

103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筒井家一直是戰國大名里比較特殊的,但它又不是像本願寺那樣的純佛教勢力,筒井順慶生於天文十八年(1549年)。父親是大和國興福寺官符眾徒筒井順昭。幼名藤勝丸,成年後改名藤政。

人物簡介
筒井順慶(1549-1584),大和守護代興福寺僧兵首領筒井順昭之子,幼名藤勝丸,正室為攝家九條氏養女。興福寺筒井家是自平安時代便存在的僧兵集團,門下同統領著大和為數眾多的地侍及個寺院的僧兵。長久以來依附藤原家的勢力,但攝政藤原家衰退後筒井家反倒更加興旺起來,在鎌倉時代仍保持在大和的雄厚勢力。
順慶之父順昭在年輕之時便展露出非凡的才幹,結合木澤、田山兩家與以越智氏為首的反筒井勢力抗衡,幾乎完成一統大和國的霸業,不幸的是順昭在天文十九年即因病去世,享年僅二十八歲,而當時接下家督之位的藤勝丸只是二歲的幼童。
順昭死後,藤勝丸秘密發喪,並且借興福寺中與順昭在聲音、容貌上皆十分相似的盲眼僧人木阿彌做替身,對外將順昭的死訊成功隱瞞了一年。這時的大和國也已趨向穩定,家中重臣及四方盟又友均盡心守護年僅二歲的少主。
無奈好景不常,三好長慶的重臣松永久秀為擴張勢力往親率大軍侵入大和,雖然筒井家上下一心聯合抗外,但在永祿八年時仍因接連戰敗而被迫退出筒井城逃亡。但是筒井家並未因此屈服,不斷使用游擊戰術給進入大和的松永久秀軍成後勤補給線,然後由少主藤勝丸出面與在三好家中和松永久秀為敵的三好三人眾締盟,聯軍反攻終在翌年奪回筒井城。
同年九月,筒井順慶在興福寺元服剃度,然後與三好三人眾聯合在大和全戰線與松永久秀爆發激烈會戰,一時戰火好似將奈良的天空都燒紅了。
全線會戰的最後是以松永久秀的勝利結束,老謀深算的松永久秀在織田信長協助足利義昭上京后查覺到風頭已開始轉向,迅速將舊主三好家棄若敝屣,改投入信長麾下宣示臣服,實力雄厚的織田軍做後盾的松永久秀再次侵入大和,來勢洶洶的松永久秀將以筒井順慶為首的大和反松永勢力再度擊敗,順慶亦被迫放棄筒井城逃往福住城,知道松永久秀是倚仗信長之勢后,順慶亦上洛參見信長表達臣服之意。
元龜二年,順慶遷移到新築的辰市城,八月時信貴山城的松永久秀反叛信長,與在多聞城的長男久通合軍布陣於大安寺發兵攻擊辰市城,此時得到消息的順慶親率爾精兵勞繞小道從鄰近山中發動奇襲將宿敵松永久秀軍擊出,戰後順慶將松永軍將士首級獻給信長,因而獲得信長的稱讚。
之後在信長的分配下筒井順慶出仕明智光秀,歸入他的軍團,由於兩人皆是精通和歌、連歌、茶道、花道的風雅武將因此意氣相投很快成為莫逆之交,順慶之子定次還娶了明智光秀的女兒。
天正四年,信長任命的大和守護原田直政在石山會戰中陣亡后,筒井順慶在明智光秀的支持下順利成為新的大和守護,但是此事引來認為自己更加適任的松永久秀嚴重不滿在來年趁織田家新敗於上杉家之時謀叛,但很快就被信長派遣的織田信忠、筒井順慶、羽柴秀吉率大軍鎮壓,窮途末路的松永久秀最後懷抱茶器"平蜘蛛"自爆而死。
天正八年,筒井順慶移居大和郡山城后隨明智光秀協力織田信雄進行伊賀平定,隔年也隨明智光秀出陣征伐甲斐武田家。
天正十年六月二日,明智光秀策動本能寺之變殺死織田信長,面對舊友明智光秀邀請出兵同防京都的來信,筒井順慶採取坐視不理的態度,果斷地與近在河內和泉盤踞的丹羽長秀、織田信孝軍交換誓狀,同時派出許多探子準確掌握周遭的情報以決定自己未來的動向。
在西國與毛利軍交戰的羽柴秀吉以出乎意料的神速調頭殺回近畿,與明智光秀在山崎進行合戰,筒井順慶枉顧明智光秀再三的請求,堅持採取旁觀的立場按兵不動,最後明智光秀以慘敗收場在小栗棲被土民用竹槍刺死。
筒井順慶的這種態度被後世稱為「洞嶺之觀」。
山崎合戰結束后,筒井順慶改仕秀吉,持茶器晉見並獻上祝詞,得到領土安堵狀保持領內的安泰。 天正十二年二月,筒井順慶在大和郡山城突然染疾,一病不起。之後病情好不容易略有起色就接到隨羽柴秀長出兵伊勢的命令,戰後病情再次惡化,於八月十一日病故於大和郡山城,享年三十六歲
人物詳解
永祿九年
(1566年)九月,藤政在興福寺得度。剃髮,改名陽舜坊順慶。不同與一般的武家,筒井家的當主是以僧侶的身份元服的。
得度之後,順慶聯合三好三人眾,在大和各地與松永軍交戰。古都奈良各地都被戰火所包圍。永祿十年(1567年)十月十日,松永軍放火燒毀了大佛殿。戰鬥最終以松永久秀取得勝利而告終,而戰火也在進一步擴大。
永祿十一年(1568年),新勢力開始抬頭,織田信長協助足利義昭上洛。對政治方面的變化有著相當的敏感度的松永久秀馬上表示臣從信長,並因此得到了大和一國的賞賜。有著織田軍團作後盾的久秀再次大舉侵攻大和,形勢對反松永的大和武士團大為不利,順慶第二次被趕出筒井城。然而,順慶與一族在逃到福住城之後,再次對松永軍展開游擊戰。
元龜二年(1571年),順慶築辰市城,並移居入新城。幾個月後,松永久秀突然發動反叛,但在發現形勢不利后馬上臣服。順慶的行動也僅僅是佯動作戰。
同年八月日,信貴山城的松永久秀髮兵攻打辰市城,與多聞城的嫡男松永久通合兵共二千五百人於大安寺布陣。順慶親率二千餘人從鄰近的山中突然殺出,經過幾個小時的激戰,最終將松永軍擊退。這場被後世稱為大和最大野戰的辰市合戰以筒井軍取得勝利而告終。順慶將討取的松永軍將士的首級獻給信長,表示臣從。
此時,順慶結識了在他和松永久秀之間調解的明智光秀。光秀無論是作為單純的武人,還是在和歌等各種文化方面都非常優秀。順慶與光秀兩人意氣相投,交往愈深。后順慶作為光秀的幕下,參加了石山合戰。
天正十年
(1582年)六月二日拂曉,明智光秀軍一萬五千人突襲京都本能寺,織田信長自刃。本能寺之變發生時,順慶正在引軍上洛的途中。得報后,順慶馬上返回了郡山城。
光秀在本能寺之變後向各地派出使者,聯絡各個反信長勢力、與自己有親緣關係的織田家武將以及幕下的大小大名。其中就包括光秀十分重視的由順慶所率領的大和眾。
另一方面,順慶無法輕易的作出決定。作為大和守護,筒井家的當主,順慶自然不希望大和再度捲入戰亂,同時還要考慮如何報住筒井一黨的性命。順慶對光秀的出兵擔任京都警護的要請置之不理,依然是按兵不動。
當然,順慶也沒有無為的旁觀。他派出手下對畿內的勢力進行逐一調查,與討伐明智的丹羽長秀、織田信孝交換書狀,努力收集各方面的情報。順慶冷靜的進行著情報戰,為自己尋求生路。
不久,羽柴大軍從中國返回。而明智方面,盟友細川藤孝父子拒絕出兵,組下的高山重友和中川清秀也投奔了秀吉。孤立無援的光秀把順慶的大和眾看作是自己最後的希望。
六月十日,光秀軍率軍到達洞ヶ卡,要請順慶出陣。而順慶徹底貫徹了自己的中立的路線,既沒有積極的投向秀吉,也沒有出兵支援光秀。光秀派重臣藤田傳五再三要請順慶出陣,但是順慶依然在郡山城內按兵不動。
六月十四日,明智軍和羽柴軍在山崎激戰。三小時后明智軍不敵敗退,光秀也在敗走途中被小栗棲的土民的竹槍刺死。享年五十五歲。
晚年
可惜上天並沒有再給順慶更多的表現時間。天正十二年(1584年)二月,順慶突然患病,卧床不起。后病情有所起色,出陣近江伊勢,不料病情迅速惡化。八月十一日,順慶在大和郡山城內眾家臣的守護下去世。享年三十六歲。
順慶死後,他的養子定次繼任家督。然而筒井定次卻沒有順慶那樣的政治平衡感。雖然他在關原之戰中從屬東軍,但在那之後定次開始接近豐臣秀賴,以至遭到德川家康的忌避。最終遭到改易,定次被賜自刃。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