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更新時間: 2018-07-13

廣告

秦永敏

秦永敏(1953年8月11日~)湖北省武漢人。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武漢地區非法組織「四五學會」發起人以及非法刊物《鐘聲》編輯部頭頭。 1982年3月,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1998年12月22日,刑滿釋放人員秦永敏因從事顛復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再次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2010年11月29日,刑滿出獄。

中文名:秦永敏籍貫:湖北
出生地:武漢民族:漢族
國籍:秦永敏中國職業:學者 自由撰稿人。

廣告

1 簡介/秦永敏 編輯

秦永敏,男,漢族,1953年8月11日出生於湖北省武漢市。著名學者。

2 人物生平/秦永敏 編輯

1969年,16歲初中畢業作為知識青年送到湖北省沔陽縣農村插隊落戶當農民。

1970年,因寫日記表述很想上大學被發現,以「不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罪名,被送進少年管教所管教40天,此後又被送回農村插隊。

1976年春,被招收到武漢鋼鐵公司冷軋廠當工人。

首次被捕

秦永敏等人在湖北省武漢市鬧市區中山大道的水塔下面辦「民主牆」,並成立民主組織「四五學會」。他們打著「民主」、「自由」的口號,公開發表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傳播民主思想,鼓動請願,製造思想碰撞。那時,水塔下面「民主牆」一帶長期有國保公安監控,常常發生聚眾圍觀,爭吵鬥毆,交通堵塞,擾亂社會秩序等事端,引起了湖北省委和省革委會的嚴重關注。

1979年2月1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進一步加強全國安定團結的通知》。湖北省委常委開會認真學習了《通知》精神,並作出了在全省傳達貫徹的具體部署。1979年3月25日,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召開會議,一致通過《湖北省革命委員會通告》。有的老工人指出,武漢中山大道水塔下面的「民主牆」,阻礙交通,影響市容,破壞安定團結,早就應該處理了。武漢市政府根據《通告》的規定和群眾的反映,立即組織力量洗刷了水塔「民主牆」,並對市內一些大標語進行了檢查和處理,打壓了秦永敏為首的民主派人士。

但是,「四五學會」頭頭秦永敏等人卻叫嚷什麼省革委會《通告》封了「民主門」,堵了「武漢三鎮民意」;洗刷「民主牆」,不許貼大字報,是「公然用法令來反對憲法」,等等。那時的憲法中是有關於「四大」即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的條文,但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修訂的。湖北省委、省革委會堅決貫徹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撥亂反正精神,態度是很鮮明的:有問題、有意見應該按正常渠道向上級反映,對省委、省革委會有意見,可寫小字報貼到機關大院內;為了維護安定團結的大局,絕不許可在水塔下面辦「民主牆」,貼大字報,堅決把這股右的思潮頂了回去。

武漢秦永敏等人懾於國家法律和政府法令的威力,變換手法,把辦「民主牆」改為出版非法刊物《鐘聲》雜誌。他們打著「民辦刊物」的旗號,發表了大量反動文章,惡毒地誣衊我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政權「是官僚專制政權」,無產階級已「再次淪為被統治的對象」;誣衊我國的社會主義制度是「封建國家資本主義」;說當時的形勢是「灰濛濛的天空,烏雲又在一片片的集聚」,「蕭瑟的秋風吹動著落葉,預示著寒冷的冬天又即將到來」;煽動群眾「採取適當的措施,逐步使民主共和國在舊制度中生長起來」,爭取「社會主義民主共和國」等等。

秦永敏等還在武漢秘密集會,在全國搞秘密串連,先後與全國18個省、市的56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建立了聯繫,進行反黨反社會主義活動。

1980年2月16日至19日,由秦永敏等同全國部分省、市非法刊物、非法組織的頭目聯繫,發起在武漢召開了所謂「民刊代表會議」,有上海、杭州、長沙、河南和湖北襄樊等地的非法刊物的頭目參加。他們分析全國形勢,胡說什麼「目前全國各地布滿乾柴」,「人民不滿,幹部不滿,農民不滿,軍隊不穩定」,「中國要走第三條道路,實行多元化的領導」等等。

同年8月,朱建斌又代表《鐘聲》編輯部竄到長沙、韶關、廣州等地,秘密找當地非法刊物的頭目串連,並由朱提議,討論了組織「中南地區民刊協會」的問題。朱還親自起草了「民辦刊物聯合會章程(暫行)」和「中南地區民刊聯席會議聯合公報」,並油印散發,陰謀組織起來進行顛復國家的活動。他們還與香港托派掛了鉤,得到香港托派的支持。

1980年10月9日,湖南長沙師範學院部分學生打著「要自由,要民主,反官僚」的旗號,用「文化大革命」中的辦法衝擊機關鬧事。

1980年10月19日,秦永敏等派出「全權代表」到達長沙,會見長沙師範學院部分學生代表和長沙非法刊物頭目,向他們表示聲援。隨後長沙師範學院部分學生派了21名代表到武漢大學、華中師範學院進行非法串連。由於這兩所學校黨委重視,方法對頭,學生們向長沙師院學生代表耐心說明,為了維護學校教學秩序,不同意他們搞串連、散發傳單和張貼大字報,把他們那一套危害安定團結的錯誤做法頂回去了。這件事,在全國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

1980年11月,湖北省委常委開會就當時社會動態和加強思想政治工作問題,先後議了幾次,認為對非法組織、非法刊物一定要管,「不能任其泛濫」。

1981年3月14日,陳丕顯代表湖北省委在湖北省高等教育工作座談會上所作的講話中進一步強調了這個問題。陳丕顯說,武大、華師兩校的學生抵制湖南極少數學生的串連,表現不錯。但是,「目前,在高等學校里,有極少數問題十分嚴重的學生,有的人參加違反憲法和法律、以反黨反社會主義為宗旨的非法組織,編印非法刊物,散布危害社會、危害國家、危害社會主義制度、危害安定團結和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言論。我們一定要認識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要按照中央有關文件的精神,堅決地嚴肅地加以處理。」在處理中,陳丕顯強調說:「要注意掌握政策。對於參加非法組織和非法刊物的一般成員,應該區別對待,進行切實的思想教育和分化瓦解工作,爭取其中多數成員轉變立場。在他們確實轉變立場、有悔過表現的情況下,就要歡迎他們改正錯誤,繼續熱情地幫助他們進步。」陳丕顯的這個講話,曾在《湖北日報》上公開發表。

1981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處理非法刊物非法組織和有關問題的指示》(即中發【1981】9號文件)下達后,湖北省委於1981年4月16日發出了關於貫徹執行中發【1981】9號文件的通知。

在普遍宣傳教育和調查研究的基礎上,湖北省委常委先後兩次聽取了省公安廳關於非法刊物、非法組織的情況彙報,批准了武漢市委1981年4月2日關於處理武漢地區非法刊物、非法組織及其有關人員的報告。

1981年4月18日,湖北省人民政府發出了關於取締非法刊物和非法組織的決定,明令取締武漢市「四五學會」非法組織和《鐘聲(包括其副刊〈啟明星〉)》、《飛碟》非法刊物。武漢市公安局經武漢市檢察機關批准,分別於1981年4月16日、20日將「四五學會」的發起人和《鐘聲》編輯部的頭頭秦永敏逮捕;

湖北省政府的《決定》和依法逮捕秦永敏等消息公布后,廣大幹部群眾熱烈擁護,拍手稱快。群眾說,湖北省政府明令取締非法組織「四五學會」及非法刊物《鐘聲》、《飛碟》,完全合情、合理、合法、合乎民意,非法組織頭頭秦永敏等被依法逮捕是罪有應得。各有關單位黨組織充分利用這個有利形勢,發揮政策威力,對「四五學會」、《鐘聲》的一般成員,加強思想教育和分化瓦解工作,反覆交待政策,明確指出:只要說清問題,認錯,交出一切材料,斷絕來往,既往不咎,組織上照樣信任。通過這些耐心細緻的工作,比較順利地解決了取締非法組織、非法刊物的問題。

1982年3月,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1989年4月,刑滿獲釋,同年底結婚。

1993年12月,被遣送回湖北武漢,以「擾亂社會治安」處以勞動教養二年。

1995年12月,勞教期滿獲釋,在湖北武漢經營書店為生。

1997年4月,離婚,女兒隨其母親帶走撫養。

再次被捕

主詞條:「中國民主黨」非法組織事件

1998年3月以來,秦永敏還以多種方式煽動顛復我國家政權。

1998年11月,秦永敏為顛復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密謀成立自稱為「中國民主黨湖北省黨部」的非法組織,擬定了「章程」、「公告」,並與境外敵對組織聯繫,為組織、策劃、實施顛復國家政權,尋求並接受了其資助。

1998年12月22日,刑滿釋放人員秦永敏因從事顛復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公開審理。法庭在聽取了檢察機關的公訴意見和辯護意見后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有關規定,秦永敏的行為已構成顛復國家政權罪,罪行重大,又繫纍犯,應依法懲處。各界群眾以及秦永敏的家屬旁聽了案件的審理。

2010年11月29日,刑滿出獄。

廣告

3 主要論著/秦永敏 編輯

《秦永敏論和平轉型》,五七學社出版公司

《當代中國民主轉型的四個階段和目前的形勢與任務》

《從當代中國民主運動重新認識梁啟超》

《論權利本位觀念的社會哲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