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韻天成凌叔華

標籤: 暫無標籤

26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本書描寫了凌叔華這位出身於直隸布政使家的女公子求學、繪畫、創作直到踏上五四」新文化文壇的經歷,以及她與鄧穎超、許廣平、冰心、弗吉尼婭·吳爾芙,特別是與著名詩人徐志摩的深厚友誼。

秀韻天成凌叔華 -基本信息

  ·出版時間:2008-01-01

  ·總頁數:362

  ·字數:250000

  ·ISBN:9787506342094

  ·大小:16開

  ·裝幀:簡裝

  ·紙張:膠版紙

秀韻天成凌叔華 -圖書簡介

  20世紀的女才子中,出類拔萃者可謂多矣,但若論多才多藝,非凌叔華莫屬。20世紀的女才子中,品學兼優者可謂多矣,但若論品學貌兼顧者,非凌叔華屬。20世紀的女才子中,佳話、傳奇、美貌、艷情者多矣,但若論如凌叔華之佳話者少莫屬。

秀韻天成凌叔華 -作者介紹

  林杉,河北寧晉人,先後供職於部隊和中央國家機關,曾任某報出版社社長,高級編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傳記文學學會理事。

  著有詩集《如夢的節令》、《禮魂:中國二十四節氣》、《等待蟬唱》,散文集《雨中風鈴》、《行板如歌》,長篇歷史小說《夢斷宮苑》,人物傳記《一代才女林徽因》、《林徽因傳》等。其作品風格鮮明、文字清麗,他的詩、散文、小說、傳記等作品都曾獲得國家及省部級重要獎項。

廣告

秀韻天成凌叔華 -編輯評論

  本書為精緻女人叢書」之一。以詩化的語言,散文的筆法,描寫了凌叔華這位出身於直隸布政使家的女公子求學、繪畫、創作直到踏上五四」新文化文壇的經歷,以及她與鄧穎超、許廣平、冰心、弗吉尼婭·吳爾芙(英國著名作家),特別是與著名詩人徐志摩的深厚友誼。書中所用史料及圖片鮮為人知、可讀性強。

  作者簡介 林杉,河北寧晉人,先後供職於部隊和中央國家機關,曾任某報出版社社長,高級編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傳記文學學會理事。 著有詩集《如夢的節令》、《禮魂中國二十四節氣》、《等待蟬唱》,散文集《雨中風鈴》、《行板如歌》,長篇歷史小說《夢斷宮苑》,人物傳記《一代才女林徽因》、《林徽因傳》等。其作品風格鮮明、文字清麗,他的詩、散文、小說、傳記等作品都曾獲得國家及省部級重要獎項。

廣告

秀韻天成凌叔華 -目 錄

  1 布政使家的女公子

  2 天光初露

  3 根是地下的枝

  4 初去京都

  5 歸去別來太匆忙

  6 好風如水上青雲

  7 文壇初涉

  8 一枝素蘭為誰開

  9 「鈔襲」與「閑話」的紛爭

  10 再赴京都

  11 花之寺

  12 江城梅花

  13 最憐小女賦招魂

  14 「八寶箱」之謎

  15 衡山性靈

  16 泰山神韻

  17 獨甲南國的副刊

  18 漢陽勞軍

  19 花開元自春風

  20 北平奔喪

  21 山居的日子

  22 告別故國

  23 初到英倫

  24 古韻

  25 愛山廬夢影

  26 心識菩提

  27 訣別西瀅

  28 夢中敦煌

  29 新朋與舊友

  30 怎消幾番風雨

  31 故園簫聲入夢來

  凌叔華大事年表

  參考書目及訪談資料

秀韻天成凌叔華 -圖書摘要

  1 布政使家的女公子

  她坐在後花園的小山上,望著貓額狀的夕陽,慢慢地被深灰色的西山所吞沒,收起了它最後幾縷灼目的光芒。

  山,如同擱淺了的古船,靜靜地停泊在遙遠的天邊,失去了大自然如泣如訴的天籟。被暮色簡化了的風景,勾勒出一幅姿容婉約而韻味無窮的剪影,那靜穆的美,隱約著一派醉意朦朧的風景。

  夕陽欲眠,歸鳥上下翩飛,兩個翅膀不停地拍打著遠處近處的燈火,塗抹著一天的意興闌珊的倦意,慢慢溶人暮色。

  而她依然坐在岩石上,像一個虔誠的拜謁者,進入了一個惟神忘我的境界。山,在她的目光中不停地變幻著:或疏淡,或濃重,或清晰,或朦朧,或喧騰,或寧靜,這是繪畫要捕捉的最好的境界和語言。可是在她的目光里,有時感到清晰可辨,胸有成竹,令人興奮和陶醉。有時轉過身去,卻變得意象散亂,一片模糊,形不成—個完整的畫面。

  這個時候,每一絲風聲,每一聲鳥鳴,對於她都是多餘的,惟獨窒息了—砌,她才能講入至純至美的境界。

  睏倦一陣陣向她襲來,她感到有些疲勞,不知不覺竟然睡去了。

  —會兒,天上幾隻歸巢的烏鴉,用穿透力極強的嗚叫聲,撕裂著寂寥的天空,驀地把她從睡夢中喚醒。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怔怔地又去觀看那蜿蜒的山巒。每到這個時候,她心裡便響起母親告誡的話:造物自有它的旨意,靜心領略才會得到。

  這—次她改變了—種觀察方式。她先去用心測量山峰的高度,再去估算山勢的坡長。那山體的顏色,也在她的目光中不停測試著:由銀白到淺灰,再由淺灰到深紫,直到暮色加重。與升起的夜色漸漸疊加在—起。

  有時候,她心裡猛然發現了一莖萌芽,試圖把它記下來時,那—束亮光迅速熄滅,隨之黑夜翩然降臨,腦海一片模糊。

  她畢竟不是能夠探測自己心靈感晤的年齡啊!

  整整—個下午,她陷入—個苦思冥想的境地。夢想使她嘗到了足夠的傷害,她的心情又懊喪起來。

  「寶貝兒,快回去吧,天都黑了,媽媽還等著你吃飯呢!」傭人張媽到後花園來找她了。

  叔華打了—個呵欠,站起身來,搖了搖頭不想回去。

  張媽問:「你在這兒幹什麼,吃飯都忘記了?」

  叔華說:「看山。」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