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田元祥

標籤: 暫無標籤

28

更新時間: 2013-08-26

廣告

益田元祥(1558——1640年),是石見國(島根縣)豪族益田藤兼的次子,因為長兄夭折,頂替其迎娶吉川元春之女並繼承益田家成為第二十代當主。1568年由毛利元就賜予一字「元」而名「元祥」。大概他很早就顯得與眾不同(如少年之伊達正宗),13歲時其父藤兼便看出他的才能遠在自己之上,就退居幕後輔助於他。

 

益田元祥 -人物

益田元祥

益田元祥 -簡介

益田元祥(1558——1640年),是石見國(島根縣)豪族益田藤兼的次子,因為長兄夭折,頂替其迎娶吉川元春之女並繼承益田家成為第二十代當主。1568年由毛利元就賜予一字「元」而名「元祥」。大概他很早就顯得與眾不同(如少年之伊達正宗),13歲時其父藤兼便看出他的才能遠在自己之上,就退居幕後輔助於他。事實證明藤兼是極有眼力的。1575年,年僅18歲的元祥就毫不留情地誅滅了對毛利氏心懷不滿、蠢蠢欲動的匹見大谷氏一族,表現出驚人的領導才能。兩年後,在元祥的活動下,足利義昭任命藤兼為「越中守」,元祥則接替藤兼任「右衛門佐」。此後益田家世代都敘任「越中守」一職。1582年,54歲的藤兼放心地讓25歲的元祥繼承家業,自己過起了隱居生活。益田家鼎盛時的領地達11萬石,(以石見為中心,在筑前、長門、周防、出雲均有飛地,勢力跨越5國)但從屬於毛利家后減為8萬零600石,居城是益田七尾城。

早在1578年,元祥就作為吉川元長、廣家兄弟的參謀表現活躍,吉川家也將這個女婿當成自家人看待,幾乎凡事都徵求元祥的意見。元祥在與企圖復興尼子家的尼子勝久和背叛吉川家倒向織田家的南條元續等人的戰鬥中也立下大功,得到伯耆500石領地的加封和足利義昭的多次嘉獎。

毛利氏在「本能寺之變」后、羽柴秀吉的「中國大返還」中有所貢獻,之後就加入到秀吉旗下。其實當時山陰的吉川元春曾提出順著山陰道追擊秀吉的建議,但沒有被採納。元祥當時就想「為何哥哥元春的意見不被通過,而弟弟隆景的意見卻被採納-------」。哥哥和弟弟的外交力的確相差不少(小早川隆景明顯比吉川元春更善於說服別人),元祥便想以自身的外交力幫助元春,可惜的是小早川隆景還是取得了最終的勝利。山陰軍平時總是戰鬥在最前線,如今提出建議卻不被接受,元祥為此頗為不滿。(此時若毛利家採用元春的意見,趁機追擊撤退中的秀吉,或與明智光秀夾擊秀吉軍的話,只怕歷史就將改寫。)

此後元祥參加了對四國的征伐,攻打長曾我部元親的土佐高尾城。四國平定后,在秀吉的命令下,吉川元春抱病參加對九州的戰鬥(元春此前對自己的建議老是不被採用不滿,已經隱居。),但是在吃了黑田孝高(官兵衛)送來的咸鮭魚后元春就離奇地死去了。(有元春明白自己的老毛病吃了此魚後會有危險,但又不能不吃的說法。這倒頗象徐達吃了朱元璋的燒鵝后病發而亡的傳說。)更奇怪的是元春嫡子、元長此後不久也因病而亡,偏偏此時小早川隆景卻仍要吉川軍作為毛利方進攻九州的先鋒!本來因為元春和元長之死,吉川家就已悲痛萬分,小早川隆景如此安排,元祥幾乎就是震怒了。他很快就推舉比自己小三歲、性情剛烈的吉川廣家(元春三子)作為吉川家的繼承人。廣家與元祥從小就十分親近,在此非常時刻兩人更是團結一心。元祥因在豐前香春城的戰鬥表現而受到豐臣秀吉的高度讚揚。擔任先鋒的元祥以伏兵擊敗對手,其英勇善戰令「鬼吉川」之名為島津家所熟知。

在接下來對北條氏的征伐中,元祥作為毛利家的核心參戰,擊敗了伊豆的清水康英。此外,在各處的檢地和與秀吉的外交事務中,元祥均表現得十分出色。元祥各方面的才能為毛利輝元認可,漸漸得到其信任和重用。1589年,輝元在元祥嫡子久太郎元服時,將吉川廣家的「廣」字賜給他,為其取名「廣兼」。元祥手中有一件經千利休鑒定過的名茶器「益田壺」,元祥十分珍惜,輕易不示於人。可是還是被毛利輝元知道了,便想買下。元祥始終不肯,最後輝元提出借用,元祥明知這借用是有去無回的,但還是同意了。令人想不到的是輝元隨後就將「益田壺」作為禮物送給了豐臣秀吉的寵臣石田三成(此壺后在關原之戰時遺失),這讓元祥多少感到不快。

1592年,元祥參加第一次侵朝之戰,與吉川廣家一起以5000兵力擊破3萬敵軍。1595年5月12日,元祥被后陽成天皇任命為從五位侍從「玄蕃頭」,秀吉也賜其「豐臣」姓。元祥的能力和功勞令眾人感到心服。

1596年元祥之父藤兼去世。次年因朝鮮之戰形勢緊急,元祥第二次渡海參戰。他很快從喪父之痛中清醒過來,協助吉川廣家,不顧小早川隆景死後執掌毛利本軍的安國寺惠瓊作出的明日決戰的軍議,以5000兵力突然發動夜襲,一舉擊敗40000人的敵軍。安國寺惠瓊惱羞成怒,說吉川軍不顧軍議僥倖取勝,廣家則反過來嘲笑和尚根本不懂指揮。兩人眼看就要鬧翻,元祥趕緊說:「惠瓊大人的決定很對,但實戰中不得不因地制宜進行調整。」此語得到大多數參加會議的人的贊同,安國寺惠瓊沒有辦法,就向秀吉打小報告要求懲罰吉川家,但未被秀吉採納。此後,安國寺惠瓊多次向秀吉進讒,使屢立戰功的吉川軍沒有得到應有的獎賞。擔任吉川軍參謀的元祥向石田三成說明此事,但三成也是惠瓊一派,並未替吉川家說句公道話。這隻怕也是日後關原之戰,三成沒能拉攏吉川家的一個原因。

決定天下大勢的關原之戰,終於不可避免地爆發了。在此之前的1600年7月15日,以吉川廣家為首,益田元祥、熊谷元直和穴戶元續四人簽定不與德川的東軍作戰,萬一東軍戰敗西軍追究責任則由四人一力承擔,與毛利本家無關的誓書。但是輝元被三成說服,答應作為西軍總大將參戰。元祥於是率領1823人去與輝元會合。8月8日吉川廣家答應作為東軍的內應,元祥得到通知從勢多向伊勢路移動。9月15日,決戰的結果不出元祥等人所料,眾多諸侯觀望乃至叛變到東軍(其中包括小早川秀秋),西軍慘敗。石田三成和安國寺惠瓊均被捕殺。

如果說這之前的元祥只是文武雙全、屢立功勞而已,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讓我們對其堅守信義的人格魅力欽佩不已了。

德川家康突然出爾反爾,不再兌現戰前曾答應做東軍內應的吉川廣家和允諾從大坂城退出的毛利輝元保留其領地的諾言。毛利家的領地從中國的八國120萬石被減至僅剩周防和長門兩國36萬石(注1),毛利三家(毛利、吉川、小早川)分屬東西兩軍仍未能保持住家業。元祥的領地也被沒收,但是德川家康很快就派在石見國的大久保長安遊說元祥,以保留其領地為條件要求元祥脫離毛利家,留在石見國。(其實就是要元祥投靠他,這老狐狸!不過可見他也很看重元祥的能力,想徹底搞垮毛利家。)元祥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管理石見銀山開發的大久保長安仍不死心,就派石見豪族佐世元嘉等人繼續勸說,但最終元祥的回答仍然是「不!」大久保長安最終無奈地說道:「元祥執意要跟隨平凡無能的毛利輝元去貧瘠的長門,不聽從家康公的勸誘,真是埋沒了自己的才能啊!」就這樣元祥放棄了自己八萬石的領地,跟從輝元去了長洲,僅僅獲得須佐一萬石的領地(后達到一萬二千石)。元祥對自己的選擇自始至終從未後悔。為此感激不已的輝元給元祥寫了感謝狀。

當時的毛利家可謂困難重重,因為領地的大幅度減少,原本5000多名家臣不得不減至不到300人。家臣們的知行地也都只有減封前的五分之一。毛利輝元此時心灰意冷,將家中大事託付給家老福原廣俊,自己剃髮出家,號宗端。當年10月2日,在木津(大阪市)輝元的屋敷,就主要家臣的知行地作出了新的劃分。東面的岩國被分配給吉川廣家,西面的長府給了毛利秀元,中間的右田(現防府市)給了穴戶氏。廣俊的這些決定是與元祥商議後作出的,猜想一定是輝元要廣俊這樣做的吧?

就在毛利家剛剛到達新領地時,鄰國安芸(廣島縣)的領主福島正則(因關原之戰立有大功而獲得原屬毛利家的領地)突然提出要毛利家返還當年的年貢。原因是移封前安芸國當年的年貢已經被毛利家徵收過了。這樣一來其餘六國的新領主也紛紛要求歸還當年的年貢。(真是屋漏偏逢下雨!)因為福島正則曾為戰後毛利家的延續儘力,毛利家不能拒絕他的要求(其實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只是時機選得太讓人難以接受。)毛利家根本無力應付這樣的追討,一度曾經產生放棄領國的想法。最終與筑前(福岡縣)的黑田孝高談判,以領地換取4000貫(2萬石)的借金。(事見《毛利家文書》,真是凄慘。)據《牛庵覺書》記載(注2),在伏見毛利家家老福原廣俊的家中,吉川廣家的代表、毛利秀元的代表、以及宗端的重臣進行了整整四天的協商,終於在第四天接受了益田元祥的建議——曾在被沒收的六國(包括安芸、備后、出雲、石見、隱歧、伯耆(山郡)及備中的一部分)有知行地的家臣,和剩下的毛利家臣一起承擔這些債務。史料記載元祥以誠懇的態度說服黑田孝高令其同意毛利家慢慢償還此債務。此後的十年間元祥個人共償還銀1300枚、大判3000兩、砂金4貫。

關於移封后毛利氏的居城,家臣們提出三種選擇:山口高嶺、防府桑山與萩指月山。福原廣俊與幕府老中本多正信父子交涉並徵求宗端的意見,在慶長9年(1604年)2月終於決定在萩建造新的毛利家根據地。6月1日開始建城,元祥作為建城的四個總監工之一(另外三人是熊谷元直、天野元政和穴戶元續)為建城日夜操勞,終使此城於四年後建成。

下面提到的就是元祥一生中最突出的貢獻和功勞了——寬永2年(1625年)的改革。

德川幕府出於削弱各藩(特別是毛利這種外樣大名)的目的,反覆要求各藩擔負各種修繕任務。上交給江戶的經費不斷增加而領地內農民又不堪重負不斷流失。元和9年(1623年),宗端與秀就父子不得不提出改革藩體制以求改善幾乎崩潰的財政狀況。

改革的內容主要是重建藩財政,通過進行檢地重新確定石高,減少家臣總知行以確保財政收入。按照新的檢地得出的石高數,調整家臣的知行地。因為這是強迫增加家臣團負擔的一項改革,當主毛利秀元是否有權威顯得很重要。其實真正負責改革實際操作的是益田元祥(1625年,毛利輝元和吉川廣家先後去世,想來還是元祥鎮得住場面)。

熊野藤兵衛就鄉被任命為檢地奉行。最終防長兩國的總石高定為65萬8299石。本藩控制的支藩石高仍維持寬永2年的定額,即長府領地83011石、岩國領地60001石、德山領地40010石。這樣一來,萩藩家臣、與秀元親近的一門普代(毛利一族及元就以前的家臣)都增加了石高,而外樣(旁系)和當主年幼或虛弱的家族則減少了石高。同時還放逐了許多的家臣。即使這樣,很多家臣實際上還是減少了不少知行(基本上每百石減少十石左右)。而作為藩領中樞的萩藩以及富裕地區、沿海地區、有名的紙產地山代(玖珂郡)等重要地點均牢牢掌握在藩主或其信任的一門八家(注3)手中。經過這樣的改革,毛利氏終於擺脫了困境。

元祥在這次改革中表現極為出色,他忠心耿耿為毛利家盡心儘力半個多世紀,終於得到家中上下所有人的敬仰,毛利輝元也在減封后不久便任命益田家世代擔任毛利家家老(永代家老)。1632年,75歲的益田元祥辭去了毛利家「二州財政總括」一職,隱居后號「牛庵」。在他負責藩內政務期間,不僅償還了各種債務,解決了多次毛利家的財政危機,還成功地完成了江戶幕府頗為刁難的各種要求(注4)。為二百餘年後的那個倒幕強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640年9月22日,83歲的元祥安祥地死去了,葬於阿武郡須佐町笠松山。作為幫助毛利家安然渡過各種危機的老臣,他的事迹被製作成許多的歌謠,為當地人民所傳頌。

益田元祥在充滿背叛的戰國亂世,始終堅守信義,為吉川家和毛利家貢獻了自己的一生。他在軍事、外交和內政等各項領域都表現出令人讚賞的才能,而他甘願拋棄世代苦心經營的領地,對落魄的主家始終不離不棄,這樣的人格魅力實在令人難忘!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