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神

標籤: 暫無標籤

26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白眉神,明清妓院所供神像名,有人說白眉神是上古聲名赫赫的盜跖,也有人認為是黃帝時的樂官伶倫。白眉神長髯偉貌,騎馬持刀,與關公像略肖,但眉白而眼赤。京師人相詈,指其人曰「白眉赤眼者」,必大恨,其猥褻可知。

白眉神 -介紹

  bái méi shén
  白眉神
  
  白眉神,明代妓院所供神名,其像白眉赤眼,騎馬持刀。或謂此即黃帝時的樂官伶倫,仙號洪涯。妓女本隸樂籍,因而以音樂之神為保護神。俗以妓女於接識一客之初,同拜白眉神後,方始定情。又謂綉神像於手帕,於初一、十五日祝禱之,則可使結識者之情愛不復移於他人。明瀋德符《萬曆野獲編.神仙》:「近來狹邪家,多供關壯繆像,餘竊以為褻瀆正神,後乃知其不然。是名白眉神,長髯偉貌,騎馬持刀,與關像略肖,但眉白而眼赤。京師相詈指其人曰『白眉赤眼兒'者,必大恨成貿首仇,其猥賤可知。狹邪偉之,乃駕名於關侯。坊曲倡女,初薦枕於人,必可其艾豭(指狎客)同拜此神,然後定情,南北兩京皆然也。」清談遷《棗林雜俎》引《花鎖志》:「教坊供白眉神,朔望用手帕針線刺神面,禱之甚謹。謂撒帕看人面,則惑溺不復他去。白眉神,即古洪涯先生也。」
  
  也有人說白眉神是上古聲名赫赫的盜跖。明朝趙南星《笑贊·七十二》贊盜跖云:「盜跖橫行殺人,……及至死後,卻受樂戶的香火。樂戶家女子初學彈唱,定要先參見他,乞討聰明。有等妓女將他暗暗供養,不令人見。因他的眉毛盡白,叫做『白眉神』。他就作花柳魔,勾引的浪蕩子弟都來此家揮金如土。」
  盜跖是古代著名的「大盜」,據說他「從卒九千人,橫行天下,侵暴諸侯」。他的英勇作戰的傳說記載在若干先秦典籍中,至於他有無淫行,則未見記載。魯迅先生說:「譬如勇士,也戰鬥,也休息,也飲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點,畫起像來,掛在妓院里,尊為性交大師,那當然也不能說是毫無根據的,然而,豈不冤枉!」(《全集》卷六,422頁)盜跖就這樣蒙受了不虞之「譽」,是舊時杷男盜和女娼等量齊觀使然。
  ③
白眉神 -名字起源娼妓神(白眉神)人物介紹

  白眉神是舊時妓女們最崇拜的神,因為白眉神是風塵女子們的保護神,是娼妓業行業神。
  娼妓是人類的一大「發明」,是壓迫制度、剝削制度的產物,是人類社會最醜惡的現象之一。廣大娼妓作為社會最底層的下九流,境況是十分悲慘的,她們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迫切希望得到神們的護佑。妓女們信奉的神明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白眉神。
  明·沈德符《萬曆野獲編補遺》卷4《神仙》載:
  近來狹邪家,多供關壯繆像,余竊以為褻瀆正神,后乃知其不然。是名白眉神,長髯美貌,騎馬持刀,與關像略肖,但眉白而眼赤。
  京師相詈,指其人曰「白眉赤眼」者,必大恨成貿首仇,其猥賤可知。狹邪諱之,乃駕名於關侯。坊曲娼女,初薦枕於人,必與其艾豭同拜此神,然後定情,南北兩京皆然也。
  「狹邪家」即妓家,「狹邪」本作「狹斜」,指小街曲巷。因狹路曲巷多為娼妓所居,后遂指娼妓居處。「關壯繆」即關羽,關羽曾被封為壯繆侯。娼妓的地位是十分低賤的,她們抬出的保護神就是她們的靠山,自然不能顯得猥瑣,於是以關公為藍本塑造出行業神,但又不敢太像關公,就成了個白眉赤眼的白眉神。「艾豭」原指老公豬,又借指嫖客,妓女初次接客時,要與嫖客一起禮拜白眉神,以示敬重。
  明清時,妓院內多建有白眉神廟。《如夢錄·街市紀第六》記載了明代開封城內妓院內白眉神廟的情況:
  (城中五勝角大街路東)向南,三間黑大門,匾曰「富樂院」(妓院)。內有白眉神廟三四所,各家蓋造居住,欽撥二十七戶,隨駕伺候奏樂。其中多有出奇美色妓女。
  蒲松齡所作《增補幸雲曲》第十四回寫明武宗逛妓院時道:
  萬歲爺進院來,睜龍眼把頭抬。白眼神廟中間蓋,南北兩院分左右,穿紅著綠女裙衩,鐵石人見了也心愛。一邊是鞦韆院落,一邊是歌管樓台。
  白眉(眼)神廟要蓋在妓院中間,可見其在妓女們心中的位置。據明·田藝蘅《留青日札》、談遷《棗林雜俎》、清·褚人獲《堅瓠集》等史料記載,妓家必供白眉神,朝夕禱之,奉祀極為虔誠恭謹。
  但這位白眉神到底是何許人,卻有不同說法。
  一說洪涯。明·談遷《棗林雜俎·和集》引《花鎖志》云:「白眉神即古洪涯先生也。」洪涯相傳是「三皇時伶倫得仙者」(《雲谷雜記補編》卷2)。明《列仙全傳》卷1稱:
  洪崖先生,或曰黃帝之臣伶倫也,得道仙去。姓張氏。或曰堯時已三千歲矣。漢仙人衛叔卿,在終南絕頂與數人博,其子度世問卿曰:「同與博者為誰?」叔卿曰:「洪崖先生輩也。」
  伶倫傳為黃帝時樂官,是古樂律的創始人,「昔黃帝令伶倫作為律」(《呂氏春秋·古樂》)。
  古代又稱樂人、戲曲演員為「伶」,如伶人、優伶、女伶等,所以伶倫可以說是樂人和戲曲演員們的頭兒。后出現的以彈唱歌舞侑客的樂妓與優伶是有淵源的,特別是舊時的優伶也屬下九流,社會地位極低,有些女伶為了生計,不得不出賣色相。洪涯(崖)與娼業有些關係,資歷又最老,地位又高,故青樓中人抬出洪涯先生作為保護神,以壯門面。正如清·珠泉居士在《雪紅小記·總跋》中所說:
  考《萬物原始》,洪崖妓,三皇時人,倡(娼)家托始,則女妓之由來遠矣。
  白眉神一說是盜跖。跖是春秋戰國之際奴隸起義的首領,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名聲最大的「強盜頭兒」。明清時白眉神為盜跖的說法也很流行。明·煙霞散人《斬鬼傳》第八回《悟空庵懶誅黑眼鬼 煙花寨智請白眉神》中,小鬼低達鬼在回答鍾馗白眉神是何等出身時說:
  在柳金娘(妓女)家裡,我見他(她)供奉著一尊神道,眉是白的,小人問他是何神道?他說是他祖師白眉神。因此小人知道在柳金娘家中居住。
  小鬼含冤來到柳家:
  柳金娘過來叩頭,含冤道:「你家有白眉神嗎?」柳金娘道:「上邊供奉的就是白眉神。」含冤揚起幔子看,果然一尊神像,兩道白眉。含冤又問道:「這尊神是何出身,在生時姓甚名誰?」柳金娘道:「小婦人也不知其詳,只聽得當日老亡八說是柳盜跖。」
  白眉神現形后,身穿鎧甲,駿馬寶刀,倒也勇武,他自稱道:「俺自春秋以來,至於今日,娼婦人家,家家欽敬,大小奉祀,竟如祖宗一般。」
  《金瓶梅》續書《金屋夢》第四十二回也寫道:「但見(勾欄)巷口一座花神廟,是塑的柳盜跖,紅面白眉,將巾披掛。因他是個強盜頭兒,封來做個色神。」
  盜跖本來與娼業無關,娼妓奉其為行業保護神大約是,盜娼相近,而盜跖在娼妓們看來有如英雄豪傑。
  最早的娼妓神,據稱是春秋初的大政治家管仲。清代紀曉嵐說,「倡族祀管仲,以女閭三百事也。」「女閭三百」事,《國策·東周策》有載:「齊桓公宮中七市,女閭七百,國人非之。」
  本謂宮中設市,使女子居之,以便行商。為了招徠顧客,取悅於人,這些女人就得出賣色相,這才使得「國人非之」。明人謝肇淛的《五雜俎》卷8對此說得很明確:「管子之治齊,為女閭七百,征其夜合之資,以佐軍國。」管仲不但是娼妓行當的始作俑者,而且大概是世界上官妓的鼻祖。在時間上比古希臘、近東等地出現的官妓都要早。於是,管仲也就當上了娼妓的行業神。
  此外,舊時妓女還崇拜五大仙,所謂「五大仙」,是五種被尊為「仙家」的動物,陳雨門《古汴娼妓血淚錄》說:「五大仙是窯子(妓女)所敬的神,即刺蝟、老鱉、黃鼠狼、老鼠、蛇,合稱為五大仙,敬於老闆專設之密室。」有的地方還把狐仙作為妓院的保護神。
  妓女和老闆們認為這五種動物都極有靈性,家道生業的興衰、個人的平安與凶逆等,都取決於五大仙家的意志。
  娼妓制度這種人類社會中極其醜惡、極其野蠻的社會現象,是私有制的產物,是階級壓迫、階級剝削的產物。恩格斯在其著名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一文中,精闢地論述了娼妓制度的起源:
  隨著財產不均現象的產生,亦即早在野蠻時代高級階段與奴隸勞動並存就零散地出現了雇傭勞動,同時,作為它的必然伴侶,也出現了與強制女奴隸獻身於男性的現象並存的自由婦女的職業賣淫。
  娼妓制度伴隨著私有制而產生,曾在中國長期存在過。新中國成立后,人民政府下大決心堅決取締了娼妓制度,這顆社會毒瘤被徹底從中國大地上根除了。這是中國政府了不起的一個偉大壯舉。
  但近些年來,賣淫嫖娼卻又死灰復燃,漸成蔓延之勢,政府正採取一切措施嚴厲打擊。娼妓神雖早已銷聲匿跡,但真正消滅娼妓制度則是長期的歷史任務,隨著婦女的經濟真正獨立、社會地位真正提高,隨著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社會制度的最終消失,娼妓——這一人類社會醜惡的毒瘤終將會被徹底剷除。
  原始社會的母系氏族公社(母權制)時代,絕大多數神只是女性。當時,婦女是巨人,支配一切、調動一切,男子只是卑微的合作者和打雜的小夥計。如前蘇聯學者柯斯文所言:「隨著向父權制的過渡,婦女在宗教中的主導作用被男子排擠掉了,女性的精靈變為男性的精靈。」於是維納斯也長出了鬍鬚。白眉神大搖大擺地粉墨登場,把古老的淫神瑤姬(巫山神女)排擠掉了。
  作為英勇善戰的勇士,被捧為淫神,原因還由於「中國文獻常常把性交說成是『戰鬥』……後世的房中書和色情文學將性交過程講得繪聲繪色,如同戰場上的軍事行動一樣」([荷蘭]高羅佩《中國古代房內考》107頁)。既然把戰場和床笫畫上等號,盜跖化作白眉神高踞妓院的牆上,接受焚香叩拜,就不是不可理解了。但那畢竟是「冤枉」的!
  奇妙的是,白眉神已走出國門,飲「譽」域外。越南詩人阮攸(1765--1820)著名長詩《金雲翹傳》(即越南家喻戶曉的《翹傳》)即描繪了妓院娼寮供奉白眉神事,寫道:
  (娼家)中間香火神台,
  安放一個白眉神的神像。
  這是個青樓布置,古今同樣。
  這神像,專管淫業一行。
  香花朝夕供奉,
  嫖客少,就認作不祥。
  只有赤體露身,
  獻香燭求神原諒。
  再把神座香花,藏在席下,
  說是能招引蝶浪蜂狂。……
  除管仲外,古代娼妓還信奉白眉神。明人沈德符在《萬曆野獲編》中說,白眉神長髯偉貌,騎馬持刀,與關公像略肖,但眉白而眼赤。京師人相詈,指其人曰「白眉赤眼者」,必大恨,其猥褻可知。徐珂的《清稗類鈔》說他又叫妖神:娼家魔術,在在有之,北方妓家,必供白眉神,又名妖神,朝夕禱之。千百年來,娼妓對白眉神十分恭敬,「初薦枕於人,必與艾豭(老公豬,指嫖客)同拜此神,然後定情,南北兩京皆然也。」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