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孕集

標籤: 暫無標籤

7

更新時間: 2013-08-27

廣告

《產孕集》,產科著作。二卷。清·張曜孫撰。撰年未詳。書中扼要介紹妊娠及臨產前後一些病證的證治。

產孕集 -簡介

  共分辨孕、養孕、孕宜、孕忌、孕疾、辨產、產戒、用藥、應變、調攝、懷嬰、拯危、去痰十三類。本書後經包興言增入補遺一卷,名為《重訂產孕集》。現有多種清刻本、石印本及《中國醫學大成》本。
產孕集 -作者

  張曜孫,字仲遠,又字異甫,晚號復生。珏孫早逝,張琦中年復得曜孫,故寵愛甚加,教授詩文,片刻不令離膝下。及長,乃驅馳南北,淹阻京師。張琦以珏孫誤於庸醫,故工醫術,曜孫得其之傳,有《重訂產孕集》、《產朵集》,后曜孫從琦居館陶,父死,以貧未能歸葬,以行醫自給,久之乃得歸葬。曜孫多才,除醫術之外,頗嫻政務。道光二十三年(1843)應江南鄉試中舉。二十六年,選授武昌知縣。二十七年,賞加知州銜。咸豐元年(1851),調補漢陽知縣,旋擢漢陽同知。二年,曾上書武昌、漢陽守御各《二十四事》,不能用。太平軍克漢陽、武昌,自縊未遂。免官。旋復原官。有《楚寇紀略》。五年,胡林翼委以督糧道。七年,以道員補用。咸豐十年,免官。同治二年(1863),為曾國藩司營務。時漢口與外國通商,建議取洋人稅以佐軍餉。奉命赴滬議此,六月卒於滬。張曜孫交遊遠至高麗,其於京師應試期間即與朝鮮使臣李尚迪、金誾叟友善,並有酬唱。朝鮮詩人金正喜《阮堂集》中亦有《題張曜孫四姊綠槐書屋圖》及《題澹菊軒詩后》。史載張綸英於魏碑甚工,日本、高麗使者,皆購之以歸。幽蘭醴泉,自有根基,然清響遠播,殆非曜孫之力乎?曜孫亦工詩,艱朴剛毅,類於漢魏,然晦默如深,未嘗自居,有《謹言慎好之居詩》一八卷。更有《續紅樓夢未竟稿》二十回,為周紹良先生所藏,為海內孤本。曜孫為翰風少子,於四姊酬唱奉養甚力。四姊詩文,盡為刊刻,序跋便求諸友,聲名播於疆外,為一時之盛。至今翻看,仍覺雅潔修整,可備賞玩。綸英、紈英皆早寡,曜孫割宅以居,並得長壽。
產孕集 -產孕集

  清·張曜孫著·重訂產孕集 卷上
  第一章,辨孕第一
  二氣相感,合而生神,兩精相搏,聚而成形,陽奇而施,陰偶而承,陽施而靜,
  陰承而動,靜則陽凝,動則陰攝,動靜互根,形神文倚,而孕以成,易曰:天地 蘊,
  萬物化生,男女構精,萬物化醇,故乾坤消息而變萬類,日月運行而生寒暑,
  鳥獸草木昆蟲鱗介之屬,奠不附陰化陽,因氣成質,其生雖不同,而所以生者一也,
  人為萬物之靈,得天地之正,具五德之全,經緯蕃變,與上下叄,男稟陽得幹道,
  女稟陰得坤道,干主動而生靜,坤主靜而生動,干動則陽施,坤靜則陰承,
  陽生靜則氣化而神生。陰生動則精融而形成,神裕其始,而形要其終,
  故孕者始於神而終於形,生於陽而成千陰也,凡物生易而成難,未孕之先,
  臉兩氣相感,如磁引 ,如芥黏珀,適然而合,其動以天,非陰陽離決,氣憊精涸者,
  鮮不凝合,自然生化,絕無人功,既孕之後,積氣成形,分別百體,營建藏府,
  條理絡脈,灌改筋骨,閱三百餘日,乃成為人,日滋月遂,盡取給於母氣,苟失其道,
  或生而不育,形體不具,氣血薄弱,壽命夭折,譬之果實之屬,風雪侵之,
  非立見萎落,即不適於口,故未孕之先,無俟人力,既孕之後,半由人功,
  攝養以安之,藥物以助之,調其陰陽以煦之,絕其賊害以固面之, 其疾痛以衛之,
  皆人力之所為也,古者婦人別立治法,以有月事產孕之異,而產孕尤重,
  蓋產孕者生人之始,而保護又產孕之始也,愚者不察,或誤孕為疾,而肆其攻擊,
  或誤疾為孕,而養虎貽患,小則傷體,大則傷生,深可憫焉,辨孕之法,素問曰:
  陰搏陽別,謂之有子,又曰:足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脈經曰:脈滑疾而重,
  按之散者,胎己三月,脈重按之不散,但疾不滑者,五月也,又曰:三部浮沉正等,
  按之無絕者,妊也,千金方論曰:脈平而虛者,乳子法也,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
  尺中之脈,按之不絕者,法妊娠也,諸家論脈,其說不一,要不外滑利和平,
  不偏不弊,所謂身有病而病脈,身無病而有病脈,為簡而易明經閉吐逆,體怠惡食,
  而脈反平和,是有病而無病脈也,外無吐逆諸病,體旺如昔,而脈反滑利動疾,
  是無病而有病脈也,脈象微妙,驟不易知,差之亳厘,謬以千里善診者,心領神會,
  毋事固執,斯為善懈,不欲執作,喜敢酸咸果實,多卧少起,氣逆嘔吐,由經血既閉,
  水漬於藏,藏氣不喧,血脈不行,故有此候,察其候合其脈,孕之是非,無所遁矣,
  若兼有表 諸疾,脈不可辨,則別有驗之之法,以雀腦芎 一兩、當歸七錢為未,
  分二服,煮艾湯,或醇酒下之,二三時間,覺復中臍閑微動,即為有孕,
  或以醋艾湯暢半盞服之,有孕必大痛,無孕則否,妊娠四月,男女可分,脈法,
  左疾為男,右疾為女,左右俱疾,為產二子,左手沈實為男,右手浮大為女,
  左右俱沉實生二男,左右俱浮大生二女,左尺偏大為男,右尺偏大為女,
  左右尺俱大為產二子,又法,左尺中浮大者男,右尺中沈細者女,若脈不可知,
  則有辨法,令人按其腹,加覆杯者,男也,如肘項叄差起者,女也,
  左乳房有核者男也,右乳房有核者女也,孕婦行坐,自后急呼之,左回首者男,
  右回首者女,蓋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陽腸親其左,陰親其右,自然投托,
  各就其所,氣血因之,故脈象應之,盛於左則左疾而大,盛於右則右疾而大,
  其有異孕。無所歸屬,則兩者皆見,尺中者勝腎部也,腎主胞門,孕之所在,
  陽具於左,故浮大,陰具於右,故沈細也,男形常伏,女形常仰,故揣腹可知,
  乳為陰府,下通胞門,陰盛則結,各就其位,氣血偏盛,則身有偏重,
  視其回首可知者,必慎護其重也,千金方又言男子左乳房結核者生男,
  右乳房結核者生女,婦有孕而驗其夫,原其所始,理亦可通,而所以結核之故,
  終不可解矣。
  第二章,養孕第一
  妊娠一月,名始胚,足厥陰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肝,肝主筋及血,是時血行否澀,
  毋為力事,必令安靜,嗜酸咸,食宜麥,毋食腥辛,若曾孕一月而墮者,
  宜預服補胎湯以養之。
  補胎湯
  乾地黃一兩、白朮一兩、生薑一兩、防風六錢、大麥二合、
  烏梅三合、細辛三錢、吳茱萸一合,八味以水三升,煮一升,分三服,
  熱而渴者,去吳茱萸細辛,加括蔞根三錢,見手金方。
  二月,名始膏,足少陽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膽,主精,是時精成於胞 ,
  若曾孕二月而墮者,宜預服黃連湯以養之。
  黃連湯,黃連三錢、人叄三錢、吳菜萸一合五勺、生薑一兩、
  生地黃一兩六錢、共五味,以水三升煮一升,分四服,日一,若覺不安,加烏梅
  三合,見千金方。
  三月,名始胞未,有定儀,見物而化,手心主脈養之,其經內屬於心,
  當靜謐以定心氣,食谷宜稻,羹宜魚,若曾孕三月而墮者,
  宜頂服茯神湯以養之茯神湯,茯神丹叄龍骨各三錢、阿膠當歸甘草人叄各一兩
  、大棗二十一枚、赤小豆二十一枚、九味,本三升,煮一升,分四服,
  七日後,更作腰痛者,加桑寄生六錢,見千金方。
  四月,始受水精以成血脈,手少腸脈養之,其經內輪於三焦,是時形體已具,
  當盛其血氣,以通耳目而行經絡,若曾孕四月而墮者,宜預服菊花湯以養之。
  菊花湯,菊花如雞子大一把、麥門冬三合、大棗十二枚、人叄五錢
  、當歸、甘草各六錢、阿膠一兩、生薑一兩六錢,八味,以水三升,
  煮半內清酒一升,並膠,煎取一升,分二服,若受寒者,加麻黃,見千金方。
  五月,始受火精,以成其氣,足大陰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脾,是時四肢皆成,
  宜適饑飽,其食宜甘,羹宜牛羊,和以茱萸,養氣以定五藏,若曾孕五月而墮者,
  宜預服安中湯以養之。
  安中湯,黃芩三錢、當歸芎 乾地黃人叄各六錢、甘草芍藥各一兩、
  生薑二兩、麥門冬三合、五味子一合五芍、大棗三十五枚、十二味,
  以水二升三合,清酒一升五合,煮取一升,分四服,日三夜一,七日後,更作。
  見千金方。
  六月,始受金精,以成其筋,足陽明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胃,主口目,是時口目皆成,
  身欲微勞,以變腠理,筋以養其力,以堅背膂,若曾孕六月而墮者,
  宜預服麥門冬湯以養之。
  麥門冬湯,麥門冬三合、人叄甘草黃芩各六錢、乾地黃一兩、阿膠
  一兩三錢、生薑二兩、大棗十五枚、八味,以水二升三合,
  煮減半內清酒六合,並膠,煎一升,分三服,中間進糜粥,見千金方。
  七月,始受木精,以成其骨,手太陰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肺,主皮毛,是時皮毛已成,
  宜勞身動作,以運血氣,食谷宜粳稻,避寒就燥,以密腠理,以養骨而堅齒,
  若曾孕七月而墮者,宜預服蔥白湯以養之。
  蔥白湯,蔥白長二寸者十四莖、麥冬三合、旋覆花六勺、黃芩三錢、
  人叄五錢、甘草當歸黃者各一兩、阿膠一兩三錢、生薑二兩六錢、
  十味,水二升六合,煮減半,內清酒一升,及膠,煎一升餘,分四服,日一服,溫進。
  見千金方。
  八月,始受土精,以成膚革,手陽明脈養之,其經內屬於大腸,主九竅,
  是時九竅皆成,無使氣極,以密腠理而澤顏色,若曾孕八月而墮者,
  宜預服芍葉湯以養之。
  芍藥湯,芍藥一兩三錢、生薑一兩三錢、厚朴六錢、甘草當歸白朮人叄
  各一兩、薤白三合、八味,以水一升六合,酒一升,煮一升,分三服,日一。
  見千金方。
  九月,始受石精,六府百節,莫不畢具,足少陰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腎、主續縷,
  是時經脈續縷皆成,谷氣人胃,母犯冷濕,飲宜醋食宜黍,緩帶自持,以養毛髮,
  致才力,若曾孕九月而墮者,宜頂服豬腎湯以養之。
  豬腎湯,豬腎一具、茯苓桑寄生乾薑乾地黃芎 各一兩、白朮一兩三錢、
  附子三錢、大豆一合、麥門冬三合,
  十味,以水三升,煮腎令熟,去腎,納諸葯,煎取一升,分三服,日一,見千金方。
  十月,足太陽脈養之,其經內屬於膀胱,五藏完備,六腑齊通,納天地氣于丹田,
  使關節人神皆備,待時而出,宜服滑葯以速其生。以上本徐之才說,
  若曾孕十月而不產者,宜預服八物湯。
  八物湯,人叄三錢、白朮三錢、茯苓三錢、甘草一錢、陳皮
  二錢、芎 一錢五分、當歸三錢、熟地黃三錢、白芍一錢五分,
  共作一服,以水一升,煮四合,日一服。見萬病回春。
  凡孕十月,三陰三陽,各養三十日,內輸五精,外受五氣,惟手少陰太陽不養,
  心為君主,統攝百脈,下主月水,上為乳汁,手太陽合之,故不專養,天氣盛於東南,
  地氣盛於西北,故萬竹之生,始於東南,而成於西北,奏孕之脈,始於足厥陰,
  東方木生氣之原也,繼之以手心主,南方火長氣育之也,繼之以足大陰陽明,中央土,
  化氣宣之也,繼之以手太陰陽明,百方金,收氣堅之也,繼之以足少陰太陽,北方水,
  藏氣成之也,天一生水,故始受水精,土載萬物,故終受土精,氣以順養,精以逆受,
  相生無不及,相剋無太過,猶之四時遞嬗,自春而夏,而長夏,而秋,而來而一歲成,
  五氣互生,自木而火而土而金而水,而一人成,其理一也,孕之生也,陰陽相合,
  氣含陰陽,則有清濁,清者浮升而善動,濁者沈濁而善靜,動靜相交,陽中之陰,
  沈而下降,陰中之陽,浮而上升,陽之升也,自東而南,陰之降也,自西而北,
  陽升於東,則魂具而化神,陰降於西,則魄藏而凝精,神化則氣生,精凝則質結,
  故孕一月如露珠,太極也,陰陽之未判者也,二月如花蕊,太極生兩儀也,陽升陰降,
  陰陽之己分者也,三月至五月,形體具而四肢成,陽自東而南,陰自西而北,
  五神既宅,四維乃張兩儀生四象也,六月以後,筋骨皮毛九竅百節,無不畢具,
  陰陽交育,精氣旋生,四象生八卦也,八卦上而天道備,十月盡而人道,
  具所調萬物一太極,一物一太極也,知孕之所以生,則知所以養之之道矣,凡孕三月,
  體虛者宜常服滋生湯,滋生湯,熟地黃三錢、白芍甘草芎 當歸阿膠各一錢、
  黃芩六分、砂仁一錢、糯米百粒,或叄術養胎飲。
  叄術養胎飲,人叄一錢、白朮三錢、茯苓二錢、甘草八分炙、
  歸身白芍各一錢五分、阿膠二錢、陳皮八分,體過實者,宜金匱當歸散。
  金匱當歸散,當歸川芎 黃芩白朮白芍各一兩,治為末,每服一錢,百沸湯調下。
  見丹溪心法。
  挾寒者,宜加味保胎丸。
  減味保胎丸,白朮熟地阿膠各二兩、當歸杜仲各一兩五錢、川斷川芎 各一兩、艾五錢,八味,搗末杵棗為丸,每服五十丸。
  挾熱者,宜黃芩散。
  黃芩散,黃芩一錢,搗末,濃煎白朮湯調下,日一,見丹溪心法。
  或芩術湯。
  芩術湯,黃芩三錢、白朮一錢五分,二味作一服,見丹溪心法。
  或白朮丸。
  即前方十倍為丸,如桐子大日三十丸,見丹溪心法。
  將產體實而旺者,宜達生散以連之。
  達生散,大腹皮二錢、甘草一錢五分、當歸白朮白芍各一錢、
  人叄陳皮紫蘇枳殼砂仁各五分、青蔥五寸,十一味,作一劑,孕九月後服之,
  日一服體旺者,至產而止,見丹溪心法。
  凡孕,無論虛實,皆宜服便產方,三四月後,三十日服一劑,八九月,
  二十口服一劑將產之月,日一服之,是方制合精良,怒可增減俗傅謂宮中十二味,
  系明嘉靖間太醫所作,如法服之,絕無難產之患,真良方也。
  便產方,當歸一錢五分、芎 一錢三分、厚朴七分薑汁炒、枳殼
  六分炒、兔絲子二錢酒炒、艾葉羌活各五分、貝母一錢、荊芥八分
  、黃 七分蜜炙、白芍一錢二分炒、甘草五分,水煎隨宜服之。
  見保產輯要。
  第三章,孕宜第三
  人有清濁厚薄之異,智愚善惡之殊,揆其所始,皆由 氣,祖氣者先天之氣也,
  氣清則善,氣濁則惡,清則聖哲,濁則昏愚,然而凶頑之質,亦生聖人賢哲之嗣,
  或多昏昧,何也是豈祖氣之有所變易乎,蓋生成有消息之理,長養寓補救之方也,
  凡物陽生而陰成,生人之切,稟氣於父母,兩氣既合胚胎以凝,自此以往,日滋月遂,
  至於成人,皆由母氣蘊為五神,發為五氣,育為五精,結為五藏,開為五官,
  氣以煦之,血以濡之,得其道則氣厚而神清,失其道則氣觸而神昏,清則可以反濁,
  濁則可以害清,自然之理也,譬之稼穡,良莠不同,由於種之美惡,熱使土瘠氣薄,
  雨不時,灌溉失度,則雖美種,不如荑稗,土沃氣厚,燥濕均平,種雖不良,
  亦必大熟故租氣者,稼穡之種也,母氣者土氣也,氣煦血濡者, 雨也,
  攝養之道灌溉之力也。稼穡不能專恃天時,因有灌溉之法,生人不能專恃父氣,
  必有補救之方,調之使均,攝之使平,反昧為哲,易濁為清,精微之道也,子居毋腹,
  以母氣為氣,以母血為血,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善小生則氣血清和而子性醇,
  噁心生則氣血渾濁而子性劣,而母氣之清濁善惡,又隨時而遷,觸物而變,
  非有一成不易之常,氣主於心,心之神,主內而應外,外有所接,則神動而氣隨之,
  所接善則陽氣動而為清,所接惡,則陰氣動而為濁故妊子,之時必慎所感,
  人生而肖萬物者,皆母之感而肖化也,古者婦人妊子,寢不側,坐不邊立不蹕,
  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視邪色,耳不聽淫聲,則生子端正,
  才德過人,昔太任有身,能以胎教,乃生文王之聖,君子美之,以上本列女傳,
  故舊說謂受孕三月,逐物變化,使妊母常觀犀象珠玉寶玩之物,禮樂鐘磬俎豆之事,
  誦詩書箴誡,琴瑟詠歌,欲得賢人長者,論述古今思孝之事,盛德大業之人,
  則生子多男,氣正而質純,賢良而壽考,亦不過欲和其心志,絕其嗜欲,使心靜於內,
  慮謐於中,清氣充滿,濁氣自消,即胎教之道也,夫草木之生,其形色臭味,
  皆秉天理自然之化,而何以遷地則形色皆殊,而技者又有栽種灌溉之法,
  可以轉白為赤,易苦為甘,草木尚然,況人之至靈者乎,至男女之分,定於祖氣,
  未人力所能轉移,舊有轉女為男之法,如系弓弩弦
  千金方取弓孥弦臂或系腰下百一枚絳囊盛帶左日後仍去之佩雄黃
  千金方雄黃一兩絳囊盛帶之,置斧勫險
  千金方以斧一柄置妊母床下刃向上勿令人知,或驗或否,會其適然,
  然亦可以 邪辟惡,以衛陽氣,無損於事,若欲服藥物以改之,無是理也,
  妊母常食松子,令子堅實,常食砂仁,可今速產,達生編雲,常以麻子油和腐皮食,
  可令滑胎,又雲,始覺有妊,以布一幅橫束之,上緊下寬,至臨產始去,可今易生,
  蓋使腹中 窄,胎不上長,乍去則驟寬,產時便剎故也,大凡攝養之道,
  在善調其心氣,此非醫者所能為,夫生子不善,人之所惡,人之不善,雖由習欲,
  實本性生,孔子曰:惟上知與下愚不移,推原其故,皆由未生以前理徽而顯,
  事小而大,在智者心知其意,而變通之,教於已生之後,莫若教於未生之時,
  以可為者實之人,以不可為者聽之天,是亦為人父母者,所當究也。
  第四章,孕忌第四
  生人誕育,天理自然,陰陽滋化,本無災害,而每有孕而不固,固而不育,
  育而輒夭者,豈生化之理,有所異哉攝養有乖,逆其敘生之道也,古者婦人有孕,
  即退居別室,謹持胎教,故弭月而生,無災無害,今人不然,或有孕而不知,
  不事養護,其知者,又不知所忌,不慎起居,勞役失宜,舉止違理,欲其無患,
  不亦難乎,夫人有富貴食賤之異,而誕育則皆同,而產孕之變,多起於富貴之家,
  人與禽獸,各稟氣血以生,而禽獸之生,初無墮落難產之患,豈非嗜欲有多寡之異,
  生理有順逆之分乎,懷孕之後,首忌交合,蓋陰氣動而外泄,則分其養孕之力,
  而擾其固孕之權,且火動於內,營血不安,神魂不密,形體勞乏筋脈震驚,動而漏下,
  半產難產,生子多疾而夭,淫濁而鈍,甚至孕猶未固,輒動而墮之,一再墮后,
  胞室寒滑隨孕隨墮,終身無子而不自知,亦可慨矣,居處動作,最易損傷,起於細微,
  人所不覺,體候虛羸者,尤宜慎之,毋登高,毋作力,毋疾行,毋側坐,毋曲腰,
  毋跛倚,毋高處取物,毋向非常處大小便,毋久立,毋久坐,毋久卧,毋犯寒熱,
  毋冒霜雪露霧,暴雨酷日,烈風疾雷,毋視日月薄蝕,虹霓星變,毋觀土木工作,
  及怪獸異鳥奇詭之物,毋入神廟寺院。睹猙獰險惡之狀,一舉一動必謹飭之,
  五志之發,鮮能和平,而產孕最宜調攝,孕藉母氣以生,呼吸相通,喜怒相應,
  一有偏倚,即至子疾,宜和其心志,毋暴喜,毋過思,毋怒,毋恐,毋悲,毋憂慮,
  毋鬱結,顏無忤色,口無惡聲,心無雜念使血氣和平,德性凝定,
  不特孕安且生子英賢,無疾而壽矣立飲食,則以沖和澹泊為正,節厚味禁腥濁,
  毋飲醇酒,毋食異味,千金方雲,食山羊令子多疾,食兔令子缺唇,食犬肉令子無聲,
  食桑椹鴨卵令子側出心寒,食雀令子性淫,食 令子項短,食姜芽令子多指,
  雞合糯米食,令子生寸白蟲,雞及干鯉魚食,令子生瘡,食鮮菌今子驚風,
  食水漿令胎絕,食騾馬驢肉無鱗魚螃蟹,皆令難產,食薏苡莧 蒜蔥麥芽,皆令墮胎,
  其藥味則宜和乎調攝,毋犯金石,毋近毒藥,大熱大燥,大攻大表,大寒大涼,
  走竄迅疾泄利之品,咸宜禁止,即需施用宜詳酌而慎處之,凡妊娠起居飲食,
  惟以和平為上,不可太逸逸則氣滯,不可太勞,勞則氣衰,五月以前宜逸,
  五月以後宜勞,冬毋太溫,夏毋太涼,食毋過飽,飲毋過多,養孕之經,不可灸刺,
  無故不宜服藥,調之攝之,務使無偏,則得之矣。
  第五章,孕疾第五
  妊娠諸疾,與常人殊故治法亦異,子居母腹,藉母氣固之,母氣不順子不得安,
  必有 落之患,子氣既損,母氣亦傷,治之者,或僅護胎孕,不敢攻疾,或亟於治疾,
  不顧子氣,致子毋交損,大小殞亡,慘烈之禍,於此為甚,素問曰:婦人重身,
  毒之何如,曰:有故無殞,亦無殞也,大積大聚,可犯之也,衰其大半而止,
  夫大積大聚,病之重者,苟不亟治,立見危迫,故必毒之,使邪去而孕安,
  然恐葯勢太過,正氣易傷,故衰其大半,即止不治,古人立法,動出萬全,
  不可不究也。
  懷妊之後,必患惡阻,惡阻者,謂噁心阻其飲食也,由於經脈既閉,藏氣不宣,
  津液停淤,水濕為患,故其候四肢沈重,惡食嘔吐偏嗜一物,頭痛眩暈多卧少起,
  若面色如故,脈象和平此不須醫,但調其飲食,適其寒溫,緩緩可愈,
  其甚者大嘔吐血,食飲不下,寒熱往來,心中憒悶惡聞食臭,肢節疼痛,疲怠自汗,
  色萎肢瘦,勢若危殆,或施治不善,逆其胎氣,致暴作吐下困頓欲絕,
  則宜服橘皮茯苓湯。
  橘皮茯苓湯,橘皮一錢、茯苓二錢、蘇梗八分、歸身一錢五分、
  白芍一錢五分炒、砂仁五分、生薑搗去汁三錢、青竹茹八分、炙甘草
  五分,作一服。
  三四服不愈,宜半夏茯苓湯,三五服必愈。
  半夏茯苓湯,半夏茯苓各三錢、乾地黃生薑各二錢五分、
  橘皮旋覆花細辛人叄甘葯芎 桔梗甘草各一錢七分,十二味,以水三升,
  煮取一升,分三服,若客熱煩渴,去細辛,加前胡知母各一錢七分,若冷痢者,
  去乾地黃加桂心一錢七分、熬服后,忌生冷醋滑油膩等物,見千金方。
  妊娠傷寒,以安胎為主,無犯胃氣,不可妄汗吐下,泄利小便,其候輕者,頭痛煩熱,
  宜芎蘇飲。
  芎蘇飲,芎窮紫蘇葉白芍藥白朮麥門冬陳皮干葛各一錢、甘草五分、生薑
  三片、蔥白三莖,十味,作一服,見東醫寶鑒,甚者,壯熱不解,欲汗之,
  宜蔥白湯。
  蔥白湯,慈白十莖、生薑六錢,二味、以水一升,煮五合,作二服。
  見千金方。不解,宜拭身法。
  拭身法,麻黃二兩六錢、竹葉三合、石膏一升為末,三味,
  以水二升六合,煮取一升去滓,冷拭身體,以故布掩頭額心胸,燥則易之,見千金方,
  熱病者,宜豆豉湯。
  豆豉湯,豆豉三合、蔥白一兩六錢,二味,以水二升,煮一升分三服,
  取汗,見千金方。
  大煩熱,宜葛根汁飲解之。
  葛根汁飲,葛根汁六合,分三服,間四刻許,進一服,見千金方。
  皆須用固孕法,以安其孕。
  固孕法,取 中黃土,水和塗臍,干復塗之,見千金方。
  又方,萍朴硝大黃蛤粉藍根等分貼臍上,見得效方。
  妊娠煩懣悶瞀,謂之子煩此由痰濕堙郁,熱氣薰蒸,上焦之氣,不得流暢,熱郁過甚,
  則胎動漏下,宜竹瀝湯。
  竹瀝湯,竹瀝三合、麥門冬防風黃芩茯苓各一兩,五味,以水一升,煮六合,
  分三服,日一,見千金方。
  中風口噤,項背強直,筋脈拘攣發搐不止,痰盛昏迷或時作時止,名曰子輔,
  宜四物湯,量加驅風逐飲之葯,甚則宜羚羊角湯。
  羚羊角湯,羚羊角鎊、棗仁獨活五加皮各一錢二分、
  防風薏苡仁當歸芎 茯神杏仁各七分、甘草木香各五分、生薑三片,
  作一服。
  見醫學正傳
  若因冬月,外感風寒,壅於肺絡,內風煽熾,故痰氣升逆,昏迷不醒,手足筋脈拘攣,
  右手脈閉,左手脈數而澀,妊娠已七八月之間,
  症屬子輔先用開肺氣清肝風之品以救之,宜鉤 生地竹瀝飲。
  鉤 生地竹瀝飲,鉤 三錢后入、大生地三錢酒炙、炒當歸三錢、
  炒白芍二錢、明天麻一錢煨、川芎一錢五分、川貝母一錢去心、
  制半夏一錢五分、蘇梗一錢、陳皮八分、川朴七分薑汁炒、
  桔梗二錢、竹瀝三茶匙沖服,一劑不效,再服一劑。
  若服前方,拘攣發搐減輕,痰去人稍明白者,用滋木清熱以息風,宜竹茹阿膠湯。
  竹茹阿膠湯,青竹茹薑汁浸二錢、阿膠蛤粉炒二錢、炒當歸三錢、
  黑山梔八分、大生地四錢、生白芍二錢、川芎一錢、
  明天麻一錢煨、石決明三錢煅、陳皮八分、焦術二錢,
  右十一味,為一劑。
  水腫脹滿,謂之子腫,其候或遍身浮壯,或手足攣腫,或肚腹壅大,高過心胸,
  氣逆喘急,甚則損胎,此因水氣過甚,正氣不化,溢於皮肉,輕者產後即愈,
  不必施治,甚者宜鯉魚湯。
  鯉魚湯,鯉魚一頭重十兩、白朮生薑各一兩六錢、芍藥當歸各一兩、
  茯苓一兩三錢,六味,以水四升,煮魚熟澄清,取二升六合內葯,
  煎取一升,分三服,見千金方。
  或苓術湯。
  苓術湯,茯苓白朮各一兩三錢、黃芩杏仁各一兩、旋覆花三錢,五味,
  以水二升,煮八合,分三服,見千金方。
  小水淋痛,謂之子淋,此由下焦氣化壅閉不行,故水道不剎,郁而為痛,
  宜葵子散解之。
  葵子散,冬葵子赤茯苓各等分為末,每服二錢,米飲調下,見金匱要略。
  若使閉不通者,謂之轉胞,乃胎氣陷下,壅遏過甚氣道梗阻,故水不得通,
  虛人多有之宜叄術飲。
  叄術飲,人叄白朮半夏陳皮芎 當歸芍葵葯地黃各一錢。
  甘草五分、生薑三片,作一劑,服后探吐之。見丹溪心
  法,甚者宜腎氣丸。
  腎氣丸,熟地八兩、山茱萸四兩、山藥四兩、丹皮三兩、茯苓
  三兩、澤瀉三兩、附子一兩制、肉桂一兩,
  丸如桐子大每服十王九米飲下,見金匱要略。
  若遺溺者,白薇散主之。
  白薇散,白薇芍藥各等分為末,酒服一錢,見千金方。
  久嗽不止,謂之子嗽,此外感風寒也,甚則動胎,宜百合湯。
  百合湯,百合三錢、紫苑一錢、貝母一錢、白芍一錢五分、
  當歸一錢五分、前胡五分、茯苓二錢、桔梗一錢五分、
  蘇葉五分,九味,作一服。
  下痢赤白,謂之子痢,其候腹中疼痛, 急后重,不得以尋常治法施之,宜薤白飲。
  薤白飲,薤白三合、石榴皮黃連各六錢、阿膠一兩、
  地榆一兩炙,以水二升,煮六合分三服,見千金方。
  若注下不止,宜膠艾湯。
  膠艾湯,阿膠艾葉石榴皮各六錢五分,以水二升,煮六合分三服見千金方。
  若下膿血,宜白朮湯。
  白朮湯,白朮當歸黃芩各三錢,作一服,見醫學正傳。
  寒熱往來,一日一作,或間日一作,若有定期,謂之子瘧,發當夏秋,宜香薷保安湯。
  香薷保安湯,香薷八分、柴胡羌活各五分、陳皮六分、白朮二錢、
  黃芩一錢、炙甘草四分、當歸一錢五分、生薑一片、棗二枚,
  作一服。
  在冬春,宜驅邪湯。
  驅邪湯,白朮藿香砂仁茯苓各一錢、橘紅草果各八分、甘草五分、姜
  三片,作一服,
  見丹溪心法。胸滿腹脹,氣逆上千,謂之子懸,此由中焦氣結之故,多得之憤郁驚惶,
  宜紫蘇飲。
  紫蘇飲,紫蘇葉一錢五分、人叄大腹皮芎 陳皮白芍當歸各一錢、甘草
  五分、姜三片、蔥三莖,作一服。
  或蔥白湯。
  蔥白湯,蔥白二十莖,以水一升五合,於銀石器內,煮取半升,頓服,並食蔥,
  見婦人良方。
  若心痛者,宜竹皮湯。
  竹皮湯,青竹皮三合,以酒六合,煮三兩沸,頓服,見千金方。
  腹痛者,宜芩術湯。
  芩術湯,黃芩一兩、芍藥一兩三錢、白朮六兩,以水二升,煮取一升,
  分三服,見千金方。
  腰痛者,大豆酒主之。
  大豆酒,大豆三合,以酒三升,煮取六合,頓服,見千金方。
  妊娠下血,謂之漏胞,甚則崩決不止,陰氣不固,熱動於內,傷其脈絡,故營血內溢,
  血盡則死,宜地黃飲。
  地黃飲,生地黃二兩六錢,清酒一升,煮三沸,去滓,頻頻服之或入雞血少許,
  見千金方。
  或地黃散。
  地黃散,乾地黃搗末,酒服三指撮許,三服搓,見千金方。
  若胎動不安,腹痛繞臍,腰背皆痛,卒有所下或叫號口噤,四肢厥冷者,宜艾葉湯。
  艾葉湯,艾葉阿膠芎 當歸各一兩、甘草六錢,以水二升六合,煮一升,
  分三服,見千金方。
  若因交合而動胎者,宜八物膠艾湯。
  八物膠艾湯,人叄白朮茯苓各二錢、芎 一錢五分、當歸一錢五分、
  白芍二錢、乾地黃三錢、阿膠二錢、艾葉八分,見醫學入門。
  因飲酒而傷者,宜黃芩湯。
  黃芩湯,黃芩白朮當歸砂仁各一錢,作一服,日二,見得效方,因喜怒而傷者,
  宜佛手散。
  佛手散,當歸五錢、川芎 三錢,作一服,丹溪心法,
  因鬱悶而傷者,宜蔥白湯,見前子懸下。
  因勞役而傷者,宜安脈湯。
  安脈湯,人叄白朮各二錢、當歸一錢五分、阿膠三錢、炙甘草陳皮
  各五分、芎 一錢、兔絲子黃 各一錢五分、杜仲二錢,
  因跌墮而傷者,宜續杜丸。
  續杜丸,續斷杜仲各二兩,棗肉搗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米飲下,
  見醫學入門。
  若腰痛損傷,下血不止,宜馬通湯。
  馬通湯,馬通汁三合、乾地黃阿膠各一兩三錢、當歸文葉各一兩,
  以水一升六合,煮取八合,內馬通汁,及膠合烊,分三服,見千金方。
  若胎奔上搶心危急之候,宜艾葉地黃湯。
  艾葉地黃湯,艾葉一兩、阿膠芎 芍藥甘草當歸各六錢、乾地黃一兩叄錢
  ,以水一升六合,煮取一升,內好酒一升,內膠令消,
  分三服,見千金方。
  甚者,血從口出,逆不得息,宜蟹爪湯。
  蟹爪湯,蟹爪三合、甘草桂心各三錢、阿膠六錢,以東流水三升,
  煮一升,內膠分二服,口噤不能服者,格口灌之,葯下便活也,生胎即安,死胎即下,
  見千金方。
  若因毒藥攻胎,胎動欲墮,血逆衝心,悶亂喘促,大汗不止者,宜白扁豆散,
  以解其毒。
  白扁豆散,白扁豆為末,新汲水調下二三錢,口噤者斡開灌之,見得效方若因高取物,
  胞系有傷兒啼腹中,則令妊母曲身,向地拾物,須臾即止。
  若腹中作鐘鳴聲者,取鼠穴中土噙之。
  八九月 不能言者,不須治之產後即愈。
  凡胎動,無故而動,及體素羸弱者,乃沖任脈虛不得固攝,當大補之腹痛者,
  宜行其氣,損傷者,宜行其血,餘各因共所由治之。
  未及期而產,謂之半產即墮胎也,損氣耗血,甚於正產,二三月猶輕,
  六七月為長重,譬之果未熟而強摘之,其根蒂必傷也故凡半產,當與正產同其調養,
  而尤加意焉,宜因其所傷而補益之,以善其後,前列諸法,皆可叄用,若輕易視之,
  則一次半產,后遂習以為常,不得謂非失治之過也,半產後,治疾之法,與正產稍異,
  蓋正產惡露多,半產惡露少也,若有肢痛等疾,宜溫補之逐瘀破血之葯,用宜審察,
  若數日後大熱而渴,面紅眼赤,欲飲涼水,晝夜不息,此大虛也,寒涼下咽,
  即死不治,宜當歸補血湯。
  當歸補血湯,黃 一兩、當歸二錢,水煎作一服,見內外傷辨,
  若血崩不止者,宜攝陰湯。
  攝陰湯,黃 五錢、阿膠三錢、歸身二錢、白朮二錢、甘草
  二分炙、稷櫚皮一錢炙、烏賊骨一錢五分炙、荊芥一錢炒,其他諸症,
  並詳正產,相時度勢,消急用之,未可拘泥為也。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