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坊解儺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13

廣告

甘坊村儺神廟在村子正中,為明代永樂年間(公元1403~1435年)遷建的。廟內的儺神被村人尊稱為「儺神老爺」,白面方臉,面露微笑地端坐於神台。儺神頭戴官帽,身穿金甲,外罩紅袍,一副武將打扮,左手握腰間玉帶,右手捧一金色物,村人解釋為仙桃。左右侍立「千里眼」、「順風耳」,前下方有四排神壇放置面具,上方懸「昭靈聖教」匾額。神台左側立「歷代啟教演儺先師之位」牌位,右側為土地神像。殿內左側有一間廚房,供正月十八跳儺的儺班使用。正對儺神廟有一座戲台,可容納千餘觀眾看儺戲。戲台與儺神廟之前搭有簡易長棚,軸線偏離儺神廟大門,顯然為便於觀眾看戲而後添。

甘坊解儺 -地域
甘坊村轄於南豐縣白舍鎮,分上甘、下甘兩個自然村,距白舍鎮約17.5公里。早年村中有三座甘氏祠堂,現都倒塌。從周邊眾多的廟宇看來,甘坊是一個較有宗教氣氛的村落,村民大多信仰儺神、佛教。除儺神廟,村外還有其他小廟如福主殿、關帝殿、財神殿,以及社公社母、霜降老爺、落雪老爺等小型祭壇。在村東約3里處有一座甘真人祠,塑像不存,傳說甘坊始祖曾在此煉丹得道,羽化登仙,族譜中亦有此人事迹。甘坊儺儀式中雜糅大量道教因素,或許與此傳統有關。

甘坊解儺 -起源
甘坊村儺神廟約在村子正中,建成年代不可考,從使用月梁來看,推測屬於清代建築。較有特點的是其屋頂為重檐歇山式,並在殿內正中做有藻井。村人尊稱儺神為「儺神老爺」,白面方臉,面露微笑,端坐於神台。儺神頭戴官帽,身穿金甲,外罩紅袍,一幅武將打扮,左手握腰間玉帶,右手捧一金色物,村人解釋為仙桃。左右侍立千里眼、順風耳,前下方有四排神壇放置面具,上方懸「昭靈聖教」匾額。神台左側立「歷代啟教演儺先師之位」牌位,右側為土地神像。儺神廟每天有人上香、點燈,修繕等事宜則由村委會負責。

殿內左側有一間廚房,供正月十八儺班等人吃飯使用。正對儺神廟有一座戲台,屋頂有藻井,形式與廟內相同,大約也建於清代。戲台與儺神廟之前搭有簡易長棚,軸線偏離儺神廟大門,為便於觀眾看戲而後添。「正印」解釋,村裡有傳說儺神老爺愛看戲,每年六月廿四是他回家的日子,要做戲給他看、讓他高興。解放前往往連唱十多天,現在只唱三、四天。全村每家每戶自願出錢,越劇、採茶戲、京劇都可以。開演前在儺神廟敬香、放爆竹。

甘坊的祭祀組織與石郵不同,它沒有頭人制,儺班兼有組織和表演的雙重性質——這也是南豐農村跳儺組織的普遍形式。儺班老大稱為「正印」,老二稱為「副印」,他們是主要的管理者和負責人,由儺班成員推選。正印必須是甘姓,副印可以是雜姓。按老規矩,儺班應有24人,但現在的年輕人不喜歡玩儺,只有16人。

甘坊解儺 -儀式過程
甘坊解儺甘坊解儺

南豐當地有甘坊、南堡、石郵之儺是三兄弟的傳說。因南堡村的儺神愛吃不愛玩,所以只供不跳,甘坊和石郵的儺神愛玩不愛吃,所以跳儺。兩村又有「老儺」之稱,相比於其他村落,它們解放后的改編較少,儀式色彩濃厚,基本保留著原貌。

甘坊與石郵相距不到40里,兩村的儺儀式卻都自成一格。

甘坊儺舞中武術、雜技的成分較多,每到農曆十二月,儺班就拿出道具,開始練習,活動筋骨。正式的儺儀式從正月初一開始,持續至十九日上午結束。

正月初一早晨,儺班所有成員來到儺神廟,眾人把面具取出,按次序整齊地排放在神壇上。正印主持出神儀式,畫各種道訣,併到村周圍的各個小廟或祭壇點香、敬拜。按舊規矩,這日要去村中的三座甘氏祠堂跳儺,併到村東約三里的甘真人祠參拜,有祭祖之意,現在由於祠堂已倒,遂改在村委會。

初二,儺班到本村的分支——下甘村跳儺。初四、初六、初九三日,村中有結婚、生兒子等喜事的人家,會請儺班來自家跳「喜事儺」,其舞目以吉祥喜慶的儺公儺母、福祿壽等為主,但首尾必須是開山和關公。跳喜事儺的人家要請儺班吃頓飯,並送上數目隨意的紅包。其間,初三到十二,外村有請,儺班則出坊跳儺,時間並不固定。通常對方村落也要請儺班吃飯並送紅包。

十三、十四兩日,除跳過喜事儺的人家,儺班在本村各家跳儺。十六日以後,則進入整個儀式最重要的部分:「解儺」。所有跳儺的人家必須解儺,解有「解除」、「搜除」之意,相當於石郵的「搜儺」。解儺儀式分家中和殿上,家中解儺在十六、十七日,殿上解儺從十八日晚開始,持續至十九日凌晨結束。第二日眾人收拾、安放好面具、道具等各種物品,整個儀式就結束了。

解儺儀式

廣告

甘坊解儺甘坊解儺

正月十八日早晨,儺神廟內格外熱鬧和忙碌,儺班和村中自願來幫忙的人忙著殺豬買菜,籌備飯菜,這些開銷都從跳儺所得的紅包中支出,其細目就隨手寫在儺神廟的牆上。從十八日中午起,中飯、晚飯、解儺結束后的「夜宵」,以及第二日中飯,大家一共要在儺神廟裡吃四頓。正印甘老懷說他們的習慣是全部經費舉辦酒席,不設節餘。當然,飯菜的豐儉就由這一年的紅包數目而定了。

下午約四點,儺班有人在村邊各處小廟點香、放鞭炮,如兩處福主殿、財神殿、社公社母等。這時,正印和眾人關上廟門,擦洗面具,排放整齊,並擺好豬頭、水果等供品,結束后才將門打開。這一過程相當嚴肅,閑雜人等和女子都不能隨意進去觀看。

約傍晚六點,儀式開始。首先有催神儀式,由於所請神靈眾多,催神的次數也格外多,按單年或雙年要反覆進行十六或十七次。因為時間很長,晚飯就插在其中。

有人先在儺神廟外的巷道兩旁插上線香,約向南五十米至路口止。據說這是向神靈標明降臨后的道路,讓它們由此登入儺神廟。正印執鑼,副印執燈,走到路口,面西站立。副印插路香,燒紙錢,並放數枚小鞭炮后,兩人三鞠躬,正印高舉銅鑼,頭前後左右的搖動,如對鏡自照,據說這是催神之訣。同時他由慢漸快地敲鑼,副印再放兩枚小鞭炮,兩人三躬返回。殿內的動作一樣,只是不敲鑼,一來一回稱為請神一遍。晚飯後加一人敲小扁鼓,過程相同。

然後是請神儀式,儺班眾人跪在神壇前,正印念「殿內界儺請神辭」,並判筊占卜神意。辭中所請的神靈來自甘坊附近村落、山川的各壇各廟,從觀音、如來等佛教神,到許仙真君、甘氏真人等道教神,再到福主、社令、土地、龍王等民間神,甚至漢皇上帝、霜降老爺、三奶夫人,「上至源頭,下至水尾,有壇無跡,有跡無壇,或有不知名姓一切神祗」,竟無所不包。

約九點,冗長的請神儀式結束,開始跳儺(村人也稱演儺)。這晚的儺舞是象徵跳給神靈看的,因此儺班眾人格外認真,而且要跳全套舞目,包括:1 開山(開山面具);2 魁神(魁神面具);3 判官醉酒(又稱二鬼偷花)(小鬼面具、判官面具);4 孫悟空(孫悟空面具);5 福祿壽(福星面具、祿星面具、壽星面具、魁神面具、財神面具等);6西天取經(唐僧面具、孫悟空面具、豬八戒面具、沙僧面具、如來面具);7疊羅漢(六羅漢面具,各個顏色不同);8 張天師召將(張天師面具、華官面具、財神面具、關公面具、溫叔面具、周倉面具、猿精面具等);9 儺公儺婆(儺公面具、儺婆面具)。舞蹈中的拳術痕迹很重,還雜有雜技成分,如魁星、疊羅漢、孫悟空,和石郵舞蹈溫和舒緩的風格完全不同。其中孫悟空揮舞著夾有鞭炮和紙錢的三角叉,紙錢點燃后,鞭炮四濺,火花飛舞,煞是驚險好看。

表演完最後的儺公儺母,立即開始搜廚儀式。鼓聲突然變得奇異,節奏加快,短而急促。伴著輪迴的鼓點,兩人戴鷹哥元帥和田螺大王面具上場,各執鐵鏈兩端做跳躍、搏擊狀,口中發出鬼魅般「嗚-嗚」聲。第三人手執搜廚大王面具上場,三人也做搏擊狀。然後搜廚大王衝進儺神廟西側的廚房,拿起鍋內的一碗米和肉,回到殿上,將米倒給眾人,自己只留一點。這些飯被村人拿回家,據說可以護佑家庭平安。之後,由手持搜廚面具的演員帶領,另兩人和儺班所有成員疾步出殿,走到村東頭的水塘邊,鑼鼓停止,眾人點燃紙錢,象徵將疫鬼逐除水中,然後回殿。

最後是送神儀式,儺班弟子每人拿數疊紙錢,托碗一隻,內盛灶灰和斷香,六人對稱地站在殿門口。正印念辭神口訣:

重申上啟,遠近福主、各部大神、在壇文武一切神祗,今日儺已周圓,燭盡燈殘,餚冷酒淡,簡褻殊深,莫為怪責。特備起馬錢財,拜送諸位大神早登雲路,在天者騰雲駕霧,在地者勒馬搖鞭,有車駕車,無車駕馬,各返瑤官,各歸寶殿。弟子不敢久留聖駕,聖筶落地,諸神速起。

鼓聲下,正印帶領眾人從側門奔出,繞村一周至水口,沿途插遍線香。正印再念口訣並判筊:

儺神啟教,歷代今鼓,老幼宗師,傳於弟子,一代傳於萬代,先師傳於后師,弟子不能遠送。聖筶落地,諸神速起。

此時廟內殿門緊閉,直至眾人送神歸來打開,整個解儺儀式結束。大家在儺神廟稍作休息,吃畢夜飯,各自歸家。

家中解儺與之類似,具體是準備一碗飯,兩片豬肉,放在鍋中。儺班先在廳堂里跳,之後三人扮演搜廚大王、鷹哥元帥、田螺大王,到廚房、豬圈等處伴著鑼、鼓走一遍。主人家要給儺班紅包,多少隨意。

據說過去解儺還要要跳「二郎伐弓」,這隻舞平時不演,只在解儺時跳,但現在該面具丟失,舞蹈便也省卻了。

甘坊解儺 -相關物品

甘坊跳儺面具分兩套,儺崽亦有一對,為木頭小偶人,手腳固定,圓臉,身穿紅布小褂,站立狀。面具共63枚,一套供本村跳儺使用,一套供出坊使用,每套30,角色相同。另有3個搜廚面具,只在村內使用。具體角色有:開山、魁神、判官、小鬼(兩個)、福星、祿星、壽星、孫悟空、豬八戒、沙僧、唐僧、如來、羅漢(六個)、法海、儺公、儺婆、哪吒、張天師、華官、財神、關公、溫叔、周倉、猿精、鷹哥元帥、田螺大王、搜廚大神(最後三個為搜廚面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