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爾登湖

標籤: 暫無標籤

37

更新時間: 2013-09-21

廣告

瓦爾登湖(Walden 或 Life in the Woods),中國大陸譯「瓦爾登湖」,台灣譯「湖濱散記」,是美國作家亨利·戴維·梭羅所著的一本著名散文集。該書出版於1854年,梭羅在書中詳盡地描述了他在瓦爾登湖湖畔一片再生林中度過兩年又兩月的生活以及期間他的許多思考。

廣告

1 瓦爾登湖 -基本信息

作者:(美國)亨利·大衛·梭羅(1817-1862年)
類型: 散文
成書時間:1854年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瓦爾登湖在一八五四年出世時是寂寞的,它不僅沒有引起大眾的注意,甚至連一些本來應該親近它的人也不理解,對之冷落甚或譏評。它永遠不會引起轟動和喧囂,在它成為一部世界名著之後它也仍然是寂寞的,它的讀者雖然比較固定,但始終不會很多,而這些讀者大概也是心底深處寂寞的人,而就連這些寂寞的人大概也只有在寂寞的時候讀它才悟出深味,就像徐遲先生所說,在繁忙的白晝他有時會將信將疑,覺得它並沒有什麼好處,直到黃昏,心情漸漸寂寞和恬靜下來,才覺得「語語驚人,字字閃光,沁人肺腑,動我衷腸」,而到夜深萬籟俱靜之時,就更為之神往了。

2 瓦爾登湖 -作者簡介

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在19世紀美國文化巨匠中,堪稱一位「異人」。他和愛默生

廣告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Ralph Waldo Emerson)、富勒(Margaret Fuller)都是「簡樸生活」的宗師,他們提倡回歸本心、親近自然。這種思想不僅深深地影響了美國文化,也為整個世界帶來了清新長風。 在受全家資助讀完哈佛大學后,梭羅沒有醉心於任何傳統意義上的事業,而是開始了一個大地漫遊者的漂泊生涯。1845年到1847年間,他獨自一人幽居在瓦爾登湖畔的自築木屋中,漁獵、耕耘、沉思、寫作,由此產生了意義深遠的《瓦爾登湖》。

3 瓦爾登湖 -內容提要


說起《瓦爾登湖》,一定要提徐遲和海子。徐遲先生讓國人知道在遙遠的美洲大陸有這麼一片湖水,有那麼一個像莊子的美國人住在湖邊。海子用決絕地棄世來表明:我想要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我想要湖水漫過生命。

徐遲先生以後,愛好梭羅的譯者又用自己的文字和感悟重新演繹了自己心裡的瓦爾登湖。而戴歡先生也不例外,歷時兩年,他用自己的語言敘述了瓦爾登湖。

這個版本的語言流暢、妙曼,《讀者》曾經選登過其中的篇章。譯者對原著過長的段落重新分段,將語意轉化的文字劃分小節,讓文字讀起來更有節奏感,重新設計的節題優美練達。裝幀中多彩印刷,綠色和黑色的正文排式雅緻,棕色的滿版插圖烘托氣氛。無論從開本還是封面,所有的元素都直至人心。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美國自然文學的典範
  ★與《聖經》諸書一同被美國國會圖書館評為「塑造讀者的25本書」
  ★當代美國讀者最多的散文經典
  ★海子心中的天堂生活

  ★一本任何時候都能讓你的心靈平靜的書

4 瓦爾登湖 -編輯推薦


哈丁(Walter Harding)曾說,《瓦爾登湖》內容豐厚、意義深遠,它是簡單生活的權威指南,是對大自然的真情描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述,是向金錢社會的討伐檄文,是傳世久遠的文學名著,是一部聖書。正因為此,它也影響了托爾斯泰、聖雄甘地等人,從而改寫了一些民族和國家的命運。
《瓦爾登湖》結構嚴謹,語言生動,字裡行間不時閃現出哲理的靈光,頗有高山流水的味道。它的許多章節都需要反覆頌讀才能體味,而且感覺常讀常新。或許我們無法像梭羅那樣身體力行,但我們起碼可以通過他的甘醇、悠揚的文辭重返自然,進入澄明之境。

5 瓦爾登湖 -內容精要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瓦爾登的風景是卑微的,雖然很美,卻並不是宏偉的,不常去遊玩的人,不住在它岸邊的人未必能被它吸引住。但是這一個湖以深邃和清澈著稱,值得給予突出的描寫。

這是一個明亮的深綠色的湖,半英里長,圓周約一英里又四分之三,面積約61英畝半;它是松樹和橡樹林中央的歲月悠久的老湖,除了雨和蒸發之外,還沒有別的來龍去脈可尋。四周的山峰突然地從水上升起,到40至80英尺的高度,但在東南面高到100英尺,而東邊更高到150英尺,其距離湖岸,不過四分之一英里及三分之一英里。山上全部都是森林。

所有我們康科德地方的水波,至少有兩種顏色,一種是站在遠處望見的,另一種,更接近本來的顏色,是站在近處看見的。第一種更多地靠的是光,根據天色變化。在天氣好的夏季里,從稍遠的地方望去,它呈現了蔚藍顏色,特別在水波蕩漾的時候,但從很遠的地方望去,卻是一片深藍。在風暴的天氣下,有時它呈現出深石板色。海水的顏色則不然,據說它這天是藍色的,另一天卻又是綠色了,儘管天氣連些微的可感知的變化也沒有。

我們這裡的水系中,我看到當白雪覆蓋這一片風景時,水和冰幾乎都是草綠色的。有人認為,藍色「乃是純潔的水的顏色,無論那是流動的水,或凝結的水」。可是,直接從一條船上俯看近處湖水,它又有著非常之不同的色彩。甚至從同一個觀察點,看瓦爾登是這會兒藍,那忽兒綠。置身於天地之間,它分擔了這兩者的色素。從山頂上看,它反映天空的顏色,可是走近了看,在你能看到近岸的細砂的地方,水色先是黃澄澄的,然後是淡綠色的了,然後逐漸地加深起來,直到水波一律地呈現了全湖一致的深綠色。在有些時候的光線下,從一個山頂望去,靠近湖岸的水色也是碧綠得異常生動的。有人說,這是綠原的反映;可是在鐵路軌道這兒的黃沙地帶的襯托下,也同樣是碧綠的,而且,在春天,樹葉還沒有長大,這也許是太空中的蔚藍,調和了黃沙以後形成的一個單純的效果。這是它的虹色彩圈的色素。

也是在這一個地方,春天一來,冰塊給水底反射上來的太陽的熱量,也給土地中傳播的太陽的熱量溶解了,這裡首先溶解成一條狹窄的運河的樣子,而中間還是凍冰。在晴朗的氣候中,像我們其餘的水波,激湍地流動時,波平面是在九十度的直角度里反映了天空的,或者因為太光亮了,從較遠處望去,它比天空更藍些;而在這種時候,泛舟湖上,四處眺望倒影,我發現了一種無可比擬、不能描述的淡藍色,像浸水的或變色的絲綢,還像青鋒寶劍,比之天空還更接近天藍色,它和那波光的另一面原來的深綠色輪番地閃現,那深綠色與之相比便似乎很混濁了。這是一個玻璃似的帶綠色的藍色,照我所能記憶的,它彷彿是冬天裡,日落以前,西方烏雲中露出的一角晴天。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的月夜
可是你舉起一玻璃杯水,放在空中看,它卻毫無顏色,如同裝了同樣數量的一杯空氣一樣。眾所周知,一大塊厚玻璃板便呈現了微綠的顏色,據製造玻璃的人說,那是「體積」的關係,同樣的玻璃,少了就不會有顏色了。瓦爾登湖應該有多少的水量才能泛出這樣的綠色呢,我從來都無法證明。一個直接朝下望著我們的水色的人所見到的是黑的,或深棕色的,一個到河水中游泳的人,河水像所有的湖一樣,會給他染上一種黃顏色;但是這個湖水卻是這樣地純潔,游泳者會白得像大理石一樣,而更奇怪的是,在這水中四肢給放大了,並且給扭曲了,形態非常誇張,值得讓米開朗基羅來做一番研究。

水是這樣的透明,25至30英尺下面的水底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赤腳踏水時,你看到在水面下許多英尺的地方有成群的鱸魚和銀魚,大約只一英寸長,連前者的橫行的花紋也能看得清清楚楚,你會覺得這種魚也是不願意沾染紅塵,才到這裡來生存的。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有一次,在冬天裡,好幾年前了,為了釣梭魚,我在冰上挖了幾個洞,上岸之後,我把一柄斧頭扔在冰上,可是好像有什麼惡鬼故意要開玩笑似的,斧頭在冰上滑過了四五桿遠,剛好從一個窟窿中滑了下去,那裡的水深25英尺,為了好奇,我躺在冰上,從那窟窿里望,我看到了那柄斧頭,它偏在一邊頭向下直立著,那斧柄筆直向上,順著湖水的脈動搖搖擺擺,要不是我後來又把它吊了起來,它可能就會這樣直立下去,直到木柄爛掉為止。就在它的上面,用我帶來的鑿冰的鑿子,我又鑿了一個洞,又用我的刀,割下了我看到的附近最長的一條赤楊樹枝,我做了一個活結的繩圈,放在樹枝的一頭,小心地放下去,用它套住了斧柄凸出的地方,然後用赤楊枝旁邊的繩子一拉,這樣就把那柄斧頭吊了起來。

湖岸是由一長溜像鋪路石那樣的光滑的圓圓的白石組成的;除一兩處小小的沙灘之外,它陡立著,縱身一躍便可以跳到一個人深的水中;要不是水波明凈得出奇,你決不可能看到這個湖的底部,除非是它又在對岸升起。有人認為它深得沒有底。它沒有一處是泥濘的,偶爾觀察的過客或許還會說,它裡面連水草也沒有一根;至於可以見到的水草,除了最近給上漲了的水淹沒的、並不屬於這個湖的草地以外,便是細心地查看也確實是看不到菖蒲和蘆葦的,甚至沒有水蓮花,無論是黃色的或是白色的,最多只有一些心形葉子和河蓼草,也許還有一兩張眼子菜;然而,游泳者也看不到它們;便是這些水草,也像它們生長在裡面的水一樣的明亮而無垢。岸石伸展入水,只一二桿遠,水底已是純粹的細沙,除了最深的部分,那裡總不免有一點沉積物,也許是腐朽了的葉子,多少個秋天來,落葉被刮到湖上,另外還有一些光亮的綠色水苔,甚至在深冬時令拔起鐵錨來的時候,它們也會跟著被拔上來的。

6 瓦爾登湖 -專家點評

《瓦爾登湖》梭羅
「1845年3月尾,我借來一柄斧頭,走到瓦爾登湖邊的森林裡,到達我預備造房子的地方,開始砍伐一些箭矢似的,高聳入雲而還年幼的白松,來做我的建築材料,那是愉快的春日,人們感到難過的冬天正跟凍土一樣地消融,而蟄居的生命開始舒伸了。」

這是梭羅在《瓦爾登湖》一書中記述的他的山居歲月的開始。這一年,7月4日,恰好那一天是獨立日,美國的國慶,他住進了離波士頓不遠的無人居住的瓦爾登湖邊的山林中,從此獨立生活了兩年多。他在這個森林中,親手蓋起了一棟小木屋,並向世人宣告了他個人生活與精神生活的「獨立」。他的小木屋裡只有一張床和一套被褥,有幾件簡單的炊具和幾件換洗的衣服。他要進行一次回歸自然的實驗。

梭羅在小湖邊自己開荒種地,每天打獵和伐木。他過著那種近似原始的、極其簡樸的生活,以便認真地觀察和體會人生的真諦。在這木屋裡,在這湖濱的山林里,他觀察著,傾聽著,感受著,沉思著,並且夢想著。每天,他都要把自己回歸自然以後的觀察和體驗,以及他的思考、感觸寫在日記中。他分析研究了他從自然界得來的音訊、閱歷和經驗,並從中探索人生,闡述人生,振奮人生。

其中大部分的時間,他獨自在林中,很少有客人來拜訪,距離任何鄰居都有一英里之遙。就這樣,梭羅在瓦爾登湖畔獨自生活了920天。而後,他走出森林,重新回到城市。不久,出版了根據他在小木屋裡寫下的那些筆記整理的散文集,題為《瓦爾登湖》。結果,美國出現一位自然主義思想家,世界上也多了一本好書。

瓦爾登湖離威爾斯利鎮僅30分鐘的路程,從波士頓出發,也只不過個把小時,地圖上並沒有瓦爾登湖,只有瓦爾登池塘,瓦爾登湖是個地名,並非是一個湖,而事實上的池塘,應該是瓦爾登湖了。

這裡的生活是寂寞的,然而梭羅卻說,「寂寞有助於健康」。梭羅還曾用詩一樣的語言說: 「我並不比一朵毛蕊花或牧場上的一朵蒲公英寂寞,我不比一張豆葉,一枝酢醬草,或一隻馬蜂更寂寞。我不比密爾溪,或一隻風信雞,或北極星,或南風更寂寞,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融雪,或新屋中的第一隻蜘蛛更寂寞。」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
現代生活中的文明人,最難以忍受的就是寂寞,最大的問題也是寂寞。在現代文明的逼迫之下,在鋼筋水泥的城市森林裡,人們離純樸恬靜的大自然已經越來越遠,一些古樸的令人神往的原始生活已經退化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是嘈雜、焦灼、浮躁和不安。人們生活在最熱鬧的時代,卻顯得比所有的一切都要難以忍受寂寞。即使現代科技可以讓人們在第一時間了解地球每一個角落發生的事情,卻無法讓人了解面對面的兩個人的心思。現代生活的躁動會無孔不入,一點點信息就可以把人們弄得雞飛狗跳,一點點情緒就把人們的心咬得千瘡百孔。現代生活創造出來現代化的同時,創造出來的種種寂寞更是無可抵擋的。人們的心靈越來越孤獨,卻從未想過大自然的寂寞是醫治文明病的最好方法。

梭羅發現了瓦爾登湖,他在那裡生活、閱讀、傾聽、種豆、生火、做飯、孤獨。找到了自己思想的棲息地,寂寞不是保守,不是退隱,不是防空洞,不是與世隔絕,寂寞是放鬆,是輕鬆,是脫離複雜而廉價人際關係的沉思,是心與心默契而愜意的對話,是走出地平線之外的遠遊。他以選擇寧靜的方式選擇瓦爾登湖,選擇那遠離喧囂的恬靜,選擇在春天裡那份難得的好心情,在湖邊,在林中,在瓦爾登澄明的月光下,從容不迫地生活,聆聽生活的教誨和真善,讓自己「不至於在臨終時才發現自己不曾生活過」。梭羅積極倡導一種生活觀念,一種與現代物質生活日益豐富對立的簡樸的生活方式。

《瓦爾登湖》梭羅小居
於是人們發現了梭羅,發現了慰藉心靈的良藥,來撫平心靈的躁動。

就像梭羅的寂寞一樣,《瓦爾登湖》是安靜的,極靜極靜的書,並不是熱熱鬧鬧的書。它是一本寂寞的書,一本孤獨的書。它只是一本一個人的書。如果閱讀者的心沒有安靜下來,恐怕就很難進入到這本書里去。

梭羅研究專家哈丁說:《瓦爾登湖》至少有五種讀法:作為一部自然的書籍、作為一部自力更生簡單生活的指南、作為批評現代生活的一部諷刺作品、作為一部文學名著以及作為一本神聖的書。

更多的人願意把《瓦爾登湖》作為一部自力更生、簡單生活的指南來讀。因為梭羅經過實踐發現,他能以28元來建立一個家,用0.27元來維持一周的生活。他以一年中6個星期的時間,去賺取足夠一年的生活費用,剩餘的46個星期,去做他喜歡做的事。因為如此《瓦爾登湖》在當時便具有了巨大的誘惑力,那幾年裡,梭羅的仿效者難以計數,他們引退林中,在瓦爾登湖畔建造茅舍,這成為美國風行一時的時尚。

《瓦爾登湖》《瓦爾登湖》書影
但是梭羅的湖畔獨居並不能視為什麼隱士生涯。他是有目的地探索人生,批判人生,振奮人生,闡述人生的更高規律。並不是消極的,他是積極的。並不是逃避人生,他是走向人生,並且就在這中間,他也曾用他自己的獨特方式,投身於當時的政治鬥爭。他積極支持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他也對廢奴運動極其熱心。他的寧靜不是一潭死水,不是獨善其身。

在他生前,他並沒有什麼名聲,他一生只出版了兩本書。1849年自費出版了《康科德河和梅里麥克河上的一星期》,印行1000冊,只售出100多冊,送掉75冊,存下7000多冊,在書店倉庫里放到1853年,全部退給作者了。梭羅曾詼諧地說,他家裡大約藏書900冊,自己著的書700多冊。

他的第二本書就是《瓦爾登湖》。也沒有受到人們的注意,初版2000冊用了5年多的時間才賣完。甚至還遭到詹姆斯·洛厄爾以及羅勃特·路易斯·斯蒂文生的譏諷和批評。只有喬治·艾略特於1856年元月,在《西敏寺周報》上給他以「深沉而敏感的抒情」和「超凡入聖」的好評。

隨著時光的流逝,這本書的影響是越來越大,已經成為美國文學中的一本獨特的、卓越的名著。到目前為止,此書已經出現了將近200多個版本,並被譯成許多國家的文字。有的評論家認為《瓦爾登湖》可以作為一種19世紀的《魯濱遜飄流記》來閱讀。同時是梭羅使自然散文獨立門戶,賦予了它新的概念,《瓦爾登湖》堪稱現代美國散文最早的榜樣。與其同時代的作家霍桑、梅爾維爾以及愛默生等人的作品相比,具有截然不同之處,富於20世紀散文的風格。這一特點具體體現於它的句子平鋪直敘、簡潔和富有觀點,完全不像維多利亞中期散文那樣散漫、用詞精細、矯情和具體,也沒有朦朧和抽象的氣息。通過閱讀此書,我們會驚奇地發現這本寫於19世紀的作品與海明威、亨利·詹姆斯等人的作品風格十分接近,只不過梭羅的風格更顯得豐富而已。

《瓦爾登湖》中有許多篇幅是形象描繪,優美細緻,像湖水的純潔透明,像山林的茂密翠綠;有一些篇幅說理透徹,十分精闢,有啟發性。文字優美,字字閃光,沁人心脾。梭羅對於春天,對於黎明,做了極其動人的描寫。讀著這樣的文字,自然會體會到,一股向上的精神不斷地將閱讀者提升、提高。這是100多年以前的書,至今還未失去它的意義。

梭羅說,瓦爾登湖是神的一滴。這裡的湖水清澈見底,可以看到湖水中的草、流動的魚和在水流中不動的石子,湖水充滿了光明和倒影,成為一個下界天空。這裡的確是大自然的精靈,是上帝的神來之筆。梭羅找到了瓦爾登湖,那麼是時候找一找我們自己的精神家園了。

7 瓦爾登湖 -妙語佳句

我並不比一朵毛蕊花或牧場上的一朵蒲公英寂寞,我不比一張豆葉,一枝酢醬草,或一隻馬蜂更寂寞。我不比密爾溪,或一隻風信雞,或北極星,或南風更寂寞,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融雪,或新屋中的第一隻蜘蛛更寂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