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更新時間: 2018-08-25

廣告

王景清

王景清,毛澤東衛士,軍人,1927年出生於陝西省榆林市,是毛澤東女兒李訥的第二任丈夫。建國后曾任昆明軍區怒江軍分區參謀長。代表作品有《神府紅軍游擊隊》。

中文名:王景清外文名:Wang Jingqing
籍貫:陝西榆林出生地:陝西榆林
民族:漢族國籍:中國
職業:毛澤東衛士,軍人代表作品:《神府紅軍游擊隊》
妻子:李訥

個人簡歷/王景清編輯

王景清王景清和夫人李納
王景清,1927年生,陝西榆林人。毛澤東女兒李訥的第二任丈夫。曾擔任毛澤東衛士,建國后曾任昆明軍區怒江軍分區參謀長。王景清1940年僅11歲就參加八路軍。一不小心暴露出他穿的襪子,那似乎是一種解放前才有的襪子,襪筒是那種幾十年前的紗襪,襪底是用布縫的,已經補了很多的補丁,這種艱苦樸素的作風顯然是我國老一輩革命者的光榮傳統。

婚姻生活/王景清編輯

王景清王景清
中國紅色文化國際交流促進會會長王景清,是毛澤東的女兒李訥的丈夫,與李訥共度了近30年的風雨歲月。因為他的努力,一個曾經特殊的家庭復歸為像多數中國老百姓一樣的普通家庭。這對夫婦數十年來過著樸素節儉的生活,他們老來相伴,常互相攙扶著去擠公交,切磋書法也是人生中的一道不可少的娛樂。當泛黃的往事隨風吹落,他們已是中國千千萬萬個尋常百姓人家中的一個。
2013年5月21日,「毛澤東和中國兩彈一星事業暨《百名將軍·名家書贊毛澤東》」全國巡展首展在海南省博物館拉開序幕。86歲的王景清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李訥,靜靜地走在海南省博物館展廳里,看著一幅幅圖片和書法,回憶共和國走過的艱難風雨之路,眼含深情。
這麼多年來,無論走到哪裡,王景清都願意陪著李訥。他的存在,猶如給了容易跌倒的李訥生命中的另一雙腿。
王景清穿著一身洗得幾乎發了白的淺灰色老套裝,看得出軍人風骨;李訥身著深灰色棉布套裝,黑色的老北京布鞋,樸素無華。在展館,有一眼認出他們的參觀群眾不禁感嘆地說,「這樣的家庭卻如此的樸素,讓人看到展覽中又一處可貴的風景。」
王景清是位和藹的老人,在午後接受海南日報記者專訪時,是他主動上前問了第一句話,「小杜是哪裡人吶?」溫暖的語調似朋友般閑話家常。
王景清是毛澤東主席的女婿,毛澤東女兒李訥的丈夫。與李訥共度了近30年的風雨歲月,因為他的努力,一個曾經非常特殊的家庭復歸為像多數中國老百姓一樣的普通家庭。王景清李訥夫婦二人,數十年來過著非常節儉的生活,享受著「品甘苦而不覺苦」的精神狀態。飄散著人間最樸實煙火的人生,照徹著浮躁社會下人們的心靈,他們的樸素值得尊敬。
李銀橋為他們牽線
1940年,13歲的王景清走進了部隊,從一個救護重傷員的小戰士做起。在陝甘寧邊區參加革命鬥爭,在甘泉縣開展勞動大生產,在鹽池縣支援部隊保衛產鹽地,在西柏坡,在北京,他經歷著開創共和國艱辛歷程中的沉重歲月。
解放后,王景清在中央警衛師工作,是劉少奇同志的隨身警衛,后調到雲南省軍區任怒江軍分區參謀長。
1984年初,在毛澤東原衛士長李銀橋夫婦的熱心幫助下,李訥和王景清結婚。王景清是李銀橋在中央警衛團的老戰友,陝北神木縣人。王景清是在李訥處境比較困難時與之結合的,雖無高攀之嫌,但與開國領袖的女兒命運與共,生活相依,也是一種難得的緣分。王景清曾回憶他在延安警衛團時,見過小時候的李訥。警衛戰士們個個都喜歡她。上世紀80年代初王景清在昆明軍區怒江軍分區任參謀長,后調入北京衛戍區第二干休所離休。王景清為人善良,厚道,愛好書法繪畫,做飯做菜都是一把好手。80年代李訥曾笑對友人說:「在家裡,老王是大師傅,我是清潔工。」
王景清與家人合影
婚後,王景清與李訥及繼子王效芝,一家三口繼續過著普通的生活。冬天,他們頂著寒風,在街頭上和市民們一起,排隊購買定量供應的大白菜,然後用木板三輪車拉回家,取暖做飯用的煤塊也是自己買了運回家。
在李訥家書齋的正前面有一幅48英寸彩色照片,一片蔚藍色的海面上,李訥和王景清並肩挺立,海風輕輕地吹拂,吹動了李訥額前的几絲頭髮。李訥沒有戴眼鏡,一雙深邃的大眼飽含著無限的激情俯瞰著遼闊的海岸。
「與老伴李訥的相識是因為1983年去北京與李銀橋夫婦的重聚。」王景清回憶說,「當年中央警備團團長劉輝山同志去世,我在去北京八寶山弔唁的路上,遇到了曾在中央警備團一起工作過的毛主席的衛士長李銀橋同志,李銀橋便提起了從小看著長大的李訥。」
通過李銀橋夫婦的介紹,王景清後來見到了李訥,子和想象中的一樣艱難。長期在革命戰爭中成長的經歷,以及在毛澤東身邊受到的艱苦樸素作風的熏陶,李訥安於這種清貧的生活,瑣碎的事情難不倒她,但是門窗壞了這樣又改又修的重活,李訥做不來。
王景清默默把修修補補的活兒攬了下來。在李銀橋夫婦的撮合下,王景清與李訥不斷加深著了解,走到了一起。婚禮在一年後舉行,他們沒有聲張,只擺了一桌酒席,邀請了葉子龍、李銀橋夫婦以及中央辦公廳的幾位領導同志參加,席間大家不斷地向王景清和李訥祝賀,祝他們真誠相愛。
婚後,王景清與李訥相處和睦,正式辦了離休手續后,關係也從雲南轉來了北京。王景清幾乎承擔起了家裡的所有家務活,買菜買糧做飯,修門窗,拉煤塊,還給李訥做了一個小板凳,冬天裡也像普通人家一樣買上幾百斤大白菜,推著拉板車回來腌酸菜。每次去買菜,認識李訥的衚衕口國營商店裡賣肉的師傅會對王景清說,「你來了,李訥的日子過得也好多了,過去她只買1、2毛錢的肉,少得沒法切。」王景清笑說,他買豬肉會一次買2斤分成幾頓吃。「後來,為了減輕李訥的負擔,我們省吃儉用為孩子請了一個保姆。」對待孩子上,兩口子還是十分捨得的。
切磋書法攙扶相伴
李訥比王景清小13歲,身體不大好的李訥,卻十分關心老伴的身體。王景清說,「70多歲時,我開始創作劇本,李訥就總提醒我,『你歲數大了,可不要累病了,不要太傷神。』」革命戰爭時期右眼、左肩和頸椎都受過傷、身子骨也不算太好的王景清,聽到老伴噓寒問暖的話語,心中滿是感動。
王景清寫了《神府紅軍游擊隊》一書,到榆林市、神木縣、府谷縣等昔日陝北神府地區,走訪老革命者、查閱了很多史實資料。在文史方面,王景清與北大歷史系畢業的李訥有著很多的共同語言,晚年生活里,他們還在一起練習書法,李訥跟王景清一樣,都十分喜歡隸書和篆書,切磋書法便成了生活中的一道不可少的娛樂。每天清晨,他們攜手外出散步,鍛煉身體,但後來,李訥因為腿疾,經常跌倒,散步便也終止了。
李訥從小瘦弱多病,加之坎坷複雜的人生經歷,步入晚年後,精神狀態欠佳,嚴重的失眠,四肢無力,腎臟等疾病也時常折磨著身體,王景清就陪著李訥四處看病。曾經,在前往解放軍305醫院途中的公交車站,總會看到一對老人互相攙扶著去乘公交,那就是王景清和李訥。王景清還買了一輛三輪車,蹬著三輪帶著老伴上醫院看病。
人生聚散依依,近30年的攜手讓王景清夫婦品嘗人生百味,深曉生活冷暖。幾十年來,王景清李訥夫婦早已習慣了平常人的日子,當泛黃的往事隨風吹落,他們已是似水流年間最普通的百姓人家。[1]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