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玉

標籤: 暫無標籤

1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安徽省潁上縣三十鋪鎮農民王家玉,自1994年收養第一個流浪兒起,至今已收養孤殘兒童240多人,其中殘疾兒童190多人。

王家玉 -簡介

潁上縣三十里鋪鎮農民王家玉,10多年前便是一個「先富起來」的農村典型。然而,他富了不忘回報社會,10年間共收養了199個孤殘兒童,並因此由一名腰纏萬貫的富翁變成了身負22萬元巨額債務的「負翁」。但在各級黨委、政府以及社會各界的幫扶下,他一刻也沒有停止扶弱助殘的愛心腳步。

王家玉 -艱苦創業,貧寒農民成為百萬富翁

1940年,王家玉出生在潁上縣三十里鋪鎮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年少的王家玉非常好學,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然而,家庭的貧困最終讓他沒讀完小學就輟學務農了。王家玉的人生充滿了不幸,在他20歲那年,正值壯年的父親一病不起,不久丟下他和母親撒手人寰。因為家裡窮,王家玉直到30歲才和鄰村一個姑娘結婚。他以為幸福的日子終於來了,誰知更多的不幸在等著他。
令王家玉沒想到的是,妻子在第一次懷孕時,患上了癲癇病,生下一個痴獃女兒。那以後,妻子的癲癇病在妊娠期間時常發作,並接連生下四個或弱智、或聾啞、或患癲癇病的病殘女兒。看著一群傻乎乎的女兒,王家玉欲哭無淚。

廣告

王家玉王家玉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1980年,災難再次降臨這個不幸的家庭。為了讓全家人吃飽穿暖,王家玉隻身來到江西一家工廠打工,而在一次扛木料時,40歲的他因力不從心而不慎跌倒,腰骨當場被摔斷,最後落下了下肢行走不便的後遺症。
作為全家人的頂樑柱,致殘后的王家玉沒有就此趴下,而是以驚人的毅力,挺直腰桿應對生活的苦難。「我如果從此一蹶不振,五個病殘女兒只能被餓死。」王家玉告訴記者。俗話說40歲不學藝,但他在40歲那年卻從頭開始,苦學木工技藝,點點滴滴進行最原始的資本積累。
1988年,幸運女神第一次光臨了王家玉,光臨了這個殘缺不全的家。那年,他看準了市場對竹木傢具需求旺盛的商機,憑藉自己苦學8年的木工技藝,獨自加工生產了50多件竹木傢具,當年便盈利2000多元。
1989年後,王家玉甩開膀子大幹起來,他生產加工的竹木傢具年年盈利,到了1993年,他已經有了2萬多元的存款,特困戶成為遠近聞名的萬元戶,苦難日子似乎走到了盡頭。
1993年,王家玉自任廠長投資建立了自己的第一個企業:傢具廠。
「王家玉雖然沒上過幾年學,但他的精神境界卻遠非常人能比,他創辦的傢具廠,最高峰時有工人20多人,但清一色全部是殘疾人。」潁上縣民政局副局長傅連軍動情地說。王家玉辦的傢具廠一年比一年紅火,到了1996年他創辦「兒童村」專門收養孤殘兒童時,個人資產已達20多萬元。
隨著中國廣大農村殯葬改革的推進,骨灰盒的市場前景看好。王家玉敏銳地捕捉到這是一個絕好的商機,他決定投資生產骨灰盒,以填補這個市場空白。1997年初,在有關部門的批准下,王家玉在原傢具廠基礎上成立了一家工藝品廠,專門生產骨灰盒。生產骨灰盒的利潤很高,僅1997年和1998年兩年,工藝品廠的總產值就高達近200萬元,純利潤約60萬元。
然而,已然成為百萬富翁的王家玉,並沒有就此享受物質的豐裕。「如果我當年一蹶不振,被生活重壓擊倒,自己的五個病殘女兒可能就此流落街頭。所以每次碰到那些孤殘兒童無依無靠,我心裡總是酸酸的。」王家玉平靜地說,他收養第一個孤兒的最初想法其實也很簡單:反正自己已經有了五個病殘女兒,養五個也是養,養六個也是養。

廣告

王家玉 -父愛如山,給199個孤兒作父親

1994年初春的一天,春寒料峭,王家玉到潁上縣城辦事。在街頭,一個約五六歲大的瘦弱男孩引起了他的注意:上身僅裹了一件襯衣,像是一塊大布條,頭髮滿是泥土亂草,正拿著豁邊的碗沿街乞食。王家玉善良的心一下子揪緊了:這麼小的孩子,正是父母倍加疼愛的年齡,咋流落街頭呢?
「家裡有沒有人?有沒有飯吃?」王家玉買了兩個燒餅,走過去塞到了小男孩手中。

王家玉王家玉

小男孩明顯是餓極了,他一把抓過燒餅就往嘴裡塞,好半天才從牙縫裡吐出兩個字:「沒有。」
「那你跟我回家吧,我會讓你有飯吃。」
王家玉回憶說,他後來才知道,孩子名叫潘典龍,潁上縣潁河鄉潘營子村人,當時才6歲,父母雙亡,無依無靠,流落街頭已經半年多了。
「反正我已經有了五個病殘女兒,養五個也是養,養六個也是養……」王家玉告訴記者。
正是這個簡單的動機,讓王家玉在收養孤殘兒童的愛心路上一發而不可收。1998年底,王家玉已經從街頭領回了39名孤殘兒童。收養的孩子越來越多,王家玉已經無力依靠個人力量來照顧他們。1998年,王家玉決定創辦一個孤殘兒童收養院,即「兒童村」的念頭,聘請專職的「保姆」來照顧孩子們的飲食起居。說干就干,王家玉改造了傢具廠的部分閑置房屋,又設法購買了7畝土地,新蓋了數十間磚瓦房,「兒童村」初具雛形了。這樣,孩子們有了一個穩定的家。看到孩子們有一個固定的生活環境,王家玉心裡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
這時,不少好心人主動把流落街頭的殘疾、智障兒童送到了兒童村。到了2000年,兒童村已經收養了63名孤殘兒。同時,一個嚴峻的現實擺在了王家玉面前,早年收養的一些孩子到了上學年齡,而擁有150多萬人口的潁上縣,卻沒有一所專門接收盲、聾啞、智障兒童的特殊教育學校,他收養的孩子怎麼上學?
「這些孩子已經夠可憐的,別人的孩子都能上學,我收養的孩子不能沒有學上。」王家玉急了,無奈之下,王家玉決定自己辦一所學校,讓這些孩子讀書。
於是,王家玉四處聘請教師,三十鋪中學的退休老校長孫學順被王家玉的愛心深深打動。老校長放棄私立學校優厚的聘請待遇,主動來到兒童村,全力幫助王家玉開辦學校。隨後,他們以300元的月薪聘請到了幾名退休教師,在收養院幾間房子里用磚塊、木板搭了低矮的課桌椅。從此,兒童村裡一個沒有名字的特殊學校誕生了。當那些孩子們拿到嶄新的課本和筆后,都激動得哭了。王家玉先後聘請了9名教師,並模擬正規小學相繼開設了四個年級的課……
每天晚上11點,當孩子們熟睡后,王家玉還要到寢室去巡視一遍,像慈父一樣為他們疊好被子,擺正枕頭。
為了讓孩子們安心學習,王家玉還經常把他們的殘疾父母接來同住。家住潁河鄉的馬紹龍現年15歲,母親早逝,父親全身癱瘓且不能說話。進入兒童村后,他因牽挂著父親而時常悶悶不樂。王家玉了解情況后,立即就把癱瘓在床的馬父接到了兒童村居住。
為了給兒童村的孩子有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王家玉儘可能地解除他們的一切後顧之憂。同時,王家玉鼓勵孩子們成長,他告訴孩子們,儘管學習條件確實很差,教室也沒有窗戶玻璃,甚至連桌椅都沒有,但是陋室也可以長出參天大樹。為了給孩子們辦戶口、辦學籍、採辦學慣用品,王家玉常常拖著不便的雙腿徒步進鎮上縣。他丟下了自家的一切,甚至連身患重病的妻子也難以顧及。自己的5個女兒陸續長大成人,唯一未嫁的小女兒也有20多歲,王家玉讓她們在兒童村裡幫忙,和他聘請的其他9名雜工一起,為孩子們洗衣、做飯、洗澡、護理。
王家玉為孤殘兒童創辦學校的消息不脛而走,從2000年開始,一些困難家庭甚至一些狠心的父母便偷偷把殘疾、智障兒童送到兒童村來。最近3年是兒童村人數增長最快的三年,2001年,兒童村人數達到100人,2002年則增至154人,目前則高達199人。

廣告

王家玉 -孩子的感恩讓人心疼

王家玉收養的孩子們都叫他「爺爺」,每個孩子和「爺爺」之間都有著講不完的故事。王家玉提起他的這些孫子們特來精神,「別瞧著我這些孩子痴傻、殘疾,其實他們也很懂事的,很懂得感恩,有時讓大人都汗顏。」
妮妮是兩個月前才被王家玉從派出所領回來的流浪兒,沒有人知道她多大,也沒有人知道她家在哪兒。因為這個孩子從來不輕易說話,只會傻傻地、怯怯地看著周邊的人。王家玉考慮到,妮妮可能因為長期在外流浪,經常受到欺負,才時常表現出惶恐,對外界保持著警惕。於是,王家玉私下讓護工們對妮妮多照顧一點,讓妮妮慢慢解開心結,過正常的生活。2個月下來,妮妮偶爾已經願意講話了,見到王家玉也開始流露出親切的神色,並開口叫「爺爺」了。
王興、王紹是一對聾啞兄弟,已經在養育院生活好幾年了。「雖然不會說話,但每當你為他們做一件事,他們就會高高地豎起大拇指,」王家玉說,每當他抱起這些孤殘兒童時,孩子們就會親熱地摟著他的脖子親,「心裡酸酸的,但很滿足。」

廣告

王家玉 -散盡家產,百萬富翁傾心孤兒教育

王家玉這個「家長」太難當了。他一邊要關心孩子們的成長,同時還得經營他的工藝品廠。有時,當做生意與照顧孩子的時間上出現衝突時,他會把孩子們的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這樣,他的生意也被耽擱了。為了聘教師、辦學校,王家玉四處奔波。因為開出的工資低,很多老師都不願意到學校任教,王家玉只得用真誠去打動。因而,他連自己的廠子都無暇過問,曾紅火一時的工藝品廠,形勢越來越嚴峻,產品出現滯銷。

王家玉王家玉

「是我耽誤了企業的發展壯大。但為了讓孩子們有學上,廠子垮了,個人的財路也斷了,我不遺憾。」王家玉對此很平和,「每一位孤殘兒都是一個小生命,當年既然收養了他們,就有責任還他們一個儘可能健全的人生,包括學齡兒童的上學。」
199個孤殘兒童,每月至少需要2噸麵粉、1噸大米,為了照顧孩子們學習、生活,王家玉共聘請了18位教師和護理工,再加之孩子們最基本的生活、學慣用品,王家玉平均每月至少要拿出1萬元,一年就是12萬元。事實上,王家玉每年為孤殘兒童的支出遠不止這些,因為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生病的?何況他收養的這些年幼的殘疾體弱的孩子?
由於近年來一心撲在撫育孤殘兒童身上,沒有時間搞經營、管理,王家玉的工藝品廠目前已瀕臨絕境。早在去年,王家玉就為100多個孤殘兒童花光了自家的所有積蓄。而為了孩子們能吃飽穿暖,從2003年7月過後,王家玉就不得不通過借款來維持孩子們的基本生活,現在已負債22萬元。
「多年來,各級黨委、政府,尤其是市、縣民政、殘聯等部門知道我收養孤殘兒童的事情后,已經給了很大的關心和幫助,也解決了很多實際難題。」王家玉激動地說,「如果沒有黨和政府的關心和支持,我個人力量再大,也不可能維持住199個孤兒的基本生活、學習!」

廣告

王家玉 -儘力幫扶,黨的關愛溫暖孤殘兒童

「王家玉傾其所有收養、教育199個孤殘兒童,我們為之深受震撼,幾年來,我們通過多種渠道、想盡一切辦法,全力以赴給予兒童村各種幫扶;今後,我們還將和有關部門一道,繼續全力支持兒童村的發展。援助兒童村,我們責無旁貸!」採訪中,潁上縣民政局副局長傅連軍告訴記者,為讓兒童村199個孤殘兒童擁有良好的生活、學習環境,早在去年9月份,縣民政部門就設法把他們全部納入城市低保範圍,每人每月給予91元的低保費,而潁上縣公安部門正在為這些孩子辦理農轉非的戶口。

王家玉王家玉

「縣委、縣政府以及民政、殘聯等有關部門多年來給予了我極大的幫助和支持,沒有黨和政府的溫暖,我和孩子們也不可能有今天。」王家玉激動地對記者說,在收養孤殘兒童的愛心路上,他得到了社會各界持續不斷的同情和幫助,其中省市縣殘聯多次前往獻愛心,縣委、縣政府每年都給一定的物質援助。原縣殘工委主席、副縣長謝家選,副縣長程全多次來兒童村視察慰問。縣民政局和救災辦、殘聯多次撥款解決實際困難。2003年春節前,縣民政局曾撥款1萬元解決了孩子們當時的生活困難;去年「六·一」兒童節還給孤殘兒童購買了2000元的學慣用品;縣民政局局長蔡勇了解到孤殘兒童們「洗澡難」后,又設法拿出3500元幫助建浴池。縣委宣傳部、縣衛生局、廣電局、團縣委、縣婦聯、縣扶貧辦、縣工會、縣紅字會、縣文明辦、縣教委等都曾提供支持並大力宣傳。三十里鋪鎮黨委、政府也給予了大力支持,為兒童村場地環境提供方便,為兒童村發展壯大提供了條件。
作為殘疾人的「娘家」,多年來,潁上縣殘聯一直在給兒童村多方扶持和協調。「這些年,殘聯領導讓我和孩子們深深感受到了『娘家』的溫暖。」王家玉告訴記者,早在2003年12月8日,縣殘聯就以潁殘字[2004]1號文件下發了《關於「建立潁上縣孤弱聾盲學校」的批複》。該縣殘聯一位負責人林繼先告訴記者,王家玉愛心收養孤殘兒童一事,令他非常感動。「王家玉是咱全縣殘疾人的典範,他為推動殘疾人事業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縣殘聯將在最大限度內給予扶持。」
此外,2月27日,受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陶克貴的委託,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漆德安赴兒童村,看望並慰問了王家玉和199個孤殘兒童。另悉,為弘揚王家玉幫弱助殘、扶貧濟困的奉獻精神,市委宣傳部召開了部長辦公會議,已經向省委宣傳部報告,建議把王家玉列為重大典型在全省乃至全國進行宣傳,以此在全社會大力倡導愛國守法、明理誠信、團結友善、勤儉自強、敬業奉獻的基本道德規範。

廣告

王家玉 -「封閉家族式」管理模式之困

王家玉收養孤殘兒童的名聲傳開了,四鄰鄉里甚至周邊省市的孤兒、殘兒都被送到他這裡。儘管214個"孩子"中有一半都是外省、市、縣、區的,但"心裡過意不去"的老王並沒有因為地域之別而將任何一個孩子"拒之門外"。相反,他把這些孤殘兒童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養起來,成了自己的"家庭成員"。為了保護孩子們的安全,王家玉的孤殘聾盲學校平日里大門緊鎖,還有專人負責"門崗"。  

王家玉王家玉

令王家玉沒有想到的是,"普渡"的愛心收養也給這個世外桃源一樣的"大家庭"帶了一些"隱患"。有的孤兒長期在社會上流浪,染上了一些惡習,來到這裡后時常發生偷盜、打架、破壞等行為。  
 "有的孩子可能受過刺激,行為有點兒異常,比如說喜歡砸玻璃、破壞東西,我真擔心哪一天他們會忽然傷害到別的孩子。"王家玉無奈地說。 一些"狠心的父母"甚至將王家玉的學校當成了拋棄子女的"好去處"。護理員劉明蓮從三月到現在就從大門外抱回了4個被父母遺棄的嬰兒,都是先天殘疾的。而此前學校收養的200多個孩子中,也有許多是父母仍健在的孩子。對於這些"孤兒",王家玉只能盡量幫助他們回家去,送不回去的都繼續收留在學校里生活。  
在財務管理方面,對於如何用好社會各界的捐款,王家玉想了很多辦法。這位淳樸的老農民並不懂得什麼高深的現代財務管理方法和流程,他管錢的辦法非常簡單實際:不管花什麼錢都要大家共同商量,不管買什麼東西都要很多人同時在場。  
"我們這裡不興先花錢后報銷,現在外面的發票亂得很,發票不保險。"王家玉說道。如果學校要買菜,那就去三四個人;如果要買花銷更大的建材等,就派六七個人;買的東西越貴重,去的人越多,大家互相監督。  
在潁上縣民政局王寅局長看來,孤殘聾盲學校是一個"非常好的示範",可以"帶動更多的民間力量參與孤殘兒童的慈善救助"。"但是現代化的慈善救助事業應該是開放式的,從安全、人員設置、收容制度、財務體制上都應有更得力的手段,家族式的管理模式需要改進。"王寅說。 

王家玉 -「樸素慈善主義」能走多遠?

為了幫助學校解決越來越吃緊的經費問題,潁上縣民政部門已為199個兒童辦理了最低生活保障,每月發給他們每人130元的生活費,從而保障住了孩子們的衣食。但是,這筆錢並不能保障學校的持續運轉,孩子們的日常生活、教育、醫療開支,學校的修繕、擴建等資金都正在"坐吃山空"。  

王家玉王家玉

王家玉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目前199個孩子的最低生活保障基本上能夠解決他們的吃飯問題;相當部分衣物、鋪蓋來自社會捐獻,開支也不大;主要的開支集中在孩子們的教育、醫療和學校老師、工人的工資上面。在這裡工作的們,王家玉每月支付每個老師、工人400元的工資,僅這一項每月就要支出1.5萬元。儘管這筆開支給學校的壓力很大,但王家玉仍說老師、工人們太辛苦,工資給低了。而整個學校里,只有他自己一分錢工資都沒有。"去年4個孩子得闌尾炎,一下子花掉了一筆錢,今年又有兩個孩子得了闌尾炎。我們沒有能力教初中,該上初中的孩子都送去外面上學,不願上學要學技術的也要花錢送他們去學。這些開支以後都會越來越多。"王家玉無奈地說。  
隨著孩子們一天比一天長大,學校開支也漸漲。但經濟來源除了孩子們的最低生活保障費和一些捐款外,卻再無其它。有人動員王開玉去"活動活動",即到外地搞募捐,或在外地接受現金、物資捐贈等,都被他斷然拒絕了。老人擔心的是,自己出去"活動"可能會被壞人鑽了空子,打著學校的旗號行騙。為此他堅決不允許學校的教職工或是孩子們出去活動  
年紀越來越大的王家玉身體狀況一天天差了,心腦血管疾病糾纏著他,捐款"坐吃山空"後學校靠什麼支撐、孩子們將來出路在哪裡?等等這些都是擺在他面前棘手的問題。有的孩子進來之前就有偷盜、打架的惡習,需要長期的教化;有的孩子精神不是很正常,威脅同伴們的安全;還有的孩子父母健在,需要繼續幫他們尋找到自己的家。這些事都需要老人不停地操心。  
"我沒有什麼文化,也沒有社會活動能力,只能儘力把這些孩子照顧好。"王家玉說。眼下,他打算向政府部門尋求幫助,商量著儘早選出一個合適"接班人",將來有一天接替他,做這200多個孩子的新"家長"。他還準備好了相關的材料,將要報給縣民政局、教育局,期望能給學校一個正式的身份,將它辦成一所"民辦公助"的特教學校,"把這些孤殘孩子管到底"。


廣告